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34章看似冷情

    挑干净了脚心的碎玻璃片,再上药包扎,蓝景伊疼得紧咬着唇,以至于咬破了都不知道。

    终于好了的时候,江君越的身形还晃在门外,依稀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只是低低的让她听不清楚,应该是还在打电话,是他喜欢的女人吧,所以,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行了,已经处理好了,这几天这只脚最好不要走路,还有,不能沾水……”医生向蓝景伊吩咐着注意事项,正听着的时候,那男人终于闪了进来。

    “林医生,好了?”江君越一边问一边把揣进了裤子口袋。

    “嗯,好了。”

    “需要注意什么吗?”

    “每天要换药,然后那只脚不能走路,不能沾水……”医生又重复了一遍。

    江君越点点头,“知道了,谢谢林医生。”

    又问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常识,江君越这才检视了一遍医生开的外用和内服的药,然后问也不问的直接抱起蓝景伊就走。

    “喂,送个轮椅给我吧。”他这样抱她,那姿势太暧昧了,真的很让人浮想联翩的,有了轮椅,她就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太贵,要买你自己买。”抱着她大步的走向电梯,冷凝的面容仿佛润着几许的冰霜似的,让蓝景伊吐了吐舌,将到嘴的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哪里买得起,她现在一日三餐都是仰赖着他的,一不小心脚又伤了,不知道周六还能不能去人才市场找工作了,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人也不由自主的就往抱着她的男人的怀里钻了又钻。

    她的身体软软濡濡的,让江君越不由得将怀里的女人搂紧了一些。

    从进电梯到把她放到车上,他的脸一直都是冷沉着的,半个字都不说,那表情让蓝景伊大气也不敢出,他是不是生她的气嫌她太麻烦了?

    眼看着车子平稳的开出停车场,蓝景伊深吸了一口气,轻声的道:“这几天可能没办法帮你煮饭了,但是洗衣服应该可以。”一天洗一次,她慢慢洗,但是煮饭要动来动去,除非是她不想要自己的这只脚了,否则,她还真是要听医生的话。

    “随便你。”<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三个字,还是淡淡的,于是,才起的话题一下子就断了,两个人谁也不说话,空气也瞬间就沉闷了起来,让蓝景伊一直不停的绞着衣角,她到底要怎么办呢?

    还想去卖那些小饰品,赚一分是一分,卖那个她只要坐着就好,不用动来动去的,明晚,她得去卖了,至少,得让自己三餐得继,不用再占江倾倾的便宜。

    回到了小区,没轮椅的后果就是江君越继续的抱起了她,穿过大堂上了电梯,趴在江君越的怀里数着他心跳的蓝景伊懒懒的,什么也没想,只想着进到房间里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折腾了一个晚上了,连疼带累,她现在迫切的渴望亲吻上一张床。

    “叮”,电梯门开了,江君越怀抱着蓝景伊出了电梯,却,还没走上一步,就有一个小东西热烈的窜了上来,围着两个人撒欢的转着圈圈,同时,还不停的狂吠着,“小乖……”蓝景伊惊喜的喊道,这小东西可真能耐,居然找她找到了这里来。

    就在蓝景伊以为是小乖自己找到她的时候,突的,一道邪魅的男声传来,“姓江的,你tmd真能折腾人,大半夜的非要我送这个小东西过来,说吧,你要怎么谢小爷我亲自帮你送来呢?”

    江君越看都没看洛启江,大步的越过他,“我又没让你来,小乖,跟上来,要关门了。”

    “喂,我还来错了是不是?姓江的,你别不识好人心?”两个大男人就在门口掐起口水架来了。

    蓝景伊怔住了,原以为是小乖自己找来的,却原来,是江倾倾让洛哥送来的,他不是说他没空不管的吗?

    心,陡的一暖,只为,这世上最让人恨的就是只说不做的那种人,最让人感动的却是只做不说的人,而,江倾倾显然是属于后者。

    人,被抛在了沙发上,蓝景伊捡过了自己的手包摸到了,她想看看会不会有人约自己去面试,自己现在这付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去了。

    其实,这个时间点除了加班的根本没有人在上班了,更不可能有人打电话给她要她面试,可是,她就是期待着呀。

    然,打开她看到的却不是她一直在等待着的电话,而是一个个熟悉的未接电话,天,陆文涛的未接电话足有几十个之多,还附加了数十条相同的短信,“看到回电话,否则,这辈子你也别想跟我离婚。”

    蓝景伊有些懵了,不是早就离了吗?

    那个协议她都签了,想也不想的就打了过去,那边,陆文涛低沉的声音很快响起,“马上回家,否则,后果自负。”

    回家?

    回什么家?

    听着里的盲音,蓝景伊自嘲的笑了,曾经,那是她最期待的家,但是现在,那里于她不过是一个金丝笼罢了,再番完美带给她的也不是幸福。

    “哐啷”,震耳欲聋的关门声惊醒了蓝景伊,她转过头去,洛启江不知怎么的已经离开了,蓝景伊立刻单脚跳了起来,直奔门前,陆文涛的口气不象是假的,他在电话里不说,她想回去问问清楚,离婚的事儿是大事,她开始担心了。

    “干吗去?”才跳了两步,手腕就被一只温热的大掌捉住了。

    “我要回去一趟。”

    “回去哪里?”江君越一挑眉,很不满意她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江倾倾,你快帮我叫住洛哥,让他顺便带我一程,我想回……回以前的家里一趟。”蓝景伊急了,她是真不明白陆文涛的话,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回以前的家?回去干吗?”江君越却是一点也不急,手还握着她的手腕。

    “有事,你到底帮不帮我叫洛哥?”蓝景伊急了,单脚站着,就要甩开江倾倾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

    “不帮。”以为不过是让他帮忙叫洛启江在车里等她一下他一定会同意的,却不想,江倾倾很痛快的来了一句‘不帮’。

    “好,那我自己去,你放开我。”她急了。

    “不放。”

    “我要回家,江倾倾,你别耽误我的人生大事,若是耽误了,我跟你急。”真想砍了他的手,他知道不知道他这样涉嫌绑架。

    她急死了,他却一点也不急,慢条斯理的道:“说吧,我要耽误你什么人生大事了?”

    “陆文涛又说不离婚了,可是我跟他连离婚协议都签了,唉,说了你也不懂,我得回去问问清楚。”自言自语着,她是真的着急。

    “哦,就这事?”江倾倾讥讽的一笑,弯弯的眉角让她看着是那么的欠扁。

    “那是我的私事,你快放手呀。”

    “就这点事用得着你伤了脚还亲自跑一趟吗?明天直接叫律师过去跟他谈就是了,比你自己去还事半功倍,现在,去给我洗干净了准备睡觉。”

    “我……我请不起律师。”之前的那位还欠着钱一直没还呢,天天打电话催着她要,她都要穷死了。

    “哦,我有一个律师朋友,专门帮助你这样的弱势群体,他不要钱的,行了,这事明天我来处理,快去洗澡。”说完,干脆一倾身就抱着她走进了洗手间,“要不要我帮你洗?”他邪气的声音飘在她的耳边,让她的耳根子都红了,“不用。”

    “你确定你自己能行?别弄湿了脚。”

    “我会注意的。”她小小声的,人有些颓丧,她是真的背运呀,只不过光一次脚丫而已,结果,就这样了,那些流浪汉天天都光脚丫,也没见受伤呀。

    男人出去了,蓝景伊一手扶着光滑的墙壁,一手要去弄湿手巾,伤成这样,不能沐浴只能擦身了。

    可,才一动作,整个人就歪倒向了一旁,“啊……”她惊叫的扶住了一旁的洗手池才不至于让自己狼狈的倒下。

    身后的门一下子被推开,“怎么了?”

    “没……没事。”她喘息着说道。

    可是下一秒钟,手里的手巾已经被抢了过去,“还是我来吧。”

    “喂,你是男人。”

    “呵,说说看,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呢?这里,嗯,还有这里都见过了。”手指隔着衣服点过她的胸,再指向她的身下,“别说是看过了,用都用过了,蓝景伊,你矫情什么?”

    蓝景伊真要无语了,“你给我弄湿手巾,我自己来。”

    “有必要吗?”冷嗤一声,江君越低笑了起来。

    有必要,当然有必要,“那次是意外,我也不知道他们寄错了货。”她低喃着,可怜她的第一次就那么的连准备都没有的直接的就没了。

    “行,给你。”湿热的手巾递给她,江君越转身出去了。

    蓝景伊急忙开始擦身,胡乱的擦完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回转身的时候,她怔住了,门前,那男人正斜倚在墙壁上看着累得呼哧呼哧的她的身体呢,“喂,流氓,你个色狼,谁让你进来的?”她气得脸色都青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