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2章冷情的不借

    “江君越,我想跟你借一百万。”欠一百块钱是欠,欠一百万也是欠,索性能借多少借多少,借了再还,她将来还是一样不欠他。

    “不借。”

    “我写借条,我保证将来一定还给你。”

    “不借。”

    “喂,我妈还在医院呢,你到底想怎么样?”

    “蓝景伊,你这是借钱的态度吗?”江君越手支着下颌,深邃的目光慵懒的睨看着蓝景伊,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可,他已经得到了是不是?

    却,还是不想放手,果然就象洛启江说的那般,男人呢,绝对离不开女人的,他只是想把她当做完成生理需要的工具罢了,他能这样对她已经算是百里挑一了好不好?她居然还想要爬到他的头上对他吆三喝四。

    “啪”,手里的筷子摔在桌子上,蓝景伊站起,转身就朝着门前走去,“我欠你的钱我会还,不过,请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和我妈,谢了。”不借算了,她再想办法,该死的陆文涛,若不是他她早就找到好工作了。

    “蓝景伊,你妈的饭……”江君越只站了一下就又是坐下了,他看着蓝景伊的背影,吃定她一定会回头的,因为,现在在她的世界里,蓝晴是病号是最最重要的。

    蓝景伊的脚步顿了一顿,却也只有一下,便抬腿大步而去,她不会再来这里,也就不会再被他欺负了,吃一堑长一智,相同的错误她不会再犯。

    大不了,她再去卖血。

    “蓝景伊……蓝景伊……”连叫了两声,可,那走出去的女人半点回应都没有,“嘭”,江君越手一挥,挥得桌子上的饭菜尽数的落了地,一片狼藉。

    好,他倒要看看她有什么办法凑足蓝晴接下来的医药费,她就算是卖血也不能天天卖吧,可想到她去卖血,不知怎么的,心,突的一阵钝疼。

    天,已经黑透了,出了小区,蓝景伊摸出了,才发现早就被江君越给关了机,打开,一个又一个的未接电话,有李雪凤的,有陆文涛的,却唯独没有蓝晴的。

    可蓝晴却是她最惦记着的一个,拨通了蓝晴的,蓝晴很快就接了起来,“伊伊,出发了吗?”

    “什……什么?”<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君越说你和他七点左右到,我瞧着这都六点了,怎么,还没出门?”

    “妈,出门了,我一会儿就到,上车了,我挂了。”

    蓝景伊撒谎了,江君越现在根本没跟她在一起,她也没从他那里拿出来饭菜,急忙的拐到一旁的一家小饭店,叫了两个菜,打包,再匆匆奔去医院。

    “妈,我回来了。”走了一天,又不知道江君越跟蓝晴都说了什么,此时的蓝景伊心底里一点也不踏实。

    “君越呢?”果然,蓝晴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后,那个男人,不知道给蓝晴下了什么迷魂汤,明明她才是她的女儿,蓝晴却只认他。

    “妈,他没来。”

    “怎么了?小两口吵架了?”蓝晴目光担忧的问道。

    蓝景伊真的要无语了,“妈,我和江君越只是普通朋友。”干脆把话都说开好了,免得以后麻烦。

    “普通朋友?”蓝晴微微挑眉,目光凛冽了起来,“伊伊,你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嗯,就是普通朋友。”一咬牙,蓝景伊只好这样说道。

    蓝晴没吭声,只是静静的看了蓝景伊足有五秒钟,随即,她移动着身体下了床,便开始去整理东西。

    那动作那神情让蓝景伊一下子慌了,“妈,你这是干吗?”

    “妈不喜欢医院,妈要出院。”

    “妈,可是你……你……”可是你还生着病呢,但是这后半截的话蓝景伊怎么也说不出来,她怕说重了蓝晴会因为她自己的病而想不开,可是不说,眼看着蓝晴要出院,她真的慌了,“妈,我不让你出院。”蓝景伊冲过去抱住蓝晴的腰,小脸趴在她的肩膀上,“妈,别出院,好不好?”

    蓝晴的动作只是略略的顿了一下,便又开始了折叠整理起她自己的衣物,“伊伊,这医院妈真的住腻了,让妈出去透透气,不好吗?”

    “不行,妈,你的病再也拖不得了,我不让你出院。”蓝景伊一边紧搂着蓝晴,一边去抢蓝晴手中的衣物,就是不想蓝晴出院。

    “伊伊,妈一直以为……”说了一句,却是顿住了,蓝晴捉住了蓝景伊捣乱的手轻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的又道,“伊伊,妈没事的,这病又不是知道一天两天了,不是都活得好好的吗,让妈出院吧。”轻柔的,也是商量的语气,蓝晴一直是微笑的说着的,可是相对于她的微笑,蓝景伊却泪眼婆娑起来,“妈,我不让你出院。”“扑通”一声,蓝景伊跪下了,她总不能眼看着已经略略有些好转的蓝晴出院等死吧。

    蓝晴徐徐转身,手指穿梭在蓝景伊顺滑的发间,轻喃道:“伊伊,你跟妈说实话,妈住院的钱哪来的?”她不傻,一天的住院费用少说也要小几千,那是普通人很难负担得起的。

    “妈……”蓝景伊语结了,总不能跟蓝晴说是她去赌钱赢的吧,这样说,蓝晴一定不会信,就以她那手法,赌钱能赢吗?也就是江君越那样的人会想办法出老千帮她赢吧。

    “妈一直以为是君越的钱,想着等妈出了院你们结了婚,一家子人也就无所谓了,却不曾想,原来……原来你们只是普通朋友,呵呵,是妈错了,是妈拖累你了,伊伊,妈想出院去找你爸,妈就想找到你爸。”

    “妈……”蓝景伊抽噎的哭泣着,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下意识的抱着蓝晴的大腿,说什么也不让她出院。

    “蓝姐姐,你这闺女真是贴心呀,你瞧她哭的多可怜,你就别让她为难了,快床上躺着吧。”隔壁床的女子低声的劝着,谁看见这样的场面都会心酸。

    “伊伊,你不就是要登记吗?好吧,我答应你。”门边,却是在这时突兀的冒出了一句让蓝景伊头皮发麻的话语,随着那话语,蓝景伊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病房的门楣上,江君越正慵懒的斜倚在其上,“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你若是还想要打掉,我江君越一定一并连你一起毁了。”

    “你……你说什么?”蓝景伊有些发懵,什么登记?什么孩子?她肚子里根本没孩子。

    “伊伊,你怀了孩子了?”蓝晴的脸上却是瞬间一亮,也许,是长时间的病痛太过压抑了吧,她突然间的很是期待着自己的女儿能生一个孩子,而她也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那个孩子。

    “妈,没……我没有……”

    “蓝景伊,我都已经答应你登记了,你还想怎么样?”江君越狠气的踢了一下门,随即朝她大步走来,一把捉住她的手臂,“行了,地上凉,凉着你不打紧,凉着我宝贝儿子可不行。”

    “对……对,伊伊,你快点起来,可不能冷着了身子,这怀孩子可不能……”

    “妈,我没有……”

    “君越都说有了,原来你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才跟君越闹脾气的呀,伊伊,妈求你,若是怀了,就生下来,也让妈在有生之年能看见到自己的外孙,好不好?”蓝晴一下子来了劲,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顿时好了很多。

    蓝景伊真的要无语了,她真的没怀什么孩子,可是,一想到妈妈要出院,或者,江君越的出现妈妈就能够暂时的不出院了,先把妈妈哄住在医院再说,“妈,你答应我不出院,我就起来。”

    “行,只要你和君越好好的,妈就不出院。”

    完了,蓝景伊怔怔的还是跪在那里,若是这样,她不是又得和江君越继续演戏了?

    “伊伊,妈都这样说了,你就别矫情了,这样多好,妈的身体越来越好,你呢,也会很快给我生个大胖儿子,双喜临门呢,起来吧,乖,起来了。”一条有力的臂膀就在他说着话时象是拎小鸡一样,一把拎起了蓝景伊,然后把她摁在一旁的椅子上,再是叹息的道:“都要孩子妈了,还要人照顾着,来,吃饭吧,你和阿姨的,两个人都有份。”

    两个餐盒,分别的递向她和蓝晴,触到她的手时,那抹温热让她心头一颤,静静的抬眸,她看着江君越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说要登记,是当真的?”

    “你答应我不把孩子打掉,我就答应登记。”江君越直起了身体,颀长的身形笼罩着蓝景伊,那双眼睛里仿佛写着认真,可是,却根本就是在讲一个没有任何笑点的冷笑话,因为,她压根没怀什么孩子。

    蓝景伊没吭声,打开食盒默默的吃着里面的饭菜,很好吃,是她之前在他公寓的饭桌上看到的,绝对是自炒的而不是饭店的那种,见她吃了,蓝晴笑了,带着点兴奋的问道:“伊伊,孩子怀了多久了?怎么现在一点都看不出来?不会才一个多月吧?”似乎,蓝晴更希望这孩子很大了才好。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