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6章出糗到家了

    “停……停……”蓝景伊转过头去,惊惧的对着正冲过来的或者正拍照的八封记者们吼道,她预先设计的场景是自己衣着整齐,她绝没想到什么都偏离了预期的轨道,完了,不知道她的内`裤有没有被拍到。

    可,律师喝多了,此刻正睡着,所有,都按照之前预定的计划按步就班的执行着,江君越铁青着脸拿着背过身去,“洛启江,赶紧找人来给我摆平一切。”他现在人在现场不方便找人,床上唯一的被子被蓝景伊抢去了,所以,他就只好委屈的穿着子弹内裤任由那些冲进来的男记者们欣赏着他这个‘牛郎’完美的体魄了。

    房间里的记者三分钟后就被酒店的安保人员迅速驱散了。

    不得不说洛启江的办事效率还不错,江君越松了一口气,长裤已经找到穿上了,幸好他刚刚及时戴上了墨镜,只要死不承认是自己就好了,但是现在,还不能马上离开,难保那些狗仔不会蹲守在酒店外围乱拍乱照什么的。

    “蓝景伊,这就是你叫我来的目的吗?”终于安静了,江君越冷冷的质问着蓝景伊。

    蓝景伊颓然的坐在了床上,身体颤抖着,可,脑子却在迅速的转动着,不,她不承认是她主导的,反正,她也吃亏了不是吗?

    大眼睛骨碌一转,“小倾倾,我还想说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富婆然后被人跟踪了呢,是你害我跟你一起倒楣,说吧,你要怎么补偿我?”她的第一次就这样的没了,低头瞟了一眼床上的那一片嫣红,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没流出来。

    酒店是她选的,房间也是她选的,江君越是真的怀疑蓝景伊的,但是看着床上的那抹红,他又无语了,“蓝景伊,别让我查出来刚刚的事跟你有关。”冷哼着,大步的就走出了这个房间,这是自他有记忆以来他最没面子的一次,居然,被人真的当成了牛郎来报道,他的脸面真的丢尽了。

    “洛启江,赶紧来接我。”再也呆不下去了,否则,所经所遇的人,即便是个服务员他也觉得人家偶尔看他的一眼都是在嘲笑他。

    “哈哈哈……哈哈……好,你等着,我的车很快就到。”

    “快点。”江君越的声音如刀一样,他想杀人。

    “小越越,你吼什么呀,我输了一千万都没叫,你赢了叫什么叫?”洛启江一边开车一边调侃着江君越。

    江君越这才想起来蓝景伊一早穿上的那条小底`裤,居然被他给猜对了,居然真的是红色的,可是赢了又能怎么样,他很不爽,“姓洛的,少跟我提这件事,否则,老子阉了你。”气极,恨极,所有的怨气只能往洛启江身上发,不知道老妈有没有看早间新闻,他只希望老妈今天起得晚,然后没有打开市五套的地方台看什么鬼新闻。

    “阉了我?江君越你是不是怕你的女人被我追上手呀?”

    “什么我的女人,少给我提她。”

    “哈哈,能让我们江大小爷连来人家来了大姨妈都不放过的女人,一定是床上功夫了得吧?”洛启江下`流着他的语言,无所不用其极的调侃着江君越,好不容易逮到江君越一次痛脚,他得充分利用了才算过瘾。<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江君越的脑海里却是闪过了昨晚上他进`入蓝景伊身体里时的那份阻滞,他是有感觉的,这一刻,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起那抹血色了,该死,居然连床单上的红都被直播了出去,他真的出糗到家了。

    蓝景伊一直在哀悼着她失去的第一次,甚至连江君越离开了都没有感觉到,甚至,忘记了要向他讨要回简非离送给她的那个钥匙链了,此刻,她满脑子的都是她失去了她的第一次。

    心伤,心痛,懊悔,席卷而来。

    就在江君越上了洛启江的车扬长而去的时候,另一个蓝景伊期待的主角终于出场了。

    “嘭”,房间里的门被推开,陆文涛冲了进来,不由分说的一把抓住了蓝景伊的衣领,然后收紧再收紧,冰冷的目光怒视着蓝景伊,唇张了又张,却终究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床单上的血色,镜头前一闪而过的红色小底`裤,陆文涛是有些吃惊的,只是,他还不能确认。

    蓝景伊也是无声,两个人就那般的对视着,良久,陆文涛缓缓的松开了她的衣领,看着她苍白到几乎无血色的小脸,大手扯着她的手就往房间外走去。

    “陆总,请问,您对您妻子的出轨有何感想?”小报的记者才不管他是不是难堪呢,居然连这样的上不了层面的幼稚的问题都问了出来。

    他能没有感想吗?

    他被当众戴了绿帽。

    进了电梯,陆文涛燃起了一根烟,可,才吸了一口,身上的就响了,他看了看号码,随即接起,“什么事?”

    “陆总,一开盘就大跌了。”

    “我知道了。”陆文涛阴沉着一张脸,眸光瞟了一眼蓝景伊,挂断电话后他的手紧握成拳,静静的凝望着对面的蓝景伊足有五秒钟,才道:“真不要脸。”

    “那你呢,你跟陌小雪呢?你们就要脸了?”蓝景伊倔强的吼回去,她才一次,人家连孩子都要有了,她跟陌小雪比起来,根本是小巫见大巫,差了一大截好不好。

    “叮”,电梯停了,电梯外,通向安全出口的一路上都有人在把守着,陆文涛来时就打点好了一切,面无表情的带着蓝景伊出了酒店的侧门,一辆黑色的奥迪正等在那里,“上车。”

    蓝景伊却顿在了车前,无畏的迎视着陆文涛,“我们离婚吧,免得因为我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影响了你们陆氏的股票,不然,你被老爷子扒皮可就惨了。”

    “休想。”他揪着她上车,狠狠的扔在后排座位上,随即坐到了她的身旁,冲着司机道:“回家。”

    从酒店到家里,一路上,车厢里的气氛只给人窒息的感觉,好不容易熬到要到家了,陆文涛突的扯起了她的发,让她被迫的转首再看向他,“你故意的是不是?就是为了要跟我离婚?”他终于记起了曾经跟她说过的话,不然,蓝景伊是从不去酒店那样的地方的。

    “是又怎么样?”她回过去,不甘示弱,她就是想离婚。

    头皮痛起来,她看到了陆文涛的眼底泛起了一丝迷离,“呵呵……”他笑了开来,“可我就是不想离。”

    于是,蓝景伊被关进了那个已经算不上是家的大房子里,锁换了,是指纹锁,电脑不能上网,电话拨不出去,欠费,蓝景伊跟任何人都联络不上了。

    冰箱里吃的喝的应有尽有,她却无心了。

    不想吃也不想喝,只想离婚。

    蓝景伊站在阳台上看着小区里的景致,别人都是自由的,就只有她被关在这大房子里,若是以后自由了,她再也不要住这样的大房子,这样的牢笼,让人一点也不舒坦。

    五天了,陆文涛他到底要怎么样?

    天,又黑了。

    蓝景伊无聊的躺在床上发呆,天花板上贴着碎花的墙纸,记得当时她还跟陆文涛说这墙纸一定要好的,不然万一有甲醛什么的她怀上孩子就不好了,却不曾想,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没有碰过她,又哪里来的孩子呢?

    蓦的,她突然间想到了酒店里的那一天,那晚,她和小倾倾好象没有任何的措施。

    算了,都过去几天了,她再来后怕已经没了意义。

    门,“哐啷”一声被推开了,蓝景伊转首,正对上一脸笑意盎然的陌小雪,“呵呵,蓝景伊,谢谢你呀,来吧,只要在这里签个字,以后,你就自由了。”陌小雪高姿态的扫过她,一副她就是陆家少奶奶的样子。

    蓝景伊伸手接过陌小雪递过来的a市纸张,那是一份离婚协议书,上面的签名档上,男方陆文涛已经龙飞凤舞的签下了他的名字,时间就是今天。 百度嫂索#>笔>阁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蓝景伊并没有急着签字,而是,把目光调到了协议书的开端,从头到尾一字一字的看过这份协议,要她净身出户,不然,他就不离婚。

    呵呵,他以为她当初要嫁给他时想要的就是他的家产吗?

    陆文涛他真的错了,伸手接过陌小雪递过来的笔,两个女人第一次这样的默契配合,看过后连想都没想,犹豫都没犹豫,蓝景伊直接就签字了。

    “行了,带上你的东西,你可以走了。”陌小雪居高临下的看着蓝景伊,完全的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蓝景伊轻轻的一笑,“陌小雪,走是我自己自愿的,陆太太的身份也是我不屑不想要的,不过,我奉劝你一句话,我走了,你未必就能替代得了我的位置。”即便那个男人没有碰过自己,可是,她一直知道他不愿意离婚,若不是自己出了一个下下策的狠招,他至今也不会同意的,他的不离婚不娶陌小雪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陌小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其实只有一个,不过是一个床伴罢了。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陌小雪早晚有一天会明白的,但那时,已经晚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