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30章他是小跟班

    “嘿嘿,你真厉害,一猜就准,卖了三十几个,行了,你帮我背着,我请你吃砂锅刀削面。”饿了,饿得前胸贴后背,她现在的眼睛里都是吃的,这一说,仿佛热汽腾腾的砂锅已经摆在了面前了似的。

    肩膀上一沉,眼看着蓝景伊不拿他当外人似的使唤着,江君越冷声道:“蓝景伊,是我雇佣你还是你雇佣我,自己背着。”说着,就势的就要把那装着小饰品的袋子放在她肩上。

    “喂,你是男人呀,就帮我背今晚一晚,明儿不用你来,我自己就成了。”她笑嘻嘻的,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她是可以赚钱的,她再不是陆文涛藏在楼中楼里的那个金丝雀了,不过,地摊这玩意很不保险,有一天没一天的,明天一早,她要去找工作,那才是长久之计。

    被她一句‘你是男人’说着,江君越只好把那个袋子从背着改成提着的,不然,可惜了他身上这上万块的行头,总也要穿个整天吧。

    蓝景伊的眼睛很快瞄准了街边的一个砂锅地摊,临时的小摊位,人行道上摆着小桌子小椅子,已经过了用晚饭的时间,人不是特别多,可也不少,蓝景伊走到了摊位前,看着那一溜食材,欢快的点了自己的,再转身向江君越道,“喂,你也点呀,别客气。”反正是他的钱,他不吃可是他傻。

    “这个……怎么点?”从小到大,虽然去过骚动那样的地方鬼混过,但是,这样室外的小地摊上的东西,他可从来也没吃过,今晚上,他跟着蓝景伊当小跟班算是什么都见识到了,好在,超墨一直戴着,不然,被人抓拍到他堂堂江氏的总裁先生在马路边吃地摊,他的脸便丢尽了。

    “呃,这个也不会?笨蛋……”蓝景伊一戮他的脑门,“很简单,打底点三样七块钱,然后,加一样加一块钱,点吧。”

    “哦。”江君越瞄了瞄她才点的那一份,只三样,一样都不多,他却是不客气的,一口气点了七八种,这才作罢,随她坐到了小桌子前,桌子太矮,他的腿太长了,坐在那小凳子上根本就是活受罪,才想要言语,蓝景伊又站了起来,拿了一个空盘子捡了一盘子香菜端过来放在小桌上,“嗯,这个是送的,一会儿你多吃点,不够咱再去盛。”

    江君越没说话,而是摸了一根烟出来点燃了,狠狠的吸了一口,才慢条斯理的道:“蓝景伊,你老公是不是以前虐待你虐待狠了?”所以,吃个砂锅也是精打细算的,连送的东西都不浪费。

    “喂,别提他了成不成,我跟他,离婚了。”蓝景伊原本欢快的面部表情在江君越提起陆文涛的时候一下子黯了下来,甚至一点也没有去奇怪江君越怎么会知道陆文涛和她的关系,是了,那天她太出名了,他想要不知道都难吧。

    “真离了?”江君越挑了挑眉,一张俊脸在烟雾的掩映下倏的靠近了蓝景伊的,在距离她的脸只剩下两公分左右才停了下来,男性的气息混合着烟草的味道萦绕在蓝景伊的鼻息间,她轻轻一点头,“以后,别再跟我提他,否则,我跟你急。”那是一场恶梦,即便是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睡觉的地方,可是,她一天也没有开心过,而且,那场婚姻还影响了她去找工作,一起毕业的同学都工作那么久了,她呢,却是荒废了自己的学业,大学学的那点子东西,都快忘记了。

    刚好面来了,热汽腾腾的摆在两个人的面前,他的料多她的料少,她闷闷的吃着,头不抬眼不睁的只对付着她手下的面,但是,那微垂着在容颜却泄露了她心底里的殇,吃了一半,她低低的,也是轻声的道:“那晚,对不起。”说到底,那晚也是她利用了他,所以,再见,她想,她多少也该补偿他一下的。

    之所以跟着他跑出来而不是留在洛启江那里,原因就是她想跟他说上这一句。

    那天晚上,她终于如愿以偿的离了婚,却也因此而错失了她的第一次,却,连怪对面男人的理由都没有,所以,重新得回自由的她谈不上开心也说不下难过,只是还要活着,要去面对人生的一个又一个的艰难罢了。

    “哪天晚上?”江君越夹了一筷子面,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装不知道的说道。

    “我能离婚,谢谢你。”<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果然,她承认了,果然,就如他手下所查到的那样,她是为了离婚才制造了那一晚的‘风情万种’的,好在,她承认了,不然,他还真想着要好好的‘回报回报’她的,不过,想到那晚上她得到的也失去的,他又笑了,“又是谢又是道歉的,蓝景伊,来点实在点的吧。”从来处`子的市场价都挺高的,稍微有点姿色的少说也要给个上三千的,但是,这女人没要钱,半分也没要,她又一次让他刮目相看了。

    “嗯,我给你煮饭洗衣一个月,怎么样?”她都要当他的老妈子了,这样的诚意总够了吧。

    江君越真想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是不是发烧了,她越来越让他大开眼界了,“哧溜”的吸进口中一筷子面,他爽快的道:“行,就从今晚开始。”其实不用想,他这附近就有一幢自己的小公寓,只是,很久都没有去过了。

    蓝景伊没坑声,欠债还钱,欠人情还人情,还清了,以后走到哪里都可以昂首挺胸了,吃完了砂锅抬头,江君越砂锅里的面根本没动多少,“喂,你怎么吃那么慢?”她累了,明天一早要赶去人才市场找工作,所以,她得早点回去休息一下。

    “哪里慢了,我吃完了。”江君越站起来,他有洁癖,虽然刀削面很好吃,可是,他一想到旁边那个看起来油糊糊的盛着清汤的大锅,就没胃口了。

    “真浪费。”蓝景伊伸手按着江君越坐下去,“你真不吃了?”

    听着她很疑惑的嗓音,他淡声道:“嗯,饱了,走吧。”

    “那我吃吧,别浪费了。”移过去了他的砂锅,她真的不客气的大口大口的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他的那份砂锅,让他彻底看了一个傻眼,甚至于忘记阻止她吃他剩下的了,等她吃完了抹着嘴的时候,他才想到,她刚刚这样的吃他的,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甚至不在意吃他的口水呢?

    蓝景伊似乎也是后知后觉的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然后想到了什么,所以,付了钱扯着他撒腿就跑,“走了啦,快带我去你的窝,我困了。”

    夜色暗了下来,那暗黑让蓝景伊这才多少自在了一些,江君越还是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不疾不徐的走在暗夜的马路上,有种静谧的氛围袭上他的心头,他突然间发现,他好象有很久很久都没有这样的与一个女人压过马路了。

    夜市不远的一个小区,江君越引着她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停住了,因为,小区是封闭式管理的,没门卡,进不去,他只好绕到了一旁的保安室,“麻烦帮我开一下门。”

    那原本正坐着玩的保安抬头瞟了一眼江君越,随即带着点兴奋的道:“你是江先生是不是?”

    “嗯,是我。”

    “呵呵,你都好久没来过了呢,来,我给你开门。”保安真的替他开了小区的小角门,江君越礼貌的一笑,“谢谢你。” 百度嫂索#>笔>阁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回来住就好,不然,房子空了多浪费呀。”保安边说边瞟了一眼江君越身后的蓝景伊,想要说什么,却又顿住了,只是温和的笑了笑,便继续的低头盯看着他手中的了。

    蓝景伊很别扭的跟在江君越的身后,一边走一边小声的嘟囔着,“以后,还是住自己的窝比较好,别人的再大再奢华,可,总不是你的,小倾倾,你姓江呀?”

    “嗯。”他闷应了一声,脚步也加快了些,居然,不想告诉她他的名字,他喜欢被一个女人跟着的时候那女人想着的不是他的钱他的人,而只是,一份从天而降般的依赖和信任。

    乘着电梯到了顶楼的小公寓门前,江君越弯身蹲在了门边,手伸到了门底下轻轻一摸,果然,那钥匙还在,他拿出来“咔嗒”一声开了锁,一室的孤寂就在眸中,眸光瞟进了小公寓,脚步有些沉,他轻声的对身后的蓝景伊道:“进来吧。”

    一房一厅一厨一卫,少许的灰尘告诉蓝景伊,他是真的有些日子没回了,可是江君越知道,他已经有至少两年没回这里了,若不是那个每个月来打扫一次的钟点工,只怕,灰尘还更多。

    两年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回来的,他站定在客厅中央,望着门侧的鞋架怔怔的出神,眼睛,一眼不眨。

    那样的目光也吸引了蓝景伊,她看过去,鞋架上,一双蓝色格子男拖,一双粉色格子女拖,两双托鞋并排的排在那里,亲密的就象两个恋人一样,甜蜜而温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