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39章云与泥的区别

    身后没有人追上来,江君越正忙着对付他老妈,穆晓芹忙着恭维江太太,于是,蓝景伊缓下了脚步,一步一步走向电梯的时候,心里已经在那片刻间做了一个决定。

    这工作,她不要了。

    突然间的就明白了昨天李经理打给她的那通电话的原因,原来,她的找到工作不过是江君越的施舍罢了,呵呵,她是欠他越来越多了。

    从顶楼到一楼,踏出电梯的时候,蓝景伊的心已经很平静了,目不转睛的走出大厦,随即拨了一个电话给李经理,那头响了几声才被接起,“你好,江氏集团。”

    “李经理,我是蓝景伊,对不起,江氏的工作我不做了,谢谢你。”说完,刷的挂断电话,她不敢再听李经理的声音,她怕她会舍不得这份工作呀,她太需要一份工作了。

    从江氏离开,蓝景伊漫无目的走在人行横道上,早就过了上班的高峰期,马路上的人都是有闲阶级吧,每个人都走得很悠然,她不是有闲阶级,她只是找不到工作恰巧有些闲而已。

    响了,她拿出来看过去,是江倾倾,啊,不对,是江君越的。

    呵呵,原来,他根本不是什么牛郎,而是江氏的总裁,那个华贵的女人是他妈妈而不是他相好的。

    她还天天说他是吃软饭的,其实自己才是吃他的软饭的,好不好?

    蓝景伊静静的看着那个号码在屏幕上闪动着,随即,按下了关机键。

    他打过来干什么?

    他给了她进江氏的机会,不过就是想要看她的笑话吧。

    又或者,这么些天来她在他眼里一直都是一个笑话。

    她就那么走着,脚很疼,其实,早上醒来她就知道她的脚被包扎过了,那一刻她是很感激他的,但是现在想来,他还不是在等着看她在他办公室里吃瘪的样子。

    回到小公寓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也没吃饭,她也吃不下,现在的她懒懒的,早就再也没有了找工作的斗志了,她找不到的,只要一去面试,面试官就会中途接到电话,然后随便问她几句什么就让她离开了。

    那是陆文涛,她不傻,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他,他一直的在折磨她。<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站在公寓楼的电梯里,面前光可照人的电梯壁里自己的头发乱得象一篷杂草,她的手抚过去,却在触到眼角的时候感觉到了湿润。

    走吧,好不容易摆脱了陆文涛,她就不能再惹上一个江君越,人家是江氏的总裁,她和他,那是云与泥的区别。

    好高骛远的结果是什么?

    就是她和陆文涛的结果。

    前车之鉴,她懂的。

    进了小公寓,只用了三分钟的时间,她就整理好了一切,拖着来时的行李,身后跟着小乖,一人一狗,走出了那间小公寓,蓝景伊的鼻子又酸了,不管江君越是不是骗了她,可是,他一直收留她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悠然的转身,摸出了纸笔,写了一张欠条放在江君越的桌子上,她欠他的钱,几千块呢,以后,等她赚到钱了发财了再还他吧,反正,要找他真的挺容易的,江氏的大厦始终在那,真的很好找。

    签上自己的名字,再写上日期,再看小公寓,看着哪里都是亲切的,她想起初初来这里时鞋架上的那双情侣拖,呵呵,她真的是一不留神走错了地方,吐了吐舌,蓝景伊猛的关上了门。

    走吧,她和他走到一起,根本就是一个不期然的错误。

    走出小区的时候,一辆车正驶进去,蒋翰跳下车很快就进了江君越所说的那个小公寓,只扫了一眼,他就拿起了,“boss,蓝小姐应该回来过了。”

    “什么叫应该回来过了?她人呢?让她接电话。”

    “不……不在了……”

    “嘭”,那是电话被狠气的摔在桌子上的声音,蒋翰知道,boss急了。

    湛蓝的天空,阳光毫无遮挡的洒在马路上,蓝景伊拖着行李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似乎,真的没地方可去了。

    有一瞬间,她真想打个电话给妈妈,妈妈一走就是五年,除了每年春节的时候会打过来电话以外,妈妈已经把她给忘记了。

    小乖真的很乖,她走小东西就跟着走,她的工作无望了,随便寻个服务员或者售货员什么的做吧,包吃包住饿不死就好,暂时的,这就是她的奢望了。

    面试了几家,虽然对方已经同意了她来工作,但都因为没有住的地方被她婉拒了,最后,蓝景伊留在了一家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超市做销售员。

    “小蓝,这是工作服,你负责推销卫生棉,还有要注意货架上货物的摆放和及时供应。”

    蓝景伊点点头,有份工作就好,她也不挑的,卫生棉就卫生棉吧,反正,来买那个的都是女的,总不会遇到什么尴尬吧。

    一整天下来,工作很轻松,虽然钱不多,但是,能这样已经很好了,只是小乖有些麻烦,被关在集体宿舍里也不知道有没有闯祸。

    六个人一个宿舍,回去的时候,宿舍里那是一个热闹,洗手间里正哗哗作响,有人在洗澡呢,看来,洗澡还得排队。

    “你叫蓝景伊吧?”她才一推开门,一个坐在上铺的女孩就热络的与她打着招呼。

    “嗯,叫我小蓝就好。”

    “小蓝,你在我下铺,我叫李雪凤,嘿嘿,我睡觉不老实的,半夜有响动你不要怕哟,还有,咱们这宿舍人多,上洗手间要排队的,习惯了就好。”眼看着蓝景伊眼睛盯着洗手间的门,李雪凤漫不经心的解释着。

    “嗯,谢谢。”心情不好,她坐到了床上,小乖摇头摆尾的就窜到她的脚边蹭着她的裤脚。

    蓝景伊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床上,单人床,还是上下铺的,躺上去看着头上的床板,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她,是真的离开了江君越了,好在,第一天工作很顺利。

    “小蓝,把这些货摆上去,这个牌子卖得不好利润也差劲,调到最上面那个货架上摆吧。”

    “好的。”蓝景伊接过那一推车的货,仰头看了看货架,再搬了梯子准备开工。

    卫生棉这东西,不管体积有多大也不沉的,可是,忙碌还是让蓝景伊出了汗,手背一抹额头,伸手就去拿箱子里的一袋卫生棉要摆上货架,忽的,一只大手先于她而拿起了那袋卫生棉,再,递向了她。

    “陆……陆文涛,你怎么来了?”蓝景伊口吃了,这是离婚以后她首度见到他,只是,看到的这一刹那,她有些呆住了,从前的陆文涛从来带给人的印象都是清爽俊朗,意气风发的,但是此刻的他带给她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颓废’那两个字,下巴上是青色的胡渣,一根一根仿佛要从他的皮肉里挣脱出来一样,他最近怎么了?倒什么楣了?

    蓝景伊真想离他远点再远点,这样,也少惹些晦气上身。

    可,陆文涛根本不给她机会,径直的将卫生棉塞到她手里,“放上去,弄完了跟我走。”

    “我在上班。”所以,她哪也不去,更不能跟他走。

    “跟我回家。”他冷冷的低吼,声音仿佛能杀人一样,却引来了她的同事个个都看了过来。

    “小蓝,这谁呀?还要你跟他回家?你资料上不是填的你是未婚的吗?”李雪凤眼看着蓝景伊被人欺负,便凑上前来准备帮忙了,毕竟,蓝景伊可是她下铺。

    “我不认识他。”蓝景伊淡淡的,如果时光可以倒转,她宁愿从来也没有认识过陆文涛,那个,手捧玫瑰花说‘我爱你’的浪漫男人,于她已经只是一个遥远的梦了,再也不真实了。

    “蓝景伊,那份离婚协议是陌小雪趁着我喝醉的时候握着我的手签下的,所以,我可以不承认,那么,我们根本就没离婚,至少,离婚证还没拿到手。”清冷的声音,一字一字的飘到蓝景伊的耳朵里,让她有些懵,她和他还没离婚吗?

    不,她真的不想再回到有陆文涛在的恶梦里了,她只当自己跟他已离了婚,“我不管,那是你和陌小雪之间的事,与我无关,我只认你签了字的离婚协议。”她也有一份,她不怕。

    “回家。”

    “我没有家。”

    “刷刷刷……”陆文涛手一挥,于是,七八个男人便冲了过来,抓起那些卫生棉不由分说的就开始拆包,拆了包不说,还全都扯烂了。

    “来人呀,快来人呀,有人在搞破坏了,要杀人了……”李雪凤高喊着,只想快点叫来保安,卫生棉这东西,一包不算贵,可是很多包那就很贵了。

    一场混乱之后,经理来了,那些男人终于罢了手,蓝景伊垂着头,不言不语。

    “统计一下,看被拆了多少包?”经理冷声的下达着命令,显然,他是生气了,每一包都是损失,他能不生气吗?

    “经理,一共被拆了一百三十一包。”几个同事很快就统计出了数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