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渐渐 作品

第一百二十一章 番外陌上花开,长乐未央(二)

    海浪的声音近在耳畔,可是未央却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到她似乎可以听到身后那人平稳的呼吸声。:乐:文:小说 3w.しwxs.com

    夜晚的海风微凉,凉意仿佛从裸露的皮肤上直接钻进未央的心里。

    不知是过了一秒,一分钟,还是更久,未央抱着乌云转身,挺直了脊梁朝着身后的陆铭飞微笑地打着招呼道:“好久不见,陆先生。”

    三年不见,陆铭飞好像消瘦了不少,脸上的线条更为刚毅,神态表情也更为冷峻。曾经那种疏离冷淡的气质又回来了,看谁都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漠然样子。

    他穿着简单干净的白衬衣,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西裤,强劲的海风不断吹来,刚好显示出陆铭飞精壮的身体线条旎。

    未央转身之后,陆铭飞没有再说一句话,淡漠的眼神一直停留在未央脸上。未央的笑容原本完美的无懈可击,在陆铭飞长久的注视下逐渐出现了裂缝。

    嘴角的笑意渐渐散去,就在未央即将发飙的时候,陆铭飞终于开口了,声音却冷得像熏城冬天的寒风:“你好像过得很好?鞅”

    “托你的福!”未央又笑,只是语气里多了一丝讥讽的意味。

    是呀,要不是因为三年前陆铭飞让她如此绝望,她也不会像涅槃的凤凰一样浴火重生,改变的如此彻底。

    “太晚了,我该回去了。”陆铭飞故意忽略未央话里的讽刺,朝着未央伸出手。

    看着陆铭飞的手朝着自己伸过来,未央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一步。她这么一退,两人皆是一愣。

    原来在未央的心里,已经这么排斥陆铭飞的接近了……

    不过很快,未央就反应了过来。陆铭飞伸手不是想要抓她,而是想把乌云抱回去。

    明白是自己反应过激了,未央尴尬的将乌云塞回陆铭飞的手里,飞快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就住在这旁边的小区。”陆铭飞一手抱着乌云,一手指着酒店隔壁的一个高级别墅区:“每天晚上,我都会来这散步。”

    未央没想到这世界竟然真的小成了这个样子!她三年第一次回国,住的酒店竟然就在陆铭飞所住的小区隔壁。不仅如此,回来第一天晚上出来散步,就这么巧遇上了他。

    不过这样也好,她既然敢回来,就准备好再次面对陆铭飞。三年了,她再也不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夏未央。

    陆铭飞的袖子卷了半截,抬手指向小区的时候白衬衫的袖子又往上缩了一段,露出了手臂上丑陋的疤痕。只是很快的,陆铭飞又放下了手,疤痕又被袖子遮住了。

    蒋俊袭击陆铭飞的事情,未央是在到了巴黎一个月以后林菀才告诉她的,那时候陆铭飞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未央心里突然空了,只‘哦’了一句,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

    那道疤痕很深,皮肤如沟壑般纵横,当时那刀刺下去有多用力可见一斑。

    “真巧啊……”未央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胡乱应付了一句。

    “我先回去了。”陆铭飞没有接话,抱着乌云转身走了。

    目送陆铭飞离开的时候,未央才发现他的脚似乎有些跛。走路的时候一高一低,有些颠簸。虽然不严重,但是非常明显。

    不知是不是海风作祟,未央的眼睛好干,涩到她很想流泪……

    离开海滩之后,陆铭飞上了停在酒店旁边的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后座上还坐着本该回家的赵涵:“总裁,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那幢别墅买下来了。房产过户手续刚刚已经办好,我也吩咐人去收拾好房间了,你随时都可以住进去。”

    “我累了,送我过去休息吧。”陆铭飞摸着乌云背上的毛,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涵轻轻叹了口气,吩咐司机将车子开往旁边的小区。他真不知道,陆铭飞这样做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回到房间的时候,未央才发现余枫还没有睡觉,正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很无聊的综艺节目,也亏得他一个艺术家看得住。

    见未央回来,余枫眼神一挑看了她一眼,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似是随意地问道:“你怎么赤着脚回来了?”

    闻言,未央连忙低头,才发现自己把鞋子落在了沙滩上,竟然光着脚就走回来了。所幸酒店的路都很平坦,不然一定硌得慌。

    “我在海滩上把鞋脱了,回来的时候忘记穿了。”未央从玄关的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穿上,避重就轻地答道。

    几万块一双的鞋子,说丢就丢了,未央也不在意,丝毫没有回去找的意思。

    “早点洗洗睡吧,明天一早还要去会场。”一眼就看出未央在撒谎,余枫也不揭穿,关了电视以后就自顾自回房间睡觉了。

    放了一浴缸的热水,未央整个人都泡在了里面。她没有关窗子,隔着半透明的纱窗,不远处就是陆铭飞住的那个小区。她就这样呆呆地泡在水里,一直看着窗户所在的方向,直到浴缸里的热水变得冰冷……

    第二天是盛夏难得的阴天,余枫陪着未央跟艺术节的领导见了面,顺便用过了午餐。下午又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参观了表演的会场,安排了开幕式表演的一些事情。

    这次回来未央没想逗留很久,只准备待上四五天就回法国。反正开幕式上表演的芭蕾舞《玫瑰与夜莺》是未央非常拿手的剧目,也不需要特别的练习与准备。

    熟悉了一下表演场地,未央就没什么事了。余枫拿着画板去了海边写生,杨穆为了逃婚在国外不肯回来,于是她约了莫临一起喝咖啡。

    这家‘寻鱼’咖啡是一年前刚开的,格调是甜美的田园风,柔和的色调和摆设让人感到很惬意。最特别的是这家店的咖啡只卖拿铁,未央想店主应该是个很任性的人,但这并不妨碍她对这里的喜爱。

    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未央愉悦地展眉,莫临见她这样,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里。”

    “你倒是越来越懂我了。”未央微笑,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在法国这么久,喝了这么多拿铁,却好像没有一家店的咖啡如此适合她的胃口。

    不得不承认,兜了一圈,华城还是最适合她的城市,可她注定不能留下。

    “我知女人心嘛,不懂女人怎么做万人迷?我现在的行情可是水涨船高,追我的女人都可以绕华城一周了。你千万不要爱上我,我可是浪子。”莫临挑眉戏谑的笑道,这几年也就他和余枫敢在她面前口无遮拦地开玩笑。

    未央摸着咖啡杯的杯沿反复摩挲,微垂着头,忽然笑道:“我不可以爱你,那你爱我好了,反正我现在的行情也好得很。”

    “得了吧,我可不想被余枫打。”莫临是唯一知道未央和余枫真实关系的人,故意揶揄未央道。

    “他打不过你的,毕竟你被打的比较多。”未央开玩笑道。

    在咖啡馆度过了悠闲的两个小时,未央和莫临准备离开去找林菀一起吃饭。走到门口的时候,未央突然停了下来,朝着咖啡厅的一角望过去——那里放着一张漂亮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很特别的水晶苹果。

    “怎么了?”莫临见她突然停了下来,也停下来问她。

    未央有点蒙,鬼使神差地问道:“莫临,你知道这家咖啡店的老板是谁吗?”

    莫临耸耸肩,摇头道:“这我还真不知道,要不是你喜欢拿铁,我也不会找到这里。不过我想是个女人吧,毕竟一般男人不会喜欢这么甜的咖啡。”

    “或许是个不正常的男人!”未央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冷了脸,毫不客气的说道。

    “去法国之后,你可真是越来越彪悍了。”看到未央瞬间变脸,莫临感慨道。

    晚上林菀没有回去,说是要跟未央住一晚,赵涵拗不过她,嘱咐了一些事情,就不舍的离开了。未央看得出来,赵涵真的很喜欢林菀,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洗完澡之后,两人像从前一样面对面地挤在酒店的大床上。未央轻轻地摸着林菀已经隆起的肚子,不可思议道:“上次这样睡一起你还没嫁人,现在居然快当妈妈了,时间过得好快啊。”

    一说到孩子,曾经泼辣的林菀也不由温柔起来:“等孩子生出来的时候,你就是干妈了,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是呀,我们一定会和疼他的。”说到这里,未央的神色不由黯淡下来。

    如果她的孩子没有死,现在应该已经会缠着她撒娇了。

    知道未央又想到了不开心的事情,林菀拉着未央的手,叹口气道:“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你现在也算事业有成,有没有考虑过跟余枫结婚啊?”

    结婚?这件事好像已经离未央非常遥远了:“没考虑过,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

    “你不会还想着陆铭飞吧?”林菀藏不住话,深怕未央还惦记着陆铭飞。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跟他早就没关系了。”未央面色如常,调整了枕头的高度,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却避开了林菀的目光。

    “你们两还真是一个样子!我听赵涵说,这三年陆铭飞更加深居简出了。除了必须出现的场合,他平时都玩消失。每次他到哪,就把乌云带到哪,从不让别人碰的。”林菀不知道未央到底怎么想的,但是从陆铭飞的行为来看,他应该还在喜欢未央。

    回想起昨晚重逢的情形,未央伸手关了灯,这才平静地说道:“我昨晚看见他了,在酒店的沙滩上,他说他就住在隔壁的小区。”

    “你们已经见过了!”林菀有些吃惊。

    黑暗里,林菀看不到未央的表情,但是她可以感觉到,未央的手一片冰凉:“是呀,我们见过了,我看见他的脚跛了。”

    林菀突然抱住了未央,抱歉道:“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只是不想让你难过。”

    “早点睡吧,孕妇应该多休息。”未央转了话题,说完这一句就闭上眼睛睡觉了。

    林菀错了,她干嘛要难过?她被他骗了这么久,现在

    他跛了一只脚,这都是报应,结果很公平。

    隔天就是表演的日子,未央下午和华城艺术团的舞蹈演员一起彩排,随后就在休息室化妆准备上台。

    这次开幕式要表演的剧目是《玫瑰与夜莺》的选段,未央的舞蹈服是黑色的抹胸长裙,化妆师在未央漂亮的锁骨上画了一朵精致的玫瑰花,在灯光的烘托下异常妩媚。莫临看到更是眼前一亮,拿起照相机就对未央一顿猛拍。

    表演空前成功,舞台上的未央仿佛一只燃烧的精灵,结束的时候整个会场掌声雷动。

    谢幕后下了台,未央跟所有舞蹈演员打完招呼以后,就独自一人抱着鲜花走回休息室。

    因为她是特别表演嘉宾,所以举办方特地将她的休息室安排在了二楼,上楼梯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身后一深一浅的脚步声。

    未央顿了一下,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拐弯的时候却被人往后一拉,直接压在了墙上。还没等她反抗,陆铭飞的双唇就吻上了她的嘴。

    三年了,即使他瘦了不少,可是他的力气依然大得惊人。

    这个吻就像是火一样,点燃了未央身体的每一部分,她挣扎了一下没有用,干脆搂住了陆铭飞的脖子,开始回应他……

    ---题外话---渐渐现在已经不敢看评论区了,我想想一定惨不忍睹,不过说我不会再更的亲,老娘真的有在写啦!

    我知道你们是因为喜欢这个故事,呜呜呜,顺带对我也温柔点嘛……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