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8章我也不介意

    地毯上的男人慵懒的坐起,表情上却没有任何的不悦,按开电视,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其实,更多的目光一直扫向厨房里的那道娇小的身影,小乖窜了过来,他抱起在腿上,一只手不停的逗弄着小东西,一边笑一边随意的道:“蓝景伊,一会儿给小乖洗个澡吧,小东西脏死了。”

    “你给它洗吧。”蓝景伊把洗好的碗放到消毒柜里,再去擦锅台,也就结束了。

    “呃,它是母的,我可不想看它的果体。”

    “没事,你要了它我也不介意。”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江君越能把一只狗写进他邪恶的词典里吧,简直太坏了,坏到姥姥家了。

    一道人影倒映在锅台上,江君越一手抱着小乖,一手环住了她的腰,“还是一起吧,不然,我会害羞的。”

    “去去去,江君越,你真娘。”又想起初见他时他的样子了,看到他和洛启江一起她还以为他是小受。

    “我娘不娘你还不知道吗?要不,咱现在就试试……”

    “喂,你能不能正经点不去想那种事情?再这样下去,我走了。”

    “好吧,为了配合我们纯洁的蓝景伊小姐,从现在开始,我一定乖乖的,我发誓,我一定不碰你。”

    灯影投射下他的影子洒落在雪白的瓷砖上,蓝景伊回身抱过了小乖,“走吧,去给它洗洗。”

    放了一池子的水,小东西舒服的在水里翻滚着,跟个小孩子一样,见了水就不想出来了,不知是不是谁的刻意,总之,小乖被抱出来的时候,蓝景伊和江君越身上差不多要湿透了。

    衣衫紧贴着肌肤,透着最完美的曲线美。

    “蓝景伊,我是男人,我让着你,你先洗吧,不过要快点,若是你速度慢了,我冲进去一起洗可不能怪我。”

    蓝景伊真想掐掉他的舌头,可是,江君越也就是口头上说说,一点也没有付诸行动,蓝景伊随意擦了擦头发就一头栽进房间里的那张大床,一条床单折成了长条形摆在大床的正中央,“江君越,楚河汉界,你要敢是越界,我咬死你。”

    “咬呀,我随便你咬。”顶着一身水珠出来,江君越大刺刺的躺在长条床单的另一侧,“放心,只要你不点头,我绝对不对你用强,但我许你咬我。”

    蓝景伊真累了,闭着眼睛下意识的低喃,“说话要算话哟……”<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那句之后,她便累极的睡着了,睡在男人的身侧,甚至他把她搂入怀中也不知晓。

    后来,蓝景伊在心底里给江君越封了一个绰号:纸老虎。

    他再凶再强悍,可是,她不点头他最多也只是拥着她一起睡而已。

    时间,让习惯悄然养成。

    时间,把过程写成最美。

    一个星期,弹指间走过了。

    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了,有木有?

    蓝晴明天一早就可以出院了,蓝景伊从医院里出来,却没有应该有的开心,只是慢慢的踱步在医院外的马路上,不想回去小公寓,就想要这样的一直走下去。

    这一个星期,贺之玲并没有催促她,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让她常常有一种错觉,或者,让她和江君越分开并不是那个女人的本意。

    ,突兀的,就在蓝景伊的思绪万千中响了起来,那声音让她身体一滞,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打开屏幕,果然是贺之玲的,才一接听,贺之玲就劈头问了过来,“蓝晴明天就出院了,说吧,你什么时候和君越分手?”

    心,徒得一窒,呼吸都仿佛被夺走了一样,“蓝景伊,你什么意思?不会是后悔了还想缠着君越吧?真不要脸。”见她不说话,贺之玲又续吼道。

    蓝景伊咬了咬牙,深呼吸再深呼吸,这才轻声道:“明天,明天我就离开他。”

    “算你识相,若是过了明天你还住在那间小公寓,你信不信,你会同那间小公寓原来的女主人一样,突然间的消失,不过,这次会有一个人陪着你一起消失,那就是你妈。”

    “小公寓的女主人?”蓝景伊的脑海里瞬间闪过她初次进去江君越的小公寓时,那鞋架上的女款拖鞋。

    “你以为君越很爱你吗?你去问问他是爱尹晴柔还是爱你蓝景伊?”“啪”,贺之玲说完便直接挂断了,似乎,半个字也不想与她多说。

    尹晴柔。

    尹晴柔。

    蓝景伊的脑子里全都是这个名字。

    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

    一个,绝对与江君越有关系而且还不是普通关系的女人。

    又响了,这次是江君越的,她静静看着那不停闪动的号码,不是不想接,而是不知道接了要说些什么。

    那便,不接。

    t市真大。

    t市却也很小。

    不知不觉间蓝景伊还是走到了小公寓的小区。

    门口的保安冲着她微笑的点了点头,美女呀,是男人都喜欢注目。

    正要跨过角门门槛的蓝景伊突的一个转身,大步流星的就进了保安室,“小姐有事儿?”几个保安围过来,其中一个很殷勤的问道。

    “哦,我想问一下,你们谁在这里上班超过五年的?”

    “我……”

    “还有我。”

    两个看起来已经过了三十岁的保安争先恐后的回应着。

    其实,蓝景伊一点也不知道江君越和尹晴柔的故事,更不知道他们分开多久了,五年,不过是她随口说出的一个时间点,“你们听说过一个叫尹晴柔的女人吗?”她轻声的问,眸光不自觉的紧盯在两个保安的面庞上,心,微微的有些紧张了。

    “尹晴柔……”一个保安呢喃着,“好象有点耳熟。”

    另一个也在若有所思。

    蓝景伊没有打扰他们,她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突的,那另一个保安一抬头,眼睛晶亮的看着蓝景伊,“怪不得我也觉得耳熟,五年前,那个女人在这小区一夜之间出名了。”

    “出名?”蓝景伊一怔,不明所以。

    “嗯,她跳楼了。”

    手,下意识的攥紧了衣角,蓝景伊只觉喉咙有些紧,是什么样的事逼着一个女孩子跳楼呢?

    “为什么?”

    “谁知道呢,反正,那晚她就从咱们小区那幢楼跳下了,嗯,就是那幢……”保安伸手一指窗外的一幢公寓楼,可不正是江君越的那一幢吗?

    蓝景伊觉得自己的心跳更快了,“后来呢?”

    “听说摔残了,再后来,就再也没消息了,据说是出国了,可惜了那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对了,小姐认识她?”

    蓝景伊摇摇头,她不认识尹晴柔,她应该是认识尹晴柔从前的男朋友江君越吧。

    失魂落魄的走出小区保安室,头,有些疼,身上的还在叫嚣的响着,再看过去,却已经不是江君越的号码,而是另一个她从来没有拨通过却倒背如流的号码。

    简非离,是他打给自己了?

    有种做梦一样的感觉,蓝景伊手指颤抖的按下了接听键,“你好,我是蓝景伊。”

    “景伊,我是非离,还记得我吗?”悦耳的男声飘来,也拨动了她的心眩,曾经的最爱,她怎么可能不记得他了呢,与他分开的每一天每一日她都记得他。

    “有事儿?”轻声的问过,心跳得更加厉害。

    电话那头顿了一顿,这才传来简非离的声音,“我回t市了,我想见你,明天,可以吗?”

    心,跳得越发的快,眸眼轻阖,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睁开时,迎面那个朝着她走来的男人不是江君越又是谁?

    “伊,怎么不接我电话?”他朝着她走来,她眼里却都是另一个模糊的女孩的面容,尹晴柔,因江君越而消失在了t市。

    不,她可以消失,可是妈妈不能因她而消失,一咬牙,她转身低低的对着道:“明晚见,等我电话再约。”说完,蓝景伊直接挂断了电话。

    “伊,怎么不接我电话?”江君越转眼就停在了蓝景伊的面前,那张魅惑众生的脸上写着笑意,好看的让女人想要一口把他吞下去。

    “真帅呀……”

    “要是我男人就好了。”

    “少发你的春梦了,没瞧见吗?人家的眼里只有他对面的那个女孩。”

    蓝景伊的目光落在了江君越背在身后的手臂上,“你拿了什么?”

    “呵呵,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嫁给我了?”他笑,两手依然背在身后。

    蓝景伊的思维却怎么也跟不上江君越的了,什么她想要嫁给他了,她现在乱着呢,就在看到江君越的这一瞬间她发现了一个事实,似乎,简非离的回来就是天意,天意让她离开江君越的。

    否则,怎么会好巧不巧的就是今天呢?

    而且,还给她打了电话。

    离开他,离开江君越,心底里这个呼声顿起,可,为什么决定要离开他的时候,她的心却是那么的疼。

    “发什么呆呢?”就在蓝景伊魂不守舍的时候,腰上已经一紧,江君越拥着她便朝着小区的小角门走去,一边走一边不羁的道:“蓝景伊,你不觉得你天天往我的住处跑有些不矜持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