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39章

    “回去啊?”静雅思忖数秒,站在她旁边的李达拽了拽她的衣袖,她疑惑转身问:“干嘛?”

    李达嘿嘿一笑:“太太,你别急着回去,这马尔代夫如此大好风光,咱们怎么也得玩两天才回去呀。 ”

    “哦。”静雅点头,马上对着手机说:“李达说了,这马尔代夫如此大好风光,咱们怎么也得玩两天才回去。”

    “……”李达两腿一软:“姑奶奶,你不能说我说的啊!!”

    静雅把手机又重新递回他手里,幸灾乐祸的对他咧嘴一笑。

    “老大,我刚开玩笑的,我明天就把太太带回去……”

    来马尔代夫的第四天,静雅结束了这场单人蜜月旅行,叶北城开车到机场接她,见面后,两人相对无言。

    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他终于先开口打破沉默:“玩的开心吗?”

    “开心。”静雅面无表情的回答。

    “我没去你也开心?”

    “你不去我更开心!”

    叶北城俊眉一挑:“为什么?”

    “你没听说过吗?有爱情是幸福,没爱情是自由!”

    “你的意思我不去你更自由?”

    静雅肯定的点头:“yes!”

    “……”

    叶家今晚热闹非凡,叶之山终于从光荣退休,这对叶家来说,是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天。

    静雅在车里得知消息后,就有一种按捺不住的激动,仿佛看到了正义的力量正向她慢慢靠近。

    下了车,她飞奔进客厅,一看到叶爷爷可亲可敬的面孔,就兴奋的冲过去喊道:“爷爷,您回来了。”

    叶之山笑着点头:“是的,回来了。”

    坐在一旁的窦华月对静雅的出现先是一愣,继而讥讽:“拍马屁。”

    声音虽小,也许年迈的爷爷没听清,但静雅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她露出甜甜的笑容回头,深情呼唤了一声:“妈,这几天想死你了!”

    窦华月厌恶的撇她一眼,碍于叶之山在场,也不敢肆无忌惮的训斥她。

    叶北城拎着行李走了进来,静雅跑过去接过行李,吃力的拖到沙发旁,笑着说:“我给大家带礼物了。”

    叶梦瑶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谁要你的礼物啊,无事献殷勤……”

    叶爷爷眼一愣,她不甘心的闭了嘴。

    “妈,这是送给你的,希望你喜欢。”静雅递过去一串珍珠项链,是刚从大海里采掘的新珍珠,光芒四射照的人眼花缭乱。

    叶北城马上附和:“真漂亮。妈,瞧你媳妇多贴心。”

    窦华月漠然的接过去,看不出一丝喜悦之情。

    “梦瑶,这是给你的。”

    静雅又拿出一对珍珠耳环和手链,叶梦瑶顺手接过去,扔在了一旁。

    接上来又是送公公,又是送爷爷,连管家都有份,唯独忘记了叶北城。

    吃了晚饭上楼后,叶北城忍不住开口了:“俞静雅,难道没有我的礼物吗?”

    静雅假装无知的问:“你还要礼物?”

    他不乐意了,头发一甩:“我长这么帅,怎么不能要礼物了?”

    “你长的帅管我屁事……”

    “……”叶北城被她一盆凉水从头泼到了脚。

    深夜静雅正睡的香甜,砰的一声巨响把她惊醒了,接着黑暗中传来叶北城痛苦的呻吟声。

    她一个翻身坐起来按亮开关,盯着从沙发上滚下来的叶北城,震惊的问:“怎么了?”

    叶北城揉着腰,龇牙咧嘴的说:“这里扭到了……”

    静雅掀开被子走过去,埋怨的训斥:“你睡觉不能老实点吗?半夜三更折腾啥!”

    她吃力的抚他躺回沙发上,坐到他旁边问:“哪个地方扭到了?”

    叶北城趴在沙发上,用手指了指腰脊椎的位置:“就这里。”

    静雅伸出纤纤玉手隔着睡袍替他揉捏,一边捏一边问:“好些了吗?”

    “疼。”

    她继续捏,片刻后,累出了一身细汗:“现在呢?”

    “好了一点点。”

    “你装的是不是?”

    “当然不是!”叶北城转过头:“我为什么要装?”

    静雅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没好气的讽刺:“年纪轻轻的,又四肢发达,这么点高度就能把腰给扭到,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我不是男人?那你要不要试试?”叶北城一脸戏谑。

    “疼死你活该!”静雅被他捉弄的站起身,不再管他死活。

    重新躺回床上准备接着睡,不料叶北城踉跄着也跟了过来,静雅指着他问:“你干嘛?”

    “我这个样子还能睡沙发吗?有点良心好不好。”

    慢悠悠的躺到她身边,侧着身子坚定的说:“你放心,你不是那种令我无法自控的女人,所以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静雅被他气的七窍冒烟,一把拽过被子,恨恨的说:“感激不尽,最好如此!”

    两人背对背不再说话,关了灯,视线再次陷入黑暗。

    “亲爱的,尽量忽略我的存在,做个好梦。”叶北城邪恶的转身拍了拍她的肩膀。

    静雅哼一声:“恶梦还差不多……”

    事实上,这一晚并没有做恶梦,相反的,她睡的很好。

    清晨,天刚蒙蒙亮她便翻身起了床,睡在右侧的叶北城很绅士的和她保持着距离,静雅对着他熟睡的面孔挥了挥拳头,伸个懒腰进了浴室洗梳。

    因为起的太早,叶家只有几个佣人忙碌着打扫卫生准备早饭,她悄悄下楼去了外面的园子里,惊奇的发现叶爷爷竟然正在整理花草。

    “爷爷,这么早?”她欣喜的跑过去打招呼。

    叶之山抬起头,笑着说:“你不也挺早。”

    静雅蹲下来,嘿嘿一笑:“我就今天起的早了些。”

    “北城还没起来?”

    她点点头:“是啊,他昨晚扭到腰了。”

    话一出口,才惊觉失言了,叶爷爷要是问怎么会闪到腰,可要怎么回答才好?又不能说两人分开睡的事……

    “虽然是新婚,也要悠着点。”他果然还是想歪了,静雅赶紧低下头,脸红的跟火烧了一样。

    “爷爷,这是什么花?开的真漂亮。”她转移话题,指了指一株开的真艳的红色花朵。

    “这是大丽花,产地墨西哥。”

    静雅恍然,盯着他苍老的双手,很不忍心的说:“爷爷,我帮你整理,你到旁边歇着去。”

    为国家忙碌了一辈子,退休了就该好好享受晚年。

    “没事,我身子骨硬朗着呢。”叶之山慈祥的笑了笑。

    “那我帮你一起整理。”静雅学着他的样子开始整理起来。

    一老一小蹲在园子里很是热闹,太阳渐渐从东方冉冉升起,静雅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叶爷爷心疼的说:“你回房间吧,剩下的我来弄。”

    静雅摇头:“没关系,劳动最光荣。”

    呵呵,叶之山满意的笑笑:“能吃苦是好事,不过爷爷还是希望能尽快抱上曾孙。”

    这可把静雅给难住了,别的事还好说,曾孙,这个问题貌似太浮云了……

    “我尽量,尽量。”静雅皮笑肉不笑的点头。

    叶爷爷长长的叹口气,埋头一边松土,一边遗憾道:“上次听说你流产了,我难过了好几天,你也知道我们叶家人丁太单薄,北城是四代单传,我多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叶家的第五代。”

    面对他的失落,静雅觉得很难过,一个八十几岁的老人,他的愿望很简单,可她却不能轻易承诺。

    或许嫁给叶北城是错误的也是自私的,因为当初根本没有考虑到传宗接代这个问题。

    “静雅,你要是能替叶家兴旺人丁,爷爷一定送你一份珍贵的礼物,好吗?”

    叶之山满怀期待的望着她,等着答案。

    静雅感到十分的为难,即不能说好,又不能说不好……

    “可能爷爷这个要求有点过了,没关系你别有压力,顺其自然吧。”

    不愧是通情达理的人,他看出了静雅的为难,虽然不知道内情,却还是宽容的不再给她压力。

    叶家的餐桌上,一如既往的严肃安静,叶爷爷却在这个时候打破了安静。

    “北城,听说你昨晚腰扭了,好些了没有?”他关切的问。

    咳……叶北城刚喝到嗓子眼的牛奶差点没反流的喷出来,他惊魂未定的把视线移向爷爷,语结的回答:“嗯,好……好些了。”

    震惊的不止叶北城一人,应该说围着餐桌吃饭的人都震惊了,矛盾瞬间全指向了静雅,窦华月愤怒的瞪着她,叶国贤也是眉头紧锁,似乎全都把扭腰的事联想到了那件事上……

    静雅有苦说不出,顿时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吃好了。”叶北城站起身,冲静雅使个眼色,先一步上了楼。

    “我也吃好了。”静雅立马跟着站起来,迅速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卧室,静雅把门砰一声关闭,没等叶北城反应,一拳踹在了他肚子上。

    “你干嘛……”叶北城吃疼的捂住肚子,不解的望着她。

    “你没看到我刚才多丢脸吗?为什么不站出来替我说句话?!”

    叶北城眉一横:“我正想问你呢,他们怎么知道我扭腰的事?”

    “你动静那么大,谁听不到?”静雅心虚的低下头。

    “开什么玩笑,隔那么远距离能听的到?你别以为早上和爷爷蹲在花园里我没看到。”

    看来撒谎不打草稿是不顶用的,她仰起头:“是,是我说的不假,但我是失言了,又不是故意的!”

    叶北城有理了,“你失言那也是你的错啊,你怎么能把气撒我身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