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3章你放手

    蓝晴笑了,带着点兴奋的问道:“伊伊,孩子怀了多久了?怎么现在一点都看不出来?不会才一个多月吧?”似乎,蓝晴更希望这孩子很大了才好。

    蓝景伊的喉头一哽,刚想要说点什么,可当看到蓝晴脸上的笑意时,她突然间发觉,若是真有个孩子,这孩子就是蓝晴活下去的动力了,“妈,前几天才知道的,我还没想好要不要……”

    “我不管,反正这孩子你不要我要,妈还要给你带他呢,小东西一定好玩极了……”

    听着蓝晴一边吃饭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蓝景伊也不想打消蓝晴身上才有的活力,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许多事,常常都是身不由已。

    最终,蓝晴还是乖乖的留在医院住院了,当蓝景伊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一道长长的影子洒在她的影子上,随着她的一走一停而不住的重叠再散开,她就那么的看着那两条影子分开再交缠,交缠在分开,足足走了有五六分钟的路,倏的,她停了下来,转过身时,医院已经在身后有些远的地方了,街头街尾的临街店铺闪烁着漂亮的霓虹,真美。

    她停在江君越的面前,发丝和裙摆被夜风吹散,那画面绝对唯美到让人心醉,轻启开唇,蓝景伊用轻的若是没认真听根本就听不清的声音说道:“小倾倾,你说,若是一个月后我妈知道我没怀孕,怎么办?”

    “简单,这一个月我们多多努力好了,嗯,就从现在开始。”他说着,大手便要去揽她的纤腰,蓝景伊往后一躲,手一拍他的手,“滚,要努力你自己去努力好了。”气咻咻的转身,也就只有这个男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一次,她走得极快,带着赌气的味道。

    面前的影子上还缠着那个人的影子,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

    两个人就这样的绞着的往前走,渐渐的,蓝景伊累了,刚好前面有一片草坪,她走过去,慵懒的坐下去,身侧,立刻就多了一个人,嗅着他身上男人味混合着汗意的味道,她冷声道:“江君越,你就是一个跟屁虫,不要脸。”

    以为,她这样说他他一定会回击她的,可是,过了好半天,他都是静无声息的坐在那里,就在蓝景伊百无聊赖的很不自在的想要起身离开时,身侧,男人开口了,“伊伊,我是认真的,我们拍拖吧。”一只大手极自然的握住了她的小手,带着潮腻,他似乎出了好多好多的汗。

    蓝景伊本能的挣扎着,“你放手。”

    可,那只男人的手仿佛变成了磁铁一样紧粘着她的手,江君越的目光落在前面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上,他从先前的只想让她做他的女人到现在的承认她是他的女朋友,这已经很给她面子了,“蓝景伊,别不识好歹。”几年了,多少女人要爬上他的床,他理都没理。

    “江君越,有你这么追女人的吗?”“扑哧”一声,蓝景伊笑了,若是换个人说她不识好歹她一定会气势汹汹的回击过去的,但是,这个男人说过的时候,她却一点也不生气,只为,他说那话时握着她手的力道特别的狠,似乎,夹带了丝丝的紧张的意味。

    “不许笑。”似乎,是被她笑得恼羞成怒了,江君越一下子朝着蓝景伊压过来,那猝不及防的力道压着她一起躺倒在了草坪上。

    夜风徐徐,却吹不散那突然间而散发出来的热意,半明半暗间,他在上,她在下,他睨着她,她望着他,两个人的呼吸开始绞在一起,蓝景伊只觉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着,叫嚣着。<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样。

    徐徐的,江君越的唇落了下去,轻而缓的压着她的唇,口中呢喃着他的话语,“伊伊,做我的人不好吗?”其实,他是给了她十几天的缓冲期的,他也想要把她忘记,所以,那十几天他一点都没有去招惹她,甚至连医院都没去过,每天只是例行公事的打一个电话问候一下蓝晴便罢了,可,谁让她今天去他的公寓招惹他呢?

    是她自己打破了他一直静如止水的心湖。

    那十几天,小公寓密码锁的密码换了又换,最终换成了她的生日,似乎,他一直都在等她去开启那道锁。

    “只是女朋友?”她轻问,随他的唇在她的唇上轻蹭着,那种触感,天,她竟然不反感,相反的,还微微的有点陶醉,毕竟,被一个好看的象是妖孽的男人亲吻着,其实,她好象有点占了便宜了。

    多少女人求都求不到呢。

    “嗯。”

    “不登记了?”她的声音一下子凌厉了起来。

    “等你怀了孩子就登记。”他的唇舌开始不老实的往她的口中钻,轻吮慢舔着她檀口中的每一寸地方,以至于,话语一点也不清晰了。

    有一种感觉很温馨,有一种吻很上瘾,有一种情悄然滋长,只是不知,那个人可愿意陪着他慢慢的品尝。

    极度晕眩的感觉,蓝景伊的大脑当机了,半眯的眸眼中,周遭的霓虹在旋转着旋转着,她好象正在做着一个梦。

    直到肺部的氧气快要殆尽的时候,身上的男人才缓缓起身,黑亮的眸子盯看着横躺在草坪上的女人,“说吧,是不是挺享受的?”

    “滚。”她的手猛的一推他,猝不及防的推得他身子一歪,借势的倒在了她的身侧,长臂一个勾搂,便搂她入怀,“嗯,我滚回来了。”

    “臭不要脸。”

    “呵呵……”他笑,“不生气了?”

    蓝景伊打了一个哈欠,“不敢,你可是我的债主。”

    “呃,你是真不敢还是假不敢呀,蓝景伊,不知道是谁借你的胆子,你一点都不乖。”

    “我没有。”

    “真没有?”

    “没有。”

    “来,那再吻一个。”一个歪身,薄唇便再度在她的唇上偷了一个香,“以后,要乖乖的,听到没有?”

    “那你也要乖乖的。”

    “行,你说怎样便怎样。”

    “那好吧,你都这样说了,我蓝景伊一定要给你江大总裁面子,嗯,现在,本姑娘困了,要回宿舍睡觉,你送我。”

    “一分钟好不好?”

    “好。”一分钟而已,他就算是想做坏事也做不完吧。

    静,周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以为江君越会折腾上一分钟,可是没有,他只是紧搂着她,深嗅着她身上的味道,一分钟,他一直维持着那勾搂的姿势。

    从一数到六十,数到的是自己的心跳,还有他的心跳。

    “嗯,可以走了。”一个打横抱起,江君越抱着她小跑的冲向他的车,两个人,就象是热恋中的男女一样,他一路跑,她一路挣扎,终于挣开的时候,却恰巧是他把她丢在车里的时候。

    一车两人,这一个晚上,再在一起,似乎,什么感觉都变了。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蓝景伊忽而想到了简非离,“小倾倾,那个钥匙链真的丢了吗?”想想,还是不甘还是心疼,她保留了几年,居然在他手上就没了。

    江君越唇角抽搐了一下,“蓝景伊,你想反悔?”既然做了他的女朋友,就绝对的不能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去想别的男人,这点常识都不知道的女人,说实话,有点欠扁,“咔”,车子猛的一个急刹车,才一停稳在路边,两只大手便“刷”的一闪就卡住了蓝景伊的咽喉,“说,你这会儿在想谁呢?”

    咽喉的确是被卡住了,至于力道,半点都没有,此时的脖子上就象是两只手在那里抚摸一样,“哈哈,江君越,你能不能出息点,掐呀,你掐了我就告诉你。”

    “你……”江君越咬牙切齿,两只修长而骨感的手真的开始用力了,却只一下,他就掐不下去了,手一松,邪邪的笑,“呵呵,换个方式,蓝景伊,你要是不说,我吻死你。”

    轻轻的,柔柔的吻,就在马路边上,在车里,蓝景伊悄悄闭上了眼睛,其实,生命本来就是用来享受的,享受他的吻,享受他的爱,那一刻,她的大脑里只剩下了一个男人。

    江君越。

    恋爱的感觉真美,嘿嘿,小倾倾爱上蓝景伊了,浪漫吧,咱明天继续哟。 百度嫂索#>笔>阁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爱来了的时候,挡也挡不住。

    她想,或者,她是爱上他了吧。

    那是一种让蓝景伊无法形容的感觉,似乎,与她爱着简非离时的感觉还不一样。

    静静的坐在兰博基尼的副驾上,脑子里全都是刚刚在草坪上江君越轻拥着她的画面,她靠着他的胸口,就那般的一起享受着芳草萋萋的味道。

    那画面,唯美而温馨。

    眼看着就要到宿舍的大门口了,兰博基尼徐徐停下,江君越一个勾搂,便搂住了蓝景伊,轻轻的吻再度落下来,似乎,怎么也吻不够她一样,“不要……”她呢喃,这可是在集体宿舍外,若是被人发现了,多不好意思。

    “真想吃了你。”江君越狠气的一推她的身体,“下次,不许诱`惑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