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53章

    静雅凝视着他,真是不该问这样的问题,因为她不能说,喜欢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把我保护的很好的男人……

    “有感觉的。品 书 网    .      .   ”她简单回答。

    这不算撒谎,爱情本来靠的就是感觉。

    “你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静雅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没想过要这样问叶北城的。

    叶北城“噗嗤”一声笑了,他或许也是没想到她会这样问。

    “喜欢。”

    他说完就自觉的端起一杯酒,静雅一下子心就凉了,叶北城竟然用行动来告诉她,他说了假话。

    为了尊严,即使再怎么难过,她也逼着自己笑了。

    “你又耍我是吧……”她故意笑的很大声:“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坏呢。”

    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她赶紧背过身迅速擦干,重新面对叶北城的时候,她还是那个坚强的即使没有人爱也可以活的很好的俞静雅。

    “老实说,你都二十八了,就真没遇到你心目中的杨过?”

    叶北城突然心血来潮,问了个他觉得很有趣的问题。

    也许他觉得有趣,可对静雅来说,无趣极了。

    “没有。”她意兴阑珊的回答,回完以后就说:“游戏到此结束,不玩了。”

    在她宣布结束的那一刻,叶北城没有发现,她喝掉了一杯酒,她想用行动来证明她说谎了,可即使她想证明也没有人在意。

    果然如叶北城所料,第二天没有人再提离婚的事,父母不提,他自然不会提。

    静雅特地请了一天假,她必须要找到俞晚成,她必须要知道他们到底还要让她难堪到什么程度!

    带着满腔的愤怒回了家,刚到小区门口就迎到了她要找的人,俞晚成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往前走,静雅疾步上前扬手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姐,你干嘛打我!”俞晚成捂着脸惊诧的瞪向她。

    “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打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畜生,你对叶梦瑶做出那样的事,你还问我为什么打你,我就今天就把你打死算了,我已经受不了你们了!!”

    静雅激动的上前捶打着俞晚成,一想到昨晚受到的屈辱,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湿了眼角,她不是没有警告过他,可是她说的话,有谁把它当回事……

    “行了,你别烦我了!”俞晚成冲她咆哮:“我是爱她才那么做的,你懂什么!”

    爱?可笑至极,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竟然说他禽兽的行为是爱,静雅歇斯底里的吼一声:“你可以去死了!”

    “我懒得理你。”俞晚成没好气的撇她一眼,转身要走。

    “给我站住,你做出了这样的事,就想一走了之吗?”她愤怒的拉住晚成的胳膊:“你去给叶家道歉,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得到他们原谅为止!”

    “我不去。”他甩开她。

    “你敢不去试试!”

    “你怎么那么烦?难怪没人喜欢你,你这样的女人看了就讨厌!”

    俞晚成一时心烦意乱,口不遮拦的用力一推,把静雅推倒在了地上。

    他不会知道最后一句话有多伤姐姐的心,想到叶北城,静雅觉得那句话就像一根针,狠狠的刺进了她的身体。

    没人会喜欢她,真的就没人会喜欢她吗?

    无助的坐在地上,想着不争气的弟弟,想着不会爱她的叶北城,想着自己处处受排挤,她哭的十分委屈……

    砰一声巨响,俞晚成摔倒在地,一个男人磁性的嗓音传入静雅耳中。

    “俞晚成,你又欺负你姐了是不是?”

    静雅脑中一片空白,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所以陷入幻觉中,久久没有抬头。

    一只修长的手伸到她面前,“静雅,我回来了。”

    她缓缓抬起头,当清楚的看到眼前人时,破涕为笑的把手伸给他:“烂冬瓜,你还知道回来。”

    俞晚成也反应过来了,他震惊的从地上爬起来,兴奋的喊道:“腾宇哥,真的是你啊!”

    “你小子敢惹你姐哭,回头我再跟你算帐。”他笑着拉起静雅的手:“走,烂冬瓜请你吃饭。”

    两人来到一家餐馆,一家很不起眼的小餐馆,可却是十年前,二十一岁的翟腾宇带十八岁的俞静雅最常来的地方。

    “老板,红烧冬瓜,排骨冬瓜汤,清炒冬瓜……”翟腾宇扯着喉咙点了几个菜,静雅噗嗤一笑:“还是那么喜欢吃冬瓜?”他附和:“这不是咱俩最默契的时候么。”静雅听了他的话,突然止住笑,一本正经的说:“阿宇,我不喜欢吃冬瓜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想换换口味了。”翟腾宇黝黑的双眸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十年了,什么都会变,从离开的那一天他就知道,俞静雅不会一辈子都喜欢吃冬瓜。不想太过于失落,所以他赶紧转移话题:“刚才你弟怎么把你气哭了?”“没什么,他从小把我气哭的次数还少吗。”腾宇猛的拍了下桌子:“这小混蛋,能耐了是吧,你别生气,看我怎么教训他!”静雅赶紧摇头:“你别管了,没什么大事。”“我怎么能不管?”他意味深长的抬眸:“你的事我从来都不能不管。”眼角突然间就湿了,多么久违的一句话,虽然遥远可它是存在的。十年前的俞静雅,比现在还要泼辣,比现在还要倔强,高一的时候,就是学校闻名的“花椒”,长的漂亮却比辣椒还要辣。那时候,打架是常事,可她一个女孩子能打的过谁,替她擦屁股的永远都是翟腾宇,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翟腾宇保护了她十八年。他总会戳她的脑门骂说:“死丫头你老是这样闯祸,我真担心以后没有我,你怎么办?”事实上,后来的十年没有他,她也一个人走过来了,地球,不会因为少了哪个人,就停止了转动。静雅收回思绪,随意的问:“你现在做什么?”腾宇笑笑:“说出来吓死你。”“切,还不知道谁吓谁呢。”静雅想,如果他知道她已经结了婚,那先被吓死的人一定是他。“我现在是这个哦。”他扬起大拇指,戏谑的补充:“黑帮的。”静雅没好气的笑笑:“果然狗改不了吃屎。”十年前的他就是这一片有名的小混头头,所以才没人敢惹静雅,谁都知道惹了她就等于是惹了麻烦。没想到,过了十年这么久,翟腾宇还是在道上混,只不过势力大了些而已。“丫的怎么说话的,哥当年真是白疼你了。”呵,静雅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继续打击他:“名副其实的烂冬瓜。”烂冬瓜这个绰号,自然是静雅给他取的,因为翟腾宇喜欢吃冬瓜,加上他不务正业,整天领着一帮小弟四处跟人打架,所以才有了这个光荣的绰号,当然,这个绰号也只有静雅一个人敢喊。他什么都可以纵容她,就算别人碰了一下她的胳膊,他也知道她疼在哪儿。两人在餐馆里吃的很开心,静雅跟他说了这十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唯独只字不提结婚的事。从餐馆出来的时候,翟腾宇走在前面,静雅走在后面。见她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他突然停下脚步问:“心情不好?”“没有,见到你我心情好着呢。”腾宇笑笑:“你撒谎,这可不像你。”她抬头看看腾宇,说:“别说的好像很了解我,这不像我,哪样才像我?”他一把揽过静雅的肩膀,宠溺的说:“按照以前的俞静雅来判断,应该说:是的,你拍拍屁股一走十年,老娘心情十分不爽。”噗……静雅忍不住笑出声,她生气的嗔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说话才能正儿八经的?”翟腾宇拍她的额头,笃定的说:“我跟你说话从来都是正儿八经的。”“我结婚了。”静雅脱口而出。腾宇一愣,脸上的表情凝固,但只是短暂的,他马上就恢复了先前的吊儿郎当,不悦的训斥她:“还指责我说话不正儿八经,你自己还不是一样。”静雅严肃的看着他:“我没有骗你,是真的。”“鬼信。”他松开她,然后毫不在意的往前走,静雅立在原地,再次强调:“我说的是真的。”翟腾宇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他盯着地面很长时间,才开口问:“什么时候的事?”“一个月前。”他回转头,深深地看她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静雅盯着他伟岸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就算当初曾经萌生过爱意,但也从他离开的那天起,就被活生生的掩埋了。她和他,这一生注定是无法交集的,十年前是,十年后更是。缓缓的蹲下身,她不是不知道腾宇对她的感情,可当初她那样的挽留他,他却还是走了,他说:“我天生是不安分的,我要闯天下。”现在他的天下有了,可鱼和熊掌从来就不可以兼得,他赢了天下就注定要输了她。“烂冬瓜对不起。”捡起地上一颗石子,她用力写下这句话,翟腾宇一言不发的掉头就走,说明他真的伤心了,过去的十几年,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子。一双脚出现在她眼前,接着一个人蹲了下来,他夺过她手里的石子,在她刚才写的那六个字后面,又加了两个字:“静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