谁家mm 作品

第5章:再叫娘亲,罚你不许说话

    县太爷倒是笑笑:“柳先生名讳如雷贯耳,倒是不知道柳先生还有一位这么小的弟弟,看着着实可人。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大人客气,小黎是我儿子。”

    “原来是先生的儿子,果然与先生长得像。”说到这儿,县太爷又看了师爷一眼。

    师爷领悟,带着几分小心的道:“柳先生,眼下咱们已经派人往曲江府送信,若是证实了先生的身份,先生自可离去,只是在此之前,还劳烦先生在衙门里住段日子。”

    县太爷和师爷都不太想得罪柳蔚,一来此人来自曲江府,曲江府是什么,说句大不敬的,就是江南的帝都,眼下帝都在北方,南北两地一江之隔,而这曲江府是南方最大的府城,占地宽广不说,富庶也不用与其他小地同日而语,而曲江府府尹这个位置,因为管辖南方重地,素来也由皇上最为心腹之人担任。

    如今他们富平县来了个曲江府的大人,虽说只是八品仵作,但他们也不可怠慢。

    要知道富平县的县太爷,也就只是七品罢了。

    而且这仵作一职,在青云国各地,素来是无品的,若是做到大仵作,倒是可上升到九品,但八品的,实实在在的说,整个青云国,根本没给仵作安过这么高的职位,但这位柳先生就是打破规矩,得到皇上朱笔御批,定为八品大仵作。

    整个南方,可还为这事儿惊过一阵子,这也是为何富平县地处偏僻,却也听过柳先生名讳的原因。

    柳蔚没什么在意的笑笑,看县太爷这般紧张,她倒不好意思了:“无妨,反正那贼人的下落也在富平县断了,一时半会也没个方向去追,我便歇歇。”

    他这般随和,县太爷也松了口气,派师爷去安排住房。

    师爷麻利的刚要去,一到门口,却惊叫一声,转头就往里头跑:“乌星,是乌星!”

    与此同时,屋外传来一声鸟鸣:“桀。”

    柳小黎耳朵一动,将糕点扔了,开开心心的跑出去,仰头喊:“珍珠,我在这呢,你快下来。”

    唤了一声,那周身漆黑的乌星便俯冲而下,啄尖亮得渗人。

    师爷大叫一声:“那鸟可会伤人!”

    话音刚落,就见气势汹汹冲下来的鸟儿轻巧地落在小男孩肩上,那黑幽幽的小脑袋往前一蹭,蹭着男孩的耳朵。

    师爷看呆,县太爷也愣住。

    柳蔚解释一句:“这小家伙是养的,它叫珍珠。”

    “您养乌星?”师爷咽了口唾沫,脸都白了,这辈子他就从没见过有人养灾鸟,那乌星周身尸气,住坟头,吃尸体,人人见了都又怕又躲,他竟然养了一只。

    珍珠听到主人叫它,扑腾一下飞起来,窜进屋子,乖乖的立到柳蔚的手臂上。

    柳蔚顺势捻了一点糕点屑给它,它乖乖的啄着吃了。

    师爷看的眼睛都直了,县太爷倒是有见识,率先回神:“柳先生果真不同凡响。”仵作日日接触尸体,养这种鸟,倒也说得过去。

    虽说过于惊世骇俗,但没有律法规定,人不能养乌星,再说这只乌星连名字都有,只怕在曲江府也是得过府尹的恩准,他这儿,自然也说不得一句不是。

    接下来的几日,柳蔚便在衙门住下了,因为奔波了半个来月,一路从曲江府到富平县,柳小黎也走累了,乍一休息几天,也自在。

    可过了几天他就不乐意,日日在衙门憋着,他嫌闷得慌。

    “娘亲,我们什么时候走?”房间里,柳小黎爬上娘亲的床,拽着她的衣服袖子扯扯。

    柳蔚正在看闲书,一点没理他,装作没听见。

    柳小黎不快,鼓着嘴扑到她怀里,摇着她身子不放:“娘亲,娘亲,娘亲,我们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走!”

    他叫的大声,柳蔚眉毛挑了一下,屈着手指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这一下可没留力道,柳小黎疼的捂着脑袋赶紧缩开。

    柳蔚瞥了他一眼:“你再叫大声点试试,跟你说了多少遍,出门在外叫我什么?再叫声‘娘亲’,就罚你一个月不许说话。”

    柳小黎急忙捂着嘴,一双眸子可怜兮兮的快沁出泪了。

    有个这么凶的娘,他好苦啊。

    看他老实了,柳蔚翻了个身,继续看书。

    柳小黎不敢惹事儿,只好蹲在床边逗珍珠,将自己没吃完的肉糜都给珍珠打牙祭。

    一大一小安静异常,过了一会儿,外面却传来呼唤声。

    “柳先生可在?”

    柳蔚挑了挑眉,将书一扔。

    偏头看儿子闷闷不乐的背对着她,抱着珍珠吸鼻子,她走过去用脚尖推推儿子的背,问:“出去玩了,去不去?”

    “爹你方才骂我!”小家伙不回头,闷着声音控诉,却乖乖的改了口。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