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1章他并不爱她吗

    江君越一面开车一面按开了一个暗格,格子里果然有药盒,他拿出来,再取了一瓶矿泉水递向她,“来,吃了吧,不过其实也不急,二十四小时内都有效。”

    那药,居然真的是她想要的事后避孕药,可她看着,心却沉重了起来。

    这药,若是她自己想吃那是她自愿的,是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将来痛苦,可是换成是他让她吃了,她居然就觉得别扭的很。

    原来,他虽然向她求了婚,虽然说会娶她,却,根本不许她怀上他的孩子。

    那就说明,她之于他不过是发泄欲望的一个工具罢了。

    原来,他并不爱她。

    伸手接过矿泉水瓶子的手微微的有些抖,却,还是稳稳的接过了,再从药盒里取了药出来放在手心里,看着那淡药色的胶囊,她居然有一种感觉,若是这药吃下了,她就会变成一个刽子手,一个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刽子手。

    可,她有不吃的道理吗?

    没有。

    于他的决定,于她的决定,都是不想她怀上孩子。

    淡绿色的胶囊抛入口中,一口水咽下了药,唇边却全都是苦涩的味道。

    他不要她的孩子。

    幸好,她也没想要。

    否则,最最受伤的一定是她。

    江君越淡清清的转着方向盘,只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微微有些黯然的坐在副驾上的蓝景伊,“金卡我放你包里了,若是结帐的钱不够,你就刷那张卡,可以透支二十万。”

    “你什么时候放的?”蓝景伊的心激棂一跳,怎么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呢,仿佛时时都是裸`着的一样。<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呵,放都放了,你再问会不会迟了点?对了,我今天上午下午都有重要的会议,所以,就不陪你去接晴姨出院了,一会儿你们出来蒋翰会送你们去住的地方。”飞快的说过,车子已经徐徐的驶到了医院大门口,停下,蓝景伊推开车门,“出院再说。”这一晚,她早就有打算的,她和蓝晴就住酒店就好了,然后,明天就可以带着妈妈离开了,明天,他就再也不会管她和妈妈了,从此,他便与她无关了。

    就是因着要离开,所以,这几天她一直都没去找住处。

    “听话,嗯?”他却一伸手就捉住了她的手腕,扣着她不许她下车。

    蓝景伊深吸了一口气,又是何苦呢,早晚都要离开的,即便是现在不分开,等将来他腻了她的身体也一样会一手推开她的,他不爱她,他甚至不想要她怀上他的孩子,呵呵,少了他的爱的一场恋爱在这一刻一下子少了许多的浪漫和甜美。

    却,还是不想让他多心,就,好聚好散吧。

    “嗯。”轻应了一声,随即步下了车子,走向医院大门的那一刹那,她真想回头再看一眼那个男人,很想很想,于是,蓝景伊顿住了,一个转身身子就再度的钻回了车里,也不管医院门前是不是很多人经过,红唇飞快的在江君越的脸颊上飞啄了一下,随即逃也似的冲进医院,一路的小跑中都是自己怎么也缓不下来的心跳声。

    一声一声,声声如擂。

    他给她备了避孕药,这样也好。

    也好。

    办理出院的手续很顺利,医生开了出院小结再领了药交待了出院后的注意事项,蓝景伊就拎着大包小包的和蓝晴一起下了楼,往医院大门口走去。

    蒋翰在她办理出院的过程中一直没来,蓝景伊也以为蒋翰不会来了,却在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了江君越的那个贴身男秘,“蓝小姐,蓝阿姨,上车吧。”蒋翰一边说一边走过来接过蓝景伊手上的东西放进了后备箱,蓝景伊也没反对什么,拉着妈妈的手就上了车,“妈,君越找的住处,我们先住着,你要是不喜欢,等我找到了新房子再换。”她想妈妈会同意的,虽然,她更想妈妈不同意,这样,去酒店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却不曾想,蓝晴微微笑开,直接道:“我想住酒店,我喜欢住酒店的感觉。”

    “妈……”蓝景伊微微诧异,在她的认知里蓝晴是很喜欢江君越的,甚至于比喜欢她这个女儿还多些,可是现在,蓝晴竟然反对江君越的安排。

    “去酒店吧,我想去拉菲尔。”不止是要去酒店,甚至于,蓝晴还自己选了想要去住的酒店。

    蓝景伊知道拉菲尔的,t市唯一的一家依山傍水的五星级酒店,据说也是超贵的,难得蓝晴说要住进去,罢了,她也就只有同意的份了,“蒋翰,麻烦你了。”虽然,她心疼钱,钱之于她,若是没被花在刀刃上,真的很肉疼。

    她欠了江君越太多钱了,分开了,就欠的更多,不知道自己猴年马月才能还上呢?

    “好吧。”蒋翰也只好答应了,病者为大,蓝晴的决定就代表所有人的决定。

    酒店里入住,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拖着行李进了房间,五星级的就是五星级的,与那种小酒店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一桌一椅都干净的光可鉴人。

    蓝晴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就去了阳台,静静的坐在阳台的躺椅上若有所思着,蓝景伊整理好了东西,这才拿起拨起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

    那边,一下子就被接了起来。

    “非离,晚上七点,骚动酒吧见。”

    “好。”简非离沉稳的应了一个字。

    蓝景伊听着简非离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好听,时光,仿佛一下子倒回去了在学校里的时光一样,那时,她多想成为他的女人呀,可是他……

    “非离,她,还好吗?”她好久都没有纪敏茹的消息了。

    “傻瓜。”轻轻的一个叹息,简非离便不再说话。

    “呵呵,你都知道了是不是?”她忽而轻笑,眸底里突然间就沁出了水意,天知道要做一个傻瓜有多不容易,天知道她当初只是想要假戏假做,却意外的把假戏做了真的成了陆文涛的妻子,那些日子,回想起来就是属于她的梦魇。

    “我和她,一如从前……”轻声细语后,是挂断的盲音,却让拿着的蓝景伊在这一瞬间成了一尊想动也动不成的雕像了。

    简非离他和纪敏茹还如从前……

    天,那就是他和纪敏茹并没有在一起?

    那自己不是白嫁给了陆文涛吗?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心跳得越发的快,这阵子,仿佛冥冥之中老天爷总在跟她作对一样。

    以为自己和他再也不可能了。

    却在她发觉自己爱上了江君越之后,那个从前深爱着的男人回来了。

    “傻瓜。”回味着简非离才说过的那两个字,她的心彻底的乱了慌了。

    于是,简非离和江君越两张面容便开始交替的在她的脑海里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仿佛就真实存在一样,让她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不过,这样的境况很快就被她自嘲的笑意驱散了。

    她和江君越马上就要分开了。

    那年那月,t大没有人不知道她喜欢简非离的,所以,只要是简非离重新走进她的世界,江君越没有不相信的理由。

    只是对简非离,她又要怎么去面对?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蓝景伊睡着了,等她醒来,已经是近黄昏了,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她大白天的也能睡觉了呢,睁开眼睛四处扫描了一番,蓝晴居然还在阳台上静静的躺靠着,还保持着若有所思状。

    “妈,我想去b市闯一闯,你愿意跟我去吗?”蓝景伊悄悄蜇到蓝晴的身后,亲昵的环住了她的脖子,低声的说道。

    “伊伊,去法国吧,明天一早的飞机。”

    “妈,你……你什么时候办的签证?还有,我不许你一个人去。”蓝景伊一下子又慌了,妈妈的病虽然好多了,可是时刻都要注意着,绝对的不能马虎大意。

    “谁说我一个人去了,咱娘两个一起去。”

    “我……我的签证也办妥了?”蓝景伊晕晕的,仿佛在听着天方夜谭里的神话故事。

    “嗯,明个一早就走,今晚,妈就放你假,把你想做的事都做了,然后,妈带你去找他。”

    “爸爸吗?”蓝景伊忽而就明白了,蓝晴到底还是放不下爸爸。

    “嗯,前几日有人告诉我说在法国遇见他了,伊伊,我们去找他吧。”蓝晴心驰神往的看向蓝天,“妈想他了。”

    “妈……”紧搂着蓝晴,要有多少的爱,才能让蓝晴如此的去牵挂一个男人呢。

    可是那男人,她却从未谋过面,“妈,你有爸爸的照片吗?”

    她只是随口的一问,蓝晴却怔然的留下了眼泪,“妈没有……没有……呵呵,他什么也不给我留下,不给我……”

    那是蓝景伊读不懂的世界,蓝晴从不给她讲她和爸爸的故事,她又怎么能明白蓝晴对爸爸的心呢,似乎是爱,又似乎,是恨……

    或许,这样也好,就去法国吧,离着那个人远远的,看不见,也就少了痛,是不是?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