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煦依依 作品

第22章不准在她面前乱来§

    叶北城把婚期订在了下个月六号,在这座临海的繁华城市,关于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一度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距离上一次见面,差不多已有数日,好几次翻转手机准备打给她,但仔细一想,既然不是恋人见面后又该说些什么?

    再仔细一想,其实他们两人若非必要,大可不见。

    暮色渐渐笼罩大地,叶北城把车开到了魅影,每周三晚上,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他和欧阳枫及费少城就会在这里小聚。

    穿梭于ip通道,暧昧的灯光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狂野的摇滚乐发出歇斯底的暴发力,似乎再宣泄着人们心中的压抑……

    步伐停在一号包厢,半掩的门缝里依稀可见费少城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在他腿上跨坐着一个性感的尤物,两条白皙的手臂蛇一般缠住他脖子,水蛇腰更是摇曳着迷人的风情,嘴里发出一声声娇憨的呻吟,说不出的淫奢糜乱。

    咚咚,叶北城伸出几根修长的手指,用力的在门上敲了几下,费少城推开身上的女人,整了整凌乱的衣服。

    “来了。”他扬起一抹促狭的笑,表情毫不尴尬。

    和叶北城迎面的尤物经过他身边时,极尽魅惑的抛了个眉眼,遗憾的双眸透露着好事未完的不满足。

    “恩。”随意点头,他潇洒的坐到费少城对面,点燃一支烟:“欧阳枫呢?”

    “还没到,估计又家变了。”费少城幸灾乐祸的笑笑:“要不要甩个电话给他?”

    “再等会吧。”

    话音刚落,包厢的门被推开,接着欧阳枫走了进来。

    “娘的,刚结束一个饭局。”

    落座后,蓦然发现两双犀利的眼睛正上下打量他,那厮立刻明白了状况,没好气的挑眉,“看什么?这几天泼妇日本看樱花去了。”

    “哦……”费少城意尾深长的调侃:“那今晚要不要尝尝腥?”

    “必须的!”欧阳枫抓起一瓶酒,猛灌了一口。

    叶北城缄口不语,并不是他洁身自好,而是他对女人很挑,魅影的女人纵然个个是尤物,却也上不了他的床。

    “北哥,你到底咋回事呢?真要跟那村姑结婚了么?”

    欧阳枫把视线移向叶北城,表情无比的痛心疾首。

    村姑?

    叶北城英俊的浓眉皱成一团:“说谁村姑呢?”

    “就你要娶的那女人呗,什么晚娘的……”

    “错了,应该是叫静雅吧?”费少城纠正。

    “对,对,好像是姓俞,俞静雅。”

    欧阳枫顿悟的点头,能把一个村姑的名字记住,他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

    “如果俞静雅是村姑,那杨菁菁是什么?”叶北城挑眉:“夜叉?”

    费少城失笑,欧阳枫尴尬的瞪他一眼:“就算是夜叉也比一个村姑强。”

    “真的?”他邪恶地笑笑:“那如果时光倒退回一年前,夜叉和村姑摆在你面前,你还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夜叉吗?”

    欧阳枫瞬间的呆愣就已经给出了答案,如果真的认为村姑比夜叉强,绝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哪怕是瞬间。“把村姑叫过来认识一下吧。”他迅速转移话题,不想再成为叶北城调侃的对象。“不行。”叶北城拒绝,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为什么?”费少城皱眉:“其实我挺好奇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就是,叫过来吧,让我们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哪个地方吸引了你。”欧阳枫附和。包厢内灯光忽明忽暗,没有完全闭合的房门外,不时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暧昧**声,黑夜本就象征着迷乱,这种地方更是男人们纵欢的最佳场所。他拒绝的原因很简单,她的纯情与这里不协调。“一个村姑有什么好见的。”他没好气的凝视欧阳枫,心里切齿,这厮竟然把他挑中的结婚对象比喻成村姑,真让人无语。“不管是什么,总归要碰面的不是?赶紧叫过来吧,哥两个按捺不住地好奇。”“对对,北哥你就叫过来吧,总不能把嫂子一辈子藏兜里。”费少城难得与欧阳枫达成共识,两人一唱一喝十分默契。盯着他俩坚定的面孔,叶北城心想今晚要是不如了两人的愿,怕是要耳根不清静了。“答应我三个条件。”他晃了晃刚刚倒入杯水的红酒。“你就会让她过来是吗?”欧阳枫问。“恩。”“nprble!(没问题)”费少城连忙拍手。叶北城思忖片刻,开始说条件:“第一,不许对她说任何不敬之语,比如村姑之类。”“好……”“第二,不许刻意刁难或调侃她,比如问她和我的相识过程。”“好……”“第三,不行对她提起芊雪的任何事,更不许对她描述叶家的财富地位,任何让她有压力的话都必须只字不提,包括……”他话没说完,欧阳枫忍无可忍的打断:“等等,等等!我说你是不是对这娘们太仁慈了一点?难道你怕她受到伤害?你又不可能会爱她,担心这么多做什么?!”叶北城手指轻叩水晶桌面:“很好,我最后要说的就是这一点,我不可能会爱她这种话,不用你们提醒她,因为我早已经声明。”“……”欧阳枫无语,费少城亦是。拿出手机,在他还没有拨通俞静雅电话前,用警告的眼神再次睨向两个已经无语的人,想见一个他不想让他们见到的人,妥协是一个必须要谨记的态度。城市的夜晚总是张扬四射,喧嚣的夜市虽然普通,却是每个城市必不可少的一道风景。俞静雅与尹沫在露天大排档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正要挥手告别之时,电话响了。她盯着号码,有些犹豫又有些恍惚,好几天没联系,都快要忘了这号人。“喂,有事吗?”“现在方便吗?如果方便到魅影来一下。”叶北城给了她拒绝的空间。魅影?静雅思忖,那不是本市最大的夜总会么?他让她去哪个地方做什么?那可是男人的天堂……虽然想不通,她还是来到了目的地,伫立在本市最繁华的地带,两个烫金大字‘魅影’透着神秘的格调,释放着暧昧的风情,五彩迷离的霓虹灯闪耀着刺目的光芒。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的半步也迈不开,叶北城只说有两个朋友想见见她,其它的并未解释太多。他不解释,她也不好问的太啰嗦,她与他之间,说简单不简单,说复杂其实也不复杂。鼓起勇气,拿出无敌小强的精神,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这是俞静雅第一次踏足风月场所,她惊诧的凝视着眼前所能目及的一切,性感的印度女郎跳着勾魂摄魄的钢管舞,宽阔的舞池内一对对男女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他们毫无顾及的亲吻,抚摸,极尽风月……声色犬马之地,男人要的是魂销,女人要的自然是放浪。“你好,请问是俞小姐吗?”一名领班模样的中年男人走到她面前,颔首询问。她疑惑的点了点头:“是的。”“叶先生让我领你过去,请随我来。”他作了个请的姿势。“谢谢。”紧跟着中年男人,穿过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廊,步伐停在了一号包厢。推开包厢的门,中年男人恭敬的汇报:“叶先生,你要等的人我带过来了。”他回头撇了俞静雅一眼,然后让出一条道,“俞小姐,请进。”作了个深呼吸,抱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态入了内,除了叶北城,印入眼帘的是二对犀利的眼神,正目光如炬的上下打量她。“来了。”叶北城勾起唇角,指了指身旁的位子,示意她坐下来。“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妻俞静雅小姐。”手伸向对面两个人:“这位是欧阳枫,这位是费少城,两位皆是我朋友。”静雅嫣然一笑:“大家好,初次见面,多多关照。”她礼貌的点头,欧阳枫盯着她矜持的表情,排除对她的成见,刚才那一笑,颇有一种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感觉。“嫂子别客气,都是自己人,随意就好了。”费少城意味深长的睨向叶北城,似乎有些理解了他的举动,虽然这个女人出身平凡,但眼神看起来很单纯,对于复杂的男人来说,这样的伴侣永远都不会让你感到累。“叫我静雅吧,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嫂子这个称呼挺别扭的。”欧阳枫愣愣的与费少城对视一眼,两人皆在心里吁唏:“看不出来还挺豪爽……”“最近好吗?”叶北城替她倒了杯果汁。“恩,蛮好的。”她笑笑,移开那杯果汁,倒了杯啤酒,视线移向费少城:“第一次见面,敬你一杯。”仰起下巴,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再斟一杯,转向欧阳枫:“以后就是朋友了,这杯敬你。”在对面两个男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她一连喝了两大杯啤酒,虽然这年头女人喝酒不稀奇,可如此爽快的个性他俩还是头一回遇见。咽了咽口水,欧阳枫僵硬的回敬一杯,心里思忖,这女人看似柔弱,言行完全与外表相差甚远,果然是不简单……“我去下。”他站起身,对费少城使了使眼色,两人便一同走出了包厢。站在灯光偏暗的角落,欧阳枫不无担忧的说:“少城你看出来没有,这女人绝对有城府!”费少城摇头:“没看出来,怎么看的?你教教我。”“那你说说,你都看出来什么了?”他没好气的反问。心里十分的恼火,为什么他能一眼看出的东西,北城当局者迷就算了,现在竟然连少城也近墨者黑了?“我看出来她挺漂亮。”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