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31章最恩爱的夫妻§

    俞静雅气势汹汹的敲响经理办公室的门。

    程广正埋头看一份文件,见她进来,立马笑着站起身:“俞助理,我正想找你呢,你来的刚好。”

    他把一份调遣通知书递到她手中:“把这表填了吧,明天你就可以直接到公关部报道。”

    静雅冷笑一声,没有接过那张表,反倒自己递了张表过去。

    “什么,离职申请?!”程广惊得目瞪口呆。

    “是的,因为我不想成为商业利用品,所以我申请离职。”

    程广回了神,马上换了副笑脸:“我说小俞啊,你这是何必呢,不就找你男朋友谈了下合作的事,又没牵扯到你,你怎么能这么较真呢……”

    “程经理,有没有牵扯到我,你心里最清楚,我不想说太多,你帮我离职申请签个字吧。”

    整个行政部就俞静雅工作能力最出色,要是把这样的人才给流失了,那简直就是一大损失,即使程广刚上任不久,也明白其中的利害。

    “这字我不能签,这样吧,我答应你,以后绝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我们靠公平竞争好吗?”

    静雅不为所动,执意要他签字。

    “小俞,你也知道我才来不久,你这个时候辞职,底下的员工该怎么想?他们肯定以为我这个经理有问题,所以……”

    这一招果然管用,静雅有些犹豫了,她最大的优点也是缺点,就是不想让别人为难。

    “好吧,希望你说到做到,或者,我会直接离职,连字也不用签了。”

    “好,一言为定!”

    静雅把离职申请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筒,转身欲走,程广叫住她:“等下,还有这个?”他扬了扬手里的调遣通知书。

    “不必了,我还是喜欢脚踏实地……”

    婚期越来越近,静雅却一点也不觉得繁忙,别人家的女儿出嫁,母亲会张罗着买这买那,她的母亲会说:“只有穷人家才会买些没用的,有钱比什么都好。”

    钱,钱,钱,在她的家里,钱永远是最重要,也是最好的。

    婚礼的前三天,叶北城带她去了一家婚庆公司。

    eernalle——永恒之爱,很有诗意的名字,婚庆公司的经理热情的招待他们,说了一些相关的婚礼安排,并且带静雅看了叶北城专门替她挑选的一件婚纱。

    “怎么样,好看吗?”叶北城站到她身后问。

    静雅已经看了很久,她轻轻抚摸着婚纱,笑着回答:“好看。”

    好看是好看,可惜穿错了人,再美的婚纱也要穿在幸福的人身上,才能体现它的价值,穿在一个没有爱情为基础的婚礼上,等于已经失去了生动。

    “试试吧。”他提议。

    女经理拖起地上的婚纱下摆,领着静雅进了更衣室。

    五分钟后,静雅华丽现身,洁白无暇的婚纱将她衬托的如同月下仙子,叶北城心里有一丝异样轻轻划过,但也只是一丝。

    他站起身,目露欣赏:“不错,比我想象的好。”

    女经理调侃:“这么美丽的新婚,叶先生不过来吻一下吗?”

    静雅惊诧的抬眸,她没听错吧?让叶北城过来吻她?这什么经理啊,有毛病是不是!

    更令她惊慌的是,叶北城真的过来了,他猛的伸手勾住她的腰,让她身体紧贴过来,脸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的唇便毫无预兆的吻了下来。

    瞬间,血液都似乎沸腾了,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了一样,全身麻木。

    叶北城移开唇,近距离凝视她,眼神温柔的像一谭湖水,温柔的就像是他深爱着眼前的女人。

    如果俞静雅不知道他心中爱着别人,或许这一刻,会真的以为他爱上了她。

    “好深情的吻啊……”女经理感叹:“叶先生和叶太太是我见过最恩爱的新婚夫妇。”

    静雅听了她的话简直掉了一层鸡皮,最恩爱?笑死人了。

    如果她和叶北城是女经理见过最恩爱的人,那这个世界就没有真心相爱的人了。

    不是女经理眼神不好,是她根本就在睁眼说瞎话。

    ----------------------------------------------------------

    出了婚庆公司,俞静雅对叶北城说:“你以后能不能在别人面前不要演的这么真。”

    “怎么?你怕自己抵抗不住沦陷了?”他戏谑的问。

    “谁怕啊,只是觉得演戏都能演的这么真,也太深沉可怕了。”

    叶北城俊脸邪恶的凑近:“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婚纱试好了,接下来就是去买戒指。

    车子停在本市最大的珠宝商场,叶北城把胳膊一伸,俞静雅默契的挽上。

    “叶先生,您来了。”一名女店长热情的招呼。

    静雅压低嗓音问:“你经常带女人来这里买首饰吗?”

    “谁说的?”叶北城一愣。

    “一看你就是常客,店长多热情啊……”

    他没好气的笑笑,“我昨天预约的,乱猜什么。”

    “叶先生,这是按照您的要求,特点从总部空运过来的,全球知名品牌——卡地亚钻戒。”

    她打开一个深红色的锦盒,映入眼帘的是一款金光闪闪的钻石戒指,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闪耀着刺目的光芒。

    “怎么样?喜欢吗?”叶北城拿起锦盒询问静雅。

    她俯在他耳边说:“会不会太奢华了,我怕戴着不安全怎么办?”

    “……”

    “每一枚钻戒都是一则动人的爱情故事。钻戒和爱情,如同一见钟情的浪漫,不知究竟是谁先选择谁了。”女店长有感而发。

    静雅又掉了一阵鸡皮,今天这是怎么了,不管到哪里,都会听到这么肉麻的话。

    “好吧,就这个了。”叶北城替她作了选择。

    一整天的时间,在挑选婚纱和买戒指中悄然度过了,叶北城送她回家的路上说了很多,但静雅就记得一句:“婚礼当天会有很多人,到时候记得要表现的很恩爱。”

    很恩爱?要怎么表现?她要是有这天份,早做演员去了……

    回了家,令她意外的是,尹沫也在。

    “亲爱滴,想死我了!!”尹沫张开双臂飞奔向她。

    “你不是去出差了吗?”

    “出差也不能出一辈子啊,总要回来的。”

    静雅拉起她的手:“走,到我房间聊。”

    关了房门,尹沫立马问:“听说你和叶北城已经领过结婚证了?”

    “是的,怎么了?”静雅放下包。

    “哎,我要早回来两天该多好!”她遗憾的叹口气:“这样我就可以阻止你了。”

    “阻止我干吗?我要嫁人你不高兴吗?”

    “高兴个屁。”尹沫瞪眼:“又不是嫁给你喜欢的人,有什么好高兴的!”

    静雅笑笑:“叶北城也不错啊,长的好,家世好,也不知道当初谁说的,打着灯笼也难找……”

    “是我说的不假,可我不知道他已经有爱的人了啊!”

    尹沫怎么会知道叶北城有爱的人?俞静雅愣住了,“你听谁说的?”她问。

    “不是你说的啊。”

    “我什么时候说的?”她一头雾水。

    “就上上个星期,你喝醉了,跟我说了一大堆叶北城的事。”

    “……”

    “现在证都领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尹沫耷拉着脑袋,比要结婚的人还失落。

    静雅握住她的手:“行了,什么爱不爱的,爱也是一辈子,不爱也是一辈子,况且相爱的人离婚多的是。”所以不一定非得相爱,才算是最圆满的也是必须的。

    -------------------

    “对了,你那个什么阿宇哥还没回来吗?”

    静雅哼了声:“他回不回来管我什么事。”

    “咦,我听你弟说,他可是你扬言非君不嫁的对象。”尹沫一脸戏谑。

    静雅白了她一眼:“俞晚成的话你能信吗?”

    “也是。”尹沫点点头:“如果真是你喜欢的人,你不会不等他。”

    女人一生最怕的就是等,短暂的青春,能有多少岁月可供消耗?十七岁不会有七十岁的忧伤,十八岁也不会有八十岁的等待。

    静雅疲惫的躺在床上,浑身跟散了架似的。

    “干什么去了?累成这样。”

    她无力回答:“试婚纱,买钻戒。”

    钻戒?尹沫来劲了:“什么样的,拿来我瞧瞧。”

    “自己拿。”静雅懒得动弹,指了指挎包。

    尹沫翻开她的包,一眼撇见深红色的锦盒,揣着激动的心情打开盒盖,顿时惊呼:“哇,好大的钻石啊,还是卡地亚的,全球最奢华的品牌耶!!”

    静雅一个翻身坐起,慌忙捂住她的嘴:“嘘,你轻点声。”

    她紧张的咋舌:“对,轻点声,轻点声。”

    两人默契的把视线移向客厅的方向,彼此心照不宣。

    ……

    窗外一轮皎月悬在半空中,北斗星闪闪发光,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北京时间几点,从尹沫离开后到现在,尽管很疲惫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她笃定这决不是婚前恐惧症,未来或许迷茫,但她心里没有恐惧,再难过的日子她也过了二十几年。

    紧张?

    对,一定是紧张,因为明天要拍婚纱照。

    一想到要和叶北城摆出各种暧昧姿势,假装恩爱,假装欢笑,她痛苦的闭上了眼。

    事实上,和叶北城拍照片远比想象的更艰难……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