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57章

    难怪昨天叶北城替她带镯子的时候手会感到痛,原来这根本就不是属于她的东西,她只是在替一个死去的女人做嫁衣。 hp://772e6f742e6f%6

    悲愤的蹲下身,双手紧紧的抱住腿,却仍然无法抵御这股由内向外散发的寒气。

    脑中一片混乱,她已经不知道,是现实太假,还是自己太傻?

    ……

    一辆出租车停在叶氏集团门前,静雅下了车,面色如霜的直奔总裁办公室。

    电梯停在十二层,门一打开就遇到了李达,他诧异的喊了声:“太太,你来找叶总?”

    静雅没有搭理他,这个时候除了叶北城,她谁也不想见,谁也不想说话。

    李达疑惑的回头盯着她风行的背影,凭经验猜测,一场暴风雨要开始了……

    静雅连门也没有敲,直接推门而入。

    叶北城正跟销售主管谈着上一季的销售的问题,见静雅突然出现,颇为惊讶的问:“你怎么来了?”

    碍于有别人在场,她不好立即发火,但脸色始终是阴沉的。

    那位主管或许看出端倪,识时务的拿起文夹说:“叶总我晚点再来。”

    “好。”叶北城点头。

    待主管一走,静雅立刻走到他面前质问:“这只镯子原本就是买来想送给我的吗?”

    叶北城愣了下:“不是说今晚才告诉你吗?”

    “我现在就想知道!”

    “现在不方便说,晚上我会带你去个地方,然后再跟你细说。”

    静雅真的伤心了,她愤怒的喊道:“不用了,我哪里也不想去,也什么都不想听!”

    “你这是怎么了?”他蹙了蹙眉。

    “把原本准备送给杨芊雪的东西送给我,你还问我怎么了?我倒想问问你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一点就忍不住心痛,她愤怒的要把镯子取下来,可尺寸原本就不合适,她越是想取,越是取不下来,越是取不下来,她就越是难过……

    眼泪已经湿了眼角,可她硬生生的不让它落下,这个时候哭,是最没用的表现。

    “静雅,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你先别激动好吗?”

    叶北城想安抚她,可是这个时候怎么安抚也没用了,她今天被何柔讽刺的哑口无言,那种委屈他是不会懂的。

    终于把那镯子取了下来,静雅愤怒的扔到他身上,啪一声镯子落了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四分五裂……

    “就算你不爱我,也不可以作践我,我不稀罕你旧情人的东西,我俞静雅也有我自己的骄傲!”

    倔强的对他说完这句话,她转身要走,叶北城一把拉住她:“静雅,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这样。”

    静雅用力挣脱手腕,切齿的说“你不用解释,我也不想听,我以后都不会再相信你了。”

    她疾步冲出了他的办公室,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从一开始就不该相信叶北城,那一晚她不相信他,她就不会湿身,那么后来,更不会失心。

    “俞静雅!”

    叶北城追了出来,静雅迅速擦干眼泪,转身咆哮:“别再跟着我!”

    他无视她的警告,上前说:“给我十分钟的时间,就十分钟。”

    “不必了!我没有义务替杨芊雪来满足你对她的思念。”

    以前每次喝醉他就死皮赖脸的抱着她,喊着芊雪的名字,这些都可以忍了,但是一个人的忍耐总是有限的,忍的多了也就不想再忍了。

    尤其是现在,她很没用,她动了情,她陷了心,他却还是和过去一样,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上让她承受她不想承受的委屈,一点都不明白,他在她心里,早已经不是原来的位置。

    “不要再试图编理由骗我,因为我真的不会相信了。”静雅态度坚决转身就走,走到第七步的时候,她背对着他,难掩伤心的说了句:“叶北城,你真的很过分。”

    天黑了,圣诞节的晚上,和往年一样热闹,静雅一个人晃荡在大街上,看着别人的快乐,想着自己的忧伤。

    今天她不该奢望自己能过一个美丽的圣诞节,在她不美丽的人生里,是真的不该有这样的奢望。

    翟腾宇的电话总是来得那么及时,他先是说:“静雅,圣诞快乐。”

    老土的问候语说完后,又说了句:“心情不好吧?到天心湖来,哥哥的肩膀借你靠一下。”

    静雅“扑哧”一声笑了,但美丽的双眸却同时泪眼婆娑……

    她乘车赶了过去,翟腾宇早已经等在了那里,见到她后,戏谑的问:“要拥抱还是要肩膀?”

    “都不要。”静雅哽咽着拒绝。

    他的肩膀可以靠一时,但不能靠一世,早在十年前,她就学会了一个人的坚强。

    “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

    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她疑惑的瞥眉问。

    翟腾宇笑笑,指着她说:“你呀,我还不了解,如果心情好,我说圣诞快乐的时候,会不礼尚往来一个?”

    静雅盯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无声的笑了,是的,腾宇了解她,比那个男人了解多了。

    叶北城站在远处,冷冷的凝视着前方,从她离开后,他就一直开车尾随,她却丝毫未发觉。

    当看到翟腾宇伸手揽住静雅肩膀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下去了,疾步上前一把拉起静雅,霸道的说:“跟我走。”

    静雅乍一见到他很是震惊,但很快就平静了,她没好气的挣扎:“放开我,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因为你是我老婆。”

    “你根本不爱我,我算你哪门子老婆?”

    叶北城尴尬的撇了眼翟腾宇,轻声吼了句:“你不要每次都拿这个话来压我。”

    “我没有压你,这是事实!”

    他越是想小声,她就故意把话说的更大声。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静雅仰起头:“是,我就想气死你!我要先不把你气死,难道要等着你来气死我吗?”

    “你……”俞静雅的伶牙俐齿,每一次都能成功的把他气到无语。

    “你到底跟不跟我走?”如果不跟,那就只好来硬的了。

    静雅还没来得及回他,翟腾宇就上来替她撑腰了:“放开她。”

    砰——叶北城一拳砸了过去,他愤怒的指着翟腾宇说:“我跟我女人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少来插手!”

    翟腾宇冷笑一声,刚扬起拳头想砸回来,静雅身子一挡,挡住了叶北城。

    她用眼神示意,不许打他。

    两人确实有默契,翟腾宇眉一挑,用眼神回示,他打我就可以?

    叶北城不想再浪费时间,他弯腰横抱起静雅,把她扛在肩上,往车子停的地方走。

    静雅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尖叫一声:“叶北城,你干什么?放开我!”

    他铁了心是不会放她下来,所以不管她如何抗议,最终还是把她塞进了车里,砰一声关了车门。

    这不是她第一次坐他的车,但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

    车子停在了叶北城海边私人住的别墅,静雅虽疑惑,却不开口问他。

    他下了车,然后替她拉开车门,见她赌气不动,直接再用扛的。

    “你有病是不是?把我掳到这里干什么!”

    到了客厅,静雅咆哮的推了他一把。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送那只镯子给你吗?我等会就告诉你!”

    “我已经说了不想知道!你是耳聋了还是耳鸣了?”

    叶北城恼火的瞪向她:“现在不想知道也不行。”

    静雅冷哼一声,真是见过霸道的,没见过如此霸道的,耳朵是长在别人身上,他凭什么独断专行……

    “你别想干涉我,腿长我身上,我不想听我可以走!”

    “你敢走,我就敢再把你扛回来。”

    叶北城说这句话的时候,火气特别大,静雅指着他吼道:“你干嘛冲我发火?”

    “因为你这个女人快把我折磨疯了!”他咆哮。

    静雅蓦然间就愣住了,这是第一次见叶北城如此失控的生气,之前,他可从来不会这样。

    “你疯了就疯了,管我……屁事。”气焰莫名的弱了。

    叶北城向前一步,眼神冷的即像数九寒天的冰块,又似万劫不复的深渊,着实把她给震住了,诺诺的向后退一步,他却欺上前,直到将她抵到墙角,用手圈住她为止。

    “你这个女人,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他隐忍的闭上眼,一再告诫自己不能因她失控,最后,还是失败了。

    深吸一口气,他睁开眼,原本冰冷的目光已经被灼热取代,他慢慢的向她靠近,轻声说:“等会儿我会告诉你原本我准备告诉你的,但现在,我必须要做一件,我压抑了很久的事……”

    前一秒,静雅并没有反应过来,叶北城为什么要说这些奇怪的话。

    直到他呼吸急促,看她的眼神异样,再加上他突然倾身向前,将她紧紧的囚在墙壁与身体之间,她才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

    “叶北城,你给我听清楚了,以前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如果今天还把我当成杨芊雪,老娘我绝对废了你!”

    她仰起头,按捺住心跳,说着这些自认为可以壮胆的话。

    “你是你,她是她,我没有混淆。”

    叶北城冷静的说完这句话,不给她任何反抗甚至思考的时间,火烫的唇就将她给包围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