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33章恨得牙痒痒

    又蠢又笨,就知道给他惹事。

    还是趁早把她赶出去算了,他凭什么收留她?凭什么管她的死活呢?

    可是想归想,两条腿却是不由自主的往前走,眼睛也是不由自主的在四处寻觅着那女人的身影,他这是着了她的魔了。

    蓝景伊的脚被碎玻璃给扎到了,这就是光脚丫走路的后果,她发誓,以后,就是遇到天大的事儿,她也不会光着脚丫跑出来了。

    真疼呀。

    那男人,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姘头都走了,也不出来找找她。

    哀怨的叹息了一声,他不来,她还是上去好了,她现在所有的家当都在他那里,而且,穿着睡衣的她除了回去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单脚跳着,宛如一个兔子一样的狼狈的跳进楼下的大堂,她只从脚上拿出了一块大一点的玻璃碎片,应该是还有小的,所以,这会那疼还在继续,不知道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样,可当看到伤口之后,不知怎么的,那痛意就特别的明显,好痛。

    按了电梯进去,一跳一跳的很快就到了门前,看着那扇紧关着的门,一想起那男人对自己的不管不顾,她恨得牙痒痒。

    弯下身去摸钥匙,她可不想一开门就看到他,恨不得这辈子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

    可,手在门下摸了又摸,那底下没钥匙。

    是了,他只是在出门时才会把钥匙放在门底下,现在,他在房间里。

    手,抬了起来,敲门吧,就算她没骨气好了,脚底太疼了,再不想办法把那碎玻璃抠出来上药,她想死的心都有了,抽了一口气,手举了又举才终于落了下去。

    “咚咚咚……”连敲了三下,快而急速。

    她想,只要不是聋子一定都能听到的,可,她等了足有半分钟,等来的却除了静就是静,那男人没出来。

    洗澡呢?<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蓝景伊继续等。

    也许他是要把与那贵妇人一起做那个的味道洗干净吧。

    等吧。

    蓝景伊再等了一会儿,然后再敲门。

    可,足足敲了五分钟,那男人也没开门。

    她没,电话也打不了。

    脚受伤了,这会儿疼得要死要活的,一步也走不了。

    试着敲了敲隔壁住户的门想借借用下,居然也是没反应,八成是人家加夜班这个时候还没回来。

    死男人,臭男人,最好出门被车撞……

    不行,这样有点太缺德了,好歹,她最难过的时候是他收留了她。

    好吧,那就来点轻的,祝福他一出门就被人抢,嗯,这样行了。

    可,无论她骂什么,那男人也不开门,蓝景伊疲惫的坐在了门前,那只伤了的脚翘着,疼得厉害着呢。

    瑟缩的坐在那里,很困,却睡不着,只为,这不是睡觉的地儿,只为,她的脚太疼。

    头垂着,想死的心都有了,楼梯口忽的传来了一阵窸窣的脚步声,那步伐沉稳而有力,甚至于还带着点急切。

    蓝景伊如猫一样的眯起了眼睛,当视线一眼看到那男人的时候,她的眼睛顿时一亮,“小倾倾,你死哪去了?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嘶……”她倒抽了一口气,这一兴奋,脚动了动,疼死了。

    江君越一脸黑线,低头看看腕表,他用量步的在小区附近的左左右右,右右左左找了她足有一个小时了,后来又跑去问了小区的保安,说是根本没看到她出去,这才又蜇了回来,想不到她居然早就回来了。

    “藏哪去了?”他低吼,一把拎起了她,所有的一直找她不着的怨气在这一刻彻底的暴发了。

    “啊……”他的力道大而猝不及防,拎着她的脚着了地,脚心的痛钻心蚀骨一样,蓝景伊身子一软,便歪倒在江君越的怀里,脸色煞白的没有半点生气,她疼得根本没办法站立,只能依着他支撑着整个身体。

    颀长的身形一弯,大手一个甩举,江君越随即就将蓝景伊扛到了肩头上,手摸向了裤子口袋,他在摸钥匙,一边摸一边气不打一处的道,“喂,你怎么了?蓝景伊,你不会是纸糊的吧,我不过是拎了你一下,用得着装死吗?”她害他出去找她找了一个多小时他还没处发火呢。

    他的嗓音真好听,磁性而悦耳,可是,这一刻即便是再好听蓝景伊也听不进去了,微微的睁开眼睛,气若游丝的道:“脚伤了……疼……”

    “哪只脚?”下意识的问过,江君越立刻停下了手上的摸钥匙的动作,然后大步的走向几步开外的楼梯间,直接坐到台阶上。

    蓝景伊被放在了他的大腿上,此刻的他终于轻手轻脚起来,抓过她的脚看了又看,这才冷声道:“得去医院。”说完,也不等她反应,再次的扛着她就往电梯去了。

    “喂,我不想去医院。”不过是碎玻璃片罢了,进去房间挑出来再包扎下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去医院又要花钱,她没钱。

    她才这样想过,扛着她大步流星走进电梯里的江君越便冷声道:“不用你出钱,不过,回头你要写张欠条给我。”

    她还能说什么,头倚着他的肩膀,呼吸着有他气息的空气,突然间,蓝景伊又活了过来,趴在他肩头轻声的道,“江君越,你是不是对女人都这样好呀?”若是,那她也不用感谢他这个贾宝玉,若不是,她可就要受宠若惊了。

    电梯,飞快的下降,正是夜里,几乎没有什么人要进进出出,空气里飘着女人如兰般的气息,那一瞬,江君越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一张清丽的面容,曾经,就在他才离开的那一层楼里,他们一起进进出出了许多次。

    “叮……”电梯停了,江君越收回了思绪,淡冷的走出大堂,几步就到了他的车前。

    眼看着他打开了车门,蓝景伊看着那辆拉风的豪车有些不淡定了,“喂,是不是那个女人给你的车?”

    “是。”江君越连迟疑都没迟疑,他这条命是贺之玲给的,说贺之玲给他车也不过份。

    “哦,原来你喜欢成熟一点的女人,等我以后上了班,我帮你介绍个正经的肯跟你结婚的女人,免得你这样男人不男人,女人不女人。”蓝景伊的同情心又泛滥了,被人包氧着的滋味表面看着风光,实则,一定不好受吧。

    “嘭”,屁`股实打实的落到了座椅上,江君越狠狠的将她扔了下去,“闭嘴,我的事以后你少过问。”眸光瞟了她一眼,转身便跳上了驾驶座。

    车子,如飞一样的朝着医院驶去,有车真好,这车躺着真舒服,跟陆文涛的有的一拼,男人都是爱车的生物,眼见着驾驶座上的男人一直不吭声,蓝景伊抿了抿唇,不理就不理吧,这世界上,少了谁地球都一样的转。

    从小公寓到医院,江君越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车子便嘎然而停在医院的停车场上,“能不能走?”

    “不能,但是能跳,我自己来吧。”蓝景伊挣扎着坐起来,伸手推开车门,单脚就要跳下去。

    江君越没动,目光冷然的站在距离她一步开外的地方,手环抱着胸,定定的看着她。

    蓝景伊突然有种很狼狈的感觉,她这样如兔子一样的动作是不是很丑?

    单脚落了地,她轻声的道:“走吧。”

    “呵,挺要强的,鉴定完毕。”他说完,人已经转身,大步流星的朝着电梯入口走去。

    “喂,你慢……”“嘭”,一声闷响,蓝景伊只觉眼冒金花,她想跟上他的步伐,于是,她华丽丽的摔倒了。

    手,拄着冰冷的地板,正要挣扎着站起来,身体忽的一轻,随即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很暖很暖,让她禁不住的靠向了男人的胸口,她听到了他的心跳声,有一瞬间,蓝景伊甚至有了一种错觉,这一刻抱着她的仿佛就是简非离,让她的心跳也开始加速,如小鹿一般的乱撞着。 [^*]

    谁人的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响在电梯里,信号居然特别的好,本想不接,可是那电话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江君越只好支起了一条腿支撑蓝景伊的身体,然后腾出一只手来摸出了,“姓洛的,又什么事?”

    “姓江的,你女人的那只烂狗还在我这里,限你半个小时内来带走,否则,我直接扒皮炖了吃了。”

    “没空。”说完,江君越直接的挂断了。

    蓝景伊可怜兮兮的仰起了小脸,离他这样近,想要不听见都不行,“江倾倾,别这样好不好,小乖是我唯一的伙伴了。”又或者说,更是她唯一的相依为命的伙伴了。

    “叮”,电梯响了,来的时候路上他就打过了电话,所以,来了直接就去了医生办公室,很快的,骆离被放在了检查床上,医生小心的检视着她的脚,那个男人,却是身形一闪,很快就闪到了外面去,透过半透明的马赛克玻璃窗,蓝景伊依稀可见他正拿着打着电话。

    真是无所不用其媚功,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也不忘了给他的老相好打电话。

    收回视线,她看着自己的脚,静静的,心,却不知飘到了何方,这一生,还会有一个她爱的人,也是爱她的人在她最难过的时候与她相守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