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8章会享受的主儿

    “君越,约了阿锋和陆安来打牌,你不来就三缺一,你赶紧给我滚过来。”

    “不去。”江君越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这才早上六点钟,洛启江是脑袋秀逗了吗,这么早叫人打牌。

    “喂,这是你自己说你自己不来的,那我直接就把那女人就地正法直接睡了哟,到时,你可别后悔。”

    “哪个女人?”江君越身体里的磕睡虫刷的昏倒,他坐直了起来,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居然就闪出了蓝景伊那张该死的脸,该死的女人,害他丢脸丢到家了。

    可,回应他的是“嘀嘀嘀”的盲音,洛启江那混帐已经挂断了。

    于是,洗脸、刷牙、穿衣、整装,江君越只用了五分钟就跳上了他那辆新提的超眩的黑色宝马,疾驰向洛启江所提供的住处,那地方,好象是洛启江一直用来金屋藏娇的地方。

    耳朵里回荡着的是才冲出江家时驾之玲的嗓音,“君越,大清早的,你这是要去哪里?”

    他要去哪里?

    他要去找那个给驾之玲下了果岛沫,再算计了自己的穿过红底`裤的女人算帐。

    水很温,不得不说洛启江是个会享受的主儿,浴缸也是特制的,只要里面的水温降了,立刻就会重新加温,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冷了,那舒适度让蓝景伊睡得越发的实了。

    客厅里,洛启江正与早到的阿峰和陆安泡着茶,一直乖乖的躲在角落里的小乖不安份了,蓝景伊进去那间浴室好久了都没见出来,小东西“汪汪……”的叫了两声,也吸引了客厅里三个大男人的注意力。

    “启江,你这养得什么狗呀,瘦不啦叽的,浑身没有二两肉,丑死了,一看就是一个杂交,血统都不纯正,你丫的就养这样的狗?”陆安看了又看,最后,十分之不相信小乖是洛启江养的。

    “谁说这狗是我养的了?不是的。”洛启江立码否定,他只养藏獒好不好,谁要养这样没档次的小狗呢。

    “那谁的?启江,你女人养这样的狗?”

    洛启江瞟了一眼阿峰,“就我女人养的怎么了?养这样的狗就丢人了?我倒不觉得,我觉得养这样的狗的女人才有爱心,也才好相与。”想到蓝景伊,洛启江笑了,他觉得蓝景伊是江君越的死穴,他得好好玩个痛快的。

    “启江,你女人在这里?”陆安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挑了起来,男人们在一起,最喜欢的就是聊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漂亮不?”<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马马虎虎一般般。”

    “洛哥,拉出来给兄弟两个看看,也算是对我们一大早及时赶到的奖励吧,快点。”

    “洗澡呢。”洛启江抿了一口茶,手指敲着茶几,漫不经心的说道。

    “洗澡?”陆安和阿峰两个人先是异口同声,随即,眼神也一致的瞄向洗手间,可,客厅里所见的那个洗手间是关着的,灯也是灭的。

    “房间里呢,别看了。”

    “洛哥你这又是金屋藏娇了吧,快点给哥几个见识一下,哈哈。”

    “嘿嘿,我去看看哟,一会儿抱过来给你们瞧两眼。”洛启江这会儿也觉得不对了,因为蓝景伊进去的时间真的挺久的了,算起来都快要半个小时了,再洗下去说不定要洗脱皮了。

    陆安和阿峰一起催着他起着哄,洛启江这才走进了卧室,再看那洗手间的方向,一片安静,半点的水声都没有。

    “蓝景伊……”洛启江冲过去,有点急了,别是蓝景伊失`申了想不开在他的洗手间里溺水自杀了吧。

    门开,浴室的浴缸里,蓝景伊正舒`服的闭着眼睛沉睡着,温热的水包裹着她的身体,让她就象是一尊瓷娃娃般沉静可爱。

    蓦的,身后传来了开门声,洛启江知道,那是江君越来了。

    洛启江微微的一笑,身体便慵懒的倚在了浴室的门上,轻`佻的冲着客厅的方向唯恐天下不乱的喊道:“阿峰,陆安,快来见过嫂子,正要出浴呢。”

    江君越阴沉着脸,猎豹一样的一个箭步冲过了陆安和孟峻峰,转眼便到了浴室前,伸手一拨拉洛启江,“走开。”同时,一双桃花眼瞟进了浴室,果然,蓝景伊正斜寐在浴缸里,居然在人家的浴室里就这样的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幸好,她拉了帘子,只露出一张脸和半截雪白的肩膀,从门口望进去也看不到她身体的其它部位。

    “君越,上心了?”洛启江稳住身形,站在他身侧笑嘻嘻的看着江君越一脸的黑沉。

    “谁上心了,不过是个女人罢了,睡得跟猪一样。”他和洛启江这样说话,她都没有半点反应,似乎,很好睡。

    “既然不上心,那就走吧,咱们去打牌,输了的今晚请客。”洛启江走过来,一手搭在江君越的肩膀上,“怎么,看不够了?不如我上去叫醒她吧。”说着,就要冲进洗手间。

    “滚。”江君越冷声的一吼,揪着洛启江便走出了那个房间,客厅里已经摆好了桌子,四个人坐下去,便玩了起来。

    吵。

    很吵。

    蓝景伊迷迷糊糊中就觉得好象是听到了小倾倾的声音,睁开眼睛时,看着暖暖而奢华的浴室,终于回笼的意识告诉她这里是那个猛男的地盘,天,她居然在人家的浴室里睡着了,急忙的从水中站起来,胡乱的擦了擦身体就套上了衣服,打开房间的门时,门外正热闹着,四个男人正打牌呢,而小倾倾就坐在她迎面的位置上,此刻,正在出牌。

    在看到小倾倾的那一瞬,蓝景伊才要走出去的脚步顿时顿住了,头垂了下去,此刻的她最怕见到的就是小倾倾,想到那晚在酒店的房间里两个人的缠绵大战,她脸红了,一直红到脚趾头,想要出去,却,又怕那个男人看到她。

    “蓝景伊,过来。”就在这时,那男人居然大大方方的喊出了她的名字,让她下意识的一怔,抬头时正好对上了那男人的视线,他朝她勾着手指,邪气的象个妖孽,“过来,帮我看一把牌。”

    磁性而悦耳的男声,仿佛带着盅惑一般,再配合着那张俊逸的让女人想要啃上一口的俊脸,蓝景伊的腿不由自主的就朝着他走了过去……

    柔美的轻音乐,舒心而养耳,江君越随即拿起,任由那铃声响彻在客厅里,然后,按着已经走到他身边的蓝景伊坐在他才坐过的位置上,“嗯,交给你了,我去接个电话。”

    那声音,那语调,仿佛,她跟他有多亲密似的。

    蓝景伊的心恍惚一跳,可随即的,她反应了过来,他,的确是她最‘亲密’的人,想到那晚在酒店里跟他之间发生的一切,她的脸又红了。

    “抓牌呀,快点。”陆安催促着,带着点不耐烦和好奇,好奇这女人到底是洛启江的女人还是江君越的女人呢,抓着抓着,他猛的一拍大腿,“洛哥,我想起她是谁了,是不是那天在酒店……”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一边,已经打完了电话返回来的江君越厉声一吼,豹子一样的想吃人似的。

    蓝景伊立刻局促的站起,看来,自己那天一定是很‘出名’了,否则,不会这好几天过去了居然还能被人给认出来,“我……我先走了。”她起身就想逃,再留下去,她觉得自己全身的细胞都要被焚烧殆尽了,很难受很难受。

    两只有力的大手却是微微一按,按着她迫不得已的又坐了下去,“替我打牌。”江君越不温不火的淡声道,却是,饱含着命令的语气。

    “我……我不怎么会,会……会输的。”她局促的,不敢看江君越,经历了那一晚,她见他时只剩下了不自在,可是他呢,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没羞没躁的面部表情,自自然然的看向她手中的牌,仿佛,她真的是他的女人了一样。

    天,她居然想到了‘他的女人’这个词汇。

    江君越淡淡的一笑,伸手一拉牌桌下面的小抽屉,蓝景伊顿时傻了,好多的钱,“你赢的?”那些钱,让她有些兴奋,目测最少也有个七八千块。

    “嗯,够你输两个小时的吧?我去抽支烟。”他说着,真的转身走了,嘴里叼着烟,斜倚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客厅的方向,好象是在看她,又好象是在看她身侧的猛男,蓝景伊的心一跳,是了,他是被猛男包氧的男人。

    “洛哥,你刚刚放水了是不是?”孟峻峰瞄了瞄洛启江才打出的牌,上一圈就应该打出去的,可是,他愣是没出,结果,放走了蓝景伊第一个出净了牌。

    “胡说,才被我压在了一张牌后,我才发现,这不,一看到就出了。”

    苍白无力的解释,蓝景伊掩唇一笑,可是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阳台上的那个男人身上,他的烟已经抽完了,此时正大步的走回客厅,很快就停在了她身旁,“赢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