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43章

    说完,叶北城愤怒的离开了家,站在楼梯口的静雅,黯然转身,刚才发生的一幕她都看见了。品 书 网 (    .    .   )

    回到卧室,拿出手机拨打叶北城的电话,那端传来他低沉的声音:“静雅,什么事?”

    她假装什么也没看到没听的轻声问:“你在哪里?”

    “我出来转转。”叶北城回答的很轻松,不想让静雅觉察出他不爽的心情。

    “好,早点回来。”

    她挂了电话,盯着手机看了很长时间,然后起身下了楼。

    今晚的明月镶嵌在漆黑的夜空中,少了繁星的点缀,显得异常暗沉。

    静雅走到花园的躺椅上坐下,伸出一只手,想证实一下夜是不是真的能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看什么呢?”

    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爷爷,顿时松了口气。

    “爷爷你怎么还没睡?”

    叶之山坐到她旁边的椅子上,笑着说:“出来透透气。”

    “今天的事谢谢您。”

    静雅发自内心的说这句话,叶爷爷没说别的,只是淡淡的问:“你在叶家还习惯吗?”

    如果说真话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但静雅不想让爷爷难堪,所以违心的点头:“嗯,习惯。”

    “你别骗我了。”他和蔼的凝视着她:“别看我老了,这个家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如果不是什么都清楚,就不会帮理不帮亲。

    “爷爷没什么的,我既然嫁给了北城,就算不习惯,也会努力把不习惯适应成习惯。”

    叶之山对她的回答很欣慰,叶家的孙媳妇,就该有海纳百川的气度。

    “静雅,以后有爷爷在,叶家没人敢不把你放眼里。”

    笃定的承诺,静雅眼角酸涩,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叶爷爷说到做到,第二天他就当着叶家所有人,包括佣人的面,强调以后谁再排斥静雅,就是不把他放眼里!

    可想而知,窦华月多么气愤,可是她也无可奈何,这个家里,叶老太爷才是最大。

    晚饭的时候,叶之山指着叶梦瑶说:“阿瑶,静雅从过门到现在,你又喊过她嫂嫂吗?”

    叶梦瑶埋着头吃饭,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说话你没听到吗?”他提高了音量。

    “没有……”叶梦瑶不情愿的抬起头。

    “现在当着我的面喊她一声。”叶爷爷命令。

    “爷爷!”梦瑶难堪的撒娇。

    “喊!”

    叶之山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一桌的人震慑住了,叶国贤眉一皱,训斥女儿:“爷爷让你喊你就喊!”

    叶梦瑶委屈的把视线移向母亲,窦华月也是无可奈何,她用眼神示意梦瑶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喊了再说。

    于是,一声很不情愿的“嫂嫂”在静雅嫁到叶家大半个月后才姗姗来迟。

    虽然叶梦瑶并不是真心的喊她嫂嫂,但静雅还是很开心,晚饭结束后,她跑到楼上去洗澡,激动的连门也忘记反锁。

    叶北城随后也上了楼,见静雅不在卧室,随手打开浴室的门,刚好瞥见静雅正在解内衣的扣子。

    啊——

    她失控的尖叫一声,慌忙拿衣服挡住裸露的身体,红着脸咆哮:“叶北城,你竟然偷看我洗澡!”

    叶北城倒抽一口冷气,他压根没想到静雅在里面脱衣服……

    “你洗澡怎么不关门?”他有理的反驳。

    “我不关门不是为了方便你偷窥的!”

    静雅原以为他会说对不起,结果他却说了一句让她吐血的话——

    “偷窥?就你这前不挺后不翘的,全脱了我都没有看一眼的**。”

    叶北城说完赶紧带上了门,果然里面传来歇斯底的怒吼声:“叶北城,你这个杀千刀的,我祝你比朱厚照死得还龌龊!”

    朱厚照?

    噗……叶北城不怒反笑,这女人竟然拿他和朱厚照比,谁不知道明武宗朱厚照。是中国最荒淫的帝王,连死都是因为纵欲过度。

    比明武宗还龌龊,叶北城纠结了,她还想让他龌龊到什么程度?

    静雅躺在浴缸里,想着叶北城刚才说的那句令她喷血的话,牙齿气的咯吱响,盯着自己还算丰满的胸脯,她怎么也想不通她怎么就不挺了?

    或许是他故意激怒她也不一定,静雅思忖片刻,想到了一个证明自己的办法。

    她起身到花洒下淋了一会,然后扯了一条大毛巾裹在身上,平时洗完澡都是穿自己保守的睡衣,今晚大胆的放弃睡衣选择毛巾,只是想试试叶北城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推开浴室的门走出去,叶北城正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杂志,听到脚步声,他把视线从杂志上移开,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俞静雅,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穿成哪样了?”静雅故作镇定的反问。

    “你睡衣呢?”叶北城咽了咽口水。

    “我今晚不想穿睡衣,我就想穿成这样行不行?”她故意把裹在身上的浴巾往下拉了拉,露出白皙性感的沟沟。

    迅速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叶北城粗重的提醒:“我可是个男人!”言外之意,你是想挑战我的极限吗?

    “没关系,反正我是个不会令你失控的女人,而且就算我全脱了你也不会有看一眼的**。”

    静雅得意的仰起下巴,再次挺了挺胸。

    叶北城总算是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间抽风的穿成这样,原来是在报复他刚才说的那番话。

    看穿了这一点,他释然一笑,把眼神又重新定格到静雅身上,并且肆无忌惮的一边打量一边调侃:“你说的对,就你这个身段我真的没什么看的**,我以前接触的女人胸围最小的也有36,你是多少?a有没有?”

    静雅被他调侃的羞愤难当,她拼命压抑着怒火走到叶北城面前,凑近脸颊问:“你现在的平静是真的吗?”

    迎面而来的诱惑让叶北城险些失控,但他最终还是保持淡定的推开了静雅:“是的,我很平静,你离这么近应该看的很清楚。”

    也许静雅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已经超越了她的底线,但面对什么女人没见过的叶北城来说,仍然姜还是老的辣……

    静雅颓废的坐到了沙发上,她一脸挫败感的说:“原来我真的不是能令你失控的女人,叶北城我恨你,你让我感觉太失败了!”

    她重新进了浴室,穿好睡衣出来,看也不看叶北城一眼就要走。

    “你去哪?”叶北城疑惑的问。

    “散步!”

    砰一声带上房门,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她沿着花园的小道没走几步,叶北城跟了过来:“半夜三更的散什么步?”

    “我高兴!”

    继续往前走,叶北城无奈的妥协:“好吧,为了让你更加高兴,我陪你走到累。”

    两人沿着小道走了好一会儿,走到一处极偏僻的地方,叶北城停下脚步:“往回走吧。”

    静雅十分不配合的说:“我走我的,你走你的,你管我上前还是往回!”

    “我不是开玩笑的,前面是叶家禁止踏入的地方。”

    禁止踏入?静雅嗤之以鼻的哼一声:“你骗谁啊?你少年包青天看多了是不是?”

    她任性的往前走,叶北城看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他一把抱住静雅把她扛在肩上,一边往回扛一边训斥他:“你妈没教过你三从四德是不是?我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

    他拍打着静雅的屁股,把她气的差点昏死过去……

    回了卧室,静雅用力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把叶北城给疼的身子一歪,两人失去重心倒在沙发上。

    “你敢拍我屁股,我让你拍我屁股!”静雅一个翻身掐住叶北城的脖子,以为这样就把他给控制住了,谁知他一个翻身,她立马从主动变成了被动。

    叶北城按住她的两条手臂,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轻喘着恐吓她:“你要再动一下,信不信我把你就地正法了?”

    “你来啊,我才不怕!”静雅想到叶北城前面打击她的那些话,才不相信他会说到做到。

    “你确定不会后悔?虽然你不是我的菜,但我如果很生气的话,也会饥不择食的……”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危险,静雅承认她犹豫了,“好吧,我不动了,你放开我。”

    叶北城松开她的手,疲惫的躺在沙发上,他用胳膊枕着头,缓缓的说:“刚才我没有骗你,前面是叶家以前的废墟,十几年前的那场大火,不仅把大姐烧的毁了容精神也失了常,还葬送了我***性命,所以从此后爷爷便下令再也不允许任何人踏入。”

    叶北城的表情很严肃,静雅终于不再认为他在说谎。

    “我奶奶是一个很强的女人,她白手起家创造了叶家的百年基业,爷爷一生从政,从不过问家族的生意,可他却很支持***事业,两人也非常相爱。”

    静雅顿悟的点头,但同时也觉得奇怪,人死已是事实,为什么还要下令不让人踏足呢?

    叶北城坐了起来,他拍拍静雅的肩膀:“以后别往那边去了,以前一个仆人无端在废墟里死了。”

    “……”

    “你吓唬我的是不是?”她觉得叶北城越说越离谱。

    “我没有骗你,是真的。”

    “怎么会无端死呢?”静雅仍然觉得他在天方夜谈。

    叶北城蹙眉:“也不是无端,确切的说应该是被勒死的。”

    “啊?凶手是谁?”

    她不仅不害怕,反而越听越感兴趣,静雅从小就喜欢看福尔摩斯类的小说,因此对各种离奇的事件极其敏感。

    “就是查不出凶手才不让人去的,你要私底下问仆人,她们一定会告诉你,那座废墟里闹鬼。”

    闹鬼?

    开什么国际玩笑,说什么她都相信,就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对了,家里还有一个哑巴仆人,也是在那场大火后突然失了声。”

    静雅终于感觉到后背一阵冰冷,她警惕的瞄了瞄四周,深感这叶宅真是太复杂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