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36章姐养你

    “有……有空。”虽然,每天都会接到这样的应聘邀请,虽然,每一次的结果都是没有结果的结果,但是,蓝景伊依然满怀希望的期待着,期待着自己面试成功的那一天,她总没那么糟糕吧,居然找了一个多星期的工作也没找到,还有江倾倾那个臭小子,说是出什么鬼差去了,结果,过了一个星期也没回来。

    “那蓝晓姐知道我们公司的地址吗?”

    “知道,我知道的,十点钟我会准时赶到。”蓝景伊瞄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是上午九点整,十分钟搞定自己的衣着,十分钟走出小区(她现在脚伤了,所以,要多预算一些时间),五分钟怎么也能等来的士车了,然后半个小时绝对能抵达江氏了,那是t市最好的公司之一,福利待遇也是最好的,据说只要进了江氏,哪怕是做个保洁员什么的也比在其它的地方做文员的待遇要好。

    放下电话,蓝景伊一边祈祷一边飞快的动作着,很快就打理好了自己,她化了一个淡淡的妆,但是眼圈略描黑了些,不然,挡不住她的黑眼圈。

    想着自己之前去面试的公司都没有结果,一咬牙一跺脚,蓝景伊这次穿上了高跟鞋,硬把脚塞进去的时候,她疼的呲牙咧嘴起来,忍吧,为了自己的工作和饭碗,她必须要努力了,不然,连夜市也没得去卖了,一想起那些被城管抢走的小饰品,她就忍不住的要掉眼泪。

    五十分钟后,蓝景伊准时抵达了江氏大厦前,仰首望去,这里是很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世界,可是她呢,连小公司都不录用她,这样的大公司能录用她吗?

    蓝景伊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却也不过是一瞬,她就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大厦,很快便在总台晓姐的指引下进了招聘办公室。

    面前是一位穿着制服的女经理,看起来干练而老辣,她先是低头看了一眼她的简历,然后微笑的问道:“请问蓝晓姐,为什么你在毕业的时候没有选择工作呢?这样,会不会荒废了你的学业?”

    “那时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才没有工作,另外,我是不是荒废了学业,我想,只要贵公司肯给我三天的试用期就可以知道结果了。”三天,她一定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能力,不然,再不被录用,她怕自己以后真的要成米虫了,可她这个米虫连米袋都找不到,总不能一辈子依赖江倾倾吧,他依赖他的恩客,她再依赖他,那种感觉真的怪怪的。

    蓝景伊的回答让女经理眼睛一亮,“蓝晓姐很自信吗。”“铃……”她的话才一说完,办公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女经理接起,面带微笑的倾听着,随即,“嗯……嗯……”了几声便挂断了电话,随后,只随意的问了蓝景伊几个问题就请她离开了。

    似乎,过程和结果跟每一次她去面试的时候都大同小异,蓝景伊迈着沉重的脚步慢慢的踱出那间办公室,她真的好奇怪,为什么她每一次面试时对方都会接到电话呢?

    难道,是有人插手了她找工作的事情吗?

    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就是那天去小公寓里找江倾倾的那个看起来雍容华贵的女人,难道是她知道自己对她下了果岛沫,所以,才恶整自己的?

    蓝景伊迷迷糊糊的步出电梯,脑子里一直闪过的都是那个女人的面容,若真是那般,她完了,她很难再找到什么正八经的工作了。

    “江总好。”

    “江总好。”<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斜对面,几个人簇拥着一个男子徐徐朝着电梯走来,所经,不住的有人对江君越问好,他只是微微颔首便快步走过,蓦的,一个看起来精神恍惚的女子映入了他的眼帘,步伐让江君越与蓝景伊擦肩而过,那一瞬间,他看着她,她却是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江君越淡然的进入了总裁专梯,随即拿起了拨打了内线电话,电话很快被总台的漂亮晓姐接起,“江总,你好。”

    “帮我查一个叫蓝景伊的女子,查她刚刚来我们江氏做什么,三分钟后,我要结果。”沉声说完,也不等总台晓姐答应了,他已经随手就挂断了电话。

    从江氏出来,蓝景伊没有打的士,只为,不需要浪费那钱,她的钱要花在刀刃上,没有确定工作的自己绝对不能乱花一分钱。

    坐着公车回去小公寓,看着车外暖洋洋的阳光,心,豁然而开朗。

    一切,便顺其自然吧。

    穿着高跟鞋的脚真疼,可她不敢光脚丫了,进了路边的小型超市,买了一双最便宜最便宜的拖鞋,舒服的穿在脚上,正慢慢的朝着小区的大门走去的时候,身上的响了,蓝景伊低头看过去,居然是江倾倾的,“喂,你出差要那么久吗?”他突然间的离开,让她有种鸠占鹊巢的感觉。

    “嗯,回来了,晚上回家吃。”他淡淡的,走了九天了,说实话,他居然有点想念那个小窝了,想念她做的菜,累了,乏了,从离开那天到现在,他一直如同一个机器人般的在忙碌着。

    眼看着江君越挂断了电话,对面的李经理恭敬的道:“江总找我?”

    “为什么没有聘用蓝景伊?”让李经理意外的是,江君越没有任何拐弯抹角的直接问起她之前面试的那个女子。

    “哦,是陆氏给我们打过电话,请我们公司不要录用她,我想我们公司跟陆氏也是有一些合作关系的,为了一个女孩而闹得僵了总是不值得……”

    江君越眉毛一挑,“我们江家什么时候怕过陆家了?既然不是那女孩的原因,马上给她打电话,让她明天来公司上班,接替晓芹的职位。”

    李经理一下子张大了嘴巴,“江……江总你的意思是说要她做你的助理?”

    “有什么问题吗?”江君越的手指在办公桌上点成了钢琴指,一想到蓝景伊总是认为他是吃软饭的他就抓狂,他哪里象吃软饭的了?

    是该给她洗洗脑,让她清醒些了,蠢女人,居然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没有比她更蠢的了?

    “没……没问题,我这就去给蓝晓姐打电话,江总,还有其它事吗?”江君越说得没错,江氏的确没必要怕什么陆氏,她只管照他的吩咐去做就好了,给她薪水的是江君越不是陆氏的陆文涛,这个,李经理是很清楚的。

    “没了,明天早上八点,我要她出现在我的办公室,若迟到了,直接清退。”淡淡的说完,江君越手一挥,“下去吧。”他是真的乏了,这几天在海外忙着签署那份大工程,那是劳心劳力的事情,好在,终于弄妥了,他也可以舒一口气了。

    丫头,接下来该跟她好好的玩玩了。

    李经理前脚才走,江君越就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然后优雅的起身,快步的朝着办公室的双拼木门走去,他不是铁打的,今天,他要好好的放松一下,现在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不想去管了,只想回家好好的吃一顿家常菜再好好的补个眠,然后,明早来看那小妮子瞪着自己的表情会有多丑?

    嗯,一定丑死了。

    臭丫头,看看她还敢不敢把他当鸭子,他身上哪里写着他是鸭子了,蓝景伊她真没眼光。

    黑色宝马嚣张的驶出停车场的时候,那边,蓝景伊正兴奋着呢,因为,她接到明天早上去江氏报道的通知了,这太意外了,干脆的脱了拖鞋高高的甩起,找了一个多星期的工作了,以为自己再也找不到正八经的工作要去做服务员售货员什么的,却不想老天终于眷顾了她一次,天上掉的馅饼砸到她了。

    在拖鞋落下的第一时间,蓝景伊迅速的穿好,然后,转身,拖着痛脚就去了菜市场,找到工作了,她再也不用当米虫了,她要请客,真好,今晚可以与江倾倾一起分享她的开心她的快乐,他回来的刚刚好,正好赶上了。

    嗯,那个臭男人命真好,又或者说是他给自己带来了好运?

    特意的买了几个好菜,还买了两瓶红酒,哼着歌回去的时候,还没开门,江君越就打开了房门,人在阳台上就看见了她,买了那么多东西,看来,心情不错。

    蓝景伊咋咋呼呼的用胳膊肘一撞就撞开了他,“让开啦,脏,别蹭你身上。”

    “请客?”

    “嘿嘿,江倾倾,明天我就再也不必当你的米虫了,我要去上班了,嘿嘿,你猜,是哪家公司录用的我?”一边把东西尽数的放在厨房的案板上,一边兴奋的瞟看着江倾倾,“你快猜呀。”眼看着他挑眉的样子,她催促上了。

    “陆氏。”江君越忍着笑,一本正经的道。

    “切,我死都不会去陆文涛的公司的,对了,还真是要谢谢你呢,他还真没来找我麻烦,不过,有件事我觉得与他有关。”

    “什么事?”

    “哦,我也只是猜测,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嘿嘿,我终于有工作了,还是江氏呢,倾倾,你不知道江氏很难进的,以后,等姐发了薪水,姐养你,你再也不许给我出去胡混了。”

    江君越的唇角抽搐了一下,就凭她?

    那还是他养她好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