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0章只是朋友

    “经理,一共被拆了一百三十一包。”几个同事很快就统计出了数字。

    “经理,这个月和下个月的薪水我不要了,就当,赔偿这些卫生棉的货款,只是,请经理不要辞退我。”她小小声的,是她不好,是她惹来了陆文涛,只是,她从没有想到陆文涛竟然是这么暴力的人,有一瞬间,她真的很想去报警,可是报警有用吗?

    她斗不过陆文涛的。

    就在蓝景伊局促的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保留这份工作而忐忑不安的时候,突的,她嗅到了空气中一股子熟悉的男性的味道,诱着她不由自主的就抬起了头。

    “这位小姐,这些卫生棉我都要了,打包了帮我送到这个地址去。”宛如天簌的声音就在她的身前,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小倾倾,你……你要这些干吗?”都拆烂了,傻子才要买这些。

    “给我女人用,你管得着吗?”

    蓝景伊无语了,头再度垂下的时候,经理已经跟着江君越离开了,两个男人有说有笑的,让她迷糊的看着那个方向,她这工作,还要做吗?

    整理好了那些被撕坏的卫生棉,再上好了新货,疲惫加上惊吓,蓝景伊半点也不想动了,人静静的靠在墙壁上,心底里五味杂陈,陆文涛,他这是想要逼死她吗?

    就那般静静如雕像一般的足足靠了有三分钟都不止,李雪凤蜇了过来,手臂一捅蓝景伊,“喂,发花痴呢?那两男的都帅,嘿嘿,后面那个更帅,蓝景伊,那男人是不是喜欢你呀?”

    蓝景伊苦涩的笑开,怎么可能呢,两个男人,哪个都不会喜欢自己,陆文涛是把自己当笼子里的鸟折磨着,仿佛自己是他的仇人,江君越呢,就更不可能喜欢自己了,江氏高高在上的总裁,怎么会喜欢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呢,而且,她这婚,现在好象还离得不清不楚,“雪凤,不会的,前面那个是我前夫,后面这个,只是……是……是朋友吧。”其实,连朋友也算不上,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她的债主,她又欠江君越的钱了。

    蓝景伊走去了收银台,“小蒋,那些卫生棉一共刷了多少钱?”

    “九百八,不过江先生给了一个整数,一千呢,真是有钱人呀,小蓝,他买那些烂的卫生棉回去一定是为了你吧?英雄救美,帅呆了。”小蒋眉飞色舞的说着,“小蓝,你知道吗?那些卫生棉他还真的要求咱们超市都送到他家里去了,他不会是想要让你用那个吧?”

    “地址给我。”蓝景伊伸手就讨。

    “我找找呀,随手写了两张的,一张给了送货的,一张在……在……喏,在这儿。”小蒋将江君越写下的那个地址递给了蓝景伊,蓝景伊眼睛只一瞄,她就知道了,是小公寓的地址。

    “谢谢。”

    他疯了,要那么卫生棉干吗用?<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就算一个女人一个月用两包,五年都用不完。

    下了班,已经很晚了,却不想回宿舍睡觉,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全都是那些烂了的卫生棉,于是,蓝景伊决定跟着自己的心走,打了车直奔小公寓,当看到那里漆黑一片的时候,她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悄然的潜进了小公寓,才一开门,就差点被绊倒,按开,借着那微微的亮光,入目全都是那些卫生棉,一个个的超市购物袋,差点堆满了半个客厅,他疯了,还真的要了这些东西。

    眉,皱了又皱,最后,蓝景伊找了纸笔再写了一张欠条,又欠他一千块了,他不觉得多,她却觉得有压力,不知道要做多久的工才能还完欠他的钱。

    熟悉的小公寓,却也是陌生的小公寓,这里,原本就不是属于她的世界。

    从小公寓里出来,斜对面一辆车正悠然的驶来,当看到那辆黑色的宝马,她下意识的闪到了一株树后,竟是,不敢见他。

    江君越下车了,却不是一个人下车,随他一起下车的是一个衣着华贵,漂亮优雅的女子,长长的发垂在背上,每走一步都是风情万种,让蓝景伊想到了尤`物这个词汇。

    男的帅,女的靓,当真是郎才女貌,很般配的一对,蓝景伊静静的看着他们一起进了电梯,然后,消失在她的视野中,她的心,宛若浆糊一样,糊了一片。

    从树后走出来,仰首,小公寓里已经亮起了灯,那是万家灯火中的一盏,灼亮的却刺着她的眼目,只为,那亮起的灯再也不是为她,而是,为了另一个妖娆的女人,一个,江君越带回家的女人。

    “江总,就用这些卫生棉吗?”女子扫描了一眼眼前客厅里的明显被撕扯过的卫生棉,笑着问道。

    “嗯,做漂亮一点,这几天,这小公寓就交给你了。”

    “行,没问题,江总放心吧。”

    “ok,那明天一早就来开工吧,晚安,我要睡了。”

    女子点点头,悄然的拿了钥匙离开了小公寓。

    江君越随手拿起早就看到的桌子上的那张纸条,眸光粗粗扫过,唇角浮起一抹笑意,随即,将那张小纸条塞进了抽屉里。

    颀长的身形站在似乎很拥挤可其实很冷清的小公寓里,点了根烟,清冷的烟雾里仿佛那个女孩正在厨房里忙碌的炒着菜,让他挥也挥不开。

    蓝景伊从小公寓回到集体宿舍的时候,宿舍里正热闹着呢,她才要推门,就听见有人道:“我听说那个给小蓝买单的是江氏的总裁呢,哇塞,他太帅了,要是他肯多看我一眼,让我折十年的寿我都愿意。”

    “我觉得陆文涛更有男人味,我就喜欢那样看起来成熟的男人,躺在他的怀里一定很有安全感。”

    “小蓝真厉害,原来有那么一个前夫呀,你们说,她跟前夫离婚是不是因为跟江君越有一腿呀?所以,想甩了她前夫?所以,他前夫才来砸场……”

    “姓江的偏好有夫之妇?他不至于饥不择食吧?”

    握着门把手的手颤了起来,脚尖,先是踢了一下门,不轻不重的一下,于是,房间里瞬时安静了下来,蓝景伊这才迈步而入,洗漱,睡觉,从她进来的那一刻开始,宿舍里就诡异的安静起来,再也没有人说笑了。

    可,再番安静,躺在床上的她也无法成眠了。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心中满是伤痕。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心中满是悔恨。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被子里,蓝景伊戴着耳机倾听着里的音乐,听着听着,仿佛这一首《梦醒时分》就是为她所写一样,眼泪扑簌簌的就落了下来,湿了脸颊,湿了被子。

    “叮……”音乐中乍然插拨了那么一声,是短信。

    蓝景伊慢条斯理的打开,只为,她真的不期待自己会收到什么好消息。

    果然,看到短信的时候,她的神情黯然了。

    “蓝景伊,婚我是一定不会离的,你等着法院见吧。”

    呵呵,是陆文涛。

    她怔怔的看着那条短信,看了足有五秒钟,随即,删了,随即,将陆文涛的号码移入了黑名单,从此,再也不想与他有任何关联,陆文涛,再见。

    即便是真去了法院,她也要跟他离婚。

    “叮……”音乐中再次插拨了一声短信提示音,这次,总不会是陆文涛了吧。

    皱眉打开,蓝景伊笑了。

    “小乖在我这儿,你没发现它丢了吗?若是想了,就来带回去,若是没想,就让它陪着我几天,放心,我会付它薪水的。”最后,是一个调皮的笑脸。

    原来江君越也可以这么可爱呢,手指点在他的短信上,看了一遍又一遍,想想自己之前对他的误解,忍不住的就觉得可笑,她真是笨呀,居然还以为他是吃软饭的,还把他妈妈当成他相好的……

    握着,蓝景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转眼,几天过去了,蓝景伊真的想小乖了,真不知道那男人是什么时候从宿舍里把小乖给偷走的,嗯,就是偷吧,因为,他带走小乖的时候根本没跟她打过招呼,明显的先斩后奏。

    “蓝景伊,经理叫你。”正忙着爬梯子上货,李雪凤走了过来。

    “哦,好的,我这就去。”去洗了洗手,迈步而去经理室的时候,明显的,蓝景伊觉得自己的步伐乱了也沉了。 360搜索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更新快

    果然,推门时见到的两个警察便印证了她来时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蓝小姐,这是法院传票。”

    她接过,看着上面自己的名字,手,抖了起来,陆文涛,他玩真的了。

    从经理办公室出来,手死死的攥着那张法院传票,有一瞬间,她真想打个电话给陆文涛请他放过她,可是,这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了,这世上,或者求谁她都不会去求他吧。

    只是,不求他,就要去求另外一个人。

    一个星期了没见江君越了,小乖好吗?

    他,也好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