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52章

    她不爱叶北城,她也不是叶北城不能失去的人,所以她没有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忍受着非人的屈辱,可是她同样也不能走。

    叶爷爷的恩情,她没齿难忘,叶爷爷生前的遗愿,她更是不能不遵守。

    “静雅,答应爷爷,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守在叶家,守在北城的身边。”

    虽然她不知道叶爷爷为何说这样的话,但她确信,他会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

    “我不会走的,如果要离婚,我也想听你儿子亲口跟我说!”

    这是在赌,赌叶北城不会抛弃她,其实她并没有自信自己一定会赢,她的弟弟玷污了他的妹妹,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无法轻易原谅的。

    “你到底还知不知道廉耻,别给脸不要脸,想用北城来压制我们是吗?哼,我告诉你,你就别痴心妄想了,这次无论如何,北城也必须跟你离婚!”

    叶夫人铁青着脸搂住女儿,如果眼神能杀人,静雅此刻早已经死了一百次。

    “好,你想听我儿子亲口说,那就等他回来亲口跟你说吧。”

    叶国贤面无表情的坐到沙发上,从静雅进叶家的门那一刻起,他似乎总是这样,亲切不足,冷漠有余。

    “那你给我起来,别躺在地上想博得我儿子同情!”窦华月厌恶的撇她一眼。

    静雅忍着两个脸颊火辣辣的痛,踉跄着站起来,她擦干眼泪,不想博得任何人的同情。

    叶北城回来了,他刚一进客厅,就感觉到了浓浓的火药味。

    当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妹妹衣衫不整满脸泪痕时,惊诧的问:“这是怎么了?”

    叶梦瑶只是哭不说话,叶夫人愤怒的指向静雅:“问她啊!”

    北城疑惑的转身,视线移向静雅,似乎想从她眼里看出端倪,见她低着头,于是走过去轻声问:“怎么了?”

    静雅不敢抬头看他,要她在叶北城面前说她的弟弟强暴了他的妹妹,这是一种怎样的难堪……

    “到底怎么了?”他伸手抬起她的脸,逼着她与他正视,当看到她两边红肿的脸颊时,顿时呆住了。

    “我妈又打你了?”他问。

    “什么我打她,你让她告诉你我为什么打她?”窦华月恼火的站起身,走到静雅面前讽刺她:“怎么?不敢说了还是没脸说?”

    静雅难过的把眼闭上,然后又睁开,哽咽道:“晚成……非礼了梦瑶。”

    “什么?非礼……”

    叶北城把视线移向妹妹,震惊的说不出话。

    他默默的走到叶梦瑶面前,轻声问:“他真的非礼你了?”

    “哥,你到现在还不相信吗?”叶梦瑶痛哭:“如果不是刚巧有人经过,我这一辈子就毁了!”

    叶北城松口气,幸好没酿成无法收拾的局面。

    虽然不至于太悲惨,但从小倍受呵护的妹妹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做为哥哥,也同样很难过。

    重新把视线移向静雅,此刻她一言不发的伫立在墙角,低着头十分的无助,再也没有以前面对挑衅时坚韧的态度。

    “北城,跟她离婚。”

    叶国贤阴冷开口,窦华月马上附和:“是的,必须要离婚,我们叶家已经被她害的够惨了。”

    “爸,这不能怪静雅……”

    “闭嘴!”叶国贤冷冷打断:“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帮她说话吗?”

    叶夫人再旁边添油加醋:“就是,北城你太过分了,你也不想想,你爷爷以前身子骨多硬朗,结果退休回家晚年才享了几天,就莫名其秒的脑溢血死了,现在你爷爷尸骨未寒,你妹妹又差点被她弟弟给强暴,你要是再留着她,下一个又会是谁?是我还是你爸?”

    叶北城沉默片刻,道:“你们可以封建,但我不可能和她离婚。”

    他说的很坚决,和静雅坚持不离开叶家一样的坚决。

    “混帐!”叶国贤上前就是一耳光,被气的浑身颤抖。

    摸了摸了麻痛的脸颊,他讽刺的笑笑:“你和妈就这么喜欢甩人耳光?好,你们喜欢甩,就使劲的甩,但我话先撂在这里,想让我和静雅离婚,门也没有。”

    啪,叶国贤又是一耳光,血压也跟着上来了,叶夫人马上把药送到他嘴里,指着儿子骂:“你真是太不孝了,是不是要把你爸气死才甘心!”

    静雅站在原地心如刀割,那两记两个耳光虽打在了叶北城脸上,却痛在了她心里,这本来就是她们家惹的事,叶北城他没有理由要替她承担过错。

    “好,既然你们执意要我离婚,那我就顺了你们的意,明天我会找律师,把叶家百分之五十的产业都过到静雅的名下。”

    叶北城这一句话如同一记炸雷,炸的叶家所有的人目瞪口呆……

    “你敢!!!”叶老爷歇斯底里的咆哮。

    叶夫人更激动,她呼天抢地的哭喊:“我怎么就生了个疯儿子,竟然要把叶家辛辛苦苦打造的江山,割一半给一个外人,这让我死后有什么脸,面对叶家的祖宗……”

    静雅缓缓抬起头,诧异的凝视着叶北城,她知道他不是说着玩的。

    心里的某个地方突然就软了,那么拼命压抑的泪水更是如断了线的珍珠,他说过不会爱她,可他却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了她最深的感动。

    静雅想,她这一辈子,或许都不会忘了叶北城刚才说的话,要把一半的叶家都给她。

    她根本不屑叶家一丝一毫的财产,可她的心里,叶北城却再不是原来无足轻重的一个人。

    俞静雅,你沦陷了,你怎么办……她紧握十指,无言以对。

    “你们再怎么折腾和阻止也没用,我和她的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如果我们离婚了,她在法律上有资格分得叶家的家产。”

    叶北城走到静雅面前,提醒父母:“你们好好想想,如果坚持要离婚,明天就按正常流程走。”

    说完,她揽住静雅的肩膀,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关了门,两人彼此沉默着,叶北城坐在沙发上,静雅无措的站在他面前。

    她想跟他说句对不起,可是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就是无法说出心里想说的。

    “你别难过,这不怪你。”

    叶北城看出了她的紧张,拉着她的手说:“站了这么久腿不酸吗?坐下吧。”

    静雅坐了下来,两人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然后,她开口了,但却不是说对不起。

    她说:“叶北城,你带我出去喝酒好吗?”

    以为他会拒绝,但意外的是他同意了。

    客厅里仍然充斥着浓重火药味,叶北城拉着静雅的手,无视家人愤怒的眼神,步伐坚定的离开了大宅。

    他开车带她去了一家酒吧,进了包厢后,他对服务员说:“多拿点酒过来,我老婆今天心情不好。”

    静雅坐在宽大的沙发上,不敢看叶北城,也不敢跟他说话。

    服务生把酒送过来了,叶北城开了好几瓶,静雅盯着茶几,突然说:“我们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他笑了:“你还挺喜欢玩游戏的。”

    “这次我们不玩对视,我们玩真心话游戏。”

    叶北城挑眉:“哦,怎么个玩法?”

    “我们互相问对方一个问题,谁答不出来或者欺骗对方就喝酒,敢不敢?”

    他想了想:“好,没什么不敢的。”

    “你先问还是我先问?”

    “女士优先吧。”

    静雅点头:“你说要把叶家一半的财产给我,是说真的吗?”

    “真的。”

    换叶北城发问:“你在我们家过的并不好,为什么却没有想离开的念头?”

    “因为我答应爷爷,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叶家。”

    静雅低下头,是的,在没有经历今晚的事情以前,是这样的,可现在,不全是这样了,原因,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你和杨芊雪是怎么认识的?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叶北城在她头上敲了一下:“你犯规了,问了两个。”

    “好,我自罚。”静雅苦笑,端起一杯酒,一口饮尽。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喝完了,她重新问。

    “她是个善良的美丽的温柔的没有任何缺点的好女人。”

    静雅点头,轻声嘀咕:“世上真的有这么好的女人吗?”

    叶北城又敲了一下她的头:“你又犯规了,该我发问的。”

    她自觉的喝掉一杯酒,然后等着叶北城发问。

    “你的初恋在什么时候?”

    静雅手指轻微动了一下,初恋?多么美好的字眼,可是她有初恋吗?

    “我没有。”她轻声回答。

    叶北城立马大笑:“俞静雅你撒谎了,喝吧。”

    她惊诧的抬起头:“我没撒谎!”就算是撒谎,他又怎么会知道……

    “真没撒谎?”叶北城邪恶的凑近:“有一天晚上你喝醉了,可是一直在骂一个叫阿宇的男人哦。”

    “……”

    “好吧,我喝。但是……”她停顿一下:“阿宇不是我的初恋。”

    叶北城没有跟她过分争论这个问题,静雅喝了第三杯酒后,突然意味深长的问:“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他想了想说:“是个挺好的女人。”

    “就这样?”

    “恩。”

    她失望的站起身说:“我去下洗手间。”

    出了包厢她却并没有真的去洗手间,而是找了个角落轻声告诉自己:“俞静雅你看到了,叶北城是不会喜欢你的,他说你好却说不出好在哪里,可是杨芊雪,他就能说的出。”

    伤心好一会,才恍恍惚惚的回了包厢。

    “还要继续吗?”叶北城待她进来后,笑着问。

    “恩,轮到谁问了?”她难过的坐下来。

    “轮到我了。”他思忖数秒:“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