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7章谢谢你

    “不知道,我现在只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其它的女人与我无关。”

    “喂,贺之玲是你妈。”

    “咔……”突的一个急刹车,江君越转首,一下子扯过了蓝景伊,“你给我老实交待,是不是我妈对你说什么了?”

    她回视着他有些紧张的神情,突觉自己不该去问他贺之玲与蓝晴和陆小棋的关系,“你……你放开我,再不去医院,下午我来不及上班了。”

    修长的手指轻抬起她的下颌,“呵呵,让我放开你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儿。”

    身体,被紧扣在他的怀里,蓝景伊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心突突的狂跳着,“什么事儿?”再在他怀里呆下去,她觉得自己会心脏病发,这可是在大马路上,此时,她已经看到了他身后的车窗外的车流和人流,还有停下来正看着车内的人。

    “你答应就好,其它的,我来处理。”

    “到底什么事呀?”也不说什么事就要她答应,这男人真是有够霸道的了。

    “反正不是把你卖了,答应不?”

    蓝景伊听到了喇叭声,这车后不知道排了怎么样的一条壮观的车龙,她甚至还听到了自己身后有人在敲着车窗玻璃,蓝景伊心慌了。

    “要不,我现在就办了你?”

    心跳越来越快,他呼出的气息都喷吐在她的脸上,泛起痒痒酥酥的意味,一咬牙,蓝景伊视死如归的道:“好,我答应你。”

    “早答应不就结了吗,你瞧,后面堵车了。”响亮的又吹了一声口哨,江君越这才不疾不徐的把车开走,那一刻,蓝景伊恨不得把他掐死。

    猜猜,倾倾要蓝景伊答应的是什么事呢?

    一整个下午,蓝景伊的心情都极好,中午赶过去,正好遇见妈妈的主治医生,医生说再过一周蓝晴就可以出院了。

    “蓝景伊,你中了彩票了?”眼见蓝景伊一个下午都在傻笑,李雪凤不解的问道。<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没呢,我妈快出院了。”

    “怪不得呢,喜事呀,哈哈,那你就解放了,不用天天跑医院了,那地方,没人愿意去。”李雪凤自顾自的说着,一旁的蓝景伊脸色却忽而沉了下来,她怎么忘记了,妈妈出院了,她也就该离开江君越了,她答应过贺之玲的。

    “蓝景伊,你又想什么呢?是不是想你男人了?快点从实招来。”李雪凤摇晃着蓝景伊的肩膀开着玩笑。

    可她的心却是沉了又沉,怎么也欢快不起来,只有一个星期了,她突然间很想见到那个男人。

    下班了,天也早就黑透了,晚上只吃了一点饭,这会儿,蓝景伊有些饿了,想着宿舍里有饼干,便走得快了些,身后,李雪凤追着她喊,“蓝景伊,别上去了。”

    “为什么?”蓝景伊头也没回,谁知道李雪凤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她自己的宿舍,为什么不能上去?

    “蓝景伊,真的别上去了。”李雪凤追上了她,捉了她的手摇晃着劝道。

    “我偏要上去。”用力的一挣,“蹬蹬蹬……”的爬上楼梯,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李雪凤为什么不许她来宿舍,“我的东西呢?”还有小乖,也不在,突的,她想起下午李雪凤好象请了一会儿假,“是不是你和他……”

    “蓝景伊,他说是你答应他的,跟我无关,我只是做做好事帮他搬搬东西而已。”所以此刻,蓝景伊的床上床下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了。

    “江君越……”她怒喊。

    “蓝景伊,他在外面正等着你呢,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他讨说法去吧。”李雪凤推搡着蓝景伊,一付不怕事大就怕事小的样子。

    什么都没了,蓝景伊只好溜去了大门外,那辆拉风的兰博基尼果然停在那等着她了,“上车吧。”

    “我不要去你那里。”她嘟嘴,有时候想,那一晚在骚动遇见他不知是她的幸还是不幸。

    “蓝景伊,你中午就答应我了。”

    她咬唇,中午,她真的答应他了一件事,再又想起或许她和他只有一个星期可以在一起了,突的,心口便一疼,就是那么一瞬间,蓝景伊的两只脚就仿佛被什么牵引了一样,不由自主的就坐上了江君越的车。

    她不说话,只是带着点忧伤的看着车窗外不住倒过的景物,那神情,让江君越微微有些皱眉,“我是怕小乖真被人偷去杀了吃肉,嗯,我是可怜那小东西,嗯,你是借了小乖的光。”江君越一本正经的说道。

    她忽的扑进他的怀里,也不管他是不是在开车,就道:“倾倾,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呃,你学我。”

    “算了,那我不说了。”蓝景伊直起身子,正襟端坐。

    感受到怀里才多的温香又没了,江君越心头一阵恍惚,或者,是几年来太久没女人的缘故吧,所以,一旦开荤尝过了她的身体,他这几天就忍不住的想要把她扒光一次次,要她一次次。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做我的小奴隶,我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我让你往西你不能往东,你得乖乖听我的话。”

    一个星期,呵呵,只一个星期,蓝景伊轻轻笑,“好。”

    密码锁还是那个密码,蓝景伊开了锁才一推开门,小乖就冲了过来,兴奋的咬着她的裙角,欢快的不得了,小东西在这里好吃好喝的,根本是来享福了。

    “饿没饿?”江君越一边脱着外衣一边不经意的问道,李雪凤发过来的短信说她晚上没吃几口饭,不知道这小妮子又怎么了,连吃饭这样的国家大事也能忽略,而他江大总裁居然为了她这小女人的胃口别扭了一个晚上。

    “有点,你煮给我吃。”

    “呃,是你要当我的小奴隶,不是我要当你的奴隶吧,去去去,本大爷我也饿了,我要吃夜宵,你给我煮去。”

    蓝景伊扒开了冰箱,看到有剩饭,很是稀奇,“倾倾,你开伙了?”

    “嗯,前天的,倒了吧。”其实事实真相是,那饭是才煮完没多久放在冰箱里的,当然,他死都不会说。

    蓝景伊闻了闻,他这冰箱很高档的,“没坏,我弄个蛋炒饭,很快的,十分钟就好。”

    系了围裙,打鸡蛋切葱花,蓝景伊动作利落的炒了个饭,香喷喷的端上桌,那是一个好吃,看来,真的是饿了才吃得香,就连江君越都是好胃口,吃光了一推碗,“伊伊小奴隶,记得洗碗,快点,大爷我等着呢。”

    蓝景伊就笑,江君越有时候装起大爷来还真的象模象样的,“那,奴婢我就去了,爷歇着吧。”

    “才不,等着你给本大爷暖`床呢。”

    “滚。”蓝景伊说着便掐了他的手背一下,这男人,时不时的总要占她便宜。

    “啊……”仿佛很疼的样子,所以,下一秒钟蓝景伊被拎了起来直接扔到了沙发上,带着情欲的吻轻轻落下,“伊,给我,好不好?”想起她送给他的那袋不知道哪里买来的狗肉,他笑开,好久没被人骗了,其实被骗的感觉也挺好的,呵呵。

    好象恋爱中的人都容易犯贱,有木有?

    那声音轻轻的,轻的仿佛若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楚,大概,这也是他江君越的特色之一吧,想要,那便要,“不。”她讨厌他的霸道。

    “真不答应?” 百度嫂索#>笔>阁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嗯,我要去洗碗了。”

    “放着我洗。”他轻吻着她的唇,四片唇轻轻的摩梭着,触着她的柔软,一股馨香的气息沁入心间,那一瞬间他全身的血液都仿佛沸腾了,如同上一次般只想把她变成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你打不过我。”依然还是轻柔的声音,漫着盅惑的味道,直冲蓝景伊的脑际。

    “你答应过我以后不对我用强的。”没有挣扎,只有轻声细语,以为会讨厌,可是,蓝景伊有点没想到她居然很享受江君越带给自己的那种甜蜜的恋人间的亲昵,“不然,这辈子我都再也不来你这里了。”

    薄唇依然还在她的唇上轻轻蹭动着,宛如溪水滑过青苔,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写意在她的世界里,绝美。

    蓝景伊闭上了眼睛,是不是爱就是这样子的,就是想要把对方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两条手臂徐徐环上江君越的颈项,只是手臂的一个微微使力,便诱发了江君越身体里强劲的攻击性,“伊,是你先勾`引我的。”大言不惭的说过,他的舌便灵巧的钻入了她的口中,轻舔过她的每一颗贝齿,再去寻找她的丁香,只想与之会合,与之勾缠到一起,轻阖着眼眸,世界便只剩下了她与他的感官纠缠在一起的美感,他把唇舌深埋进她的口中……

    “啊……”伴着一声下意识的惊叫,随即,江君越整个人被一脚踹到了地上,蓝景伊利落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有些狼狈的江君越,“小倾倾,你就一下半身的动物。”冲进厨房的时候,蓝景伊仿佛还能感觉到小腹下有什么东西抵在那里似的,其实,她更想说小倾倾你是不是男性荷尔蒙过剩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