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50章

    叶北城拉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他一走,静雅气恼的扯过被子蒙住头,躺在被窝里发牢骚:“还以为你多么正派,结了婚怎么也得维护妻子的尊严,没想到还是和所有庸俗的男人一样。”

    不对,应该是比庸俗的男人更可恶,庸俗的男人是偷偷摸,而他是光明正大的出去风流!

    哎……

    无奈的叹口气,想想这又能怨谁,当初婚前就是她自己扬言,只要不把女人带回家,在外面怎么风流都行。

    现在他真的出去找乐子了,可她却怎么也无法像当初拍胸脯时那般淡定,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瓜,老公出去搞外遇,她竟然还笑着祝他玩的愉快!

    辗转反侧数了无数只绵羊,还是无法进入睡眠状态,心口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愤怒的掀开被子,她从床上跳下来,换了套衣服匆匆下楼,倔强的身影奔向茫茫夜色中……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出来,或许只是想亲眼目睹叶北城出轨的事实。

    出来的匆忙没带手机,也不知道偌大的襄阳市,她该到哪里去找他的足迹,站在十字路口,一辆出租车停在她脚边,司机大哥热情的问:“小姐,要搭车吗?”

    作了个深呼吸,她拉开车门坐进去,面无表情的说:“魅影。”

    这是她知道他经常会去的地方,就算他不在,欧阳枫和费少城也可能会在,只要见到他们,应该就会知道叶北城去了哪里。

    车子停在魅影门前,静雅下了车就直奔入内,她来到一号包厢门前,跟一个送酒水的服务生撞到了一起。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生连忙道歉。

    静雅摇摇手,轻声问:“里面是谁?”

    她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服务生会告诉他,里面是叶先生和他二个朋友。

    “里面是欧公子和费公子。”服务生俯首回答。

    虽然有一些小失落,但她还是恢复了最佳状态,推门而入。

    陡然看到静雅的出现,欧阳枫和费少城愣住了,他俩面面相觑,目光尽显诧异。

    “嫂子,你怎么来了?北哥呢?”费少城最先反应过来,他疑惑的问。

    静雅有一丝尴尬,她抿了抿嘴:“我就是来看他是不是在这里。”

    她这一句话令某人得意的笑了,欧阳枫已经从她闪烁的眼神里看出了端倪,他幸灾乐祸的站起身,走到她身边故意问:“怎么?北哥今晚没在家陪你?”

    静雅明白他话里有话,仰起头说:“是啊,他是个有身份的男人,出门应酬是必须的,我怎么能像某些人的老婆一样,把他往死里逼呢?”

    费少城噗嗤一声笑了,他当然知道静雅说的某些人老婆,是指欧阳枫的老婆。

    欧阳枫面色铁青的瞪她一眼:“既然这么大度,现在还出来找他做什么?”

    “是我公公要找他,我只是替他老人家跑个腿而已。”

    静雅骄傲的转过身,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被欧阳枫奚落。

    她拉开门正要迈步出去,声后传来不知是好意还是恶意的提醒:“你可以到锦都酒店问一下。”

    狠狠的带上了房门,她毫不犹豫的向欧阳枫提供的地点赶去。

    魅影包厢里,费少城戏谑的问欧阳枫:“你干嘛要告诉她?”

    欧阳枫冷哼一声:“这娘们整天目中无人,一副不容人亵渎的清高姿态,我今天就是要亲眼让她瞧瞧,老公搂着别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费少城无奈的摇摇头,十分不理解欧阳枫为什么这么排斥静雅,最起码在他看来,俞静雅是一个很与众不同的女人。

    静雅一路苦思冥想,假如真的找到了叶北城,她又该说什么?

    也许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有一点很清楚,她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要求叶北城跟他回去,然后再像个泼妇似的跟小三拼命……

    站在锦都酒店门前,她无奈的盯着远处熟悉的迈巴赫,车都在,人岂有不在的道理。

    她迈步走向前台,笑着开口:“请问叶北城先生在哪间房?”

    “301”前台小姐查了一下,迅速告诉她。

    “谢谢。”她优雅的转身,然后乘电梯到了三楼。

    到了301门前,她想了想又折回电梯,然后出了酒店,走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对着服务员交代了几句,接着又去了一家鲜花店,最后才得意的重新返回了酒店三楼。

    她站在角落里,大概五分钟后,咖啡厅送外卖的过来了,一个挺年轻的小姑娘。

    咚咚……小姑娘敲门,静雅屏住呼吸,听着不远处的动静。

    “先生你好,这是您要的咖啡和点心。”小姑娘笑着把东西递过去:“一共一百零八元。”

    叶北城疑惑的皱眉:“你是不是送错了?我没有让你们送东西过来。”

    小姑娘顿时不乐意了,她指着门牌号说:“我没有送错,是301呀。”

    她奇怪的打量着叶北城,伶牙俐齿的讽刺:“先生都住的起酒店,难道付不起这一百零八元。”

    叶北城无语的摇头:“这不是钱的问题,关键我没有让你们送外卖过来。”

    “那先生的意思,是我们自己吃饱了撑的吗?”

    小姑娘已经认定被耍了,自然说话也就尖酸刻薄起来。

    “行了,给你钱,你走吧。”

    叶北城不想再跟她折腾,塞了几张百元大钞就打发她走,小姑娘还挺忠实,连忙说:“要不了这么多的,一百零八元就可以了。”

    “都给你了,算小费。”

    他要关门,小姑娘愣愣的用手挡住:“那你点的东西呢?”她无措的盯着手里的外卖。

    “你辛苦了,送给你吃了。”

    叶北城砰一声关了房门,静雅忍不住骂了句:“不要脸,就这么急着办事嘛。”

    送外卖的小姑娘一走,花店的伙计又来了。

    静雅捂着肚子笑的差点断气,她仿佛已经看到了叶北城不能尽兴的猴急模样。

    咚咚……花店伙计轻轻的敲了敲门。

    过了好一会,叶北城才过来开门,他以为还是刚才送外卖的小姑娘,所以连门外站的到底是不是小姑娘都没看清,就不耐烦的说:“又怎么了?”

    花店伙计先是一愣,接着把一大束火红的玫瑰递到他眼前,还没来得及开口,叶北城就咆哮了声:“你送错了!”砰一声关了房门。

    花店伙计疑惑的看了看门牌号,确定无误后又敲门,这次不管他怎么敲就是不见有人来开。

    他郁闷的嘟嚷着往回走,经过静雅身边的时候,惊诧的喊道:“是你……”

    静雅笑笑:“对,刚才订花的人是我,你把花给我吧。”

    她付了钱,然后重新走以301门前,准备亲自出马。

    咚咚咚……毫不客气的敲门声,肆无忌惮的奏响在冗长的走廊。

    静雅很有耐心,她就不信门敲成这样,里面的人还有心思风花雪月。

    果然她的猜测是对的,叶北城忍无可忍的开了门,并且在没看到她之前,不分青红皂白的吼了声:“还有完没完了?”

    吼完了才看清眼前人竟然是静雅,他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怎么来了?”

    “干嘛这么激动?我给你送花呀。”静雅笑着把花塞到他手里,不请自进的闯进了房间。

    叶北城一把拉住她,沉声问:“刚才外卖是你叫的?”

    “对啊。”她点头承认:“花也是。”

    “你……”叶北城俊眉一挑:“干嘛来搅乱我的好事?”

    好事?

    静雅转过身,直视着他说:“对你来说或许是好事,但对我来说,不见得是好事吧?”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

    叶北城想说,她是不是忘了他们之间并无夫妻之实,所以不应该干涉对方,但静雅不想给他说话的机会,所以立马打断。

    “你想说的我没忘,你放心吧,我不是来捉奸的。”

    他没好气的哼一声,一脸的不悦的瞪着她,都这样了,还不算捉奸吗?

    “亲爱的,好了没有……”屋里传来娇滴滴的呼唤声。

    静雅被这一声亲爱的刺激的浑身打了个激灵,她不顾叶北城的阻拦,执意闯进了里间。

    在偌大的床上,此时正躺着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摆着诱人的姿势,等着被人扑倒。

    性感女人见进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顿时惊慌的扯过被褥盖在了身上。

    “你谁啊?”

    她语气很不悦的质问静雅。

    静雅双手环胸走到女人面前,戏谑的打量着她,片刻后她说:“长的不错,身材也不错,就是脾气差了些。”

    “哎,我说你到底谁啊?凭什么对我评头论足的?!”

    叶北城走过来,指着静雅说:“我太太。”

    “什么?”性感女人吞了口唾沫:“你……太太?”

    原本不屑的表情稍微有些错愕,毕竟跟男人尚床,被男人的老婆抓到,是件不太光彩的事情。

    但错愕只是短暂的,当叶北城点头后,她又恢复了先前的不可一世。

    她掀开被子,故意露出傲人的胸脯,自信的挑衅静雅:“叶太太你也别怪自己老公出轨,像我这样的女人,有哪个男人能挡的住?”

    她甩了甩头发,耸起的胸脯也随之抖动,静雅冷笑一声,转身对叶北城说:“你就这品位?”

    叶北城漠然的看了眼床上的女人,心里是有苦说不出,如果不出来找别的女人,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对静雅做出什么事。

    静雅见他不回答,以为他是默认了,失望的丢下一句:“差劲的男人。”果断离开了酒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