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4章死猪男人

    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不过是自己跟她有过一夜的糜`乱罢了,连一夜晴都不算,可是不知怎么的,他总是会想到那一晚,尤其是在醉酒的时候,她雪白的身体就总是在眼前晃个不停,“蓝景伊,是你自己要来招惹我的,我有让你来过吗?”

    她无语,她说不过他,可是,他就是不松手。

    蓝景伊低头试着去掰开他的手指,可是掰开了这一根,那一根又落了回去,无论她怎么样的努力,她的手还是被他紧握着,看着她局促的小模样,江君越忽而笑开,“或者,你告诉我那钥匙链是谁送给你的,我就放开你。”

    “是非离。”她脱口而出,“现在,你该放开我了吧?”

    “非离,简非离是吗?”他重复着她才出口的名字,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他记得她的资料上记载简非离是她大学里交过的唯一的男友,果然,那钥匙链是丢不得的,“呵呵,好,好,那我帮你找找。”打了一个酒嗝,他的眼神越发的迷离起来,温热的手掌真的松开了她的,然后,轻轻的阖上眼眸,整个人顺势倒靠在沙发上,仿佛是进入了梦乡。

    酒,真的是一个好东西,可以让人想醉就醉,想睡就睡。

    却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管喝多少的酒,只要醒着,他永远都是清醒着的。

    “江君越,你醒醒,你醒醒呀。”一双小手焦急的摇撼着他的肩膀,他听得到,却不想动,只任由着女人的甜香充斥在他的世界里,就这样睡去,多好。

    沙发上,男人如死猪一样的睡着,嗯,蓝景伊就是认定了他是死猪,居然怎么拽怎么喊都不醒。

    松了手,视线还在他的脸上,不得不说,这男人的睡相真好看,他不当牛郎其实也挺可惜的,真真浪费了这张妖孽脸。

    “江君越,我可是叫了你好半天了,是你自己不醒过来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哟,我得去找钥匙链了,等你醒了,不能说我乱翻你的东西,给我乱扣罪名哟。”蓝景伊小声的嘟囔着,可沙发上的男人就是一动不动。

    于是,蓝景伊不客气的开始里里外外的翻找着那个钥匙链,卧室里,客厅里,甚至连洗手间和垃圾袋都翻了,没有,哪里也没有。

    最后,她颓然的坐到了江君越的身边,“你到底把它丢哪里去了呢?”

    回应她的是男人均匀的呼吸声,他什么也没说。

    走吧,再呆下去也没意思了,蓝景伊站起来就要离开,可,只迈了一步就转过了头,“江君越,看在你是我债主的份上,我就可怜可怜你把你扶到床上去吧,不然,你这腿也太长了,小沙发根本放不下。”是的,此时的江君越真的是蜷在沙发里的,小公寓不大,沙发自然也是小的。

    江君越还是丝毫没任何回应。<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蓝景伊这才怨念的去扶他,真沉呀,沉得有一瞬间她真想放弃了,却还是咬牙硬是把他扶到了床上,当男人沉重的身体倒在床上的时候,蓝景伊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猪,嗯,死猪。”骂咧了一句,这才给他脱了鞋子再给他盖上被子,让他舒服的睡下了。

    静静的站在床前看了他一会儿,其实,没找到钥匙链她真的挺失望的,可,再失望那小东西也变不回来了,转身,慢吞吞的离开,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见到简非离,若是见到了,他知道她弄丢了他送她的钥匙链,会不会生气呢?

    想到简非离,蓝景伊的唇角现出了一抹微笑。

    夜很深了,风轻轻起,凤凰花被吹落了一地,也落在了她的衣衫上,从公车站走到超市的宿舍前,一路都是静悄悄的,宿舍很僻静,超市的老板特别会节省,租的房子自然也是这种偏僻省钱的。

    突然间,一辆与这里的出租房一点都不协调的豪车乍现在了她的眸中。

    宝马。

    一辆黑色的宝马。

    江君越和陆文涛都开黑色的宝马,想到这个,她甚至觉得他们两个是不是早就商量好了的?

    可是眼前的这辆,一眼看过去,她就知道是陆文涛的,江君越那厮还在睡觉呢。

    陆文涛,他来干什么?

    蓝景伊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身子,有些迟疑要不要走过那车进去宿舍了,因为,那辆宝马就横挡在宿舍的门前,是她回去的必经之路。

    她停在那里,抿了抿唇,突然间,宝马车的车门就开了,陆文涛的长腿迈了下来,抬眸就看向了她,那一瞬,两个人相距不过五六米,她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她就是知道是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席卷了她的整个神经,下一秒,蓝景伊转身就走,不知怎么的,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交集。

    “蓝景伊。”他低喊,一个月了,他终还是来找她了。

    那一声,没有了往日记忆里的嚣张和跋扈,有的只是沧桑和颓废,似乎,两个男人就象是爱车都爱宝马一样,就连喝酒都他`妈的出奇的一致,蓝景伊嗅到了身后飘来的酒味,“你来干吗?”硬着头皮转回身,她也不想面对他的,可是,这一瞬间她思来想去,不回宿舍她就要去住小旅店,那种地方最便宜的地方也要几十块,而且,绝对的不安全,说不定半夜被人偷了东西再被偷拍了睡照,好歹她一美女,她不干。

    “带你去见一个人。”他轻声的说,语气竟是有些温柔的,那样的语调,让蓝景伊微微的错愕了,他有多久没有以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了。

    “谁?”她狐疑的问,显然的,不想跟他走,她看他的眼神都是警惕的,仿佛他是洪水猛兽一般,那目光让陆文涛的眼底闪过黯然,“去了你就知道了。”

    蓝景伊迈步朝着宿舍大门走去,“不去。”

    “蓝景伊,一个你最想见到的人,若是你不去,你会后悔的。”

    一个你最想见到的人,不得不说,这一句话到底还是掀起了蓝景伊的好奇心,“我最想见到的人?”

    “是的,上车吧。”轩昂的身形绕到副驾驶那边的位置上,直接拉开了门,示意着蓝景伊上车。

    蓝景伊站在原处,身体僵了一僵,这一刻,她还是犹疑的。

    “怎么,怕我吃了你?若是我想便早做了,也不会便宜了那个混蛋。”陆文涛带着懊恼的低低说过,却也绝对是大实话。

    半年多了,他是真的没有要过她的身体。

    蓝景伊弯身钻进了车里,轻声的道:“是她吗?”只想是她,五年没见了,她真的好想好想她。

    黑色的宝马,平稳的驶在t市的马路上,蓝景伊手绞着衣角,目光直视前方,她问过陆文涛那人是谁,可是,他怎么都不肯说话,只是专注的开着车,仿佛,车里根本就没有她这个人的存在一样,他还是那样冷冷的,让她坐在他身旁都觉得自己仿佛要被冻成了冰块。

    渐渐的,蓝景伊只觉外面这一段路有些熟悉,“陆文涛,这是去哪儿?”那股子熟悉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很想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

    “去陆氏上班吧,也许,你现在更需要一份高薪一点的工作。”陆文涛终于开口了,却是语气平淡的答非所问。

    蓝景伊扭头看他,随即想也不想的摇了摇头,“不,我不需要。”

    “好,希望你可以一直坚持到底。”他没在说什么,很快的减了车速,透过车外的霓虹,蓝景伊这才发现她所要去的地方真的很熟悉,居然,就是她和江君越初初见面时的那个酒吧。

    骚动酒吧。

    车停,陆文涛利落的下了车,可是,蓝景伊却坐在那里不动了,这个地方,说不上为什么,今晚,她很不想进去,现在江君越并不在这里面,她进去做什么?她不信蓝晴会在这里,不会的,“下车。”陆文涛催促着,语气里已经有了些不耐烦。

    蓝景伊还是坐在车里不肯下去,“你骗我的是不是?你想让我还你那两万块是不是?”这里,陆文涛还曾为她付了因为江君越而欠下的两万块,她记得很清楚的,那时,她还曾小小的感激过他呢。

    “我在你眼里现在就只是一个骗子吗?”陆文涛弯身,狠狠的捉住她的手腕,用力的一拖,便把她拖下了车,扯着她大步的走进骚动,四周,已经有人开始望向他们这两个颇有些不正常的人了。

    是的,陆文涛的动作带着了点暴力的倾向,看起来的确很不正常。

    突的,身前的男人停下了脚步,让收步不及的蓝景伊一下子撞在了他宽阔的背脊上,揉了揉额头,蓝景伊惦起脚尖好奇的看过去,一眼就望见了一张桌前坐着的蓝晴,她兴奋的才要跑过去叫妈妈,却见蓝晴迎面的那个女子站了起来,当看清楚那个女人的面庞时,她怔住了,那女人居然是陆小棋,也就是陆文涛的妈妈,“她们……”

    “刷”,一杯酒液从陆小棋的手中杯子里被泼出,然后,一点也没浪费的尽数的被泼洒在了蓝晴的头上脸上。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