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2章不雅的话语

    “是你妈不想我们离婚?”蓝景伊吃惊的扫过陆文涛,再把视线落在那个看起来依然风韵犹存的妇人身上,妇人看起来最多也就五十岁左右,但是保养的极好,她不知道为什么陆文涛的母亲不愿他们离婚。

    “是我不想离婚,跟我妈无关。”陆文涛淡淡的,“小雪也来了,她已经承认是她趁着我喝醉了的时候扯着我的手偷签了那份离婚协议的,所以,离婚协议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效义。”

    果然,蓝景伊在这里又看到了另外一个女人,陌小雪,只是这一次的陌小雪再也没了上次见她时的那般盛气凌人,此时的她正坐在不远处的一把椅子上定定的看着陆文涛在发呆。

    蓝景伊记得自己说过即便她让出了陆太太这个位置,她陌小雪也成不了陆文涛身边名正言顺的女人,现在看来,她说过的话真的应验了。

    “蓝景伊,若是你同意不离婚,那这场官司也就不必打了,你看吧,决定权在你。”

    蓝景伊闭了闭眼眸,若是不打了,她也就直接输了,可是打了,至少,还有一线希望,直接的越过陆文涛,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沉声道:“我们,法庭上见。”

    “裱`子生的就是裱`子生的,我们家文涛是可怜你才会娶你,不然,你以为你能嫁得出去吗?哼,就蓝晴那贱女人,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被多少男人上过,可能连你亲生父亲是谁她都不知道……”蓝景伊才走出一步,身后,陆小棋便冷不丁的冒出这些极为不雅的话语来,让她滞在了当场。

    可,不过是瞬间,蓝景伊便迈步走离了陆文涛母子两个人的身边,这个婚,她是一定要离的,这个时候,小不忍则乱大谋,她生气也没用,的确,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亲是谁,想起,唇角便漾起一抹苦涩来。

    庭审开始了,蓝景伊听着审判长那些冗长的公式化的言语直皱眉头。

    果然,当陌小雪出庭作证的时候,差不多所有人的表情都认定了那份离婚协议书的无效。

    蓝景伊头痛了,不,她一定要离婚,“审判长大人,我有话说。”咬牙,不管怎么样,她都要争取一下。

    “说。”审判长一点头,示意蓝景伊可以说了。

    “我跟陆文涛虽然已经结婚半年了,但是,我们之间从没有过夫妻之实,若是大家不信,你可以问他我哪侧的大腿根上有一颗小黑痣,他是答不出的。”蓝景伊说得极快,她已经顾不得什么隐私不隐私斯文不斯文了,她只想向法庭陈述一个事实,她和陆文涛一直以来的关系都相当于是夫妻分居而住,而且,已经超过半年了。

    “抗议,蓝景伊的问题与本案无关。”

    “抗议无效。”审判长的眸光瞄了瞄蓝景伊,很直接的否定了陆文涛的律师提出的抗议,“陆文涛先生请你回答蓝景伊小姐的问题。”

    法院外,江君越正坐在车里看着从庭审现场传来的画面和声音,在蓝景伊的那句‘你可以问他我哪侧的大腿根上有一颗小黑痣,他是答应不出的’出口时,他不由得在记忆里搜索了片刻,然后,很确定的告诉自己,蓝景伊哪个大腿根上都没有小黑痣,这小女人,居然在法庭上还玩起了小聪明,不过,倒是挺得他心的。<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手指惯性的在椅背上敲着钢琴指,随即,他淡淡笑开,“强子,把昨天才录播好的公益广告的视频发给陆先生。”说完,他慵懒的靠到椅背上,好吧,就帮她一次,她离了婚,也为将来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他的女人走出了第一步。

    他的情人,不可以是任何人的妻子,而只能,是属于他的。

    霸道的做了决定,江君越的唇角悄然的勾起了一抹魅人的弧度,蓝景伊,不管她怎么跑,都注定是他的女人,因为,是她非要走进他的世界来招惹他的。

    手心里是那个绿色的小绿本本,轻轻的攥着,那小绿本本还是江君越拿给她的,便是那一日陆文涛威胁她回家的时候,江君越自告奋勇的要了她的离婚协议书说去请律师朋友帮忙处理一下,结果,隔天就把小绿本本拿给她了。

    其实,以他的身份找个律师给她处理这事根本就是小儿科。

    若不是他,她早就被陆文涛逼迫的回去了。

    只是如今,这样的一上法庭,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蓝景伊只希望自己能挺过去这一天,毕竟,离婚证都拿到手了。

    “陌小雪,你保证你所言都是真实的而没虚假的吗?”审判长冷肃的问道。

    “我保证。”

    “那请你描述一下那晚让陆先生签字时的场面。”

    于是,陌小雪真的说了,就跟陆文涛说的一模一样。

    “陌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

    陌小雪垂下了头,肩头耸动着,半晌,才轻声道:“我希望他离婚。”

    然后,她好嫁给他,却不曾想,陆文涛直接打碎了她的这个奢望,就象蓝景伊所说,他心里,或许从来也没有过她的半点位置,她跟了他那么久,到头来才发现,她竟然一丁点也不了解他。

    蓝景伊窘迫的听着,越听越觉得自己要无望了,手里的这个小绿本本很快就要没有法律效义了,即便是她再强烈要求离婚,那么走法律程序最快也要几个月,那样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真的能跟陆文涛耗得起吗?

    她没律师,她也请不起律师,所有,都是自己一个人来对应陆文涛的几个人的团队,更何况,陆文涛请的律师都是t市响当当的人物。

    结果,似乎在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到被告席上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注定了。

    江君越,他帮她拿到了小绿本本,却,没有帮忙到底。

    她站在那里轻轻的笑,只等着那个让她难过的结果出来,然后,伤心的离开。

    却不知是谁的响了起来,一个律师拿出瞄看了一眼,然后,神情有些怪异的递向了陆文涛。

    很快的,原告席上的陆文涛和律师们的脸色都变了,就在蓝景伊不明所以然的时候,突然间,静默沉思了足有十秒钟的陆文涛突然间站了起来,“审判长先生,我撤诉。”

    蓝景依怔然,不停的回味着陆文涛才说过的最后三个字,她是不是幻听了?

    小手,紧攥着手心里的那个小绿本本,它终究又属于她了,匆匆的就要离开法院,她真的再也不想跟陆文涛还有他的家人有任何的瓜葛了,一点也不想。

    可是她再不想,陆小棋却不肯放过她,就在蓝景伊就要冲出法院大门的时候,陆小棋追了出来,快跑的抢到了蓝景伊的面前,一双眼睛恨恨的盯看着蓝天景伊的脸,仿佛,要将她这张脸给撕碎了一样,“蓝景伊,你这么急着离婚,是不是想扑进那个帮你的男人的身下去呀?真不要脸,见一个勾搭一个。”

    什么帮她的男人?

    有人帮了她吗?

    蓝景伊一脸雾水,“你说什么?”

    “哼,若不是刚刚在庭上有人发了一个视频给文涛,你以为他会撤诉吗?还不是你的相好的发的,哼哼,看来你还挺有本事的呀,狐媚着男人为你做事,就连犯法的手段都用上了。”

    “妈,走吧。”陆文涛终于追了过来,伸手一拉陆小棋的手,“走吧。”蓝景伊趁他不在的时候让人用那份离婚协议办了离婚证,现在,他和她的离婚已经成了事实,而刚刚法庭上他也说了要撤诉,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了,只是,明明不喜欢她的,却为什么在知道自己与她的婚姻真的彻底结束和无望了的时候,他的心却是莫名的一紧,紧的让他仿佛要窒息了一样呢?

    那是连陆文涛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扯着陆小棋飞快的走向自己的座驾,很快的,手下便回来了消息,“陆总,是江君越。”

    才启动的车子骤然的停在了路边,怪不得蓝景伊能与他离成婚,原来,是有江君越在帮忙,忽而想起那日看到的在酒店里她和那个牛郎的录像,似乎,录像里的那个男人很象是江君越,难道,江君越和蓝景伊早就……

    陆文涛心头一凛,突然间就有些后悔,与她结婚了半年了,他却从来也没有碰过她一下,这一刻,一股莫名的失落感重重的染上心头,让他坐在那里只静静的,只看着车窗外的景致发着呆。

    蓝景伊已经下了台阶,径直的朝着与陆文涛的车相反的方向走去,那边有一个公车站,她要赶回超市去工作,欠了江君越的钱她要还了,她不要做他的女人,她不要做任何男人的附属品,还了,从此再不见他。

    快步的朝着公车站走去,身后,一辆车却是亦步亦趋的紧跟着她,渐渐的,车喇叭的声音让蓝景伊终于反应了过来,那辆车是跟着她的,她转首,看着那辆黑色的宝马,江君越正徐徐的朝她摇下车窗,冲着他咧嘴笑开,“丫头,要不要一起去庆祝一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