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4章只是说事情

    算了,今晚就只摸摸他看起来很有肉感很有男人味的皮肤好了,嗯,不错,惹眼的古铜色。

    “小倾倾,姐请你跳舞。”纤手一搂他的腰,真希望他长得矮点,跟她一般高她就心理平衡了,可他真高,她穿着高跟鞋才到他下巴,她的手在用力,却仿佛碰到了石柱子一样,小倾倾纹丝不动,根本不理会她。

    “喂,姐要请你跳舞,你倒是动一动呀。”她的伟大的计划呀,绝对不能在这一刻停滞不前。

    “你找我来,就只是为了跟我跳舞?”

    扯呀扯,却还是扯不动他,他那脚底就象是生了根一样,而且根部的须子还扎得特别的深。

    “当然不是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单独跟你谈。”是他先问她的,干脆连舞也别跳了,直接去目的地好了,也免得多生枝生,一瞬间,蓝景伊就做了这个决定。

    “呵呵,想开`房了?”江君越眨了眨眼,慵懒的抱起了手臂,上次他是意外输给了洛启江才在这里当了一夜的调酒师的,可是这会儿,他却是自愿的,只为了引这个女人上钩。

    他要让她知道知道,给他下果岛片的后果是什么,他会让她这辈子都后悔做了那件事。

    “喂,我只是要跟你说事情而已。”开`房,那多难听呀,蓝景伊立刻反对起来。

    江君越的就在这时响了起来,他随手拿起,是洛启江的短信。

    “我猜是黑色内`裤,那妞找你的正事原来是想爬上你的床让你宠幸呢,哈哈。”

    江君越的眸光悠然的扫向角落里正坐在暗处的洛启江,随即手指在键上按下了两个字:粉色。

    这是他今晚和洛启江的赌,输了要坐台的,不坐台就是一千万,淡然的一笑,洛启江一定输定了,虽然隔着衣服看不见蓝景伊今天穿得什么内`裤,可是,凭着感觉他就是这样的猜了。

    洛启江很快回过来,“别忘了拍照给我看结果哟,哈哈。”

    “喂,什么短信呀?”蓝景伊的小脸已经凑了过来,若是她知道江君越正和昨天那个猛男在猜她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的内`裤,她一定跳起来的,可,她的脸才歪过来,江君越随即就把揣进了裤袋里,“垃圾短信,带点小色的笑话,你要是想看,我发给你?”

    “不……不用了。”她要是想看,上网一搜,大把的,用得着他发给她吗,“喂,你到底要不要跟姐走呀?”<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江君越的手臂抬了起来,目光里含着雾气一样的落在蓝景伊的脸上,让她不由自主的就抬手挽上了他的手臂,于是,两个人一起走出了骚动,身后,是一群女人的长吁短叹,甚至还有两个女人追了上来,“小倾倾,你别跟她走,今晚陪着姐姐我吧,姐姐大把给钱。”

    瞧瞧这行情,好到家了,蓝景伊挽的越发的紧了,示威的向那两个女人炫耀道:“今儿,他归我了,下次,你们要请早哟。”

    带着他就朝着骚动酒吧斜对面不远处的一个四星级酒店走去。

    进去了,江君越习惯性的走向大堂的服务台,“小姐,一个房间。”

    眼看着他拿出了卡,蓝景伊手里的卡顿了顿,最后还是揣进了口袋里,让他付也好,骗了她两万块呢,虽然是陆文涛帮她付的,可是一想起那天清晨发生的一切,她就恨着这男人恨得牙痒痒。

    1808号房。

    电梯直抵十八楼,长长的走廊间空无一人,一方红色的地毯一直延伸到了走廊的尽头,1808号房前停下,插卡开门,江君越的动作很利落,他倒要看看这小女人今天到底要干什么,居然,真的跟他来开房了。

    奢华的房间,一晚上要一千多块呢,“小倾倾,让我看看你手臂上的伤。”才一进门,蓝景伊就拉过江君越的手,拉起他的衣袖,昨天受伤的地方包扎的很好,这让她的内疚之心顿时去了些,“喂,我的钥匙链呢?”

    江君越随手一带,带着她的娇躯便贴向了他的胸口,手微微一扣,蓝景伊便靠在了他的胸口上,他的脸俯下来,两片薄唇就在距离她的唇一公分左右时倏的停住,他淡淡道:“说吧,啥事?

    一股男性的气息混合着一股淡淡的烟草的味道扑面而来,不得不说,这男人身上的味道真好闻,可是,她蓝景伊绝对不能被美男迷倒,她得保持清醒,“钥匙链。”蓝景伊先紧着这事儿了,那钥匙链可是简非离送给她的,那代表着她的初恋,那是她的宝贝。

    “先说你的正事吧,说了,那东西我就还给你。”那钥匙链是银的,作工普通,可蓝景伊竟是这般宝贝,可见那东西不是普通人送给她的,不过是几秒钟,江君越就已经判定了那钥匙链的原主人与蓝景伊关系匪浅了。

    “阿嚏……”一个喷嚏,蓝景伊转过了头,决定先来个缓兵之计,这男人有点不好对付,不如,她先把他迷倒,然后再从他身上把钥匙链搜出来,这样更快更直接也更有效,是不是?心思一转,蓝景伊就打了这个喷嚏,“小倾倾,我想嘘嘘,你要不要先陪我去?”她随手在他的脸上摸了一把,摸在手里的触感光滑细腻,啧啧,他的皮肤一点都不比女人差了。

    那触感真的让蓝景伊爱不释手,江君越的脸上一冷,嗤笑的瞄看了一眼蓝景伊,“我可没那个爱好,你快去快回。”还真把他当成是小白脸了吗?这一刻的他甚至在想,若是她知道了他真实的身份,不知道那一刻的她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

    这样一想,江君越居然就开始期待了。

    蓝景伊一点都没忸怩,一转身就冲进了洗手间,他不跟来最好了,他要是跟来就坏了她的好事了。

    迅速的合上洗手间的门,到底是星级的酒店,洗手间也很豪华的,蓝景伊先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粒药,只要先吃了这个,她买的那药就奈何不得她了。

    倒了杯水,喝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拿出那只网购来的口红开始均匀细致的涂抹在自己的唇上,江君越,你对饮料有了戒心,可是,你对我的唇呢?

    对着镜子清然的一笑,无色的口红只是让她的唇比进来时多了几分光泽,江君越一定不会觉察到什么的。

    深呼吸再深呼吸,那药罢了,只是要把他迷晕配合她的计划就好了,其实,他也没损失什么?

    是不是?

    蓝景伊拉开洗手间的门就走了出去,此时,那男人正背对着她伫立在窗前,一股烟气飘渺在他的周遭,让他看起来有些不真实了一样,她轻轻走过去,两手从他的腰际上环过,她搂上了他的身体,头贴着他的背,轻轻的柔柔的唤:“小倾倾……”

    一股肉麻的感觉袭上了蓝景伊的心头,同时,也袭上了江君越的心头,眉一皱,这死丫头又想搞什么古怪?

    手中的烟头一个漂亮的抛物线便悠然的落在了酒店窗外的夜幕里,江君越猛的转身,有点想要知道她今晚到底是穿什么颜色的裤裤了,嗯,这个跟一千万是挂钩的,手指轻`佻的一勾蓝景伊小巧的下巴,随即,薄唇这一次真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这一刻的江君越的心思真的很纯洁,绝对的没有想要这个女人的身体的意思,他只是想要看看她今天所穿的裤裤的颜色,可是,当四片唇骤然的贴在一起的那一刻,只一瞬,仿佛天雷勾动地火,那柔软而馨香的唇,让他欲罢不能了。 百度嫂索#>笔>阁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又或者是因为蓝景伊的主动吧。

    蓝景伊吻得激`情而热烈,没有什么技巧性而只是胡乱的吻着,她只要她的唇触到他的唇上就好,只为了她唇上无色的东西可以进入到江君越的口中,随着江君的呼吸及吞咽的动作,很快的,蓝景伊一下子松开了他的唇,其实,才吻着的时候,她脑子里全都是这男人被迷倒的样子,竟然,一点也没有想起去感受他的吻。

    “丫头,干吗?”江君越眉头一皱,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竟然在与他的热吻中主动放弃了他的吻的,是他的吻不够技巧不够销魂吗?

    “我想洗个澡,你呢?”蓝景伊脸红了,这一刻的她只想逃进洗手间,等江君越被迷倒了再出来,不然,她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快得,仿佛要跳出胸腔了一样,让她着慌。

    “不说事了?”江君越如一头才睡醒的猎豹一样,目光盯看着蓝景伊的小脸,直觉告诉她,这小女人好象又要耍什么阴谋了。

    “等我洗了澡再说,身上粘腻腻的,很难受。”说着,蓝景伊已经不等江君越作答,直接冲进了洗手间,关门,上锁,动作连贯而一气呵成,然后,把放在一旁的洗手台上,这样可以保证与那律师随时的保持联系,嗯,大功就要告成了。

    可,却是在这一刻,不知怎么的,她居然的有点小紧张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