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41章

    叶夫人听出了他在帮媳妇说话,顿时更加的生气:“就是你这样惯着她,她才敢这么有恃无恐目无尊长!

    叶北城懒得再解释,他指了指嘴巴:“口渴,我去喝水了。 hp://772e6f742e6f%6

    “是我在说话,你渴什么?给我好好的听着!”叶夫人按住他,非要诉尽委屈才肯罢休。

    “你都不知道啊,她今天把何柔给气的哭了半天,一张嘴跟刀似的,尽往人家伤口上戳……”

    不提何柔还好,一提何柔叶北城彻底站到了静雅这边:“妈,你的意思何柔今天来了?”

    “是啊,她是来给我送按摩仪的,你都不知道这孩子多贴心,哪像……”

    她话没说完,便被儿子不耐烦的打断:“拜托你以后让她少来我们家几趟,很真心的说,我看她就烦!”

    叶北城头也不回的上了楼,不管叶夫人如何怒吼他站住,也只当没听见似的加快脚步。

    他心情十分不爽的来到大姐门前,咚咚的敲了两下,叶梦馨小心翼翼的从门缝里看到来人后,开心的拉开房门喊道:“阿生……”

    “大姐。”他笑着摸摸她的头,不爽心情总算变好了。

    叶梦馨拉着他的胳膊进了屋,指着脖子的项链说:“好看吗?”

    他愣了愣,马上点头:“恩,好看,谁给你的?”

    “静雅,你的妻子。”

    她欣喜的抚摸着贝壳,不明白弟弟为什么会突然沉默。

    “静雅是好人。”叶梦馨又说。

    “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妻子?”

    极力掩饰着震惊,想起那天静雅惊吓过度的样子,怎么也不敢相信她会来看大姐。

    “静雅说她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人。”

    大姐的眼神很无知,在她简单的意识里,别人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叶北城听了她的话,陷入了沉思……

    天黑前,他接到了静雅的电话,说今晚尹沫过生日,不回来吃晚饭。

    他轻声答应,没有问起大姐的事。

    晚上十一点整,静雅才回了叶家,经过客厅时,所有的人都已经睡了。

    她倒了杯白开水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喝,却不经意间,瞥见沙发旁的垃圾筒里躺着一个光芒四射的东西。

    弯腰捡起来一看,竟然是她送给叶夫人的珍珠项链,顿时气的眼圈都红了。

    再不值钱,那也是她的心意,可是她的心意此刻却被扔进了垃圾筒!

    把珍珠握成一团捏在手心,几次眼泪差点夺眶而出,都被她坚强的意志挡了回去。

    放下水杯起身上楼,经过卧室的时候,她看到了叶北城书房的灯还亮着,如果是往常,她一定会进去和他打招呼,可今晚她的心情糟透了……

    匆忙洗个澡就上了床,被子盖过头顶,想着过去辛酸和现在的委屈,她拼命压抑着想哭的冲动。

    叶北城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以为静雅还没有回来,起身准备拿外套去接她。

    推开卧室的门才发现她竟然已经回来了,他疑惑的走到床边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静雅没理睬他。

    于是叶北城觉得不对劲了,他坐到床边想掀开被子,却被她紧紧的拽着不放。

    “怎么了?”

    还是不理睬他。

    他用力把被子一掀,总算让两人面对了面。

    “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避开我?”叶北城郁闷的问。

    “跟你没关系。”静雅伸手要拉被子,他却不让她拉。

    叶北城凑近距离盯着她看,惊诧的问:“你哭了?”

    “没有,走开!”她一把推开他,把头扭了过去。

    “你要不跟我说怎么了,我是不会走开的!”他霸道的扳过她的肩膀。

    有那么一瞬间,静雅想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叶夫人再不好,也是叶北城的妈,她没有资格在背后说三道四。

    “没什么,我喝多了,头晕!”她避开他犀利的眼神,翻身倒回了床上。

    叶北城俯身闻了闻,“骗我,喝多了怎么一点酒味也没有?”

    “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咱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就该坦诚一点。”

    静雅被他问的心烦意烦,恼火的抓起枕头砸向他:“朋友不是老公,不需要什么都知道!”

    叶北城吃了大大的闭门羹,悻悻的起身进了浴室。

    女人心海底针,果然是如此……

    他洗好澡再次来到了床边,对着静雅的背影说:“既然不想说我就不勉强你了,但是如果感到难过的话,哥的肩膀可以借你靠一靠。”

    “不用了,谢谢。”

    叶北城换了个方向,饶到床的另一边坐下,他盯着静雅紧闭的双眼,不死心的继续说:“上次去马尔代夫放了你鸽子我很抱歉,这样吧,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过两天带你去西藏吧?”

    “不用了,谢谢。”

    在叶北城以为她一定会欣喜答应的情况下,竟然还是遭到了拒绝。

    静雅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然后在一家咖啡馆见到了一个算陌生的人。

    她就是杨芊雪的母亲,秦兰。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开口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有底。

    “俞小姐,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找你来只是想劝你和北城离婚。”

    呵,真是太可笑了,她才结婚半个月,竟然就有人开始怂恿她离婚,这算哪门子事?

    “为什么?”她平静的问。

    “想必你也知道,北城很爱我的女儿,而我的女儿也非常爱他,所以你不该插足他们的感情。”

    静雅疑惑的盯着对面的贵妇,总感觉她说话怪怪的。

    “阿姨,你说的我都清楚,可是您的女儿已经不在了,难道北城还要为她终身不娶吗?”

    啪……

    精致的咖啡杯瞬间落地,秦兰愤怒的站起身掐住静雅的脖子:“你胡说,我女儿没有死,我女儿还活着,她没有死!!是你这个狐狸精把她气走了,是你,都是你!!”

    静雅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脸色苍白,她拼命想推开秦兰的双手,却不敌她疯狂的力道,幸好旁边的几个客人迅速过来帮忙,才让她得以解脱。

    “你们放开我,这个女人是狐狸精,我要是不掐死她,我的女儿永远都不会回来!”

    秦兰歇斯底里的咆哮,其中一名客人对着惊慌失措的静雅说:“你快通知她家人啊,她好像不太正常!”

    家人?

    静雅拿出手机慌乱的不知该通知谁,她哪里认识杨芊雪的家人,情急之下,只好把电话打给了叶北城。

    三十分钟后,叶北城赶了过来,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个精神病护理医师。

    叶北城和护理医师强行把秦兰带出咖啡馆塞进了车里,然后他才焦急的走到静雅面前紧张的问:“她伤到你没有?”

    静雅惊魂未定的摇头,不解的问:“她是怎么了?”

    “她有间歇性精神病,你先打车回去,晚上我回家再跟你细说。”

    叶北城已经来不及多做解释,待静雅点头后,立马开车扬长而去……

    静雅回了家就一直躺在床上想着下午发生的事,她怎么也没想到杨芊雪的母亲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第一次在婚礼结束后遇到她,完全看不出她和正常人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后来听叶北城的解释,或许自己还会以为那只是一个母亲对女儿过度爱护的表现。

    叶北城十点才回了家,静雅一直在等他,当他疲惫的推开卧室的门,她便立马冲过去询问:“怎么样了?”

    “情绪已经稳定了。”他长吁一口气:“今天吓到你了吧?”

    静雅点头:“是的,我没想到她会突然扑过来掐住我。”

    “她是因为芊雪遇难才变成这样,秦姨丈夫死的早,一直和女儿相依为命,所以当唯一的女儿也离开她以后,便再也承受不住打击崩溃了。”

    叶北城说的很无奈也很心痛。

    “芊雪……是怎么死的?”静雅诺诺的问。

    他也许不想说,可今天发生的事,静雅有资格知道。

    “飞机失事。”叶北城痛苦的闭上眼:“三年前,我在澳大利亚出差,芊雪忍不住思念乘了第二天的航班跟过来,却不幸飞机发生了事故,我们从此天隔两边……”

    “怎么会这样?”静雅第一次觉得上帝残忍。

    呵,叶北城冷笑:“听说是小鸟飞进引擎才引发了事故,可笑吗?”

    “……”的确可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稀奇古怪的事发生。

    静雅着实感到遗憾,真心相爱的两个人,却硬生生的被分开。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原来爱情真的不是相爱,就一定花开不败!

    “去马尔代夫的那天早上,正是因为秦姨犯了病,我才没能及时赶过去。”

    叶北城的话让静雅很惊诧,她到现在都以为他没能及时赶到的原因是因为工作忙。

    “芊雪是我爱的女人,她是芊雪的母亲,所以她现在弄成这样,我不能不管她,你懂吗?”

    静雅迅速点头:“我懂。”

    其实她根本就没怨过叶北城放了她鸽子,蜜月旅行徒有虚名,现在知道他不去的原因,也只是让她钦佩于他的情义。

    起身下楼替叶北城倒了杯水,递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感激的说了句:“谢谢。”

    两人认识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他们表面是夫妻,实际上只是朋友关系,视线相交,有的只是“惺惺相惜”的友情。

    “你去看过大姐了?”叶北城问。

    静雅点头:“是的,你怎么知道?”

    “我也去了,她好像很喜欢你,你不怕她了吗?”

    “不怕了,她只是一个弱者,和我一样,所以我同情她。”

    叶北城温润的笑了:“我从来不觉得你是一个弱者。”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