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2章我真的不爱你

    她不知道答案,但知道若是和他同在一座城市里而不得见,那种痛苦更是一种煎熬,那便,宁愿不再见。

    原来,母亲早就为她和自己做好了打算,倒是她,多余担心了,“妈,我跟你走。”

    “去和君越说说吧,总还是要回来的,不过是暂时分开而已,丫头,好好跟他说,听见没有?”

    蓝景伊伸手抹去蓝晴眼角的泪珠,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蓝晴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她想问,但看着蓝晴止也止不住的泪珠,终究还是忍住了。

    就让妈妈的心底里保有一片独属于她自己的绿洲吧。

    然,蓝景伊出了酒店去见的人却不是江君越而是简非离。

    骚动酒吧,许久不曾来过了,才一踏进酒吧,就被一股子浓浓的熟悉的感觉包围着,眸光一扫间并不见简非离,她才发觉她早到了二十分钟,还真够早的。

    “帅哥,我想调酒。”伸手一拍吧台里帅哥的肩膀,好久没调了,那一次就是因为调酒,她才遇上了江君越,此刻想来,仿佛就是昨天才发生过的一样,她还记得自己腹诽过他的绰号太娘了呢,可是事实证明,那男人绝对是男人。

    “调出来若没人喝你要买单。”帅气也是陌生的调酒师上下的扫了她一眼,公事公办的道。

    “ok。”蓝景伊端了一杯吧台上的鸡尾酒一仰而尽,调酒的时候最好喝上那么一点点酒,把酒的味道沁到自己的骨子里,微醉的时候再去调酒,那酒调出来才有意境才有味道。

    调酒师这才把酒瓶递给了她,有点沉,呵呵,她还真的好久没练过了。

    她有多久没有过从前那样的清闲了,太忙了,最近忙得她早就忘记了自己曾经的这个嗜好。

    透明的酒瓶在手中飞舞旋转着,泛着醇香的酒液不住的被自己洒进酒瓶里,摇晃再摇晃,她专注而认真的去舞动手中的酒瓶,眼神眨也不眨的盯看着那内里的液体高度旋转时的美感,那是一种绝对的享受,看着看着,仿佛就能从那里面看到小倾倾似的,他调酒的样子更是魅惑众生,帅呆了酷毙了。

    “啪”,酒瓶漂亮的落下,淡粉色的酒液还泛着一圈圈的涟漪,蓝景伊喘着气倚在吧台上,拿起酒瓶就倒了一杯在高脚杯里,转身就要去递给那调酒师,“尝尝,我保证味道好极了。”

    可是递出去的酒杯却被另一个人给截住了,一只白皙而修长的手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就着她的手一起放到了他的唇边,随后,徐徐饮尽。

    蓝景伊的视线一直落在简非离因吞咽着酒液而一动一动的喉结上,又见面了,这样的一夜,不知会是美好,还是会是一场谁也想不到的残忍。<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明天,她真的要走了吗?

    看到简非离的这一刻,她忽的犹疑了,甚至在想,或者,她真正所爱着的还是他,只是因为知道不可能,所以才去潜意识的让自己以为自己爱上了江君越。

    她要怎么跟简非离启口呢?

    她要怎么说起江君越呢?

    然而一切就是那么的戏剧化,她预想着的是先与简非离达成一致,然后,再去打电话把那个男人请来,却不曾想,就在此刻,就在简非离喝尽了这一杯她才调好的鸡尾酒时,透过他的肩膀,蓝景伊竟然看见了那个男人。

    江君越,他也来了。

    这是巧合吗?

    难道是老天故意的在帮她?

    帮她离开他吗?

    这样的时刻,她已经没有时间去跟简非离先说明一切了,此刻,她倚在他肩膀上的姿势就绝对的够暧昧,蓝景伊惦起了脚尖,仿佛没有看到简非离身后走来的江君越似的,仿佛她的眼里就只有一个简非离似的,她的唇贴向了简非离的耳朵,“我也要喝,你度给我。”带着微微的酒意,可才一说完,就只觉自己耳朵都热了,是不是,也红了呢?

    她看不见。

    “伊伊……”又是一个吞咽的动作,随即,简非离拿起吧台上的另一杯她才调好的酒再度如水一样的灌入口中,而她,就只剩下定定的看着他了,眼睛,也不去眨一下,这样,才真实,才会让江君越更加的相信吧。

    他早知道简非离的存在,她知道。

    头,被一只大手轻扣,简非离的唇真的落了下来,带着醇醇的酒香落了下来,那是蓝景伊曾经无数个午夜梦回时所期待的梦境,绝美。

    他的唇,她不知道在心底里描摹过多少回了,却从没有此刻这样的真实的贴近过。

    酒香更浓,那张曾经魂牵梦萦的面容越来越放大在眼里,蓝景伊闭上了眼睛,吻吧,就把酒度给她,从此,把一切都尘埃落定,把一切都扼杀在萌芽之中,也把伤害减到最低最低。

    这样就好,她别无所求。

    轻阖着眼眸,蓝景伊静静的等待,可,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那两片让她梦想过无数次的薄唇居然还没有落下来。

    “嘭”,一声闷响响彻在耳边,也惊得蓝景伊倏的睁开了眼睛,“江君越,你干吗?”这一睁眼,她才看到挥过了一拳正收势的江君越,刚刚那一声闷响原来是他的拳头打在了简非离的身上。

    “他要吻你,你没看见吗?躲都不躲。”冷清清的男声,带着愠怒,随即,江君越长臂一探,揪着蓝景伊便藏到了自己身后,“我不许他吻你。”

    “非离,你没事吧?”只是一拳而已,可是,蓝景伊居然看到了简非离唇角的一滴血,红艳艳的一滴,可见刚刚那一拳江君越下手有多重了。

    简非离眯眼回视了江君越一眼,“你是谁?”

    “我是她未婚夫。”江君越随手捉着蓝景伊戴着戒指的手递到简非离的眼前,“嗯,这是我跟她的订婚戒指。”

    “呵,这订婚戒指是不是说明你跟她还没真的结婚?”简非离轻笑,淡淡反问。

    “……”江君越抿了抿唇,他和蓝景伊没结婚的确是事实,所以,他选择了不回应,就是最好的回应。

    “呵呵,只要景伊还没跟你领证,那么,这天下只要是没结婚的男人都有追求她的权利,这位先生,请你放开她,一切,都由她自己来选择,而不是由你我强加给她任何的想法和决定。”简非离眸光清澈,坦然的看着蓝景伊的眼睛,微笑的眸目象是在安抚她越渐紊乱的心绪似的。

    仿佛,他都知道了,知道了在她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似的。

    一下子,蓝景伊哽咽了,“非离……”她朝着简非离而去,却又是被江君越的那只狼手狠狠的不客气的扣在他的身侧不松手。

    “这位先生,景伊已经做了选择了,请你尊重她,请放手。”简非离依然保持着微笑,那微笑突然间让江君越有些力不从心了,难道,昨晚上和今早上发生的一切还不能证明她心里是有自己的吗?

    可,当面对如此优雅如此温文的简非离时,只要一想起蓝景伊资料上的那个初恋爱人是简非离,他的自信就开始锐减再锐减,那个钥匙链,那是蓝景伊在用心去呵护着的,所以此刻,他唯有把她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他才能安然,“我不管,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了。”

    这是霸道的在宣示着她是他的所有权,有一瞬,蓝景伊真的不想再去伤害他了,可是下一秒钟,当想起尹晴柔的故事,想起贺之玲对自己的敌意,她心颤了一颤,随即,低下头去以贝齿狠狠的咬住了江君越的手背,松手呀,松手呀,只要他松手了放手了她就不会咬他了。

    可是,那只男人的手却仿佛感觉不到她正咬着他一般,也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就是死死的紧握着她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

    场面,一下子混乱了起来,骚动里的保安已经围了过来,还有看热闹的,都是唯恐天下不乱一般的起着哄。

    “哦,原来两个男人在抢妞呀。”

    “那女的也真是,脚踩两条船,活该让两个血性男人争风吃醋。”

    “快来看,真帅呀,两个一样帅,你喜欢哪个?我喜欢那个穿白衣的男人,俊雅温文。” 360搜索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更新快

    “呃,我觉得穿黑衣的那个更酷更帅,冷冷的更有味道。”

    ……

    江君越的唇角微微翕动了一下,什么时候他变成争风吃醋的男人了?

    他需要吗?

    他何曾为一个女人做到了这个份上,“蓝景伊,你给我住口,否则,今晚我……我一定……一定让你再也起不了床。”

    江君越的声音很轻,似乎是只想让她一个人听到,似乎只是在警告她赶快松口。

    可蓝景伊的脸色却瞬间绯红,她就是觉得很多人都听到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如此的宣告根本是在告诉别人还有简非离,他们的关系已经到了什么程度,这一瞬,她松口也不是,不松口也不是,心底里恨不得将这男人千刀万剐,“倾倾,我不爱你。”终于,她还是松口了,可松口并不代表妥协,于是,为了挽回颜面,她脱口而出了这样一句,“你放手,我真的不爱你。”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