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7章一穷二白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陌小雪早晚有一天会明白的,但那时,已经晚了。

    抱着小乖,只拿了两套换洗的衣服,蓝景伊终于如愿以偿的离开了那个大房子,心自由了,身体自由了,可这一刻,她的心却空空的,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没有预期的欣喜,也没有预期的兴奋,有的,只是平静,平静的再也不能平静的一颗心。

    走进夜色,走在无边的霓虹闪烁中,婚是她自己要离的,钱是她自己不要的,但是现在,摆在她眼前的却是赤`果`果的现实问题,她全身上下只有两百多块,换句话说就是若要住酒店的话,那点钱就只够她一个晚上的花销,而且,住得还是那种便宜的上不了档次的酒店。

    可是明天呢?

    她要吃要喝,不然就是等死。

    若不是陆文涛关了她这几天,她这几天一定会找工作的,可,她的人就是被关了。

    蓝景伊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骚动那里,她想起了她被偷的那三千多块钱,若是要回来,怎么也能维持她一个月的吃喝拉撒了。

    可,想法就是想法,那三千块不是她想要追回来就能追回来的,追不回来的时候她还是穷的一无所有。

    蓝景伊想起了小倾倾,从那天离开酒店后她一直都没有那‘牛郎’的消息,不知怎么的,这会想起他,她居然就觉得有些愧意横生了,那晚,真的是她利用了他,可,这念头不过是瞬间马上就换成了另一个,那晚,她是便宜了那小子,居然,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了。

    还有,不过一个牛郎罢了,上电视那是他的荣幸是不是?

    摆脱了歉疚感,但是,当她坐在骚动吧台前盯看着那个没见过的调酒师调酒的时候,脑子里又闪过了小倾倾,“喂,小倾倾呢?”她晃动着手中的鸡尾酒,这杯酒她已经喝了有一个多小时了,愣是就没喝完,口袋里没钱,所以,今晚她就只打算消费这一杯酒了,还是最便宜的一种鸡尾酒。

    “小倾倾?哦,你说的是那个人呀,他就来我们这里工作过两次,而且两次都是临时的,没听说他还要再回来这里呢。”

    “什么?临时的?”蓝景伊“蹭”的跳了起来。

    “对。”

    蓝景伊若有所思,想了又想,才终于下定了决心问道:“他是不是被什么人给包了呀?”这是她能想到的小倾倾不来这里调酒的最正当的理由。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那你们这里缺人不?”心思一转,她现在需要钱。

    “缺,正招人呢,再招不到人我一个人除了吃饭睡觉都在这里顶着班呢,累死了,怎么,你有认识的调酒师?”

    蓝景伊一下子跳下了高脚椅,小手一拍那兄弟的肩,“你看,我行不?”

    “你会调酒?”小伙子不相信的上上下下把她扫了一个遍。

    蓝景伊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嗯,会的。”

    “这个,得问我们经理,你等着,我打个电话问下。”说着,小伙子真的拿起了电话拨了过去,很快的,他冲着蓝景伊道:“你叫什么名字?”

    “蓝景伊。”大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她没做过亏心事,就还以本尊来混天下。

    很快的,小伙子放下了电话,无奈的耸了耸肩,“经理说了,只招男的,不招女的。”

    蓝景伊才起的希望又顿去了,身体重新坐回高脚椅上,失落极了。

    到了此刻,她才觉得嫁了陆文涛那么久,也耗费了她那么久的青春岁月,一分钱没得到真的是委屈到姥姥家了。

    天要亮了,手中的那杯酒端起又放下,每次都是沾一下唇,让杯中始终残留着一点液体,也让她得以继续的留在这里,可是明天呢?

    酒吧要打烊了,蓝景伊拖着她那个略有些笨重的背包步出了骚动,那晚那几个偷她钱的人根本没出现,又或者真的出现了,她能要回自己的钱吗?

    蓝景伊站在路灯下,守在外面的小乖一见到她就窜了上来,围着她摇尾乞怜着,蓝景伊看着自己的斜长的影子,她才发现自己的离婚真的傻气极了,至少,要安排好自己的一两个月的生活才离婚呀。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咔”,一辆拉风的银灰色兰博基尼停在了她的身旁,很响亮的一声口哨,随即,驾驶座上的车窗摇下,洛启江正好对视上了因着他的口哨而抬头的蓝景伊的小脸,嗯,就是这妞,“喂,上车。”就因为这妞的红内`裤,他输了一千万,可是,那一千万他输得特别的爽,能看到江小爷出糗那种感觉太爽了。

    蓝景伊认真的看了猛男足有三秒钟,然后,很认真的冲着他道:“我是女人。”

    说完,蓝景伊转身就走,这猛男喜欢的是小倾倾那样的男人,可她是女人,她对gay没兴趣。

    洛启江如何能放得下这好不容易等来的女人,其实,骚动那边他是留下话了的,不然,骚动是真的缺调酒师的,但是洛启江一句她是我的女人,愣是把骚动的小老板给惊吓的呆傻了,自然也不敢收留蓝景伊了,于是,第一时间通知洛启江赶紧来接走这尊女菩萨。

    一女人一小狗,两个人飞快的走在马路边上,那小狗不住的围着女人转着圈圈,四条腿到底是比两条腿转得快转得欢,银灰色兰博基尼不疾不徐的紧跟着蓝景伊,幸好天才亮,路上的车也不多,但是,那锲而不舍的响个不停的喇叭声却绝对是扰民了,洛启江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蓝景伊甚至能听到头顶上的窗口有人在骂骂咧咧,“这一大早,这是作死的节奏吗?吵死了。”

    洛启江仿佛没听见,依然慢悠悠的开着他那辆兰博基尼紧跟着蓝景伊。

    恨死了,可是,他于她是陌生人是不是?是谁说过不要跟陌生人说话的,蓝景伊加快了步伐,准备前面转弯干脆就转进那条巷子里,让那猛男的车开不进去也就摆脱他了。

    要到了,只要转了弯她就解放了。

    可,人算不如天算。

    “刷”,不偏不倚,头顶上不知是哪一家的洗脸水精准无误的倒了下来,而且,全都倒在了蓝景伊的身上,让她瞬间就一头一脸的湿了。

    “啊……”蓝景伊下意识的惊叫出声,可抬头看去时,头顶的楼房的窗口哪一家都不见半个人影,“喂,谁倒的水?”

    蓝景伊喊了半天,自然是没人理她。

    洛启江忍着笑,手指悠闲惬意的点在方向盘上,“喂,上车吧,找个地方换换衣服,不然,你曲线毕露了呢。”

    蓝景伊一低头,这才发现洛启江果然说得没错,身上的裙子紧贴在了她的身上,甚至,透过那布料还浅浅的露出肉肉的色泽来。

    露肉了,这是蓝景伊的第一个反应,可,一旁的洛启江紧接着又十分恶劣的来了一句,“那水,应该是洗脚水,真臭。”

    “啊……”蓝景伊想杀人,拔脚就跑,却只跑了两步就顿住了,她没地方去。

    t市,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

    “上车吧,我带你去洗洗,放心,跟着我绝对安全,我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洛启江信誓旦旦的说到,一边说一边想,若是把这女人送到江君越的面前,不知道那小子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想着想着,他越发的期待了起来。

    洛启江的话蓝景伊是相信的,他喜欢男人,当然不会碰自己了,算了,她再要强也没有湿身了还在大街上任人品赏任人观看的习惯,身子一弯就跳上了洛启江的车,小乖的速度比她还快,就在她的脚踏上那车的时候,小乖的小身子猛的一跳,随即,就趴在了坐进车里的蓝景伊的脚下,很乖很乖。

    银灰色的兰博基尼骤然的一加油门,洛启江心情大好的把车驶向了t市的东南方向,那是一片高档住宅区,蓝景伊被带进了一套顶级套房内,四房两厅,装修奢华而又品味十足,手中的车钥匙华丽丽的一个抛物线便精准无误的落在了客厅的昂贵茶几上,洛启江手一指一间卧室,“里面有洗手间,进去洗洗吧,若是你不介意,衣服也有,不过,是旧的。”

    蓝景伊的眉微微一皱,他这里还有女人的衣服?

    可是,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她要赶紧换下一身的湿衣,从背包里翻出换洗的衣服,蓝景伊冲进了洗手间,舒`服的躺进了洗手间的浴缸里,温热的水再加上一夜未睡,蓝景伊洗着洗着就迷迷糊糊的泡在水里闭上了眼睛,头沉沉的靠着浴缸的边沿上,她睡着了。

    客厅里,洛启江兴奋的正拿着拨打着发小的号码,一个,两个,最后一个是江君越,“君越,约了阿锋和陆安来打牌,你不来就三缺一,你赶紧给我滚过来。”

    “不去。”江君越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这才早上六点钟,洛启江是脑袋秀逗了吗,这么早叫人打牌。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