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9章你们要去哪

    “嘀嘀……”黑色宝马一点也不气馁的紧跟着她,她快它也快,她慢它也慢。

    很快的,蓝景伊的身后响起了一大串的汽车喇叭声。

    堵车了。

    就那黑色宝马慢悠悠的车速,能不堵车吗,医院大门口内里已经堵起了一大长排。

    很快的,叫嚷声便伴着喇叭声响彻在了蓝景伊的耳边。

    “上车。”一旁,江君越旁若无人的把车开成了龟速,仿佛身后那些车那些喇叭声那些咒骂声都跟他无关只跟蓝景伊有关似的。

    蓝景伊回头瞟了一眼那俨然已经形成的汽车长龙,狠狠的白了江君越一眼,这才跳上了他早就为她打开的车门里,坐定,“我回宿舍。”

    车子,匀速的驶向她的集体宿舍,江君越却是老实了,不说话的只管开车,于是,她也不说话的只管坐车了。

    就要到了,远远就望见了正等在路边的李雪凤,只是车还没到,李雪凤就不住的冲着她的方向招手,蓝景伊眨了眨眼睛,难道李雪凤隔着车玻璃看到她了?

    握着方向盘的江君越手心里全是汗,那傻妞,若是穿帮了,他也不用再付她一个小时一百块了吧。

    幸好,蓝景伊一心一意只想着去迷天赚钱,车还没停稳就推开了车门要下车,身侧,江君越却道:“你们要去哪儿?”

    回应他的不是蓝景伊而是李雪凤,“去迷天呀,嘿嘿,赢钱钱去。”确切的说是赚钱钱去,赢的钱可不归她,她一个小时只有一百块,倒是蓝景伊会赢翻了,这还没去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迷天?”江君越玩味的一笑,“上车吧,我也去。”

    “江君越,你要去赌钱?”赌钱可不是好事,赌钱会丧志会害得人倾家荡产,她若不是需要钱给妈妈治病,才不要去赌钱呢。

    “反正我今天公司也没什么事,就陪你们去玩玩,你们玩什么,我玩什么。”

    江君越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蓝景伊顿时无语了,她就是去赌钱的,这样的她凭什么管着他呀。<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伊伊,上车吧,反正也是顺路,我们坐不坐他这车都要那些油钱的。”李雪凤一拉蓝景伊便跳上了车子的后排座位上,有私家小车送她们去,还是拉风的宝马,她才不要傻不啦叽的去挤公交车呢。

    蓝景伊别扭着,可被李雪凤紧拉着手,她再反对就矫情了,之前就坐得江君越的车,再多坐一次有差吗?

    三个人进了迷天,继续玩昨天的梭哈,只是今天的玩伴换成了是江君越,让她是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只玩了几局江君越就一扔手里的牌,气恼的道:“我不玩了,你们找别人玩吧,这都输了好几把了。”恨恨的扫了一眼蓝景伊面前那一小堆金色的筹码,还有点咬牙切齿,“姓蓝的,原来你是赌场行家呀。”说完,唇送到了她的耳边,“你是不是出了老千?怎么每回都是你赢?”

    “嘿嘿,我运气好我继续玩,你呀,还是走吧,不然再玩下去你们江家的财产都被你这个败家子给败光了。”

    “你心疼?”他的气息吐在她厚实而饱满的耳垂上,邪魅的悄声问道。

    蓝景伊冷冷的白了他一眼,“不识好人心,滚。”说完,狠狠的一推身侧伟岸的男人的身体,再也不看他了。

    “呵呵……”一声轻笑,江君越嗑了根烟,点燃,然后步履悠然的走向迷天的大门口,身后,李雪凤的手捅了捅蓝景伊,兴奋的低声道,“蓝景伊,江少真听你的话呢,哈哈,赶紧坦白,你们两个是不是有奸`情?”

    蓝景伊脸一红,那一瞬,心,突的漏跳了一拍。

    玩了两个小时,赢了钱,蓝景伊又是想方设法的离开了,身上的背包里都是钱,她又赢了好多,这两天的运气出奇的好,哪怕是抓得一手烂牌也不输,这让她不觉有些狐疑了。

    但是,赢了钱总是开心的,至少可以应付几天妈妈的药费了。

    赶去医院,病房里还是只有妈妈一个病人,真好。

    陪着妈妈吃了晚饭,再给妈妈剪了手指甲,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儿这五年分开的经历,蓝晴便睡了。

    蓝景伊却睡不着,只是躺在中间的病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昨晚,有江君越在,但是今晚,他没来了,她只觉这病房里空荡荡的,似乎只闻自己和蓝晴的呼吸声了。

    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袭卷了整个心房,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感觉。

    钱暂时够花了,蓝景伊便每天去超市上班,晚上来陪妈妈,看护很尽职,钱要的也不多,再加上蓝晴可以自理,所以,蓝景伊也比较放心。

    上几天班去迷天赌一次,每次都能赢钱,这是让她很欣慰的。

    转眼一个多星期过去了,这夜,蓝景伊下了班就跑去医院,超市下班晚,但是她跟超市的老板请了假,每天晚上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好去照看妈妈。

    下了电梯便往妈妈的病房走去,才要经过护士站,就听见护士站内两个护士低声的交谈着,“那个姓蓝的女病人占着一整个病房,她若是有钱为什么不直接去vip病房?非要占着三个病床呢?你看,我舅妈的亲戚要住院还要住走廊,咱们这医院的护士给自家的人说句话都不成,这是什么道理?”

    “你小声点,那天那个病人一住进来就花了高价钱定了那三个床位,听说不止是高价钱,还惊动了院长呢,你不过是个医院的小护士,你能高过院长去?你就少说两句吧。”

    “气人,一晚上就睡两个人,居然占着三个病床。”

    另一个护士一抬头,刚好瞥见蓝景伊,不由得捅捅一旁正抱怨着的护士,示意她别在说了,可是那护士没看到蓝景伊,兀自的继续道:“你捅我干吗,我舅妈的亲戚我也要叫姥姥的,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还住走廊,你说我的心能不酸吗?”

    蓝景伊缓步走了过去,低声道:“我妈只要了一张床,那另两张是谁要的?”

    那护士一转头,看见是她,便知道她都听到了,也便不隐瞒的道:“就是把你妈送进医院的那个姓江的,仗着有钱有势要了三张病床,他那么有钱,干吗不直接把你妈送去vip病房?”

    蓝景伊的脸红透了,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最近太忙了,除了工作就是照顾妈妈,再就是去迷天赌钱,她有些不好意思了,拉过那抱怨的护士的手道:“快把你姥姥推去我妈的病房吧,天天闲着,我还以为没病人,原来是……”

    “你同意?”护士的脸上一喜,有些没想到蓝景伊这样开通。

    “嗯,快推进去吧。”

    病房里多了一个病人,她却不觉得拥挤,这样才踏实,蓝晴睡下了,蓝景伊这才有空,拿了去了走廊一角的公共阳台,十天了吧,江君越再没来过医院,但是这病房的事她要跟他说说清楚,以后,真的不能这样了,那是救命的病床呀,她今天才知道多少人排队等着呢,她和妈妈却生生的占了这么许久。

    “想我了?”才一接通,那端的男人便轻`佻的问过来。

    “病床的事儿谢谢你,可是我妈妈只要一张病床就好了,多了也是浪费,以后,请你不要再在我妈妈身上乱花钱,江君越,我不会领你的情的。”蓝景伊很直白的拒绝,不想再给他任何的幻想,太累了,他总是能做出让她出奇不意意想不到的事儿,让她防不胜防。

    “那你晚上睡哪儿?” 百度嫂索#>笔>阁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躺椅。”说完,蓝景伊便挂断了,医院楼下就有卖躺椅的,几十块一个,不过,她不打算买,就在木椅上靠着将就睡一夜也挺好的,省下钱来给妈妈治病,妈妈的病好了比什么都重要,靠着椅背,她却睡得踏实,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清晨醒来,人还是在椅子上,只是,再也不是那把木椅,而是一把躺椅,毛毯盖在身上,暖暖的,蓝景伊愣愣的站了起来,恍惚的扫过周遭,另两张病房上都是病人,只是阳台上伫立着一道身影,那样的熟悉,却也那样的让她不喜欢,站起来不情不愿的走过去,“陆文涛,你来干吗?”他妈不喜欢她还有妈妈,她现在知道了,陆文涛娶她根本是因为他妈妈让他来报复蓝晴和自己的。

    陆文涛转身,身体斜倚在阳台的栏杆上,目光悠然的落在她的身上,“蓝景伊,你宁愿要那个姓江的钱也不愿意要我的吗?他到底哪里比我好?你就那么喜欢做人家情人吗?”

    天色才亮,天空中一抹鱼肚白飘忽在云朵间,蓝景伊咬牙,“我和他,只是朋友。”

    “朋友?那他会为了你而迫我撤诉?还跑去迷天请人帮你赢钱?蓝景伊,这世上,只有傻子才会做没有任何回报的事情,我不信他对你没有任何目的。”

    “什么迫你撤诉?”还有她在迷天赢的钱,原来不是自己运气好,而是江君越在暗中帮忙?

    蓝景伊迷糊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