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5章醉了

    “嘀……嘀……”可,还有比难听更让江君越义愤填膺的,那女人,居然连电话都不接。

    就在江君越快要失去耐心想要冲到蓝景伊面前把她摁倒打她屁股的时候,那边仿佛知道了他此刻的心意似的,居然就神奇般的慢吞吞的接了起来,“江君越,你怎么才打过来呀?”

    呃,她还怨他打晚了,“蓝景伊,你迟到了。”江君越咬牙切齿。

    “不可能呀,难道我的人还没找到你?阿姨七点半就赶去风雅咖啡了,江君越,你骗人。”

    “你……你没想来?你让别人代替你来的?”江君越终于后知后觉的从蓝景伊的话语中感觉到了什么,她不来,那他来干什么,还以为今晚她会跟他去小公寓睡一张床呢,现在,这个可能已经没可能了。

    “我在医院呢,我不是陪我妈吗。”

    “那你叫我来风雅干什么?”江君越整个一张俊脸彻底的黑了,那双原本漂亮的眼睛,此时仿佛能喷出火来一样。

    “等下呀,我打个电话催催。”“啪”,那边也不等他回应,直接挂断了。

    “啪”,这次是江君越把扣在桌子上的声音,这一声引得周遭几桌正热恋中的男男女女全都朝着他看了过来,然后不约而同的都是可怜的冲着他直摇头,敢情,都把他当成是失恋的了。

    他江君越,怎么也算是个高富帅,怎么可能失恋呢。

    蓝景伊,去死。

    拿起就要离开,可,还没举步,一个透明的袋子就举到了他面前,“江先生,不好意思呀,你瞧,我七点多就出发了,可是路上塞车,这会才赶到,这是蓝小姐请我转交给你的。”

    “这什么肉?”江君越皱眉,不明白蓝景伊送他这肉做什么。

    “哦,是狗肉,蓝小姐说麻烦江先生把这肉煲了汤,明个送医院去,她还说她宿舍没厨房,就麻烦江先生了。”

    “她把小乖杀了?”一瞬间,江君越“腾”的火大了。

    “这个,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小乖是谁?我想蓝小姐是温和之人,她不会杀人的吧。”<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行了,你滚吧。”伸手接过袋子,江君越无视了对面的女人,烦躁的坐回到椅子上,再打了一个响指冲着服务生道:“一瓶xo。”咖啡不想喝了,他想喝酒。

    “先生,你看,我这跑腿的钱……”

    死丫头,臭丫头,害他白买了一大袋的狗食,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那赖着不肯走的大妈,“没有。”

    “先生,你这就不对了吧,你明明答应蓝小姐的,她说你会给的,你怎么……”

    “好好好,我给。”江君越烦躁的摸出钱夹,抽出两张粉红东`东便甩给了大妈,“行了,滚吧。”

    “谢谢先生。”大妈接过钱,立刻眉开眼笑的笑了,一边往身上揣一边道:“蓝小姐说算真算话,她说你最少给我一张,现在居然是两张呢,哈哈,赚了。”

    大妈走了,江君越拎过已经开了瓶的xo,干脆,对瓶喝了起来,“咕咚……咕咚……”他豪饮的把xo当成凉白开了。

    从医院出来,蓝景伊慢悠悠的走向公车站,手里的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电话没一个,短信也没一个,奇怪,那男人收了她的‘礼物’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夜深了,公车也变成了二十分钟一班,赶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凌晨了,蓝晴睡得晚,所以,她就多熬了一会儿。

    洗了个澡睡下,才眯上眼睛,,却是在这时响了,蓝景伊不情不愿的拿起,当看到是江君越的电话时,不由得便笑开了,瞧瞧,他还是没忍住的打她电话了吧。

    “你好,我是蓝景伊。”公式化也是故意疏离的接起。

    那头,却没有预期的传来江君越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男子的声音,“你是这位先生的朋友吗?他喝醉了,能不能麻烦你来风雅接他离开?”

    蓝景伊顿了一顿,才道:“我已经睡下了,再说,我跟他不过是认识罢了,你翻他,一定还有他其它朋友的号码的。”这么晚了,她才不要去管他,是他自找的,谁要他先折腾的呢。

    “好吧,那我再翻翻,若是找不到其它人,也就只好再来麻烦您了。”对方有礼貌的挂断了电话。

    蓝景伊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躲过去了,重新又躺下,可,又是才闭上眼睛,又响了,宿舍里有人不愿意了,“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调成震动不行吗?”

    蓝景伊吐了吐舌,急忙的接起,还没说话,那边又是刚刚那个服务生的声音,“对不起,这位先生的里只有你一个号码,所以……”

    蓝景伊想杀人,江君越的里怎么可能只有她一个人的号码呢?

    可这会去质问那服务生也没道理,也不是人家的,是江君越那个醉鬼的,“我马上到,麻烦你照顾他一下。”想起江君越曾经的好,她怎么也不能放任他醉在咖啡厅里而不管,她还不是那么狠心的人。

    打了车去风雅,现在,不知道是谁在招惹谁了,一开始是他先招惹她的,可是后来……

    或者,她不跟他怄气就好了,此刻也就可以安生睡自己的觉了,这大半夜的,折腾她出去,明早不知道能不能起来上班了。

    咖啡厅不是夜店,营业时间是上午八点至晚上两点,快歇业了,不然,人家服务生也不会打电话给她。

    推了门进去,整个大厅里就只有江君越一个客人了,此时,他正趴在桌子上呼呼的睡得香沉呢,“小姐,你是来接那位先生的吧?”这么晚来,又是一个人,正等着的服务生便认定了是她。

    “是我。”

    蓝景伊朝着江君越走过去,他一身深蓝色的休闲服,即便是睡着了,可是那睡姿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性`感惑人,跟他在酒吧里调酒的邪魅样子不相上下。

    “倾倾,起来了,我送你回去吧。”伸手推了推江君越的肩膀,那男人却睡得跟死猪一样,半点反应都没有。

    蓝景伊瞄瞄桌子上那一排看起来绝对壮观的酒瓶,这家伙看来真的没少喝,“小姐,你看,能不能先帮这位先生把帐结了。”

    “哦,好的。”瞧她,只想着把他送回去,居然差点赖帐了,“多少钱?”

    “一万三千二。”

    正拿出钱包的蓝景伊手一抖,“你说多少?”估计是听错了,一千三都不可能吧。

    若是蓝景伊仔细去看那桌子上的酒瓶她就不会有如此想法了,那十个酒瓶全都是轩尼诗xo,比人头马还要贵上一个档次,可是人家江大总裁全当冷白开喝了。

    有钱人就是大爷。

    “一万三千二。”服务生面不改色的又道。

    “都喝了什么酒?”蓝景伊这才想起拿过一个酒瓶看看,一拿一看之下,她脸红了,甚至于有点急了,轩尼诗xo,十瓶再加上咖啡,也值那些钱了,可她身上哪来那么多钱呢,那么多,她在超市要几个月的薪水呢,可是江大总裁一个晚上就喝光了。

    怎么办?她没钱。

    似乎,对面的服务生也觉察出来了蓝景伊的囧状,便及时的道:“这位先生身上应该有卡吧。”

    “哦,谢谢。”对呀,刷他的卡就是了,蓝景伊伸手就摸向了江君越的上衣口袋,贴身的位置一个钱夹藏在好里,掏着钱夹的时候,手指无意的划过他的肌肤,有点烫,死男人,居然喝了那么多,怎么不喝死他,喝死了一了百了,免得她麻烦。

    拿了卡出来才要去刷卡,蓝景伊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不知道他的卡的密码。

    尴尬的去推江君越的肩膀,“倾倾,你卡的密码是多少呀?”问着的同时,她更想自杀,若是他真说了,这可是当着几个服务生的面说的,以后,若是他的卡被盗了被刷暴,会不会都怪到她的头上?

    没反应,江君越还是睡得香沉。

    “喂,你倒是说话呀,你还想不想走了?密码到底多少?”蓝景伊火大了,使劲的推着江君越,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他江大总裁的脸丢尽了就丢尽了,干吗还扯上她。

    “密码?你知道的。”仿佛是做了一个梦一般,江君越侧过脸换了一个姿势,梦话一般的说过后,继续又睡了。

    蓝景伊拿着卡走到了收银台,死马当活马医,她试试吧,他小公寓的密码锁是她的生日,也许这个也是。

    输入金额,输入密码,居然一次就过了。

    “哦耶。”兴奋的一笑,她终于可以带他离开了,可是兴奋之余,心却如小鹿一样的开始乱撞了,江君越金卡的密码不会也是蒋翰帮他设的吧?

    怎么都是她的生日?

    心里被满满的甜蜜充满着,他对她,若不爱,怎么会连公寓的密码锁还有金卡都是她的生日呢?

    “倾倾,乖,我扶着你,咱们回家。”蓝景伊哄孩子一样的去扶江君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