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32章占了他的地儿

    思来想去,蓝景伊裹着浴巾就出去拿来了,很快的拨过去,江君越正在开车,一接通就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就知道给他添麻烦,老妈都跑去逮人了,她还不安份的给他拨电话干吗?她就不能让他快着点开车快着点赶回去吗?不然,老妈砸门了吃亏被虐的可是她。

    白痴女人,他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江倾倾,你是不是在赶回来的路上呀?你顺道去洛哥那里把小乖接回来好不好?”

    女人说话了,居然是这样的小事,江君越冷嗤了一声,“没空。”随即,直接挂断再把调成静音状态,管她打不打,他直接不理了,一个小狗罢了,丢了就丢了。

    “江倾倾……江倾倾……”蓝景伊拼命喊拼命喊,但是,那边已经挂断了。

    蓝景伊再打,却,无论她怎么打那边都不接了。

    气恼的一扔,飞快的洗完了澡,穿着小熊睡衣就冲进了卧室,四仰八叉的躺在这小公寓里唯一的床上,她想给姓洛的打电话,可是,她没那猛男的号码,想出去,门外那女人让她根本出不去。

    躺着,想着,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没睡好,还是洗过了澡的身体太容易放松太容易让人犯困了,蓝景伊躺着躺着居然就给她睡着了。

    半个小时后,江君越出现在了小公寓的门口,贺之玲正气恼的靠在墙上玩呢,最近,她玩连连看玩上瘾了,听到脚步声才抬起了头,迎面,儿子正轩昂的站在那里,看着帅气的儿子,她得意了起来,“儿子,等我半分钟,我把这关过了,咱们两个再好好谈谈。”说完,又低头开始她的连连看了。

    江君越一步冲上去,瞟了一眼那白痴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一把从贺之玲手上抢下了,“妈,你回家吧,被爸知道你站在这里玩游戏,小心他断了你的生活费。”

    “不怕,他断就断了,反正我有儿子。”

    “回去。”江君越抓着贺之玲的手臂就往电梯间扯,他不想让贺之玲看到蓝景伊,对于那女人,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在没处理好之前,绝对不能让贺之玲见到她。

    “儿子,听说有女人进这小公寓了?是不是那个女人回来了?”贺之玲挣扎着,她这个儿子太难驯了,老妈也能动粗。

    “是。”江君越想都没想,直接的应了一声,老妈来这里,自然是知道了有女人进来,不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这小公寓来看他的。

    “臭小子,到底是不是那个女人?”贺之玲微微的有些紧张了,声音都颤了起来,能让江君越带到这小公寓里的女人一定不简单,他都很久没来这里了,她也没来,但是,这几年她一直派着人守着了,这小公寓稍微有个什么风吹草动那人立刻就会向她报告,一早听到电话的时候她还不怎么相信,但是现在,儿子都亲口承认了,那便是真的了。

    “不是,妈,你先回去。”一手捉着贺之玲的手臂,一手不停的按着电梯的下行键,怎么这么久电梯都不到呢,江君越真恨不得砸了这里的电梯。<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眼见着儿子发狠的要她走,贺之玲不愿意了,索性一低头狠狠的咬在了儿子的肩头上,“啊……”江君越的脸色铁青了,“妈,你什么时候改属狗的了?”

    贺之玲这才松开了牙齿,“臭小子,你爸爸天天搞外遇折磨我,如今,我不过是要关心关心我未来的媳妇也不行吗?”

    “妈,八字都没一撇呢,什么媳妇不媳妇的,你回去。”

    “不行,我要见见,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妈,逢场作戏的女人罢了。”

    “我不管是什么女人,反正,今晚我就要见见她。”贺之玲耍横了,一付见不到小公寓里那女人就绝对不离开的样子。

    “只看一眼?”江君越皱了皱眉,老妈什么脾气别人不知道他是相当清楚的,那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今天看不着,明天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来见着蓝景伊。

    “嗯,只一眼。”贺之玲一下子来精神了,眼睛闪亮着。

    “行,那就只能一眼,你答应了我就带你去。”

    “好好好,儿子最好了。”听着儿子答应了,贺之玲高兴的跳了起来,然后,兴奋的就在江君越的脸上亲了一下,响响的,甚至还印上了口水。

    江君越伸手就抹了一下,“妈,我不是三岁,是快三十岁了。”

    “好了啦,妈知道了,走吧,带我去看一眼。”

    于是,江君越开了门,唇贴上了老妈的耳朵,“小声点,她睡着了。”

    带着老妈蹑手蹑脚的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臭丫头还算听话,房间里果然很安静,还真是洗白白了去睡了,就是不知道睡着了没有,最好老实给他躺在床上少给他惹麻烦。

    可,客厅的大门才一响,卧室里的蓝景伊就一个激棂跳了起来,虽然睡着了,可是,神经一直因着门外的那个女人紧绷着,听到响声浅睡的她立刻醒了,穿着睡衣跳下了床,心惊胆颤的蜇到了门前。

    门上的门把手在动,是那个女人还是小倾倾?

    蓝景伊只觉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身子一移,光着脚丫就闪到了门的一侧,不,绝对不能被那个女人发现她,若是被小倾倾的那个女金主知道是自己给她下的果岛沫,没钱没势的她是一定斗不过那女人的。

    门,开了。

    贺之玲身子一闪,泥鳅一样的就钻了进去,“妈……”江君越一个箭步冲上来欲要拉住贺之玲,就在这时,蓝景伊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一样的在他们身后冲出了卧室,冲过客厅打开门便穿着睡衣出去了。

    “儿子,跑了。”待两个人反应过来,蓝景伊连影子也没有了,飞一样的冲到电梯前,刚好电梯下来,蓝景伊穿着睡衣惊惶失措的跳上去,很快就跑出了那幢公寓楼。

    楼外,夜色正深,夜风吹着她抖擞了一下身子,站在路灯下,她才发现穿着睡衣光着脚丫的她身无分文无处可去。

    追到门外已经看不见蓝景伊的江君越顿住了脚步,两个女人,一个是老妈一个是蓝景伊,他得一个一个解决了,“妈,已经看了好几眼了,人也被你吓跑了,现在,你该走了吧?”身子一倚,慵懒的靠在门楣上,“其实呢,她不过是我找的一个生育工具罢了,大学生,长得又漂亮,很适合传宗接代,你不是一直想要抱孙子吗?我就让她生一个给你玩玩,反正,你别想逼我结婚。”江君越没好气的说道,天天被逼婚,逼的他现在是能躲老妈有多远就多远。

    “只是玩玩的?”

    “嗯,不然,我早就光明正大的带回去给老妈瞧瞧了,上不了台面的女人,妈见了也不会喜欢的,充其量,暖床的工具罢了。”轻`佻的说过,这才直起颀长的身形,“妈,不想走了?要不,今晚你陪着你儿子睡好了。”

    “去,谁要陪你睡,又没大没小了。”贺之玲捅了儿子一下,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看着顺眼,果然,儿子就是自己的好。

    “你不走,这就只一张床,自然是老妈你想陪着我睡了。”

    “滚。”狠狠的一推儿子,贺之玲这才转身,“行了,我也不折腾你了,要是哪天真给我抱了个孙子,嗯,妈来给你做牛做马都行……”絮絮叨叨的声音终于渐行渐远了,江君越长舒了一口气,回身,餐厅的桌子上摆着四菜一汤,不是特别的丰富,但是,看着特温馨,他走过去,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突然间心底里就涌起了一份家的感觉,这才想到,那女人出去已经有一会儿了,抓着就往外走,她跑出去的时候可是穿着睡衣光着脚丫的。

    真蠢。 [^*]

    只着睡衣还光着脚丫,蓝景依无奈的闪到了小区绿化带内的一片灌木林后,虽然此时天已经黑了,小区里游荡的人并不多,可她也没有穿着睡衣到处跑的习惯吧,眼睛紧盯着楼门口,脑袋里却是极不纯洁的画面,居然闪过了那个贵妇人吻上了小倾倾的场面,让她不觉有些恶心了起来。

    正兀自的想象着,突的,那女人出来了。

    蓝景伊张大了眼睛,这也太快了吧,小倾倾的那个……那个难持久?

    不对呀,她怎么可以这么想他,那天晚上误打误撞服了迷春的他对自己可是很威猛的。

    回想着,脸上顿时涌上热烫,她这是怎么了,居然象个思春的怨妇似的。

    他也不是她的什么人。

    急忙的收回思绪,可是,热烫的感觉悄去了,脚底下却是传来一抹刺痛的意味,蓝景伊急忙的挪了挪身形,把那光着的脚丫对向了不远处的路灯,就在她低头审势着自己的脚时,楼门口,江君越飞快闪出,沿着小区的路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眼睛四处的查看着,可,都不见那个蠢女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