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3章她的偷袭

    “嘿,我就说呢,要是我也选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绝对不粗鲁,我支持他……”身后,那个明显暗恋简非离的女孩顿时为蓝景伊欢呼起来。

    江君越的脸色愈发的阴沉了,爱情难道真的分先来后到?

    若是真的要按照那样分,那么,他才要开始的爱情就注定了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惨败。

    “太温文就不男人了,我还是喜欢穿黑衣服那个,多有男人味呀,要多男人就有多男人……”

    蓝景伊无语了,但是,那女孩的话似乎是说到了江君越的心坎里,让他紧攥着蓝景伊的手腕的手居然略略了松开了一点点,就是那一瞬间,蓝景伊便抓住了机会,抬膝一顶,直奔他的腿间,若是被顶中,只怕……

    这一下,蓝景伊的速度和力道绝对是强劲的,感觉到了一股风至,下意识的,江君越颀长的身形一个侧移,动作潇洒且利落的就避开了蓝景伊的一击,却也因此而被迫的松开了她的手腕,得了自由的蓝景伊倏的往简非离身边移去,而与此同时,简非离就势的一拉蓝景伊,于是,不过是片刻间的功夫,三个人的站位已经发生了全然的改变,此时,蓝景伊正被简非离拥在身前,而江君越却是微微有些狼狈的冷清清的独自一人立在那里,手臂上是蓝景伊才咬过的一排红鲜鲜的牙印,清晰而刺目。

    场面一下子乱了起来,确切的说乱了的是围观着的人,反倒是他们三个人一动不动,就如三尊雕像,江君越的目光落在蓝景伊的脸上,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而蓝景伊则是微微垂下了眼睑,面对江君越那双深邃的眼睛,那就象是两道旋涡似的要将她网住,再也甩不去挣不开,三个人之中只有简非离一脸平静,温和的笑意始终挂在脸上,“呵呵,大家都散了吧,开玩笑而已。”随意的一开口,他是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骚动的保安也怕出事,再说,这都看了半天了,也早就认出了江君越,若是他出了事,确切的说若是他面子上不好看了,说不得他们也会跟着倒楣,这骚动的后台老板可是跟江君越有关系的,骚动的人几乎都知道,“都撤了吧,没啥好看的。”

    于是,很快的,人群便散了。

    简非离的手微微一移便轻轻握住了蓝景伊的,“伊伊,介绍一下吧。”

    “江君越。”江君越冷冷的自我说道。

    “原来是江总。”说着,他转向蓝景伊,“伊伊,要不,我们请江先生吃个饭?”

    “不了,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清楚好了。”蓝景伊一咬牙,脑海里晃动过一道人影从高空坠落的画面,尹晴柔,那个,曾经深爱过江君越的女孩,她不想重蹈那个女孩的覆辙,她要陪着妈妈好好活着。

    非离回来了,非离正握着她的手,她,应该是还爱着非离的,对不对?

    手指轻轻撸下那枚订婚戒指,再放到手心里,很漂亮的一枚戒指,那上面还余有她的体温,可与她紧紧相伴了几天而已,如今,要物归原主了,“倾倾,还给你,非离回来了,你知道的,我爱的一直都是他,所以,我不会再见你了。”

    一个人一只手一枚戒指,此时的江君越眼里只有那枚戒指,戒指在霓虹闪烁中不住的闪动着耀眼的光茫,却刺着他的眼睛生生的疼。<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他静静的盯看着那只小手手心里的戒指,脑海里走马灯一样的闪过昨晚她在他身`下妩媚至极的小模样,还有,她一声声的吟`叫,那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反应。

    女人,敢骗他?

    想都别想。

    “行,你不要我就收回来吧。”慢吞吞的应了一句,两条长腿也不由自主的往前移了过来,不过是眨眼间,他与简非离和蓝景伊已经是近在咫尺,让蓝景伊甚至于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下巴上微微泛起的青色,她就那么怔怔的看着他等着他拿走戒指,从此,再无瓜葛……

    江君越的脸庞越来越放大,放大在她的眸中,放大在她的心底,她只想在这一刻把他印在心间,深深的刻印……

    江君越停了下来,从容的目光再度的扫过蓝景伊还有她手心里的戒指,唇角渐渐的扬起一抹不羁的笑意,随即,他伸手了,伸手就去拿那枚戒指了。

    蓝景伊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似乎,想要让他去拿,又似乎,根本不想让他拿走。

    薄凉的指腹落在了她的手上,却没有直接拿走戒指,而是从她的指尖朝向她的手心里蜿蜒,与此同时,他眼神专注的紧盯着那枚戒指,专注到眼里绝对没有她的存在。

    只有那枚戒指。

    只有她的那只已经开始沁出薄汗的小手。

    “刷……”就在蓝景伊心头狂乱的跳动着的时候,一个过肩扛,江君越迅速的拿起了戒指的同时,手也抡起了蓝景伊的身体,猝不及防的甩在了他的肩头上,“不玩了,回家。”转身就走,只甩给简非离一个无比霸道的背影。

    “放手。”到底是没想到江君越会玩这一手,等简非离反应过来的时候,蓝景伊已经被江君越扛着走出了两步远。

    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简非离突然间暴发了他所有的力量,倏的射向江君越,就在蓝景伊以为自己会被简非离救走的时候,江君越猛的一抬手,于是,她的眸光里多了两个身材高大的型男,那两型男就在简非离的身后,至于自己和江君越的身前有没有那样的型男蓝景伊不得而知,实在是整具身体都被江君越给倒挂着,她也只能看到他的身后,还是歪着头费了好大的劲才看到的,“小心……”眼见那两个型男要袭击简非离,她惊惧的大叫。

    似乎,也感觉到了身后的劲风,简非离缓下了朝前攻向江君越的步伐,回身去应对两个扑面而来的型男,三条人影迅速纠缠在一起,蓝景伊从来不知道简非离的功夫竟然这样好,他居然不落下风,可是,一时之间他要摆脱那两个型男的纠缠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就是这么片刻间,江君越已经扛着她大步的走出了骚动的大门,两旁,有保安护卫着,所以,并没有人靠近她和他。

    室外的空气一下子清新了起来,也让蓝景伊顿时清醒了,她这才反应过来的对着扛着她的男人拳打脚踢着,可是有用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她的满腔怒意就象是打在棉花团上,有去无回似的,只有一声声的闷响萦绕在自己周遭,江君越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是深冷着面容走向自己的车,那里,蒋翰已经替他打开了车门,狠狠的把蓝景伊往副驾上一掷,随即,便为她扣上了安全带,听到那“咔嗒”的一声响后,蓝景伊老实了,不挣扎也不喊了,她领教过这个安全带,她怎么挣扎也没用的,那还不如保存实力,等待时机从他身旁逃走。

    车门还是开着的,可是开着也没有用,她下不了车。

    江君越却并没有急着去开车,而是,懒懒的倚在开着的车门上,深冷的眸光睨着她,淡清清的道:“在t市,若是我不想让谁走,谁也走不成,你信不信?”

    她咬唇,目光狠狠的瞪着他,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她这会真想把他给杀了。

    耳中,传来骚动里打斗的声音,简非离还在跟江君越的人打斗着,想到简非离因为自己而平白挨了这顿打,心底不由得歉然,“你放了他,有种你跟他单打独斗。”

    “呵,有点意思。”江君越摸了根烟在手,拿了火机点燃,火机亮起的那一瞬,他的面容尤其清晰在蓝景伊的眸中,这一刻,她却突然间看不懂他了,他如此费尽心机的要把自己抢回去要干吗?

    就为了发泄他的欲`望吗?

    可是这世上的女人哪个都可以满足他吧,又何苦一定要是她,“你换个女人不好吗?”她绝对相信会有很多女人愿意爬上他的床,就凭他那张妖孽脸,指不定倒贴的还很多呢。

    “不好,老子还没玩腻你呢,腻了再说。”狠吸了一口烟,烟雾萦绕在他的周遭,让蓝景伊怎么也看不真切他的脸了,恍恍惚惚中他就不真切了一样,只听‘嘶’的一声,他踩熄了扔掉的烟头,随即一个漂亮的响指冲着蒋翰道:“放了他。”说完,绕过车身钻进了驾驶座,当车子朝着马路上启动的时候,转过头的蓝景伊刚好看到从骚动里追出来的简非离。

    他的短发凌乱,白色的休闲服扣子早就被扯开了,他站在那里冲着她的方向大喊,“景伊……景伊……”

    从前,她最爱的就是他这样的呼唤了,喜欢听他喊她的名字,那样的好听那样的唯美。

    车窗,却一下子被按下。

    风声,喊声,声声顿去,所有,都再也看不见听不见了,简非离,他走出了她的视野,此时她的视野她的世界里又是只有了身边的男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