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37章顺手牵花

    好几天了,心情一直都是压抑着的,这一刻的蓝景伊终于摆脱了那种阴霾,心是从没有过的快活,甚至忘记了脚上的疼,开心的在厨房里忙碌着,洗洗切切,小乖也嗅到了她的味道跟进了厨房。

    一人一狗,就在那小小的空间里转悠着。

    手中的报纸不知道被江君越翻过多少次了,嗅着厨房里的香,他悄然的抬起头望过去,一种家的感觉弥漫在心间,那是多久都不曾有过的感觉了,一直不喜欢回家,因为,那个所谓的家里是绝少看到爸爸的。

    眼看着小乖在蓝景伊的腿边不停的蹭吃的,江君越这才想起自己出差带回来的东西,“唔呼……”响亮的吹了一个口哨,再从行李包里翻出了一根肉肠,撕开包装,小乖应该是嗅到了味道,立刻掉转头来,朝着江君越飞扑过来,“汪汪汪”的讨要着。

    掰了一块一抛,小乖立刻跳起来接住,动作超利落的,果然是吃于它是最重要的。

    “小乖,肉骨头,我这有肉骨头。”眼看着江君越抢走了她的小乖,蓝景伊急忙挑了一块排骨,可,那小东西已经在江君越的逗弄下乐不思蜀了。

    瞧瞧,动物也是有感觉的,不过是他回来的时候给小东西洗了个澡喂了一点吃的,小东西就依赖上了,甚至忘了她这个主人。

    炒好了菜端上桌,“江君越,把酒启开。”蓝景伊吩咐着江倾倾,不用白不用,那口气,俨然他就得听她的一样。

    “喂,蓝景伊,你又不是我老婆,凭什么支使我。”

    蓝景伊也不生气,咧嘴一笑,“就凭我做了一桌的好菜呀。”

    这,倒不失为一个理由,江君越慢腾腾的不情不愿的启开了酒瓶,其实,是因为他也想要喝一杯,酒的清香漫在房间里的时候,蓝景伊却吼开了,“小倾倾,你等我一会,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撒腿就走,因着找到了工作,步履都轻盈了。

    “喂,你要干吗去?菜凉了不好吃。”

    “一分钟就回。”蓝景伊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小公寓。

    江君越慵懒的倒了两杯酒,看着高脚杯里泛着涟漪的暗红色的酒液,蓝景伊的面容就飘浮在了上面,明早,看他怎么收拾她。

    “喂,你别喝呀,我回来了,这就开饭。”就在他端着酒杯在唇间轻嗅着的时候,那女人已经转了回来,手中,赫然多了一朵水仙花。

    江君越只觉这水仙有点眼熟,“你哪里来的?”这速度,未免太快了点。<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嘿嘿。”蓝景伊干笑着把花插在了一个细高的花瓶瓶颈里,“嗯,这样就有点气氛了。”当然是在走廊里顺手牵羊牵来的,他的领居是好邻居,不会在意的啦,端了酒杯就碰上了江君越的,“来,第一杯,咱俩干了,我要谢谢你的回来带给我的好运,你一回来,我的工作就有着落了,嘿嘿嘿。”

    也许是高兴,蓝景伊左一杯右一杯的喝上了,那酒,其实更象是饮料,甜甜的,让她不知不觉就喝了一瓶,吃饱喝足再收拾好了厨房,江君越正在洗手间里洗澡,听着那水声,蓝景伊扭头望过去,突然间就觉得她和江倾倾这样呆在一起很不对。

    很快的,顶着一身的水珠江君越出来了,抱着一堆的衣服,从内衣到外衣,最显眼的是那条深蓝色的子弹内`裤,“喂,赶紧洗了,后天我要换。”

    “喂,你柜子里有好多衣服呢。”

    “那是很多年前的老款了,我就喜欢穿这套,赶紧给我洗去。”直接的就往她怀里一塞,江君越转身就朝着房间走去。

    “喂,我想睡床。”他不在的时候,她天天睡床,床真的比沙发舒服。

    “要么一起睡床,要么你睡沙发,二选一,你自己选。”他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是男人,应该你睡沙发。”

    “我是主人,你是客人。”

    “既然我是客人,就更应该睡床了,哪有主人让客人睡沙发自己睡床的。”

    “嘭”,卧室的门关上了,江君越理都不理她的直接进了卧室。

    “喂,给你洗衣服可以,但是,这东西你要自己洗。”蓝景伊拎过了晒衣杆勾起了那条子弹内`裤,脚一踢门,直接的朝着江君越甩了过去。

    “啪”,不偏不倚,那条子弹内`裤正好落在了江君真的头上,“啊……”他惊叫着伸手就去摘。

    “哈哈……哈哈哈……”手里的衣服全都扔在了地上,但是,当蓝景伊拿出想要给刚刚头顶着内`裤的江君越来个特写的时候,他已经手快的拿下了那条子弹内`裤,猛的一转身,“蓝景伊,你找死。”

    扑着她一起倒在床上,狠狠的挠着她的胳膊窝,“让你笑,再让你笑……”

    “哈哈哈……哈哈哈……”蓝景伊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小倾倾,饶命呀。”求饶的哀求着,好女不跟男斗,她笑得快要窒息了。

    “说吧,你洗不洗?”

    “嗯嗯,我洗,我洗还不成吗?”反正,他也没说清楚是要洗他的子弹内`裤,她这只是答应会洗他的衣服。

    江君越这才移开了手,“这还差不多,嗯,去洗吧,洗白白了上床睡觉。”

    “我睡床你睡沙发。”手叉着腰,她就是要跟他抢床,“明天我要上班呢,这是第一天呀,若是睡不好,会影响工作质量的,小倾倾,姐还要养你呢。”

    “行啦,快去洗。”

    “呗……”她低头一吻落在男人的脸颊上,他的皮肤真好,吻一下的触感让她心尖一颤,急忙的闪身就跑出了卧室,先去洗个澡,再去给他洗衣服,答应他的,她一定要做好,欠债还钱,欠人情还人情,还清了,从此两清,再也不欠他。

    蓝景伊前脚才走,江君越随手就拿起了蓝景伊的,看着她在吃饭的时候就显摆的调好的闹铃,江氏早八点半上班,她定得是七点,嗯,他随手一按,直接改成了八点,蓝景伊,明天你完蛋了。

    洗澡的时候,蓝景伊就觉得头有些晕,红酒的后劲上来了,很快洗完澡,出去的时候,洗衣机里的衣服也好了,晾好了去到卧室,蓝景伊倒头就睡,因为,在头脑还清醒的时候她想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无论她是睡沙发还是睡床都改变不了跟江倾倾睡在一个房子里的事实,既便是她睡沙发,若是小倾倾想要用强,她也逃不掉。

    所以,她选择了睡床。

    “喂,谁让你用洗衣机洗我的衣服的?下次,给我用手洗。”

    “呵呵……”她笑,直接无视正俯首看着她的男人,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江君越的唇角抽搐了,她这算是对他的信任?

    睡得还真快,一点防范都没有。

    目光,从蓝景伊染着粉红的脸颊一直徐徐扫到她穿着袜子的脚。

    大夏天的,哪有人还穿袜子呢,尤其是睡觉的时候,更没人穿那个的。

    视线定格在了她伤了的那只脚上,最终,他轻轻的捧起了那只脚,然后悄悄的轻轻的褪去了她的袜子。

    血红的一片,显然,她的脚伤没好,却逞能的走来走去的没事人一样。

    “蠢女人。”低喃了一声,江君越下床去翻开了自己带回来的行李,临回t市前,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她的脚伤,所以,就在国外给她买了治外伤的药,打开,慢慢的涂抹在她伤了的脚底上,再找了纱布轻轻的缠了一圈,他的动作很轻,但是还是惹得她皱了几次眉,不安份的动了好几次,幸好那红酒的后劲没让她醒过来。 [^*]

    吐了口气,江君越熄了灯,守着静夜,守着身旁的女人,悄然的睡去。

    闹铃响起的时候,蓝景伊条件反射般的坐了起来,也甩开了腰上的那只狼手,江倾倾,居然是搂着她睡的,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嗯,睡衣好好的,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闹铃还在响,她急忙去按,别吵醒了这个坏男人,可,当手指才要按下去的时候,她惊叫了起来,“啊……”天呀,怎么已经八点了?她昨晚定的闹铃明明是七点的。

    “叫什么?叫魂呢?”江君越慵懒的一个翻身,深邃的黑眸落在蓝景伊紧张万分的小脸上,嗯,很受用,不过,比他预期的还差一点,她还没流眼泪呢。

    蓝景伊‘蹭’的就跳下了床,伸手就去拉江君越,“倾倾,你快起来,给你三分钟时间洗漱好送我去上班。”脑子一转,死马当活马医,用上江倾倾的私家车,也许,半个小时还够用,她只要洗把脸换上衣服就好了,至于化妆,可以车上化,一瞬间,蓝景伊把这半个小时的时间怎么利用已经十分充分的想好了。

    “三分钟?呃,我要大号。”江君越翻了一个身,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但是下一秒钟,他的耳朵被揪了起来,“江倾倾,你若是不送我去,我今天就死给你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