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0章主动出击

    风,吹走了他身上的汗湿,清醒的半倚在阳台的栏杆上,入目的夜色中,那不停闪烁的霓虹仿佛把人置入了梦幻之中,江君越拿了根烟,却没有点燃而是在手中把玩着,因为,第六感告诉他,快响了。

    果然,在江君越第六次接住抛起落下的烟时,他的真的响了。

    拿起,那边已经传来了蒋翰的声音,“江少,蓝小姐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夫人打过她的电话。”

    果不其然。

    这样,今晚上蓝景伊的主动也就可以理解可以解释的很清楚了,她一定是因为妈妈的话而有了什么决定,还是傻傻的决定,这其中的一项内容就是她决定要离开他了。

    回味着她刚刚的反应,江君越邪魅的一笑,小女人,果然是动了心思了,若他没猜错,明天,小女人还会主动出击,只是内容吗……

    嗯,拭目以待。

    烟,点燃了,明明灭灭在阳台间,那点点闪烁的光茫与夜色中的霓虹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可是他就是喜欢那点点亮光。

    不管有多弱,只要有光亮,便有希望。

    迷朦的烟气笼罩着江君越颀长的身形,不知道在阳台上站了多久,久到,他已经能感觉到腿间和脚间传来的麻麻的感觉了,他这才毅然的转身。

    当身形转回室内,空气里那股子味道依然还在,他轻嗅着,弯身便抱起了睡得正昏昏沉沉的蓝景伊,步伐稳健的让睡着的蓝景伊竟然感觉不到一点的晃动。

    抱着她踏进早就蓄满了热水的浴缸里,被两具身体涌出的水沿着浴缸的边沿洒落而出,再汇集在地板上流向下水口,水流中漫起一个个小小的涟漪,宛若细碎的小小花朵,让江君越徐久才移回视线。

    当目光落在怀里的女人的小脸上时,他不由得失笑了,她居然,还可以睡得那般的香沉,让他突然间竟是不忍去吵醒她。

    江君越徐徐的闭上了眼睛,只是这么的感受着她的存在,他居然就可以平和的忍住所有。

    良久,当感觉到了水温的降下,他才眯起眼睛重新又蓄了水,以后,一定要弄一个先进的水阀,会根据水温而调节水的流放的水阀,那样,即便是睡着在这浴缸里也不怕了吧。

    水,涤静了两具身体,泛着清新的味道抱着蓝景伊出来的时候,她依然还在睡,嗯,比小猪睡得还沉,让他真的要无语了。<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他以指尖把药膏轻轻在为她涂沫了一番,其间,她仿佛感受到了似的不安的蠕动了几下,却终究耐不过极强的困意,还是又睡了过去。

    药膏薄荷的味道满溢在房间里,江君越怀搂着蓝景伊沉沉睡去,风露的肌理写着强势,即便是睡着了,也仿佛一只随时都能醒来的豹子似的,在夜色里熠熠生辉着。

    生物钟准时的叫醒了蓝景伊,今天一早要去医院给妈妈办理出院手续,再接妈妈出院,蓝景伊睁开了眼睛,才要爬起来,忽而,全身都传来一股子酸酸软软的感觉,所有的意识都回笼了,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再转过头看着即使是睡着了还霸道的拥着自己的江君越,她的小脸上泛起娇羞,可是那娇羞很快就被一股子殇然所取代了。

    这,或许是她最后一个清晨在醒来时可以这样近距离的看到他了吧。

    他真好看,长长的睫毛比女孩子的还要长,薄薄的唇淡如水般的写着魅惑,让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指尖落在他的脸颊上,只是那样轻轻抚过,甚至都能感觉到一股子刚毅似的。

    “倾倾……”她在心里柔唤,谢谢他一次又一次的帮她助她达成所想,每每回想起他刻意的让李雪凤诳她去迷天赌钱,她的心就被暖融所充实着。

    手指,滑到了他的唇间,轻轻抚过他的唇形,她忽而就落下自己的唇,然后轻轻轻轻的落在他的薄唇上,那样的轻只是不想去扰醒他,因为她真的该走了。

    终究还是移起了唇,终究还是从他的怀里移开,悄然的起床,悄然的穿妥了衣物,感受到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当目光逡巡到床头桌上的那个小药瓶时,她的脸红了。

    原来,他又给她上过药了。

    这男人,有时候就是那样的细致,细致的让她常常不相信那就是江君越。

    洗手间里洗漱好了,正转身要出去,却被一个高大的身形挡住了去路,“怎么,一大早的想用过就甩掉呀,蓝景伊,你利用了我一次,是不是我也得利用你一次,这样,才公平,是不是?”他的嗓音磁性而悦耳,带着微微的沙哑,很好听。

    大清早的,能把这样的话冠冕堂皇的且轻松自如的这样说出来的男人,大概史上除了他江君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你……你别胡说,我是要赶去医院接我妈出院,再晚,就来不及了。”然后,她就离开,永远的离开他,虽然不想,可,什么都已经决定了,决定了就代表不会再改变。

    “不怕,一会儿我开车送你过去。”他朝她闪了一个电眼,魅惑众生。

    “混蛋,让开。”蓝景伊急了,小脸再次染上红晕,就象是一朵初初绽开的花儿般等着人去采撷,那小神情让江君越更加的不想放过她了。

    伸手一捞,便把蓝景伊捞到了怀里,嗅着她身上的气息,“嗯,挺香的。”

    “喂,你放开我。”蓝景伊挣扎着,可,就象那第二次的结果一样,她终究是敌不过他的力道的,而且,她已然想起了昨晚的决定。

    只是,没有想到原来昨晚不是最后一次,今早才是。

    “丫头,你走神了。”她迷糊间,他笑眯眯的说着她。

    有没有这么霸道的呀,她走不走神他也想管吗,“江君越,你混蛋。”低吼着,她恨不得咬死他,太坏了。

    他瞄了瞄她手指上还在的戒指,“注意用词,我是你未来老公,再说我我便反悔不娶你了。”

    “好呀好呀,我求之不得。”她咬牙,心底泛起一片酸,她不可能嫁给他的,不会,根本不会,那戒指,不过是一时的游戏中的道具罢了,戴在手上又如何,说摘的话,不过是秒秒钟的事情,她从未当过真。

    “蓝景伊,你敢……”他咬牙切齿,他好不容易才下定了决心,天知道这决心下得有多难,有时候,把自己的人生交出给一个女人,就预示着他再也不会改变所爱了,那也是需要勇气的好不好?这小女人,太不知好歹了,居然不想要他送她的结婚戒指,要知道,多少个女人排着队的等着要呢,她却傻傻的不要。

    眸光,且柔且媚,她却只想把这一刻永远的刻在心间,他们,永远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

    蓝景伊快速的冲了个澡跑出小公寓的时候,时间真的有点晚了,所以,原本还咬牙切齿的发誓不坐他的车也被她给否决了,坐吧,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坐上他的车了。

    蓝景伊安静的坐在他的身侧,口鼻间都是他身上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她真想问他是不是跟种猪属于同科的生物,他太疯狂了,疯狂的让她受不了。

    突间,她想起了什么,天,她会不会怀上他的孩子?

    蓝景伊的目光开始在车外搜索了起来,若是遇到有开门的药店,她一定要去买那种事后避孕药,不然,真怀了孩子,将来最痛苦的是孩子。

    据说那种单亲家庭中的孩子通常性格都有些怪异,还有些缺陷。

    连过了几家药店都还没开门,现在的药店开得真晚。

    蓝景伊微微的有些急了,虽然到医院也可以请医生开那种药,可是,她一个姑娘家的还没结婚,去医院开真的会不好意思,而且,那样就有点大张齐鼓了,她可不想天下人皆知她跟江君越……。

    忽的,蓝景伊眼睛一亮,前面有一家药店开门了,“倾倾,前面那家药店停一下。”一边说一边在脑子里想若是他不停车,她要怎么应对他呢?

    却不想,兰博基尼果然一点也没有缓下来速度,相反的,反而是加了速,“喂,江君越,我让你停车你听见没有?”她得速度点,再晚去医院就不好了。

    “呃,你不是要去买药吗,我早就买好了,不想去医院迟到就乖乖的给我坐好。”

    “买……你买好了?你知道我要买什么药?”蓝景伊的脸已经是通红通红的了,可她真的不相信江君越能未卜先知的知道她要买什么药,其实她也是才坐到车上才想到的,不可能的,他买的一定不是她要买的药。

    江君越一面开车一面按开了一个暗格,格子里果然有药盒,他拿出来,再取了一瓶矿泉水递向她,“来,吃了吧,不过其实也不急,二十四小时内都有效。”

    那药,居然真的是她想要的事后避孕药,可她看着,心却沉重了起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