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47章

    静雅淡如水的解说让叶北城很诧异,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她对爱情的理解是像梅花一样,坚韧不拔,不屈不挠。

    “那你渴不渴望你的人生也出现属于你的杨过?”

    叶北城走近了问她,静雅思忖片刻道:“以前是渴望的,和你结婚后就不渴望了。”

    “为什么?”他不解。

    “茫茫人海,人生如露,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杨过谈何容易?或许可以在40岁时找到,可是我能等到40岁吗?在30岁以前找不到,就不得不结婚,在40时找到却不得不放弃。这就是不渴望的原因。”

    没有渴望就不会遗憾,没有遗憾就不会觉得人生悲哀。

    叶北城赞同的点头,俯身对她说:“要不这样,将来你要是找到了,我放你自由?”

    “不用了,我想从一而终!”

    她倔强的站起身:“谢谢你的电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房。

    叶北城盯着她的背影,无奈的笑了。

    他重新坐到电脑旁,发现她走时忘记关了微博的页面,一条她最新更的微博内容印入他眼帘。

    “如若遥远无法掂量,等待还差共谁远航,是谁划那蓝蓝的海,惊我半叶柔帆、许我几度浩瀚、更惹我一世波澜。”

    呵,他再次笑了……

    静雅并不知道叶北城看到了她微博的内容,直到三天后她再次打开微博,在众多评论中发现了一条挺奇怪的。

    “向我们美丽可爱的文艺女青年致敬。”

    她秀眉一皱,疑惑的嘟嚷:“这谁啊,竟然还向我致敬?把我当刘呼兰了不是……”

    点开留言人的微博一看,顿时惊得两眼珠差点掉下来。

    叶北城?怎么会是他!

    再怎么不敢相信,照片上的头像是无法否认的,那妖孽的笑容,妖孽的相貌,妖孽的五官哪能错的了……

    她好奇的浏览着他的微博,想看看这家伙平时有什么心理活动,可令人遗憾的是,他的微博里除了一些财经,股市,商业等等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失望的准备关掉页面,却又鬼使神差的在关掉之前关注了他。

    静雅结束婚假的第七天,叶家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

    当时她正在公司,意外的接到了叶北城的电话,告诉她爷爷犯了脑溢血被送进了医院。

    她慌忙请假赶了过去,一路上心情十分低落,今天早上爷爷还叮嘱她上班路上小心点,现在反倒自己进了医院,这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

    再怎么无法接受,也改变不了生活,生活就是如此,总会有这样或那样未知的不幸。

    当她出现在急救室外,窦华月上前就是一个耳光,她愤怒的指着静雅骂道:“就是你这个扫巴星来了我们家,才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不幸!”

    静雅强忍着眼泪没有反抗,叶北城疾步走过来指责母亲:“你打她干什么?这能怪她吗?”

    叶夫人咆哮:“你还护着她,这女人把你爷爷克的已经躺在了急救室,你竟然还护着她,你到底还是不是叶家的子孙?!”

    “能不能请你不要那么封建,什么克不克的,脑溢血是突发疾病,跟她有什么关系?你什么时候才能对她公平一点?”

    窦华月厌恶的瞪向静雅,那眼神仿佛要把她吃了也不称心。

    “要是你爷爷有个三长两短,你马上给我休了她,绝不能再把这个害人精留在我们家继续害人!”

    叶国贤原本是阴着一张脸不说话,见他们吵的凶忍不住吼了声:“吵什么吵?都什么时候了!”

    叶北城刚想辩解,却被静雅制止了,她用指甲在他的手背用力掐了两下,才阻止的他没有开口。

    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她不想解释自己有多冤枉,也不想维护自己不能被人亵渎的尊严,她唯一的关心的,就是叶爷爷能不能脱离危险。

    急救室的门被推开,叶爷爷被推进了重症病房,医生无奈的叹息:“抱歉,我们尽力了……”

    顿时,悲痛铺天盖地,窦华月抱住女儿失声痛哭,叶梦瑶一边哭一边骂静雅:“都是你这个女人,是你这个女人害死了我爷爷,你是扫巴星,扫巴星……

    静雅瘫软在地上,她不肯相信医生刚才说的话,是因为她根本无法接受。

    叶家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了深深的悲痛中,一名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他无奈的通知:“患者想最后见一眼他的孙媳妇。”

    窦华月卡住哭声冲到医生面前,她激动的呐喊:“你听错了是不是?他要见的应该是我这个媳妇才对!”

    医生摇头:“我听的很清楚,叶老先生要见的是她的孙媳妇。”

    叶北城强忍悲痛抚起地上的静雅,轻声叮嘱:“去吧,最后看一眼爷爷。”说完,他自己就哽咽了。

    静雅踉跄的进了病房,远远的瞧见爷爷虚弱的面孔,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峰涌而出。

    她冲到病床前,抓住叶之山的手哭喊道:“爷爷你这是怎么了?你早上不是还好好的,为什么才短短的半天就变成了这样……

    俯在床边她第一次哭的如此难过,从小到大,俞静雅在任何人的眼中都是坚强的过分,她从不轻易低头,不轻易落泪,不轻易伤到自己的心。

    可是此刻,她的心轻易的就被伤到了,只因为叶爷爷给了她,父母都不曾给予的亲情。

    “静……静雅。”沙哑而虚弱的声音从叶之山嘴里艰难的喊出来。

    静雅抬起朦胧的泪眼,心痛的凝视着他:“我在,爷爷我在。”

    “答应爷爷,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守在叶家,守在北城身边……”

    这简单的一句话,叶爷爷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静雅甚至都没有机会问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他就遗憾的撒手人间。

    只是在他闭眼的那一瞬间,他的视线移向了静雅的腹部,一滴遗憾的泪从他苍老的眼角缓缓滑落,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静雅知道爷爷的遗憾是为何,他遗憾的是没能等到曾孙的问世,那是爷爷生前唯一的期待。

    “爷爷……”她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突然的让她措手不及。

    一位在政界付出多年的老人,就这样不甘的离开了人世。

    叶之山生前一直是高级官员,因此葬礼十分的隆重,静雅从爷爷去世那一刻起,就不再说话,不管是窦华月骂她,施何柔挑衅她,抑或是叶北城关心她,她全都以沉默应对。

    出殡的前一天晚上,她一个人来到灵前,望着照片上老人亲切的笑容,眼泪断了线的往下流,没有人知道她多么感恩爷爷在世时对她的关照和疼爱,尽管短暂,却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亲情。

    这几天,她很难过,非常难过,可她的婆婆小姑子们却都骂她假惺惺,没有人会相信,她比谁都难过。

    丧事办完的第三天,叶家的战争便开始了,矛头自然是指向静雅。

    叶夫人强烈要求儿子离婚,叶老爷虽然没有表态,但脸上冷漠的表情,已经证明他是站在妻子这一边的。

    静雅平静的站在一旁,等着谈判的结果,这一场对峙,她只有下场,没有立场。

    “哥,你说话啊?”

    “哥,你就听妈的,把这女人离了吧,我们真的都不喜欢她!”

    叶梦瑶期盼的摇着叶北城的胳膊,非常希望他能尽快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

    “儿子,你不要再考虑了,男子汉拿的起就要放的下,她有什么值得你犹豫的!”

    叶夫人厌恶的瞪着静雅,恨不得她现在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叶北城站了起来,他走到静雅面前,揽住她的肩膀轻声说:“我们上楼吧。”

    “上什么楼啊?话都没说完就想走吗?!”

    窦华月上前拉住儿子的胳膊,一脸的不悦。

    叶北城冷冷的回头,十分肯定的告诉母亲:“不要再说这些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和她离婚。”

    “为什么?她到底哪里好了?这世界上就只有她一个女人了吗!”

    叶夫人简直要气疯了,她浑身颤抖的推了儿子一把。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会和她离婚,你说再多也没用。”

    叶北城说完,牵着静雅头也不回的上了楼,他关了房门,很抱歉的对她说:“静雅,你不要难过,我母亲就是这样的人。”

    静雅缓缓摇头:“没关系,我不会在意的。”

    她黯然的走到落地窗前,凝视着窗外浩瀚的夜空,今晚星辰满天,每一颗星星都似乎在诉说着遥远的传说。

    “你不在意为什么还这么难过。”

    叶北城颇为心疼的走到她身后质问,这几天她眼里的哀伤他怎会看不到。

    从爷爷离开的那一天,家里每个人都在针对她,即使一个人外表再怎样坚强如铁,内心也是会感到疲惫不堪。

    “我难过不是因为你母亲。”静雅哽咽:“会让我觉得难过的,除了爷爷没有别人。”

    叶北城很诧异,他轻声问:“为什么是我的爷爷,你看起来比我还难过?”

    静雅忧伤的回答:“我既然嫁给了你,他自然也是我爷爷,而且他对我很好。”

    “可我们之间是假的,你会不会太投入了一点?”

    这一次,静雅把视线移向了他,很坚定的说:“我们之间是假的,但爷爷对我的疼爱是真的。”

    叶北城语结了,他不知接下来还能说什么,静雅坚定的语气和眼神震撼了他,他一时感动,情不自禁的将她拥入怀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