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9章霸道的求婚

    离开他,离开江君越,心底里这个呼声顿起,可,为什么决定要离开他的时候,她的心却是那么的疼。

    再不想,也必须要离开,这就是她和他之间的宿命,她抗不过这命运,就只能顺着命运的帆船而行,随着水而水波逐流,不论流到哪里,都不会再有回转的余地。

    “发什么呆呢?”就在蓝景伊魂不守舍的时候,腰上已经一紧,江君越拥着她便朝着小区的小角门走去,一边走一边不羁的道:“蓝景伊,你不觉得你天天往我的住处跑有些不矜持吗?”

    “嗯?”眸光轻闪,蓝景伊的大脑终于开始运作了,江君越的话让她不自觉的开始脸红,似乎随他进去就不矜持了似的。

    “所以吧,不如我们把关系再明确些,这样,你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进出我的公寓了。”江君越眯了眯眼睛,大大方方从从容容的说道。

    “江君越,你这是要向我求婚吗?”眼眶一潮,她突的觉得很可笑,就在她决定要离开他的时候,他居然要向她求婚了,好象一直以来他都不想娶她的,之前之所以想跟她一起,不过是想她做他的女人,她知道。

    “怎么,你不愿意?”他停下来,霸道的就捉住了她的手,然后另一手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个精致的红盒子,打开,拿出盒子里的那枚戒指就往她的指间套去,那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相反的还有点粗暴,可是他的眼神却很认真很专注。

    戒指套在指间的那一瞬,她的手指一颤,她的身体一颤,她的心尖更是一颤。

    左手无名指,没有任何浪费的被江君越尘埃落定了一枚订婚戒指,甚至于,她还没有答应。

    眸间的湿意更潮,蓝景伊突然间发觉,在他给她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她居然一点也不反感,甚至于在那一刻一点也没有想起简非离。

    戒指,是每个女人人生旅途中最美的小物件,它所代表的意义非同一般,那代表着一颗心已有了归属已有了依靠。

    “行了,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大大方方跟我随进随出我的小公寓了,嘿嘿,别发呆了,走吧。”江君越捏捏她的小鼻尖,臭美的扯着她就往小公寓走去。

    蓝景伊顿时傻了,有他这样求婚的吗?

    他这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太霸道了。

    从头至尾都是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而她,根本就没有答应过他一个字。

    可当他牵起她的手朝着小公寓走去的时候,她的唇动了又动,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反对的话来。<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手心里都是潮湿的感觉,风一吹来,吹荡起她心湖里的一片涟漪,徐徐的泛开,久久也不弥散。

    这是爱吗?

    这是与简非离带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那种心跳的速度无法形容。

    心口的小鹿不停的乱撞着,她回手握了一下他的大手,忽而轻声的道:“倾倾……”

    “嗯?”他拉着她进了电梯,下巴抵在了她的额头上,嘶哑的反喃了一声。

    “真的想娶我了?”

    “……”他没吭声,只是以下巴不停的在她的额头上蹭呀蹭,动作温柔的不象话。

    “让我答应你也行,不过,我有个条件。”

    空气,一下子稀薄了一般,说完了连蓝景伊自己都觉得有些要窒息了。

    江君越抿了一下薄薄的唇,随即笑开,“说吧,我听着呢。”

    “把那个钥匙链还给我,我就答应你。”

    “丢了。”江君越的脸一沉。

    “你不给我我就不答应。”蓝景伊嘟着嘴,头转向一边,也把他温柔蹭动的下巴挡开了。

    “你要那个干什么?怎么,还想着那个简非离?”

    “要结束也是我自己来结束,你收着,算怎么回事,是不是?”

    “我给你,你就跟他彻底的结束?”

    蓝景伊眨眨眼,没吭声,可是,心痛了又痛,只为,江君越眼底一闪而过的光茫,那样的灼亮,惹她心醉。

    她发现,她是真的爱上了他。

    她会因他的每一个极细小的表情和动作而心乱不已。

    那是简非离从来也没有给过她的感觉。

    “好吧,跟我来。”一个漂亮的响指,刚好电梯门开,他牵着她的手便走出电梯,直奔小公寓的门,才要按密码,蓝景伊立刻道:“我来。”这道门,或许是她最后一次亲手打开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门开,入目是熟悉的一切。

    江君越一进了门就直奔卧室,“喂,你干吗去?”蓝景伊迷糊了,这男人,总是会给她惊喜,那每一次都让她不由得感动莫名。

    然,等她追过去,那男人又象是变戏法似的,手里突的就多了一个钥匙链,不正是简非离送给她的那一个吗?

    果然,根本没丢。

    蓝景伊伸手抢过,“坏蛋,你骗我。”如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他也不躲,捉着她只一带,两个人便一起躺倒在了大床上……

    眼底眉梢都是他好看的一张脸,蓝景伊的脑海里,与他相识到此刻的一幕幕如倒带一样的倒过,很美很浪漫。

    若,这是与他的最后一夜,那么……。

    “倾倾……”舒服的一声轻唤,她更喜欢唤他倾倾,那是他们初识时她以为的他的名字,真不知道是谁给他起了这么一个绰号,可是她很喜欢呢。

    “嗯……”江君越轻哼一声,很是享受这一次蓝景伊的轻唤。

    很美。

    爱上了他吗?

    似乎真的爱上了。

    她太喜欢那种感觉了,她会为他而寝食不安,会时不时的想起他俊逸的面庞,好帅呀。

    “倾倾……倾倾……”呢喃着深唤,只想把他的味道他的一切深印在脑海里,永远也不散去。

    “小妖精……”

    或许,她想让一切极尽可能的美好吧。

    那会是一个最最美好的回忆。

    眼眸,突然间就在思绪回归的这一刻湿润了,潮湿的泪水沿着眼角流到脸颊,再沿着脸颊流到唇角,咸涩的味道沁入口中,她才发现她走神了。

    似乎,江君越也同样感受到了这个问题,“怎么了?”嗅着她唇角那股淡淡的咸涩的味道,那是泪腺的味道,他知道,心,不由得一滞,“不舒服?”

    蓝景伊回神,不想让他知道所有,或者,过了明天,就让他恨她一辈子好了,也许,最初的遇见就属不该,若是那时不遇见,也便不会有此刻的痛苦,她与他,注定了是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两个人。

    江君越真的以为自己是自己的错,不由得轻声的道:“别怕。”

    “呵……”她轻轻笑开,笑开在这夜色里,如一朵绝美的昙花,却,只会有这一夜的绚烂。

    风,扬起窗纱后温柔的洒落在身上,经过了这一夜,她终究还是要走回孤单去,那是她的宿命,她逃不掉。

    是谁,写下爱的欢歌。

    我想,我是爱你的。

    可是你,可爱我吗?

    然,无论他爱不爱她,她爱不爱他,都注定了她要离开他了。

    ……

    蓝景伊疲累的躺在那里,再也不想动了,她累了,累极。

    蓝景伊徐徐阖上了眼眸,轻轻的呼吸间,她悄悄的迷糊了过去,似乎是睡着了,又似乎只是在做着一个旖旎的梦。

    一只手支撑起身体,江君越歪过头来看着怀里似乎是睡着了的蓝景伊,那张小脸上还满布了绯红,绯红中透着一股子娇媚,她和他的第一次是在酒店里,是她勾了他,可是第二次却是他……

    真的是她的主动。

    江君越皱起了眉头,女人主动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是,若这个女人是蓝景伊,那就不平常了。

    上一次,若不是自己体力上占优,她根本不会由着他的,每每一回想起她如小兽般的抗拒,他的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的起疑惑,“小东西,是不是又在跟我玩什么游戏了?”自言自语着,大脑却在不住的思索着。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滑过她的脸颊,蓝景伊当真是睡得沉了,她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360搜索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更新快

    江君越移开了两手,悄然的下了床,拿出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阳台。

    第六感告诉他要有事情发生了,他必须要在事情还处于萌芽状态时处理了,否则,后果一定很严重。

    夜色里,风正好,柔柔拂过他果露在晨褛之外的麦粒色肌肤,江君越把摊在掌心,一个快捷键按下,蒋翰便接起了,“去查查我妈今天有没有给她打过电话?”慵懒的发出指令后,随即挂断,甚至不等蒋翰的作答,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当然,蒋翰早就习惯了他如此的作风,他的一举一动,蒋翰全都了然。

    两个人之间,早就形成了一种不成文的默契,江君越一句话一个眼神,蒋翰便能猜个十之八九。

    风,吹走了他身上的汗湿,清醒的半倚在阳台的栏杆上,入目的夜色中,那不停闪烁的霓虹仿佛把人置入了梦幻之中,江君越拿了根烟,却没有点燃而是在手中把玩着,因为,第六感告诉他,快响了。

    果然,在江君越第六次接住抛起落下的烟时,他的真的响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