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4章那早些睡吧

    空气一下子稀薄了起来,她静静的看着车窗外,那不住倒过的景物仿佛是在嘲笑她一般,让她的心骤然的痛了起来,良久,她轻声道:“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

    江君越眸光直视前方,看也没看蓝景伊一眼,手转了一下方向盘,淡悠悠的道:“等我玩腻了。”

    果然,他一点也不爱自己。

    果然,等他玩腻了就会甩了她。

    只是,那要多久呢?

    那样久的时间贺之玲会不会对付自己呢?

    蓝景伊一下子想起了蓝晴,“江君越,你送我去我妈那里吧,或者,你派个人在门外守着也行。”她担心蓝晴,担心贺之玲会对蓝晴不利,妈妈,不可以消失,妈妈,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人了。

    “不必了,我已经给你妈打过电话说你今晚住我这了。”

    “江君越,你这是囚禁,你放了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那份担心在转首看向江君越那张与贺之玲酷似的面容时,突的越发的强烈了。

    “不好。”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这样的江君越是蓝景伊从来也没有见过的,他从前对她虽然霸道,却不曾如此的冷面冷意。

    “我妈生病呢,她不能没人照顾。”这次出院虽然非常顺利,可是每每一想起出院时那个主任医生不放心的嘱咐这个嘱咐那个,她又怎么能放任妈妈一个人在酒店呢。

    “我会交待酒店的服务生去照顾她一下的。”

    江君越这架势是非要把她带回去了。

    蓝景伊深呼吸再深呼吸,否则,她真想一头撞死在他面前,太累了,他不知道她有多担心蓝晴吗?

    是的,他是不知道。

    “江君越,我恨你。”沙哑的说过,心,不知怎么的突的跳得厉害起来。<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你就喜欢简非离,是不是?所以,他一回来,你就迫不及待的要扑进他的怀抱里,是不是?”

    还是很深冷的声音,还是仿佛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可是,若蓝景伊仔细分析,一定可以听出那声音里微带着的嫉妒的意味,可是,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她哪里想到要分析他的话语呢,而是随着他的话道:“是,我就是喜欢非离,我爱他,爱了很多年了。”大一初遇简非离的时候,她就爱上了那个温文尔雅的他。

    就在蓝景伊轻声说起简非离的时候,她的突然间响了起来,蓝景伊这才想到自己身上还有一个可以与简非离联系的物件,急忙的去掏出来,原来是一条垃圾短信,蓝景伊看着屏幕便要拨给简非离,她不放心他,她担心着他。

    可,手指才落下去,一只大手就倏的抢过了她的,直接抠出电池抛到才启开的车窗外,“不许打电话给他。”

    “我打给我妈也不行吗?”

    “一会儿到了公寓再打。”不容她置疑的,他继续开车朝着小公寓的方向驶去。

    怎么办?

    怎么办?

    蓝晴若是出了事,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今晚,她一定要想办法逃离江君越的世界,然后明天一早就跟妈妈离开这里去法国,去那个浪漫的国度,那是她向往了许久的国家。

    只是要逃真的会很麻烦的,她知道。

    除了等,她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等时机,等机会。

    只要用心去捕捉每一个时机每一个机会,一定会有的,一定会的。

    蓝景伊阖上了眸子,再也不看窗外那些飘动着的景物,那些离她太过遥远,就象是一个讽刺般的在嘲笑她,她没了自由。

    十几分钟的车程,她却觉得有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满脑子都是对蓝晴对简非离的担心,有一瞬间,她真想告诉江君越贺之玲对自己的威胁,可是,一想起尹晴柔的故事,她便噤了口,她可以不管自己,可是蓝晴呢?

    她是自己的母亲,她怎么可以放任的把蓝晴置身在危险之中呢。

    她不能。

    她不能那般的狠心。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而她的,就是蓝晴,从小与之相依为命的妈妈。

    车子停在了小公寓的楼下,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却又是那样的让她憎恨,江君越已经下了车,绕到她这边弯过身体为她解开了安全带,她看不到他手指按下了什么,反正,他一碰这安全带,安全带就解开了,于是,他打横一抱就抱起了她,那力道,带着独霸性带着不容她忽略的紧窒,直到被他抱进电梯,直到电梯合上了门,他才放下了她。

    电梯里真安静,安静的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了。

    这么晚了,小公寓里已经没有多少人进出了,蓝景伊扭过头去不看他,他却突的移近了身体,让一股子男性的气息笼罩了她,他伸手硬生生的要扳过她的身体,初时,她还想反抗还不想面对他的那张脸,但是很快的,就再也拗不过他的大力而被他被迫的翻转了身体,即便只是垂着头没看他,她也知道他的目光正如炬的落在她的身上,两条手臂轻轻一撑,就撑在了她的身体两侧,也把禁锢在了一个窄小的空间里,随即,他的薄唇就落了下来……

    鼻息间是他身上男人味混合着古龙水的香。

    果然,很快的,他就知道她刚刚是故意的了,因为,她的牙齿就在他的舌钻进去的那一刻狠狠的落了下去。

    她咬住了他的。

    血腥的意味瞬间弥漫在窄小的电梯里,这一晚,她第二次的咬他了。

    “叮”的一声,电梯的门开了,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电梯已经到了小公寓所在的楼层了。

    蓝景伊继续的咬着,她没动,江君越亦是没有动。

    “叮”,电梯的门又合上了。

    一只手这才懒洋洋的抬起,居然看也没看的就按上了一个数字,于是,电梯很快就又停在了那一个楼层。

    口腔里血腥的味道越来越浓,男人的那只手臂挡在电梯门间,于是,电梯就这样的停在那里,门是开着的,清新的空气飘进来,也在告诉蓝景伊随时都会有人经过,随时都会有人看到她和他的,因为,从侧面看过去,他们两个绝对是在亲吻,因为,被咬了的江君越居然没有任何要推开她的意思。

    仿佛,连老天都在相帮他一样,就在她迷乱的还咬着他的时候,电梯外真的想起了脚步声,一声一声,越来越近电梯。

    那脚步声让蓝景伊心惊的一下子松开了牙齿,抬头的时候,江君越的唇角咧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居然好象一点也不疼似的,“甜吗?”他睨着她,带着无比温柔的问道,仿佛是在讽刺她的狠戾咬他似的。

    蓝景伊一个转身就要出去,因为,已经有人进了电梯了。

    江君越的手臂懒懒的放下,两手操进了裤子口袋,慢吞吞的随在她的身后,唇角还挂着一丝血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我觉得挺甜的,真的。”

    该死,他疯了是不是?

    蓝景伊撒腿奔向小公寓,她不敢回头,一回头就会撞上那个如一堵墙般的胸膛,她打不过他。

    手指飞快的按过自己的生日,密码锁开了,她闪进去直接合上门,再靠在门上喘息着。

    不,不要他进来。

    蓝景伊立刻站直了身体,然后,就在里面反锁上了门,哼,这样,他就进不来了。

    “叮咚……”门铃响了。

    她不开,死也不开。

    “叮咚……”门铃又响了。

    蓝景伊一伸手就拿下了门上另一半的门铃装置,直接抠出电池,就许他玩硬的,她也会。

    随即,冲进沙发上一个扑倒就趴在了那弹性极强的沙发上,她累了,她要好好的想一想要怎么逃离江君越。

    呼哧呼哧的喘息着,小乖来了,正咬着她的裤角,那淘气的动作让她的心柔了又柔,他进不来了,她可以充分的利用这个独处的时间,没有,可是这里有固定电话,她要打给蓝晴打给简非离。

    想到这个,人便“腾”的坐了起来,很顺利的就拨通了妈妈的,“妈……”轻唤了一声,眼泪在眼圈里,她委屈极了,江君越,又对她用强的把她禁在这里了。

    “伊伊,在君越那呢?”

    “妈……”她想说不是的,可是,听着妈妈柔和的声音,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妈,我挺好的,你好好照顾自己,有没有吃药?”

    “吃了,呵呵。”

    “那早些睡吧。”

    “好。”

    “对了,妈,你先别挂,你今晚呀,一定不要随便给人开门,最近t市的治安不好,别有人冒充服务员什么的。”

    “嗯,丫头,我知道了,你妈妈我不是小孩子。”

    心,微微的安了些,“妈,晚安。”

    蓝景伊这才不舍的挂断了蓝晴的电话,妈妈很安全,那般就好。

    第二个,她拨给了简非离。

    柔美的轻音乐,那是简非离的铃声,“你好,我是简非离。”

    “我……”轻声的一个字才出口,“嘭”,电话便被抢下挂断,蓝景伊顺着那电话往上看过去,再歪头看看还被自己反锁的房门,她瞠目了,“江君越,你……你怎么进来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