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35章还是我来吧

    “我怕你摔倒,到时报110敲诈说我推倒了你可就麻烦了,蓝景伊,这不是不可能的。”

    “喂,我哪有那么坏,是你坏好不好?”居然,又一次的把她看光光了,她羞死了,一边低吼一边手忙脚乱的遮着自己的身体,“你出去。”

    “行了,别遮了,下次再遮,直接遮脸好了,省得丢人,露下面哪个点,你都可以说是别人的点,跟你无关。”漫不经心的说过,直接无视着她的光`裸,抱着她就进了他的卧室,小心的放她躺下,“今晚,你睡床。”

    “谢谢。”蓝景伊是感动的,这小公寓里就一张床,他居然给了她,她能不感动吗。

    可,蓝景伊只舒服的躺了几分钟,很快的,她就惊坐了起来,因为,身侧的床垫已经凹陷了下去,转头,江倾倾那厮正惬意的躺在她身侧,蓝景伊急了,“我去睡沙发。”

    身体被猛的一拉,随即,蓝景伊倒回到了床上,她听见他道:“睡觉,楚河汉界,我不会碰你,你也别来骚扰我。”男人转过身留给了她一个后背,一副一定要睡床的样子,也是一副你别碰我的样子。

    轻嗅着空气里他身上好闻的沐浴乳的味道,蓝景伊松了一口气,看着他的后背,突然间就想开了,就象他所说的,他全都看过了,还矫情什么呢?

    轻轻的闭上眼睛,均匀的呼吸很快传来,蓝景伊在睡着前的最后一个意识就是:江倾倾居然是第一个与她同床共枕的男人。

    这不是蓝景伊第一次感受到江君越的存在,但是,当她醒来,当她感觉到身边的男人时,她惊跳了起来,“小倾倾,你流氓。”

    一个翻身,江君越一下子骑坐在蓝景伊的身上,深邃的眸子微微一场,“我就流氓了怎么了?上次,是你先流氓的,我这是把你欠我的债讨回来。”说起谁更先醒来,其实应该算是他江君越吧,当感受到身侧的她时,江君越身体里的男性荷尔蒙急剧高涨,都说清晨的男人是渴望最强烈的,此时的他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了,他突然间的着了魔的很想要这个女人,甚至,开始在脑子里回味起那一晚两个人在酒店里的颠鸾倒凤来,那一晚,很刺激很疯狂。

    蓝景伊试着动了一动,没用,她的力气比不过身上这个男人,脑子一转,声音立刻柔和了起来,“倾倾,我伤着呢,你快下来,哪有男人跟女人这样开玩笑的,快起开,不然被你那些相好的知道了,非劈了我不可,昨晚就是一个例子。”

    不提贺之玲还好,这一提,江君越就气了,他哪里有什么相好的,这女人的脑壳真的要好好的洗一洗。

    “你起开呀,不然,我会恨你的。”眼看着他的妖孽脸俯了下来,蓝景伊的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她紧张了,不,有过陆文涛的一次教训,她这后半辈子,从找男朋友到嫁人,一定要找一个靠谱的,绝对不能找一个靠吃软饭的男人。

    “哟嗬,是我该恨你吧,上一次,可是你算计了我服了什么迷春。”江君越不客气的道出实情。

    蓝景伊立刻无语,深深了吸了一口气,才小小声的道:“所以,我不是答应给你煮饭洗衣一个月算是补偿吗?”她错在先,所以,还是先乖乖的认错,这样,或许能让这男人放过自己吧。

    “没劲。”骑在身上的重量突的一移,江君越整个人跳下了床,“这里你随便住吧,我要出差一个星期。”<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蓝景伊呆看着,虽然才拒绝了他,可是,脑子里却是极不纯洁的也回想起了那一晚她和他一起时的时刻。

    就在蓝景伊大脑当机的盯着男人的蜂腰窄臀发呆的时候,鼻子上一痛,江君越已经转过身来狠狠的掐上了她的鼻子,“蓝景伊,不要告诉我你正对着我发花痴呢吧?”就这样的表情,还拒绝他,哼哼,他才对她没兴趣,根本不等她回应,江君越一个漂亮的转身,大步的就走出了卧室,徒留蓝景伊躺在床上,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完了,刚刚她真的对他发花痴了。

    江倾倾真的不见了,每每想起他离开前说过的去出差的话,蓝景伊都会皱眉,他出差做什么?

    陪他的恩客旅游去?

    似乎,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幸好,那天他赢的钱都在她的身上,不然,真的要和小乖饿肚子了。

    接到第一个电话让她去面试的时候,蓝景伊欣喜的跳了起来,果断的去买了些狗食安顿好了小乖,然后根本顾不了自己的脚伤了,蓝景伊开始了面试,从周四到周五,连着两天面试了六家公司,可是,回应她的不是这个职位已经招完了,就是请她回去等消息。

    她想,或许是因为自己穿着平底鞋穿着不得体的原因吧,可,她伤了的脚只能穿那样的鞋子。

    跑了两天,那只脚不但没有好,反而有加重的迹象了。

    不管了,星期六再去人才市场,这一次她一定不会迟到了。

    然而,连着找了一个星期的工作之后,蓝景伊终于知道找个工作有多难了,即便她不挑的只是要找一个糊口的工作也没有公司愿意录用她。

    于是,蓝景伊就白天找工作,晚上就去夜市上卖小饰品,只有赚了一点钱,她的心才能踏实了。

    好在,陆文涛没有再来打扰她,这个,她是真的要谢谢江倾倾了。

    天空,下起了毛毛雨,摆摊的人迅速的支起了临时的遮雨棚,她是没有那个的,反正雨也不大,就再坚持再卖一会儿,赚一分是一分,没有人嫌钱多咬手的。

    半明半暗的霓虹闪烁中,一辆黑色的宝马悠然的停靠在路边,紧接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步下了车子,随即打了一个响指,那辆紧随在他车后的车里便跑下来一个人,“陆先生,哪个人?”

    陆文涛站在细雨中挑眉望了一眼不知道在雨中站了多久的蓝景伊,他就不信他整不垮她,看她没有生活来源的时候会不会来找他,“嗯,就那个。”

    “ok。”男人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跟在他后面的几个人便大步的朝着夜市中走去。

    “城管来了,快跑。”夜市上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

    于是,原本因为雨而有些冷清的夜市一下子欢腾了起来,所有的听到的小贩全都在迅速的收拾东西准备逃跑。

    蓝景伊自然是不傻的,她的东西少,说实在的,以她的动作想要第一时间在别人之前逃离其实是绝对应该绝对可能的。

    但是,就在她提起袋子要跑的那一瞬间,肩膀上一沉,随即,肩膀上就轻了,她的袋子被抢了下去,她是第一个被城管抢下东西的小贩,“还给我……”她急了,那些都是用江倾倾的钱买的,她卖了钱要还给他的,若是被抢了,那一直没找到工作的她要怎么办?

    “没罚你钱就不错了,充公。”冷冷的一个回应,随即,几个城管拿着她的袋子就大摇大摆的朝着他们的公用车走去。

    马路边上,那辆黑色的宝马在蓝景伊的肩头空了的时候就启动离开了。

    陆文涛静静坐在车里,只有微微转动的方向盘才能证明他不是雕像,而是活生生的人。

    蓝景伊,她休想逃过他。

    从夜市上追到马路边,城管的车越开越快,全然无视紧追在其后的蓝景伊。

    雨,也越下越大,很快的,蓝景依就已经浑身湿透,一个趔趄,蓝景伊倒在了水洼里,伤了的脚刺痛的让她浑身颤抖,她是再也跑不动了。 [^*]

    长长的发湿粘在背上,此时的蓝景伊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姑娘,别追了,没用的,那些人抢了东西很难要回来的,唉,只能自认倒楣了。”一个跟她一样摆地摊的阿姨叹息着劝着她。

    蓝景伊手拄着地,慢慢的站起来,却只能一只脚往前跳着走路,另一只脚肿得跟馒头似的,疼死了。

    从夜市到小公寓,原本并不是很长的距离,她蹦蹦跳跳着回去却足足花了她大半个小时的时间。

    洗了个热水澡,懒懒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什么也不要去想,但是,脑海里却总是不停的闪过自己的东西被城管抢走的画面,眼泪,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湿了面颊,湿了枕巾,良久,蓝景伊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蓝景伊是被的铃声吵醒的,下意识的坐起来,“你好,我是蓝景伊。”

    “蓝小姐,我这里是江氏集团,请问你上午十点至十一点之间有空吗?”

    “有……有空。”虽然,每天都会接到这样的应聘邀请,虽然,每一次的结果都是没有结果的结果,但是,蓝景伊依然满怀希望的期待着,期待着自己面试成功的那一天,她总没那么糟糕吧,居然找了一个多星期的工作也没找到,还有江倾倾那个臭小子,说是出什么鬼差去了,结果,过了一个星期也没回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