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1章温柔的补救

    静,小公寓里一片安静,只有空气里飘浮着刚刚两个人一起欢爱时的味道,那么的浓郁,浓郁的让蓝景伊直皱眉头。

    可这一刻的她,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连动一下都是困难的。

    阳光暖暖的照进房间,她却只觉得冷,恨死那个男人了,他居然用强的。

    足足过了有五分钟左右,蓝景伊才撑起手臂坐了起来,踉跄的下了床,她想要离开,离开这让她恨极的小公寓,她恨死江君越了。

    然,那扇本可以出去的门却怎么也无法打开,暗锁开了,但是,让她意外的却是江君越居然在外面锁了一道明锁,那明锁,分明就是锁她的。

    无力的坐倒在地毯上,蓝景伊的思维开始清醒,这一刻,她不得不正视自己和江君越的关系了。

    他,应该是不会娶自己的,因为,他只想让她做他的女人。

    而她,是绝对不会做男人的情人的,那会是她的不堪。

    想起第一次,再对比这第二次,终于,蓝景伊想开了,那第一次是她欠了他一次,如今,经过了这第二次,他们刚好两讫了,从此,她只欠他的钱。

    迷乱的思考着,不知何时,门开了,清新的空气飘进来,窸窣的脚步声传来,蓝景伊被抱了起来,她嗅着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再也忍不住的道:“你又要干吗?”

    “洗洗,然后上点药。”低柔的男声,他抱着她走进洗手间的时候,她终于睁开了眼睛,穿着衣服的男人让她看不到他的身体,但是他的脸还有脖颈间却是一个又一个的抓痕,“你去买药了?就这样去的?”

    “傻,我戴了墨镜。”单手抱着她,单手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付超墨在她面前扬了扬,“嗯,就这个,你记得吧。”

    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扑簌簌的流过脸颊,流到唇角,泛起一片咸涩的意味,她初见他时,他戴的就是这付超墨,她当然记得。

    “怎么了?”拧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洒进浴缸,他把她放了进去,这才去脱身上的衣物。

    “江君越,你混蛋。”腿软的蓝景伊站不起来,但是,她的手却是可以动的,撩着水挥向江君越,“恨你,我恨死你了。”

    “呵呵,恨吧,再恨,你也是我的女人了。”霸道的一笑,已经一身光`裸的江君越便踏进了浴缸,随即,抱起了蓝景伊坐在了他的大腿上。<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蓝景伊轻阖着眼眸,柔弱无骨的靠在江君越的胸口上,浴室里的画面一瞬间诡异到了极点,其实,她也想挣扎的,也想逃离江君越的怀抱的,可她知道结果,还没行动就知道结果了。

    一来,被强了的她体力已经被严重的透支了,她打不过他也跑不过他。

    二来,已经被强了,不是吗?她有必要这个时候矫情吗?

    蓝景伊懒懒的靠着江君越,由着他撩起水一寸寸的洗涤着她的身体。

    水过之处,不时传来痛意,能不疼吗,她身上现在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淤痕,不是被江君越抓伤的,就是在纠缠中自己误伤自己的。

    其实,江君越的身上也好不了多少,只为,她下手比他更重,眼看着他带着红鲜鲜的伤口坐在水中,那一定很疼吧,可是,由头至尾,他管顾着的都只是她。

    人心都是肉做的,想起他为妈妈所做的一切,蓝景伊的心底里泛起了极为复杂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着她,直到那只男人的手落在她的大腿根处的时候,她才悚然一惊,“你干什么?”

    “乖,别动,洗干净了舒服。”轻柔的呵哄,比记忆里的蓝晴还温柔,让蓝景伊不由自主的就卸下了心房。

    修长的手指且柔且慢的徐徐的撩拔在蓝景伊的那一处,但是这一刻,她感受到的却不是情欲的味道,而是一份温情的呵护。

    “哗啦”,在洗涤完她身上的最后一处后,江君越抱着一身湿的蓝景伊便踏出了浴缸,一边走进卧室一边拿着浴巾擦拭着她的身体,可惜,因着他身上的湿,所以通常都是擦了这边那边又被碰湿了。

    好在,他又拿了毯子把她裹住,轻柔的放在床上时,累极的蓝景伊真的真的只想睡觉了,她好困好累。

    伫足盯看了蓝景伊足有五秒钟之后,江君越的手里突然间就象是变戏法似的多出了一个小瓶子,拧开,一股薄荷香飘散在房间里,他展开蓝景伊身上的毯子,然,当他欲要分开蓝景伊的双腿上药的时候,却意外的遭到了蓝景伊的抵抗,“别……别碰那里。”

    江君越俯下的眼眸透过那窄窄的缝隙看到了隐约可见的红肿,心,突的刺疼,那是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了,“别怕,下次,不会用强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不碰你,乖,上药。”

    或许是他催眠一样的声音缓解了她的紧张感,又或许是他说过的话语让她放下了心防,最终,蓝景伊乖乖的如在浴缸里一样还是任由江君越为她的那里上了药。

    当沁凉的药膏涂抹其上,当火辣辣的疼悄悄退去的时候,蓝景伊终于阖上了眼眸悄然睡去。

    睡着的她一直在做梦,一忽是陆文涛,一忽是江君越,还有妈妈和陆小棋,不住变换的画面在梦境中闪过,她只想抓住蓝晴,却怎么也抓不住,“妈……妈……”低低的喃喊,额头上已经沁出一层层细密的汗珠。

    身体被环搂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终于,蓝景伊睡得踏实了。

    …………

    一股股的香气飘到鼻间,也薰醒了睡了一整天的蓝景伊,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原来在小公寓的那张床上,不是没睡过这床,但是这一刻睡在这张床上却是那么的讽刺,蓝景伊跳下了床,却哪里还有她之前穿过的衣服,正要发火,枕边一套休闲t恤映入眸中,女款的,香奈尔的限量版,展开来里面甚至还有一套黑色的内衣裤,有点没想到,江君越还有这么心细如发的时候。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望过去,餐桌前,那个男人正在摆着碗筷,白色衬衫的袖口微微的挽起,若不是亲眼所见,蓝景伊真的不相信那样爱干净的男人会下厨房,就在蓝景伊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的时候,正背对着她的男人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说道:“看饱了就来吃饭,你妈还在医院等着你去送饭呢,快点。”

    “你又怎么迷惑我妈了?”蓝景伊没好气的冲过去,一拳狠狠的捶在他的背上。

    “嘶”,一声冷嘶,江君越呲牙咧嘴,“疼。”

    “你自找的。”嗅着满屋子的饭菜香,蓝景伊不客气的坐到餐椅上,不得不说,这会的她真饿了,但是满桌子的菜,再一次的让她惊艳了,那一道道的菜不是她爱吃的就是蓝晴爱吃的,至于有没有江君越爱吃的她无从知道,也不想知道。

    或者,只是巧合吧。

    也不管他,拿了筷子就吃,是他欠她的,低着头闷闷的吃着,其实,这会的她有些不敢看他了,毕竟,经历了睡前的那一幕幕,现在和他在一起就是觉得别扭。

    青花瓷的汤碗,撇了油花的汤放在她面前,“趁热喝,乌鸡汤,大补。”

    蓝景伊下意识的抬眸,“谁要你好心。”却是这一抬眼,她一下子怔住了,放了汤碗正转身的江君越的背上一条长长的血痕透过他白色的衬衫刺眼在她的眸中,“怎么流血了?”

    她站起来,下意识的拉住他的手臂,“我看看。”

    “没事。”

    才不管他的抗拒,蓝景伊伸手一撩他身上宽松的休闲衫,顿时,长长的一条刮伤暴露在眼里,一看就是指甲划过的,“去把药拿来,我帮你上。”她有点心虚,这些,都是她的杰作,没想到她下手居然那么狠,可是,他也活该是不是,“你活该,谁让你欺负我。”

    “母夜叉。”

    “那你就是公夜叉。”若不是他对她用强,她从来也不会那样的。

    “嗯,母夜叉和公夜叉正好一对。”

    蓝景伊撇撇嘴,“不是只要我做你的女人吗?”难道说,他现在又想娶她了?他说过什么她一直都记得的,做女人和做妻子是两回事,她懂他曾经话语中的意思,所以,才不愿答应,可是今天,还是被他得了手,其实这一刻,她真的该恨他的,但是想起她跟他的第一次,算了,她利用过他一回也真的离了婚,现在他对她用强了一回,他们两个,真的扯平了。

    果然,江君越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拿了药递给她,“轻点。”

    呵呵,他不想娶,她也没想嫁,她只当被狗咬了。

    药膏徐徐涂过,最后一点点,她用手指狠狠的抹下去,“嘶”,一直都是轻轻柔柔的动作,这突然间的加大了力道,那样的猝不及防让江君越条件反射的叫了一声。

    “疼了?”

    “能不疼吗,蓝景伊,你算计我的时候我也没这样报复你吧。”

    好吧,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就错了那么一次吗,还是赔了自己又折了人情。

    “江君越,我想跟你借一百万。”欠一百块钱是欠,欠一百万也是欠,索性能借多少借多少,借了再还,她将来还是一样不欠他。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