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8章男朋友

    病房里多出来两张床呢,她随手一指中间的那张床,“你要是不嫌那床小你就睡吧。”

    “那我不谢了,算是你对我这个债主的回报。”说着,长腿往床上一栽,人便不客气的大刺刺的躺了下去,很快便睡着了。

    蓝景伊的手紧握着蓝晴的,怎么也不肯离开妈妈,她怕妈妈醒来就跑了,小小的病房里飘荡着蓝晴和江君越浅浅的呼吸声,她看看蓝晴,再看看江君越,不知怎么的,那一瞬间只觉他是和她们母女两个相依为命的,仿佛,他是属于她们这个小家的一份子。

    眼皮越来越沉,意识越来越恍惚,蓝景伊到底还是睡着了。

    清晨的风和煦的飘进病房,百合花的幽香弥漫在空间里,也淡去了那消毒水的味道,伴着百合花的还有一股子皮蛋瘦肉粥的香气,那香气诱着蓝景伊揉了揉眼睛,睁开,目光一掠间,她怔住了,“妈,你怎么醒这么早?”下意识的就跳下床,脚落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昨晚她好象并没有来这床上睡觉,而是……而是就在蓝晴的床前坐着的,天,一定是正看着她的江君越把她抱上床的,脸一红,“君越,你怎么还没走?”

    “伊伊,怎么说话呢,君越一早起来就给妈买来了粥,真好吃,你不起来不管妈也就算了,还不让君越管我吗?”蓝晴的脸上洋溢着笑意,一点也没有要出院的样子。

    蓝景伊呆住了,愣愣的看看蓝晴,再看看江君越,半晌才迷迷糊糊的道:“妈,你们认识?”

    “伊伊,你还想瞒着妈多久?”蓝景伊微嗔,又喝了一口江君越送到唇边的粥,“这粥真香,我都好多年没吃到这样有家乡味道的粥了。”

    “妈,我瞒着你什么了?”这一刻的蓝景伊只觉自己是多余的,好象那床前正坐着喂蓝晴吃粥的江君越才是蓝晴真正的孩子似的。

    “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诉妈,伊伊,这次真的是你的不对了。”

    蓝景伊瞠目,“男……男朋友?”江君越一早醒来就是这样跟蓝晴表白的?还有,他怎么知道妈妈喜欢吃南瓜粥?“伊伊,给你也带了一份,趁热吃吧,冷了不好吃。”仿佛是感觉到了蓝景伊心底里如惊涛骇浪般的惊诧似的,江君越波澜不惊轻描淡写的指了指一旁小桌上的的食盒,“皮蛋瘦肉粥。”他专门让饭店里新熬的,绝对好吃。

    是的,蓝晴喜欢南瓜粥,她是喜欢皮蛋瘦肉粥,这男人,他到底知道她和妈妈多少的喜好?

    眼看着妈妈没吵着要离开医院,暂时的,蓝景伊什么也不敢多说了,生怕一个说错了惹妈妈不高兴就要出院,她可是趁着蓝晴喝醉了昏睡过去才把她送来医院的,若是蓝晴不配合,她知道她怎么也留不住妈妈的。

    蓝景伊闷头吃起了粥,倒是那边江君越替她做了身为人女的责任,一口口的喂着蓝晴吃完了食盒里的粥,她从不知道,这男人居然还会有这样耐心和温柔的一刻,看着看着,她突然间想,若是让他喂自己,他会不会呢?

    吃完了早餐,医生来查房了,一溜进来两大排的医生和护士,一下子就把这病房给占的满满登登的,先是大体的检查了一番,然后说了一下今天要做的检查便离开了。

    一叠的检查单,蓝晴坐到了轮椅上,很乖很配合的被推着去各个科室检查,到了ct室,蓝晴先被护士推了进去,江君越才要跟进去,蓝景伊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忍了半天的疑问终于得以问出来了,“姓江的,谁让你跟我妈说你是我男朋友的?”<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江君越邪邪的一笑,两条手臂抱在一起,慵懒的倚在墙壁上睨着她,“你说,我们是不是朋友?”

    她点头,昨晚才说过是的,这一她刻怎么也不能否认,可朋友跟男朋友是两回事吧。

    “那你再说,我是不是男的?”

    蓝景伊再点头,他自然是男的,难不成是变性人?

    “那不就对了,这合在一起就是我是你男性的朋友,简称,男朋友。”

    蓝景伊瞠目,男朋友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定义了?

    却又被他说得哑口无言,“我妈一定误会了。”

    “那是她的事,跟我无关。”江君越说着,就要推开ct室的门进去。

    “喂,你别走,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说服我妈留在医院的?”这是蓝景伊此刻最想知道的答案,她简直觉得蓝晴的配合有些不可思议了。

    “你猜?”慵懒的一笑,那笑容,那神情,除了欠扁还是欠扁。

    猜他个头,“我要是能猜到也就不问你了,你快说。”

    “嘿嘿,我就不告诉你。”他却是邪邪的眨了眨眼,就在蓝景伊气急败坏的恨不得要砍了他的时候,他已经一转身就推开ct室的门进去了,蓝景伊看看ct床上的蓝晴,只得噤声了。

    死男人,臭男人,等她知道原因了,一定让他好看。

    可,心底里还是有一些欣慰的,妈妈这样配合真的已经足够了,她是感激江君越的,只是,嘴上说什么也不肯表达出来罢了。

    做完了所有的检查,吃过了午饭,也把蓝晴抱上了床,江君越看看时间,“阿姨,我和伊伊请了一个看护白天照顾你,晚上看护下班我们再过来,阿姨你看行吗?”

    “不用看护的,我也没什么大碍,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也能自己照顾自己的,你们白天忙你们自己的工作,我行的。”

    “妈,你就让看护留下来陪你吧,不然呆在这病房可无聊了,等我忙完了就来医院。”这一天的检查下来最少也要个小几千,一想到钱,蓝景伊的心便七上八下了,看来,她只能再跟李雪凤一起去迷天再碰碰运气了。

    钱,真是杀人不眨眼的刀,没钱就没有妈妈的一条命,这世界,就是这样的残忍。

    “去吧,都去吧,妈这有,有事就打你们电话,到时可不许不接哟。”

    “不会的,阿姨,那我和伊伊就先走了。”江君越说着,极自然的牵起了蓝景伊的手,俨然她就是他的小女朋友一样,她挣扎了一下,可当目光接触到蓝晴的目光时,便立刻的停了下来,而江君越就是利用了蓝晴的误会,一直大刺刺的牵着她的手走出病房。

    才一出去,才一合上身后的门,蓝景伊便用力的一甩他的大手,“江君越,请你犯尊重点,不要有意无意的占我便宜,我告诉你,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没有吗?”江君越的视线从蓝景伊的脸上徐徐下移,最后,落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蓝景伊,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大着呢,说不定你肚子里现在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了。”

    “你……你胡说什么?”他这一说,蓝景伊才一惊,这个月她的月事好象还没来呢,似乎,什么都是有可能的,这片刻间,她的心底已经激起惊涛巨浪,只一片的乱了。

    一只大手如钟摆一样的在她眼前晃动,“蓝景伊,你失魂了呀?”眼见着蓝景伊突然间的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江君越伸手在她面前不住的晃动着,仿佛是要叫回她的魂魄似的。

    那低沉而磁性的嗓音,让蓝景伊终于醒了过来,眸光掠过面前如妖孽一样的男人的俊脸,一挥手就打开了他的手,“走开。”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只那一晚她就怀了他的孩子呢?可,她的月经一直没来却也是事实。

    心怀忐忑的进了电梯,身后,江君越亦步亦趋的紧跟着她,她停下他也停下,让蓝景伊不由得气恼的瞟了他一眼,“当人家保镖很舒服吗?”

    “要不,我去劝你妈离开医院?”他低低一笑,漫不经心的说道。

    蓝景伊无语的再瞟了他一眼,妈妈能留在医院,这事儿,的确是该感谢他的,算了,好女不跟男斗,她不跟他一般见识。

    蓝景伊一出了电梯就打电话给李雪凤,“雪凤,你在哪儿?”

    “喂,你到底要不要去呀,再不去天都要黑了。”

    “马上的,你先告诉我你在哪儿,我们再会合。”

    “我在宿舍呢。”还不是在等她的电话吗,她蓝景伊还有脸问她,她都等得想要杀人了。

    “我马上回去,大约半个小时后一起去迷天。”钱,她得拼命赚钱,妈妈住进医院是好事,可于她来说就意味着她要拼命的揽钱了。

    “上车。”就在蓝景伊刚放下电话准备要去坐公车的时候,江君越那辆拉风的黑色宝马恰好驶了过来,摇下的车窗里,男人深邃的眸光深不见底的斜睨着她。

    蓝景伊一点也不喜欢这车的颜色,更不喜欢这车的牌子,一看见这车,就让她想起陆文涛,“姓江的,等你换辆车再请我上车。”说完,她越过宝马直直走向医院的大门口。

    “嘀嘀……”黑色宝马一点也不气馁的紧跟着她,她快它也快,她慢它也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