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6章迷天会所

    “多少?”

    “五千。”

    “靠,你骗我的是不是?哪里有那样发财的地方,你不是去做骗子就是去赌钱了。”

    “呃,你怎么一猜就准呀,我是真的在赌场,哈哈,你要不要来试试?玩小一点吗,这样子,以后我们也不用再去超市那小地方混了,天天吃烂菜,真没意思。”

    “你真的赢了?”

    “那是自然了,来这里只要脑子好使,一准赢的。”李雪凤煞有介事的说道,身旁就站着一帅哥美男,虽然帅哥美男不是为了她,但是,能跟江君越站在一起她也觉得是幸福的,其实幸福就是这样的简单,江氏的总裁呢,跟他一起呆上一分钟,都足够自己这辈子回味无穷了,他真帅。

    “只看不玩可以去吗?”蓝景伊小声的问,她觉得赌博不好,但是,她真的缺钱,若是真有李雪凤说得那样好赢钱,说实话,她是心动的,因为,现在即便她天天卖血,一个月也就能攒个一万多块,可妈妈那病是无底洞,况且,她也不能天天卖血呀。

    “可以呀,你来帮我数钱就好。”李雪凤大言不惭的,眸光瞟向江君越,后者正冲着她竖大拇指呢,让她不觉有些飘飘然。

    “那你现在在哪儿?”蓝景伊彻底动心了。

    “迷天会所,你来吧,到了给我电话,我出去接你,不然你进不来的,我有我朋友的vip贵宾卡。”

    挂断了电话,蓝景伊匆匆的跳上公车,她去了。

    若是她手上钱多,立刻就给妈妈打电话了,但是现在,她不敢,真打通了,她连入院的费用都交不起,更何况是那接下来的治疗费用了。

    心,酸酸的,从小到大最不喜欢的就是赌场那样的地方,但是现在,她就是心动的去了。

    七千,整整七千块,蓝景伊在洗手间里数了一遍又一遍,看着这钱都在傻笑,原来赚钱也可以这么的容易,电视剧里总说赌钱千万不能贪心不能上瘾了,那些出老千骗钱的都是让你开始赢后面输,所以,她还是见好就收吧。

    “哎呀……”一出了洗手间,眼看着就要回到位置上了,蓝景伊腿一弯便跌坐到了地板上。

    “伊伊,你没事吧?”李雪凤冲过来,蓝景伊现在可是她的摇钱树,她陪蓝景伊可是有钱赚的,不得不说江君越那厮真有钱,一个小时给她一百块,比超市上班赚钱多了,她恨不得天天有这样的差事做。<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哦,地真滑,呜呜,我腿疼了。”

    “要不要去医院?”

    却不想,李雪凤只随口一问(她不想走,她想多赚点钱),可是蓝景伊立刻附和道:“嗯,去吧,不然我真怕我以后腿跛了。”

    李雪凤只好哀怨的扶着蓝景伊离开了迷天会所,可是,一出了大门,蓝景伊立刻站的笔挺,长腿刷刷的奔向公车站,李雪凤足足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蓝景伊,你腿没事儿?”

    蓝景伊止住脚步,回头,嫣然而灿烂的一笑,“当然没事了,我是要见好就收,我怕我赢了那些输家不肯放我走,嘿嘿,所以,就使了这招,怎么样,我聪明吧?”

    聪明个鬼,被人耍了呢,不过,她却觉得蓝景伊真幸福,她要是能被人这样耍,耍多少次她都愿意,江君越,他对蓝景伊似乎不是一般的好呢,“嗯,聪明,不过蓝景伊,我觉得我们应该还可以再赢一点点的,不如我们再回去玩一个小时再逃,如何?。”

    “不了,要去你自己去。”手摸着包包里的钱,蓝景伊的心情终于好些了,真想自己今天的好运气能带给妈妈,也许,妈妈的病情也没那么糟糕。

    跳上公车,蓝景伊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蓝晴的电话,电话响了足有七八声才被接起,“伊伊,是你吗?”轻柔的女声,没有夹带任一丝的忧伤,蓝晴的声音就象她的外表一样,永远的温婉动人。

    “妈,过几天我生日,我们视频吧。”压抑着心底里的想念,蓝景伊的语调尽可能欢快的道。

    电话的彼端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做考虑中,那默然让蓝景伊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妈,你都五年没回来了。”委屈的抱怨着,明明两个人就在同一座城市,蓝晴却怎么也不肯见她。

    “嗯,妈记得你生日呢,伊伊,妈忙着呢,改天再聊。”说完,蓝晴已经挂断了电话。

    蓝景伊听着里那“嘟嘟嘟……”的盲音,心里真的犯睹,泪水不可遏止的流淌着,这样的妈真不知道是亲妈还是后妈了。

    跳下公车,蓝景伊的眼睛红肿肿的,宿舍的门前,这次不是陆文涛了,而是江君越,一身的装束宛然就是她初见他时的那副牛郎模样,“蓝景伊,我心情不好,我想喝酒,你陪我。”霸道的不容置疑的口气,让她微微愣了。

    “为什么是我?”

    “你不是我朋友吗?上车。”他拍了拍身后机车上的位置,随手一揽她的纤腰,扯着她就不由自主的坐了上去,“抱紧了,出发。”根本不等蓝景伊反对,机车已经风驰电掣的驶进了夜色中,风,掠过她的长发拂在他的脸颊上一片温软,她卖了血,却一点营养都没补充,就带她去吃顿好的吧,不然这笨女人,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黑豆炖乌骨鸡,杞子红枣煲鸡蛋,当归羊肉,猪肝粥,再加一个红枣花生衣汤,全都是补血的,最后,点几道自己爱吃的,椒盐虾和酱牛肉,还有一盘水煮花生和炒青菜,荤素很搭配,满桌子的琳琅满目,蓝景伊看着有点呆,“男人也吃这些?”

    “你是男人吗?”江君越一挑眉,不屑的撇撇唇,“陪我喝酒,少废话。”端过了酒,真倒了两杯,酒香扑鼻,蓝景伊浅尝了一口,居然有点甜,“这什么酒?”

    “米酒。”女人做月子要喝的,他好不容易让人弄来的,就喝这个吧,不过,绝对不能告诉她是那样的酒,“来,干一杯。”他把酒杯碰上她的,一仰头就干了,然后就去夹菜吃起来。

    蓝景伊学着他的样子才要喝干,酒杯却被他一下子按住,“你是女人,一小口随意就好。”

    “哦。”她迷惑的看看他,他喝酒就跟喝水一样,再甜的米酒也不能这样喝吧,“你也要小口小口的喝。”

    “你别管我,吃菜。”说实话,江君越的心情也确实是不好,让她跟了自己她不干,可是,他却没办法放任她的自生自灭,那种感觉很不好,他不喜欢。

    “你怎么了,谁惹你了?”江家有钱有势的,他还是江氏的总裁,怎么说心情不好就不好了呢。

    “你。”单音一个字,抬眸瞟了她一眼,“怎么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好象我是洪水猛兽似的。”

    “我怎么惹你心情不好了?”

    他没说话,而是眯眼看着她连干了两大杯,这才重重的放下了酒杯吃起了菜,看他吃得特别的香,蓝景伊的肚子便开始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真饿了,而且,她很久都没有吃这些好吃的了,不客气的吃着,“我这是陪你,不是要占你便宜哟。”

    忽而,他放下了筷子,颀长的身形悠然的后仰,舒服的靠在了椅背上,“蓝景伊,说吧,你想找个什么样的男人?简非离那样的?”

    “你别管。”

    “简非离结婚了。”

    手里的筷子“啪嗒”掉落在桌子上,“你说什么?”

    她的神情她的反应已经告诉了江君越答案,她心里,果然是只有简非离的,所以,她才不愿意做他的女人,“没说什么,吃东西吧,浪费可耻。”是的,浪费可耻,可怜她平时都是吃超市小食堂的那些烂菜做出来的菜,能吃到这些,怎么也不能剩下的,闷闷的吃着,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消解她心底里才涌起的风起云涌,却还是一个没忍住,她悄声的问他,“他真结婚了?” [$].com

    “嗯,听说的。”

    心下,已是一片黯然,原本是江君越一个人在大口喝酒,现在,蓝景伊也喝上了,大杯大杯的喝,那个男人真的结婚了,呵呵,那她所有的希翼都没有了,或者,在她答应嫁给陆文涛的时候,她和简非离就注定了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了,“小倾倾,来,我们再干,呵呵,认识你真好。”

    “有什么好的?”

    “当然好了,你对我好呀,我缺钱你就借我钱花,还去超市英雄救美,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超市的那些花心女生们都喜欢你呢,还让我给她们做媒婆呢,小倾倾,哪天我带你去我们宿舍,你要是有相中的就告诉我,姐姐我一定帮你。”

    “蓝景伊,你比我小吧,所以,你应该说妹妹我一定帮你。”

    “嗝……”她打了一个酒嗝,站起来绕到他的身边,两手捧起了他的脸,“你比我大?我不信。”

    她的小脸离他真的很近,酒汽氤氤在两个人的周遭,天黑了,饭庄里的光线迷离而暧昧,再加上酒劲,让人看着什么都染上了一层迷幻的色彩,也许是真的喝多了,江君越伸手一搂蓝景伊,扣着她的身体贴近了他的,“离我这么近,想勾`引我吗?还是,现在想做我的女人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