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0章女人送上门

    “什么迫你撤诉?”还有她在迷天赢的钱,原来不是自己运气好,而是江君越在暗中帮忙?

    蓝景伊迷糊了。

    “你自己看。”陆文涛随手递上他的,那是蓝景伊很熟悉的一款,只是从前多得是看到,这似乎是第一次亲手拿到陆文涛的。

    已经打开的屏幕上正拨放着一段视频,卫生棉,全都是卫生棉,被撕了包装的熟悉的卫生棉,她静静的看着,怔住了。

    那些卫生棉应该是那天江君越从超市里带走的,也是陆文涛让人撕坏包装的卫生棉,想不到,居然被制成了一个视频,那一袋袋的卫生棉被铺成了镜框的样子,而‘镜框’里居然是动感十足的画面,正是陆文涛带人在超市捣乱的镜头,整个视频用了一个极为醒目的标题:摒弃恶霸行为,从人人做起。

    居然是一个宣传视频。

    蓝景伊突然间就明白了过来,怪不得那天在法庭上陆文涛撤诉了,原来是因为收到了这个视频而被迫撤诉的。

    江君越,他到底为她做了多少?

    蓝景伊转身就冲出了妈妈的病房,护士站里交待了一声便跑出了医院,那个男人,他什么要求也没有,只是,无端的为她做了这些,甚至,这些日子以来再也没有提起过让她做他的女人这件事了。

    可,就象是陆文涛所说的,若无所图,他为什么要做这些?

    清晨的大马路让计程车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小公寓的楼下,蓝景伊也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反正,她就是来了。

    她想见他,至少,要跟他说一声谢谢。

    可是,这念头一闪又顿住了,都说大恩不言谢,她好象又不能说谢他。

    伸手要敲门,才想起这个点正是他睡觉的时间,想了一想,人便靠在了门框上,这时候,蓝景伊才发觉自己来这里有点突兀了。

    可,身子还没靠稳,身上的就响了,她低头看下去,只两个字的短信:“进来。”

    呃,难不成江君越有透视眼?居然知道她来了?<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蓝景伊一咬牙,他这是耍她呢,门锁着让她如何进去,指尖翻飞,回了四个字的短信:“门锁着呢。”

    “密码锁,你按下密码就可以了。”

    有这么懒的主人吗,江君越真是开天辟地头一个,下床开个门能累死他?

    “我不知道密码,你开门。”突然间的,就想要见到他,很想很想,一想起迷天会所里自己赢的那些钱,蓝景伊的心真的不淡定了,一股子暖暖的气息拂遍全身,原来,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在悄悄的对她好。

    十几天不见了,这会儿,她居然好象有点想他了。

    “你猜?”

    “猜不到。”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里能猜到他设置的密码。

    可,这一次她的短信回过去,那边却半天都没回过来,低头看着,真不知道这男人又要玩什么花样。

    就在蓝景伊以为他又不想理自己的时候,的短信提示音终于又响了,“自己的生日知道吧?”

    蓝景伊什么也没想的就按下了自己的生日,六位数,“咔嗒”一声,门锁开了,人直冲向他的卧室,一边推门一边道:“小倾倾,你神经病呀,干码用我的生日做密码?”

    “闭嘴,吵死了。”迎面的床上,江君越一个翻身,这一翻,刚好把身上的空调被给翻开了,露出他精健的身体,“蓝景伊,有没有人教过你,进男人的卧室要先敲门?”也许是才醒来的缘故,江君越神态慵懒的躺在床上,全身上下只着一件黑色小裤,蜂腰窄臀宽肩,标准的黄金倒三角比例再配上那一张如妖孽一样的脸,这一刻的江君越很惹人眼球。

    只瞄了一眼,蓝景伊就垂下了头,“谁让你用我生日做密码的?”

    “你去问蒋翰,密码锁他弄的。”江君越却无视蓝景伊的存在,大大方方的下了床,就只穿着那一条小裤走向卧室的卫生间。

    蓝景伊眼看着江君越就要走进去了,这才小小声的在他身后道:“那个,我再也不去迷天会所了,以后,你……”

    “你去不去那里关我什么事?要是没其它的事儿,你走吧,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江君越,你什么态度,我这不是有事才来的吗?你要是不愿意我来,那我现在就走。”转身就走,欠他的太多,她现在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还不起,也只能来日方长了。

    身后,静静的,蓝景伊两三步就出了江君越的卧室,他不理她,可是,她却也没真的生气,一想起他这些日子为她所做的一切,心,都是甜甜的,仿佛在这个世上再也不孤单了一样,其实,一直有一个人再陪着她走过这段煎熬。

    “啊……”可是下一秒钟,蓝景伊整个人便被人从身后抱住,熟悉的男性气息席卷了她的神经,“小倾倾,你要干吗?”嗅着他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味道,她的心如小鹿一样乱跳着,有点慌,有点乱。

    “嘭”,身体被男人的身体带着一起倒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唇上一热一湿,就在清晨的阳光里,他在她耳边呢喃,“别怪我,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唔……唔唔……”等到蓝景伊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起开。”

    蓝景伊试图推开身上的男人,可,别看江君越跟型男有断距离,但是,他身上的肌肉却是有暴发力的,无论蓝景伊怎么拼命怎么使力全都没用,可以用撼不到分毫来形容。

    越是推搡,心底里的那份不安越强烈,她和他的第一次也是她生命中的第一次,那一次她不怪他,因为,是她在网上买错了药,但是这一次,她不想再被他欺负了,她不想走蓝晴的前车之鉴,交际花再出名,可是,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眼看着怎么也推不开江君越,就在江君越移开了唇往下滑去的时候,蓝景伊低头一咬,这一咬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啊……”江君越出于本能的原始的叫了一声,很疼,能不疼吗,这一咬下来,他肩膀上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两排牙印上血淋淋的,看上去甚至于有点渗人。

    就趁着江君越吃疼愣神的功夫,蓝景伊终于推开了江君越,狼狈的从沙发上爬起来,气喘吁吁的朝着小公寓的门前奔去,只想马上的离开江君越。

    可是,几乎被耗尽力气的她怎么也快不过江君越,他疼的只是肩膀,男人的力气让他如豹子一样的再次冲向蓝景伊,两个人一起撕打在地毯上,从东滚到西,再从西滚到东,蓝景伊的长发散乱在身前身后,终于,经过了十几分钟的撕打,她还是被江君越给牢牢的钉在了地毯上。

    茶几上,那条小裤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飞上去的,此时正乖乖的趴在那里看着地毯上的男人和女人,而男人的身上赫然是一道道的血痕,那是女人的指甲划过后的产物。

    “唔,江君越,你根本就是个大灰狼。”她还在推他,就如同一只困兽一般。

    “乖,别怕,把你自己交给我就好。”江君越一边在奋力的压制着她的身体,一边却在气喘吁吁中放轻了声音,低柔的哄着她。

    “不要,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蓝景伊还在挣扎,“啊……”她失声惊叫,这一刻的她吓坏了,第一次的经历她已记不得多少了,那晚上吃了迷春的她全都被药性所支配着,具体的做了什么她真的记不清楚,事后,只知道自己的第一次没了。

    “别怕,乖。”不顾她牙齿的狠戾,他的吻轻柔的落在她的唇上,只想以吻来缓解她的紧张。

    可是,回应他的是腥咸的味道,她又开始咬他了。 [ 首发

    疼痛依旧,他却全然不管,任由着身下的女人在他的身上抓抓挠挠,还有不停的咬他。

    江君越什么都忘记了,只一种久违了的感觉袭遍全身,那感觉,几年了,除了那一晚在酒店与蓝景伊在一起时感受过,这就是几年来的第一次了,因为,那一晚纯属意外,那一晚的一切,他只记得几个零星的片断,只知道在一切结束后,他看到了片片的落红。

    他邪肆的一笑,薄唇轻启,想要说点什么,却马上又封口了,他还是不要去招惹她的好,生米煮成熟饭,她再想逃开他,那是不可能的。

    蓝景伊紧咬着牙关,那是她给自己保留的最后的一丝尊严。

    终于,一切结束了。

    蓝景伊静静的躺在原处,如同一只木偶一般。

    江君越喘匀了气息,颀长的身形站起,低头俯视着地毯上的蓝景伊,她空洞的眼神在诉说着她的无措还有痛恨,什么也没说,江君越一把打横抱起她再送到了床上,再随手给她盖了一条毯子,这才低低的道:“躺着别动,我一会儿就回来。”一边走一边换上了外衣裤,再拿了钱夹很快就消失在了小公寓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