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28章战斗§

    既然早晚都要面对这家人,这么躲着也不是解决的办法。

    静雅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刚准备下楼,蓦然间传来的咆哮声惊得她立马止步。

    “何柔比那个女人差在哪里了?她父亲对叶家的奉献不足以让你娶她吗?”

    何柔?好熟悉的名字,可一时半会,她却想不太起来。

    “她父亲对叶家的奉献代表他的忠诚,难道要因为他的忠诚,我就必须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吗?”

    “那俞静雅呢?你爱她吗?”叶夫人犀利的质问。

    “当然。”

    “你撒谎!”

    ……

    啊——

    原本对峙的局面,因为静雅从楼梯上摔下来,而被自然解除。

    “静雅……俞静雅……”叶北城冲过去,一把抱起地上的她,叶家的面积大,楼梯自然也高,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绝对不会只是小伤。

    “真是个莽撞的女人,竟然会从楼梯上滚下来……”窦华月一脸受不了的不屑表情。

    叶北城没时间理睬母亲的埋怨,他抱起已经昏迷的静雅,疾步冲了出去。

    车子在灯火迷离的夜晚急速行驶,他一边观察她额头上的擦伤,一边回想着她前一晚说过的话。

    “我跟你去你家,然后我假装失足从楼梯上滚下来,然后你就送我去医院,然后你就跟你家人说我流产了!”

    “怎么样?这个方法不错吧!”

    “不会摔死的,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砰,叶北城一拳砸在方向盘上,这个该死的女人,她还真的这么演了,都跟她说了别自作聪明,却还是一意孤行的拿自己的命不当回事!

    ……

    俞静雅醒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房,四周白的骇人,但这都不算什么,更骇人的是某人的脸。

    她摸了摸自己已经绑了纱布的额头,秀眉一皱,支撑着想坐起来。

    叶北城扶她靠坐在床上,脸沉的像乌云一般,想起她愚蠢的举动,就一肚子的火。

    “你别说,你听我说!”

    他刚想开口训斥她为什么要擅作主张,静雅立马抢先开口。

    “好,你说。”他倒想听听,她怎么解释。

    “你一定觉得我是故意摔下来的是不是?”

    叶北城没好气的冷笑:“难道不是吗?”

    “我承认,我那天确实有这个想法,想借此摆脱怀孕的事,可你不是没同意嘛,所以我就打消这个念头了啊!”

    叶北城更觉得好笑了,“那你的意思,你不是故意摔下来的,是被鬼推下来的?”

    静雅摇头:“当然不是,不是鬼推的,是人推的!”

    人?

    “你被人推下来的?被谁?”他明显不相信她的话,怎么可能会有人推她下楼。

    如果是别的地方他还相信,可那不是别的地方,是他家。

    ……

    夜色渐浓,窗外的路灯洒下柔光,一抹俊挺的背影伫立许久。

    叶北城神色平淡,双手环胸若有所思,半个小时前,俞静雅在他的安抚下已经入睡,他不时的扭头打量她清秀的容颜,想着她说过的话——

    “你别不相信我,我说的是真的,当时真有人从我背后推了我一把,不然我绝对不会摔下去!”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撒谎!”

    她坚信自己是真的被人推下楼,而不是一时失足或有计划的发生这种事。

    起初,叶北城根本不相信,不过静下来后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

    深邃的双眸,闭合,睁开,无奈的凝视,深深的叹息。

    第二天中午,他接俞静雅出院,两人坐在车里,相对无言。

    车子行至中途,他突然扭头询问了一句:“有哪里不舒服吗?”语气相当温柔,令她有些措手不及。

    “没,没有不舒服。”她急忙摇头。

    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很娇气,所以,再次把自己伪装的很好。

    “你跟你家里人说我流产了吗?”

    叶北城愣了愣:“还说不是有计划的?”

    “真不是,我昨晚都跟你解释了,是你自己不信!”静雅郁闷的瞪了他一眼:“那是你家,你当然不会承认有人存心害我,既然你想袒护我也不追究,但我不能白白的受伤是不是?咱们还是将错就错吧。”

    叶家在襄阳市极富名望,是个十足的豪门家族,没去之前静雅还在揣测,什么是所谓的豪门?不过现在她算是清楚了,什么狗屁豪门,充其量就是个暴发户!

    真正的名门望族,不该以相貌取人,更不该看不起她这样的小市民,一开始就对她这样的态度,将来的日子能过吗?

    “我没有想袒护,只是不想给你太大的压力,如果……”

    叶北城欲言又止,静雅疑惑的蹙眉:“什么?”

    “如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会尊重你的决定。”

    俞静雅犹豫了,俗话说“一入豪门深似海”,在叶家受到的冷漠待遇,让她不得不忧心,她是否能长此以往的坚持下去。

    当初决定结婚只是一时冲动,以为只要能离开那个家嫁给谁都没有关系,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她想要的安宁,是他这种身份的男人根本给不了的。

    很多事,都是在明白以后,才发现,已经没有退路……

    “我不会后悔的。”她淡淡回了一句,把视线移向了窗外。

    “其实你不必这样,我知道你很讲义气,可这毕竟……”叶北城的话没说完,静雅立马打断:“行了,你别说了,我也不是全为了你。”

    如果现在结束,那么她将永远在父母眼里抬不起头。

    如果现在结束,只会让那些瞧不起她的人,暗地里取笑:“瞧,早知道俞家的女儿不可能嫁的好。”

    为了证明自己嫁的风光,其它的都不重要,即使真的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一个火坑。

    这不是虚荣,这只是一个女人维护尊严的另类方式。

    脑袋的沉重感越来越强,叶北城还没有把她送到家,俞静雅便失去知觉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她躺的地方不是医院,而是叶北城的别墅。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不过此刻感觉身体好多了,除了肚子饥肠辘辘外,其它的不适荡然无存。

    楼下似乎有争吵的声音,她疑惑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头一伸便看到了不算陌生的面孔。

    “叶北城,我父亲对叶家忠心耿耿,我对叶家任劳任怨,为什么可以娶别的女人,却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我?”

    叶北城背对着她,不仅表情愠怒,语气更是冷漠:“施何柔,我再重复一次,你,不合我的胃口。”

    原本强势的女人,突然不再强势,她楚楚可怜的低下头,哽咽道:“北城哥,我知道你只是想找个女人麻痹自己对芊雪的思念,不是因为爱,你娶哪个女人都是一样,所以我请你不要忽略了解你的我,而选择一个并不熟悉你的女人好吗?”

    即使只能看到侧面,俞静雅也知道叶北城现在很生气,而且她也看的出,他身后的女人实在太缠人……

    叶北城恼怒的转身,正想训斥施何柔的不依不饶,不经意间,撇到了躲在楼梯口的静雅。

    她迅速把身子闪到了一边,这样偷听别人的谈话实在是尴尬,正想折回房间,却听到了叶北城的干咳声。

    这声音似乎若有所指,静雅悄悄的探出脑袋,她不觉得自己和叶北城之间有什么默契,不过此刻她却清楚,他是想让她做什么,从他不断使出的眼色里。

    “何柔,你不要再自以为是了,你一直都认为你很了解我,其实,你并不了解。”

    “我怎么不了解你了?我……”

    “如果你真的了解我,你就不该这样纠缠我,因为我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

    俞静雅再次接收到了叶北城的眼色,她知道他想让她做什么了……

    虽然有些困难,可是朋友有难,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北城,我饿死了,带我去吃饭好不好?”深吸一口气,她张开双臂飞奔下楼。

    施何柔看到俞静雅的一瞬间,双眸几乎要喷出火,她愤怒的冲静雅吼道:“你这个女人为什么在这里?”

    天降大任于斯人,静雅明白叶北城对她的寄予的厚望,所以硬着头皮开始作战。

    “这是我未婚夫的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呵,何柔冷笑:“你还真是厚颜无耻,今天我算第一次领教!”

    相比于何柔过激的语言,静雅超乎想象的淡定,她从容不迫的挽住叶北城的胳膊:“施小姐,也许你是第一次领教我的厚颜无耻,不过对于你强烈的嫉妒心,我可是在那天的宴会上就已经领教了。”

    叶北城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他就知道俞静雅不是省油的灯。

    何柔的脸色很难看,她一直都想不通叶北城为什么要选择一个陌生的女人结婚,不过此刻她明白了,这个女人太不简单。

    “别说我没提醒你,叶家的门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她冷哼一声,看向静雅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叶家的门谁能进,谁不能进,我说了算。”

    叶北城指了指客厅的门:“出去。”

    何柔瞬间颜面尽失,她恨恨的冲叶北城吼了句:“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知道再留下来只会自取其辱,她最后瞪了静雅一眼,决然离去。

    客厅里总算安静了,静雅松开搭在叶北城胳膊上的手腕,吁了一口气,道:“做你的女人真辛苦,拖着带伤的身体还要出来战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