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5章异样

    可,却是在这一刻,不知怎么的,她居然的有点小紧张了。

    江君越的眸光敛成雾色,正紧盯着洗手间的门在沉思着蓝景伊又要玩什么花样的时候,突的,响了,是洛启江那家伙的号码,看来那人是紧张那一千万了,只瞄了一眼,他就随手接起。

    浴室里,为了逼真,为了让江君越卸下心防不离开这里,蓝景伊真的脱了衣服洗起了澡,反正,不洗不白洗,不洗是浪费这酒店的资源,反正,门是锁着的江君越也进不来,可是洗着洗着,当温热的水不住的浇洒在身上的时候,她却觉得血液里有什么似乎不对了,有股热流不住的从血液里涌出,正在她迷糊不已的时候,洗手台上的响了,蓝景伊下意识的接起,“喂,你好。”

    “蓝小姐是吗?”陌生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忐忑传了过来。

    “是我。”

    “蓝小姐,我是淘宝情趣用品店的客服。”

    “怎么了?”心里头,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蓝景伊不由自主的问道。

    “蓝小姐,很报歉的通知您,昨天给你发货的那款迷你口红发错了,若是你还没有使用,请一定不要使用,我们店会迅速召回,重新给您发货。”

    “发……发错了?不是迷你的吗?”蓝景伊的身子贴在了身后的镜子上,那冰凉的触感让她只觉得舒服些了,这水,好热,热得她浑身都有点不对了。

    “不是……是……是迷……迷……”

    “迷什么?快说?”蓝景伊催促道。

    “是迷春版的。”客服一口气终于说了出来。

    蓝景伊的额头顿时涌上了汗意,逛那家淘宝店的时候她也看到了迷春版的口红,那其实就是……是那种药……

    晕了。

    蓝景伊彻底的晕了。

    此刻的她分明已经感觉到了身体里的异样,那是很热很热的感觉,是了,那东西其实她吃得比江君越还多,因为,是直接的涂抹在她的唇上的。<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不。

    千万不要这样呀。

    “喂,那解药呢?是与迷你还是迷春配套的?”虽然明明知道是迷你的,明知她的身体此刻已经起了反应,却还是在这一刻希望有奇迹发生,或者,真的只是因为水太热呢。

    “蓝小姐,是迷你的解药,所以,你千万别用,等我们重新再寄……”

    “嘭”,客服的话还没说完,淋浴室的门就被撞了开来,“啊……”残存的意识让蓝景伊下意识的惊叫出声,手也迅速的一只去遮上面一只去遮下面,却,怎么也遮不严实,“小倾倾,你出去。”她惊惧的吼道,她还……还从来没有在任何男人面前这样过呢。

    “死丫头,你给我吃了什么?”江君越一把推开了她,狠狠的掷在了湿淋淋的地板上,他已经很小心了,却还是中了这死丫头的招,身体里的反应让他第一时间就选择撞开了这扇门,手指迅速的抠进嗓子眼里,只想把吞进去的那东西吐出来。

    江君越真的吐出来了,可,只呕了两三下就再也呕不出来了,身体里越来越躁热,躁热的感觉让他难以压抑住,气恨的转身,一把就捉住了身后正呈花痴状看着他的蓝景伊,“没见过男人?”她那眼神仿佛想要把他一口吞吃了似的,蓦的,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臭丫头,不会是你自己也中招了吧?”难道不是她,而是别有其人让他们两个一起中招了?

    蓝景伊只知道热了,低头看着落在自己手臂上的那只男人的手,她情不自禁的就舔了舔舌尖,她的小手仿佛受了那只大手的盅惑般的落在了大手之上……

    “蓝景伊,这是你自找的,是你先惹上我的。”

    ……

    江君越抱着她从淋浴室走回房间,一处一处的走过,小心的查看了一遍整个房间,最后,他十分的确定这房间里应该没有偷拍的那种摄像头之类的东西,这才放心的随手把蓝景伊往床上一扔。

    “嘭”,一声闷响,床上很软,所以,蓝景伊没有感觉到痛,但是,她感受到了一种失落的感觉,那是被男人松开的失落感。

    “唔……哼啊……”蓝景伊难耐的在床上扭动着身体,眸光仿佛被磁铁吸住了一样,灼灼的很快的就落在了江君越的脸上,他真好看,她想要再摸摸他的脸,想要再亲亲他的手指,他身上的每一处都让她有些着迷了。

    那样的眼神,让江君越知道,她中药的程度应该比他的更重,他都要把持不了了,她就更把持不住了。

    身体如豹子一样的扑上去,直接就将蓝景伊给压在了身下,唇落下去,狠狠的吻住了女人的两片唇……

    说实在的,他真的没想要怜香惜玉,是蓝景伊自己八爪鱼一样攀上自己的,她又是有夫之妇,用得着怜惜吗?

    可,在一切发生之际,房间里顿时同时传来了两声惊叫。

    蓝景伊是因为痛,太痛了。

    江君越是因为诧异,那份阻滞,让他愣住了。

    痛意席卷了蓝景伊所有的敏感神经,可也不过是片刻间,便悄悄淡去。

    他的吻落下,舌尖滑过她的唇而钻进了她的口中,与她的丁香纠缠在一起,缱绻难分。

    原本,只是要迷倒他完成她想要的计划,却不曾想,一切都偏离预期的轨道……

    床上滚到地毯上,再从地毯滚到沙发上,最后,重又回到了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身体里的那份难耐这才慢慢的褪去。

    不得不说那家淘宝店的东西药郊真的相当强悍。

    蓝景伊睡着了。

    江君越也睡着了。

    睡在酒店的那张写过一切的大床上。

    浴室的女款响了一声,守在酒店外面的那个律师眼看着蓝景伊没有任何的回应,他点了点头,这正是他之前和蓝景伊的约定,她的不回应就表示一切ok表示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逐一的拨出电话,现在,只等天亮了,到时候,就完成了蓝景伊交待给他的任务,好歹有几千大洋,而那个被迷倒的男人也不过是个牛郎,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于是,他钻进了路边的一个小吃店,要了两瓶酒几个小菜开始当是再吃庆功宴了。

    夜,悠然的走过。

    天,亮了……

    “小乖……”蓝景伊做梦了,梦里梦见小乖这次真的被陌小雪那个坏女人给杀了,鲜血淋漓的画面让她惊惧的身子瑟缩着,当触碰到身边一具带着暖意的身体时,本能的就靠了过去,“小乖,别杀小乖……”

    轻轻的颤粟的女声,夹杂着恐惧、心慌,江君越一个激棂就坐了起来,天已经亮了,意识骤然回笼,伸手就推开了身旁一`丝`不`挂的女人,正好露出大床正中央那一小片灼眼的红色。

    那是血。

    确切的说,那抹红色正在宣告着蓝景伊已经从女孩彻底的变成了女人,揉了揉眼眸,江君越还来不及分析一个已经嫁为人妻的女人为何还是处`子,就听到了房间的门正被开启的声音,那声音让他警惕的如豹子一样的跳起来,一边动作迅速的穿衣服一边朝着蓝景伊喊道:“快起来,有人来了。”喊着,还抽空用手狠狠的推了她一下。 百度嫂索#>笔>阁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讨厌,真困呀,别吵。”蓝景伊翻了一个身,懒懒的还想继续睡。

    “有人来了。”真舍不得抽出时间,但是,江君越这一刻是理智的,大声的在蓝景伊的耳朵边喊道。

    “扑”,一个激棂,蓝景伊惊跳的坐了起来,入目,是下`身只穿着子弹内裤,上身只着一件还来不及系扣子的衬衫的江君越,“啊……”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到只着内裤的男人,蓝景伊吓的惊叫了一声。

    “你再不穿衣服,人家进来了。”江君越抽搐了一下唇角,脑子里正在迅速的过滤从昨晚到现在的所有的事情,然后分析着外面是什么人要进来,他是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这一切,居然就是此时身前还裸`着的蓝景伊的所为。

    “啊……”蓝景伊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切,倏的跳下床,捡起地上的红色小底`裤动作迅速的套在臀上,正在这时,门开了,再也来不及穿其它的她只好一把扯过床上的被子捂住了胸口,而与此同时,只着衬衫和子弹内裤的江君越则是伸手捡起了甩在地毯上的超墨迅速的架在了鼻梁上。

    “刷”,才开的门一下子闪进来了十几个人之多,“咔嚓……咔嚓……”不由分说的拍照声和录像的声音猛闪而来,“t市五套晨间新闻为你现场直播最新得到的消息,陆氏总裁夫人暗夜会牛郎被捉现场,不知会不会影响陆氏的股票浮动……”

    “停……停……”蓝景伊转过头去,惊惧的对着正冲过来的或者正拍照的八封记者们吼道,她预先设计的场景是自己衣着整齐,她绝没想到什么都偏离了预期的轨道,完了,不知道她的内`裤有没有被拍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