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33章睡哪里

    “叶北城,你给我出来!”一名四十多岁的贵妇挡住了车头,怒目圆瞪。

    静雅惊诧的双眸移向叶北城:“这谁啊?”

    叶北城凝视着那位贵妇,表情是平静,可眼神却并不平静。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隐忍和痛心的眼神,尽管静雅很好奇,也识趣的闭上了嘴。

    叶北城推开车门,贵妇冲到他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这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女儿吗?就是这样爱的吗?有了新欢忘旧爱就是你爱的方式吗?!”

    贵妇泪水横流,她一遍遍质问叶北城是不是就用这种方式来爱她的女儿,静雅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眼看贵妇情绪越来越激动,她猛的推开车门冲了下去。

    “这位阿姨,有话好好说,您别这样。”她伸手去扳开贵妇的双手,却被贵妇狠狠的推到一边:“给我滚,你这个狐狸精,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伯母,这跟她没关系。”叶北城扶住差点摔倒的静雅,轻声说:“你到车里待着。”

    “不要脸,当着我的面就维护起狐狸精,叶北城,我女儿当初就是瞎了眼了!”

    贵妇咆哮,浑身因为气愤而剧烈颤抖。

    叶北城脸色一沉,声音沙哑的低吼:“难道我不难过吗?要我说多少遍,我从来爱的只是芊雪!”

    静雅一愣,原来这位贵妇是杨芊雪的母亲。

    蓦然间,她觉得心里酸酸的,虽然早就知道叶北城爱的人是谁,她也不爱叶北城,可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已经成为她老公的男人,却当着她的面说爱的是另一个女人,这种难堪还是让她觉得很心痛。

    -------------------------------------------------

    不知叶北城是怎么安抚了那位贵妇,静雅疲惫的靠在副座上,一言不发的盯着窗外。

    “生气了?”叶北城看出了她的异常,关切的询问。

    “是的。”静雅直言不讳。

    叶北城黯然一笑:“今天可是个大喜的日子,应该高兴才对,生什么气呢。”

    “大喜的日子被人家骂成狐狸精,高兴的起来吗?”她没好气的反驳。

    车子停在了叶家的大宅,叶北城下了车,静雅却迟迟未动。

    “怎么不下来?”他替她拉开车门。

    “说实话,我进了你家的门就觉得喘不过气,让我多呼吸一会。”

    静雅故意夸张的喘气,叶北城一把拉起她的手:“行了,别找理由磨蹭了。”

    下了车,静雅缩回手,并且警告他:“别总是牵我的手,我们很熟吗?”

    “……”叶北城无奈的摇头:“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叶宅今晚挂了两只红灯笼,大门左右两侧分别贴了红色的双喜,看着是挺喜庆,走的进近后,却一丝喜庆的感觉也没有。

    相反的,甚至有些冷清。

    “梦瑶,你哥结婚为什么不去参加?”远远的,静雅听到严厉的质问声。

    沧桑的声音一听就是叶北城的爷爷,她故意放慢脚步,想听听里面是个什么状况,也好临时应变。

    “因为我不喜欢他给我找的嫂嫂!”清脆的女声,夹杂着目空一切的骄纵。

    “无理!你哥找老婆肯定是找他喜欢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叶爷爷的训斥,让静雅仿佛看到了希望,不愧是高层,果然明白事理。

    “想什么呢?”叶北城见她越走越慢,停下脚步等着她。

    “没什么。”她恢复状态,提起十二万分精神迈进了叶家的客厅。

    原本争吵的声音因为她和叶北城的出现嘎然而止,在偌大的客厅中央,坐着叶北城的爸,叶北城的妈,还有爷爷,还有一个长相甜美,表情却不甜美的女孩。

    另外还站着叶家的总管海叔。甚至连那个施何柔也在场。

    呵,静雅感叹,这下总算是到齐了。

    “你就是我的新嫂嫂?”叶梦瑶仰起下巴走到她面前,围着她前后左右打量了三圈。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静雅头一回来叶家,叶夫人就像现在这样,也把她当只猴。

    “咦,你哥是二婚吗?”她假装震惊的问。

    “什么二婚啊,我哥这是第一次结婚!”叶梦瑶很不悦的瞪她。

    静雅嫣然一笑:“那你怎么能说新嫂嫂呢,很容易让人误会还有个旧嫂嫂。”

    梦瑶嘟起嘴,很不屑的望着她:“哼,我哥刚把你娶进门,不是新嫂嫂,你告诉我是什么?”

    “去掉一个新字。”静雅诚恳的纠正:“你就是我的嫂嫂,不是挺好?”

    叶北城抿嘴轻笑,看来以后在这个家里,他完全不用担心她会受委屈了。

    “静雅说的好。”叶爷爷站起身,指着梦瑶训斥:“这么大了,说话还没大没小的,成何体统!”

    叶梦瑶先是被静雅刁难了一下,接着又被爷爷训斥,顿时觉得很没面子,精致的脸蛋气的拧成一团,她把所有的怨气都怪在了静雅头上,愤怒的咆哮:“我不喜欢你,就不喜欢!”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跑上了楼,静雅无奈的叹口气,却瞥见何柔向她投来得意的笑。

    叶北城很合适宜的搂住静雅的腰,对着一屋的人说:“静雅今天很累,我先带她上楼休息了。”

    叶老爷未吭声,叶夫人轻声嘀咕:“娇气。”

    “好,快带她去休息吧。”还是叶爷爷最通情达理。

    众目睽睽之下,叶北城故意把静雅当个宝似的,他的温柔和体贴只是为了让他们明白,这个女人已经是他的人。

    到了楼梯拐角处,静雅故意回头看了眼何柔,哪里还有刚才的得意,眼里早已经妒火中烧。

    进了叶北城的房间,静雅终于卸下心防,她软绵绵的倒在宽大的床上,连睁眼的力气也没了。

    “结婚真累啊。”她无力的嘟嚷,叶北城走近,坐在床沿上,“幸好一生只有一次。”

    这话说的静雅可不敢苟同,这年头结婚离婚都快成了家常便饭,普通人亦是如此,叶北城又怎么会例外。

    一想到被叶北城抛弃的后果,她紧张的坐起身,楚楚可怜的说:“叶北城,你将来可不能随便把我抛弃了。”

    叶北城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放心吧,我也希望第一次就是最后一次。”

    如果没有爱,和谁在一起都没有关系,无需换来换去。

    “那就好,我会好好对你的。”她点头,然后又强调:“不过前提是,你也得好好对我。”

    “没问题,亲爱的。”

    “……”静雅瞪他:“别乱喊。”

    “一个称呼而已,较什么真,我看你那个闺蜜不也喊你亲爱的。”

    “那不一样。”

    叶北城跟她杠上了:“怎么不一样?闺蜜都能喊,老公反倒不能喊了?”

    “你又不真是我老公。”

    “什么?”他恼火的拉开床边的抽屉,把两个大红本往床上一甩:“结婚证在此,你敢否定我们的关系?”

    静雅把本本捡起扔回抽屉:“这个又不能代表什么,你我都心知肚明彼此的真正关系。”

    “……”懒得跟这个女人较劲。

    “我去洗澡了,亲爱的。”叶北城拿起睡衣。

    “……不是让你不要叫吗?”静雅凤眼一瞪。

    “那叫你什么?小雅?”

    “不行!那是我爸叫的。”还真以为他是她老子了。

    “雅雅?”

    “……你不恶心我还恶心!”静雅翻了翻白眼:“就叫我俞静雅!”

    “不行,太生疏了。”叶北城摇头:“就叫亲爱的,我叫归我叫,你不想听可以把耳朵捂起来。”

    他转身进了浴室,静雅冲着已经合上的门吼道:“叶北城,我坚决反对你喊我亲爱的!!”

    叶北城从浴室出来时候,静雅正站在沙发旁若有所思。

    “干吗呢?面壁思过?”他双手环胸邪恶的问。

    “切。”静雅哼了声,然后指着沙发说:“我正在想,你睡这上面会不会掉下来?”

    叶北城倒了杯红酒,一边轻酌,一边调侃:“既然关心我,那就让我睡床吧。”

    “不行。”她毫不犹豫的反对。

    “我不碰你不行吗?”

    “不行。”她还是反对。

    “为什么?”叶北城凑近距离问,顿时,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鼻而来。

    静雅退后几步,很理智的与他保持距离:“你是个危险的人。”

    “我哪里危险了?我对你做什么了?”叶北城步步紧逼,静雅退无可退。

    她饶个方向,指着他说:“你别动,就在那里好好想想,难道你没对我做过什么吗?”

    “……就那么一桩事,你还准备记一辈子了?”叶北城揉了揉额头。

    静雅红了脸:“这种事就算不记,也不会忘了的。”

    叶北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很无奈的强调:“那只是意外,难道你真以为我不挑?”

    太邪恶了,明明占了她的便宜,现在竟然还说什么挑不挑的——

    “你就睡沙发!如果你不配合,我现在就跑到楼下告诉你爸你妈你爷爷,是你强暴了我,所以才娶了我!”

    “……”叶北城被她噎得说不出一句话,心里不住的感叹,这女人太强悍了……

    “我去洗澡了,希望我出来的时候,你已经躲在沙发上酣然入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