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9章瞠目结舌

    “嘿嘿,赢了两把。”蓝景伊臭美的笑道。

    “不错,继续。”

    “不玩了。”一旁,孟峻峰一把扔了手里的牌,“洛哥放水,分明就是想让小美女赢呢,再输,一会儿我只能穿着裤衩走了。”

    “好呀好呀,那我们也不玩了。”蓝景伊立刻拉开了抽屉,将那些钱一古脑的拿出来,迅速的叠整齐,扯着江君越就走,“走吧走吧。”自古赢钱的从来不能随便先说不玩的,现在,输家自动的说不玩了,白让小倾倾赢了这么好几千,蓝景伊乐得合不扰嘴,自然是想跟他赶紧的逃了。

    “喂,别走……别走呀……”洛启江在那吼着,本想拿蓝景伊将江君越一军的,但是现在,居然一个没留神蓝景伊和江君越就一起跑了。

    喘着粗气停在那小区外的马路边上,蓝景伊手拄着膝盖,脸上犹自还带着兴奋的意味,可,不过是几秒钟,她就站了起来,伸手一拍江君越的肩膀,“喂,小倾倾,你有了这笔钱,以后,别跟着那猛男厮混了,男人还是靠自己的好,可以拿这些钱摆个地摊什么的,我帮你,怎么样?”从那豪宅里跑出来,满目的阳光让她终于可以消除心底里的那抹不自在,大大方方的跟这男人说话了。

    江君越的手插进了裤袋里,眼睛瞄着小区里那辆停在草坪前的超眩的黑色宝马,他的唇角抽搐了一下,随即,慢条斯理的道:“在哪摆?摆什么货好?”

    “你愿意了?”蓝景伊一脸的兴奋,这样才对,这样才是自谋出路的典范,被人包氧钱再多,可是,赚那样的钱总是……总是……

    其实,刚刚他赢了那么多的钱一定是坐在他上家的猛男给他放了n多次的水,那猛男还真是为了博小倾倾这个‘红颜’一笑而不惜输个血本无归呀,见他不回应,蓝景伊的好奇心又来了,她眨着一双眼睛,真的是万分好奇的道:“小倾倾,你陪洛哥一夜,他给你多少呀?”听说这些有的是明码标价的,有的纯粹是要看金主的喜好的,那猛男那么有钱,一定给他不少吧。

    从之前的唇角抽搐到此刻的瞠目结舌,江君越足足盯看着蓝景伊有五秒钟,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的拥过她的肩膀,同时,一只手紧扣在她的腰上,第一次有女人跟他在一起不是为了他的钱而只是单纯的想要说服他象个男人,脑海里回想起那一晚与她的缠`绵欢`爱,他的心不由得泛起了丝丝的涟漪,他看着她的眼睛,薄唇轻轻的落了下去,灼热的吻顷刻间席卷了蓝景伊所有的神经……

    不是第一次吻她,却仿佛每一次都是第一次一样,江君越的舌轻巧的就钻进了蓝景伊的口中,也没有回应,她只是青涩的停在那里,也或者,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只是任由着他的探入和予取予求。

    良久,当感受到氧气就快要消失殆尽了,江君越这才徐徐的移开了唇,手还扣在她的腰上,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跳上去,很从容很认真的道:“走吧,进货去,晚上摆地摊,嗯,你说要进什么货?”

    “你真的愿意了?”蓝景伊忘记要去呵斥才被他吻着的事儿了,只惊喜着他才出口的话,摆个地摊,赚点小钱,暂时缓解一下她现在的囊中羞涩,不然,她连吃饭睡觉都成问题了。

    “嗯,不过,我只管出钱和收钱,其它的,不管。”

    “你的意思是都交给我来管?”蓝景伊顺腾摸瓜,特别的期待这样了。

    “嗯。”随口应了一声,江君越已经将在洛启江那里赢的钱全都一古脑的塞到了蓝景伊的口袋里,她好象特别缺钱,看见钱眼睛都蓝了一样。<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好呀好呀,我帮你,我也不要你的报酬,只要你供我吃饭睡觉就成,小倾倾,你的窝在哪儿?”

    江君越挑了挑眉,“窝?”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一字是什么意思。

    “喂,就是你住哪呀?我没地方住,我帮你赚钱,晚上,我住你那儿。”

    身都失了,她跟他矫情什么呢?

    现在,吃喝拉撒才是人生大事,这些解决不了她连活着都成问题,又岂能去期待其它的。

    她的言语,再加上她的决定,若是换个女人,他直接认为是为了他的钱他的人了,可是,偏偏就是她,傻傻的,却也是可笑的,唇角咧开了一抹微弯的弧度,他伸手一捏她的鼻尖,“你就不怕晚上我把你就地……”

    “喂,你小声点。”这可是在计程车里,前面还有开车的师傅呢,他的口德也太差劲了吧。

    “呵呵呵……”他笑了,越来越大声,再忍回去,薄唇贴上了她的耳朵,小小声的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蓝景伊,原来你也懂得‘矜持’这两个字怎么写呀?”

    蓝景伊的粉拳立刻回过去,狠狠的捶在江君越的胸口,不过,造成的后果不过是挠痒痒的感觉,江君越还咧着嘴笑着,妖孽众生,“总比你被人家包氧好,喂,你到底住哪儿呀?”打了一个哈欠,躺人家浴缸里睡的时间虽然不少,可她还是困,这就是昨儿一夜未睡的后果。

    听过了她的话,江君越只是笑,手搂着她的腰,“先把货进了,地摊摆了,赚了钱请你吃饭,然后,就带你去睡觉。”

    “好,师傅,去长江路。”那里有一个小饰品批发市场,以前她读大学的时候经常在那里进货,然后在大学校园里兜售,这个,她轻车熟路,熟悉的很,只是,苦于没有本钱。

    车子,真的驶去了长江路,当江君越跟着蓝景伊逛在了如同菜市场的小批发市场上时,他的眉拧了又拧,好在蓝景伊的视线全都在那些货物上,所以才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

    那些小饰品一看就都是假货,不锈钢铁片什么的制成的吧,成本根本就没几个钱,卖一个能赚个几块钱,就算是一天晚上卖十个,都不如他的珠宝店卖上半枚戒指赚得零头多,哈欠连天,早上起太早,再加上这样的在人群里挤着,他想找地儿睡觉。

    蓝景伊很兴奋很热烈的进了一些货,卖这种小东西就是有一点好处,东西不占地方,拿着很轻松,只花了一千多块,蓝景伊就进完了货,转身再看江君越,此时的他正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不耐烦的打着哈欠呢,“喂,好了,走,今晚就开业,嘿嘿,我可不白吃你的住你的,我给你赚钱。”

    通常,能约上他的女人很不容易。

    通常,约上他的女人最迫切最渴望做着的事儿就是跟他滚上床,直到在床单上印上两个人的暧昧之液才肯放过他。

    但是,今天这个女人赖上他的目的只是想要给他打打小工赚点小钱,然后,混个吃饭睡觉的地儿。

    江君越看着如外星球上掉落的女人,唇角又咧开了笑意,嗯,有点小新鲜,他倒要看看她怎么兜售她的那些小饰品。

    于是,夜市上,蓝景伊成了老大,江君越成了小跟班。

    “喂,把你那个换下来,把这个戴上,你戴着哪款,哪款一定好卖。”蓝景伊不由分说的扒下了他手上的那枚不算大却绝对厚实且纯度极高的白金戒指,当废品一样的揣进了她自己的口袋,然后给他戴上了一款根本就是铁片片的尾戒,“来呀来呀,超值大甩卖了,男款女款心随我动,十块钱一枚,十五块钱两枚……” [$].com

    蓝景伊吆喝着,许久没有卖过东西了,那种靠自己的能力赚钱的感觉又从她的骨子里冒了出来,她喜欢这样自力更生的感觉。

    “给我看看。”有女人被她的吆喝声叫卖的有些动心了,冲过来捉住的却不是蓝景伊的手,而是,江君越的手,“真好看,我要一对,男女款各一只,男款的就按这位先生的尺寸大小来就好。”女子捉着江君越修长而白皙骨感的手怎么也不肯松手了。

    正在向另一名女子兜售一款耳环的蓝景伊眼角的余光终于瞄到了江君越脸上的不耐烦,小手救命的挥过来,一把握住江君越的手腕用力的一拉,也及时的解救了他的危难,然后,从他的手指上解下那枚廉价的便宜的再也不能便宜的戒指递给了那个女人,“嗯,看看没问题我就帮你包上。”拉拉扯扯的象什么,怎么现在的女人都这样的色了吗?

    夜,深了。

    夜市里站了两个多小时,眼看着人越来越少,少得只剩下那些卖家互相大眼瞪着小眼,蓝景伊这才数起了口袋里的钱,然后,兴奋的一边收拾着小地摊一边对江君越道:“喂,你猜赚了多少?”

    这还用算吗?他一直站在这儿,她卖一个就欢快的叫一声,他想要忽略都不行,“一百多一点吧。”

    “嘿嘿,你真厉害,一猜就准,卖了三十几个,行了,你帮我背着,我请你吃砂锅刀削面。”饿了,饿得前胸贴后背,她现在的眼睛里都是吃的,这一说,仿佛热汽腾腾的砂锅已经摆在了面前了似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