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5章狼狈极了

    那一刻的蓝晴狼狈极了,发上的水珠滴嗒而落,让她气恼的仰起一张妩媚至及的俏脸,还是如记忆里那般的精致美艳,却不知为什么她瘦得厉害,白皙的手轻抹了抹额际的酒液,随即笑道:“陆小棋,你是嫉妒我,哈哈,你就是嫉妒我。”

    “谁要嫉妒你,你黄土都埋到脖子那了,我是在等着看你怎么先我而死,蓝晴,你瞧,老天都看不上你的狐媚样了,老天要来收你了……”

    蓝景伊的唇张成了o字型,她再也隐忍不住,用力的要去挣开陆文涛,可是手,还是被他死死的攥着,“你妈已经回来一个多月了,可是,她没去见你,你觉得这个时候你出现了她会好过吗?”低沉的男声,可是诉说着的却也绝对是一个事实。

    “什么病?”她亲生的妈妈,可是,回来了连来看她一眼都不曾有,心,突的钝痛了。

    “肾衰。”

    蓝景伊的脸色瞬间惨白,她听说过的,那病,得了便很难医治,除非……除非是有人肯换肾给病人。

    “还要过去吗?”陆文涛冷清清的问,那边陆小棋还在与蓝晴对峙着,居然,都没有发现他和蓝景伊的出现,让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庆幸了。

    蓝景伊摇头,突然间就想明白了蓝晴的心,妈妈一定是不想连累她,一定是的,妈妈,还是她的妈妈呀。

    重又坐回到陆文涛的车里,她的心却已经疯狂的乱了。

    “她怎么没有住院?”明明是自己的妈妈,可是这会儿作为一个女儿,想要知道蓝晴的病况,她居然要问一个外人。

    “没钱。”直白的两个字,却让蓝景伊的心骤然的一跳,她轻轻阖上了眼眸,终于明白了在赶来骚动时陆文涛说请她去陆氏工作的事情了。

    “你打算一个月给我多少?”低低的很没骨气的问到,蓝景伊的心酸酸的,可是妈妈,她怎么也不能放弃吧。

    “两万,不过,你要搬回去住。”

    蓝景伊的身体徒然一僵,“然后,做你的情妇?”婚已经离了,两个人再住一起,他想要的也只能是这个了,惨然的一笑,为什么,她总是会在最惨的时候遇到他呢?

    “或者,你再嫁回给我。”陆文涛继续的转动着方向盘,神情漠然中却隐匿着一份希翼的意味。

    “呵呵……”一声轻笑,随即,蓝景伊直接伸手摇开了车把手,车门顿开的时候,陆文涛吃惊了,“蓝景伊,你要干吗?”风,汩汩的吹来,他急忙去踩刹车,却还是晚了,蓝景伊已经跳了下去。<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不,这辈子,她都不想做任何男人的附属品。

    陆文涛,江君越,全都见鬼去吧,她一个也不要。

    超市的工作没有周末,每个月只有两天的假期,珍贵的让蓝景伊从来也舍不得休息,但是今天,她必须要休息了,她想去找找蓝晴。

    出国五年,蓝景伊一直以为蓝晴过得很好,但是现在才知道,她过得一点也不好,就连自己病了也没钱医治。

    先去了一家民营的小医院卖了400cc的血,她的血型是ab型,还是很少见的那一种类型,所以,居然给她卖了五百块,原谅她吧,她真的不是不想无偿献血,而是,她缺钱,从现在开始,她手里的每一分钱都要攒下来给妈妈治病,若是能换个好一点的工作多好,可是,陆文涛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恨死陆文涛了。

    一张脸苍白的走出抽血室,她的头有些晕,急忙的坐在抽血室一侧的椅背上,休息了一会儿再吃了一点东西,这才好些了。

    走廊尽头的吸烟点,陆文涛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随即掐熄,为了钱,她来卖血了,她是宁愿卖血也不要他的钱,她嫌他。

    医院外的一辆黑色宝马车里,江君越拿出了,接通,里响起了强子的声音,“江总,蓝景伊来医院是来卖血的。”

    手里的“哐啷”一声落在了车内,深邃的黑眸若有所思的望着车窗外的一株棕榈树,看着那宽大的叶子随风轻摆,悠然的样子让他的心微微一恸,那样身不由已的感觉他懂。

    蓦然的启动车子,只如离弦的箭一般朝前射去,许久没有这样对一个女人上心了,可,他现在根本无法放任蓝景伊而不管。

    一边转动着方向盘,一边拨通了洛启江的,那边很快接起,“姓江的,真是损友,你说说吧,你都多久没给哥们我打电话了。”

    “交给你一个任务。”

    “啊,你当我是你跟班的呀?”

    “你不想?”揶揄的声线,反正,只要一想起那女人不要命的去卖血,他的心就忍不住的疼,记忆里那个四岁的少年蹲在角落里无人管无人问津的画面袭上心头,其实,孤单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切,当然不想了。”

    “算了,拜。”尾音一个字,江君越就要挂断电话。

    “喂,别呀,到底什么事?快说,别挑起了我的好奇心,然后就滚了,剩下我一个人心痒痒。”

    “赌博会不会?”

    “会,傻子都会。”区别就是输和不输。

    “会不会输?”

    “呃,你这是要玩什么?”他洛启江可不想做傻子。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江君越说着说着就挂断了,不知怎么的,一想到洛启江的眼珠子落在蓝景伊的身上,他就浑身不自在。

    卖了血,蓝景伊四处的闲逛着,只想能偶遇到蓝晴,其实,她有蓝晴的号码的,只要她打过去问一下,就知道蓝晴在哪里了,可是,既然蓝晴不想她知道她的病,她打过去电话蓝晴一定会多想的。

    江君越换下了一身修身西服,行头从名贵而变成了普通的地摊货,可,即便是那种二三十块钱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依然掩不去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整个人悠然的斜倚在超市的玻璃门上,鼻梁上的超墨让他浑身上下都显露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幽魅来,有点痞有点魅,“先生,要买什么东西吗?”那副超墨愣是没让人认出来他就是上次对蓝景伊英雄救美的那个‘英雄’。

    “雪凤呢?”轻`佻的男嗓,兜在裤袋里的两只手撑着裤袋鼓鼓的,他还嫌不够的不住的煽着手。

    “你是……”超市的售货员好奇的继续打量他,这男人太帅了,很惹眼,雪凤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美男帅哥了?

    “我是她朋友,叫她出来一下。”漫不经心的一语,却足以让看着他的女人的心漏跳半拍,只是这样看着都惹眼,若是能与他在一起的话,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新鲜感受呢?

    “好,我这就去叫。”售货员转身,扬着脖子冲着超市里面喊道:“李雪凤,有人找你。”

    江君越依然半倚在一扇玻璃门上,之所以没进去,是不想太被人关注,不想,被那个笨到只会卖血的女人知晓他曾来过这里。

    “你是谁?”匆匆的走来,还没到近前,李雪凤就确定自己绝对不认识这个男人。

    江君越一直操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懒散的全都出来了,一只手慢腾腾的拿下了鼻梁上的超墨,一只手里攥了一把钱递给李雪凤,“拿着,赶紧请假去,这是补偿。”

    当看到是江君越的时候,李雪凤的眼睛一亮,“你……你要跟我约会?”她说着,羞羞的看向自己的鞋尖,一定是上次他来的时候有见到过自己,原来一直念念不忘呢,她虽然没有蓝景伊生得那么漂亮,但是,也属于五官清秀小家碧玉型,也许,这男人是想换换口味了。

    江君越的唇角抽搐了一下,鞋尖不经意的踢了一下脚前的石子,“嗯,算是吧,快点。”收个女徒弟去赌钱,嗯嗯,顺便再拐带上那个傻女人,至少,不要再让她去卖血了。

    记忆里蓝晴爱去的地方都去了,却怎么也遇不见她。

    很想妈妈,不管她把自己撇下了多久,她都是自己的妈妈。

    蓝景伊走累了,输过血的她虽然吃了点东西,但是脸色还是很苍白,阳光真好,她却觉得冷,坐到路边的草坪上,拿出,看着蓝晴的号码,手指在那上面一遍一遍的划过,“妈,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好担心你。”她轻声的呢喃,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蓦的,屏幕上一下子晃动了起来,她吓了一跳,眸光看过去,这才发现是李雪凤的来电,没好气的接起来,“我今天请假,什么事儿?”

    “我也请假了呀,蓝景伊,你在哪呢?要不要跟我来一起发财?”

    “发财?发什么财?”一听到‘发财’这二字,蓝景伊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人也蹭的从草坪上站了起来,她现在特想发财,要是能发财,让她折寿她都愿意。

    “嘿嘿,一个朋友介绍的地儿,你猜我才一个小时发了多少财?”李雪凤小心翼翼却极顺口的说道,因为,她现在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江君越为她早就设想好的,生怕穿帮了被蓝景伊发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