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3章秘密武器

    嗯,这样才对吗,自己干吗为了陌小雪这样的女人生气呢,不值得,眼看着陌小雪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蓝景伊再次转身,却没有直接回家,在她还没有与陆文涛正式离婚以前,那个家她就也有份,凭什么让小三登堂入室对她颐指气使呢?

    她蓝景伊再也不受那个气了。

    闲庭漫步的走到了小区门口,蓝景伊进了保安室,“保安大哥,我记得你们这里有换锁公司的联系电话的,是不是?”

    迎面的帅保安看见她时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嗯,有的,美女想要?”说着,还冲着她闪了一个电眼,现在的男人呀,真的是太轻`佻了,怎么都跟小倾倾差不多呢,受不了的直翻白眼,“给我吧,我要换锁。”

    换了,不管是陌小雪还是陆文涛,谁都别想再来骚扰她和小乖。

    眼见着她一脸严肃,保安大哥也不敢开玩笑了,很快把电话号码给了她,半个小时后,蓝景伊的楼中楼换了一把绝对价值不菲的锁,她刷的陆文涛的卡,她现在还顶着陆太太的名,不刷白不刷。

    换了锁,洗了澡换上睡衣,舒服的往电脑椅上一坐,开机,她得上网看看她网购的秘密武器有没有到t市,明晚要用呢,明天白天再不到,真的要急死她了。

    点开淘宝,物流跟踪,已经到t市了,明天派发。

    蓝景伊兴奋的倒在了大床上,小乖就在床脚“汪汪”的叫着,那样子很想上床呢,她闭着眼睛想象着自己自由的那一刻,“小乖,今天我累了,等以后我自由了,天天给你洗得香香的跟我一被窝睡,呵呵,有我吃的住的就有你吃的住的,乖,睡觉啦。”

    刚刚网上天气预报告诉她,明天会是一个艳阳天,明晚,她会与小倾倾来一场惊艳的‘缠绵一刻’的。

    于是,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那男人妖孽一样的脸浮现在了脑海里,“小倾倾,明天一定要乖哟。”低喃着,蓝景伊沉沉睡去。

    蓝景伊是被刺耳的电钻的声音惊醒的,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耳听着大门前传来的声音,她一骨碌就跳下了床,冲过去才发现,昨晚她换的新锁此刻正往房间里喷着火星和碎沫呢,此时,门外有人正在对这把锁实施着惨无人道的行为。

    手,一转门把手,蓝景伊倏的开了门,她的猝不及防,让正忙活着的拿着电钻的师傅一个没拿稳,手里的电钻砰的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沉沉的一声闷响,仿佛整栋楼都要被震塌了一样,蓝景伊却全然不管,只是瞪着那正斜倚在走廊楼梯上的陆文涛,“你这是干吗?”

    “我干吗?我还要问你呢。”陆文涛一脸的火大,这可是他的家,可是,他拿出钥匙却怎么也打不开门,打蓝景伊的,关机,打客厅的电话,打不通,估计是被她拔下了电话线,他能不恼吗,恨不得抽了蓝景伊的筋剥了她的皮,猛的一推她,“进去。”真够丢人现眼的,居然穿着睡衣就出来了,偏这睡衣让他更瞧着她不顺眼了,居然还是卡通睡衣,象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喂,在离婚之前,我不想跟你一起住,我也不想侍候那个压根就没小产的小三,陆文涛,你被她耍得团团转了,你知道不知道?”

    “谁让你换的锁?”陆文涛理都不理蓝景伊的问题,猛的就把她推在了地毯上,让此一刻的蓝景伊真的很后悔开了那门,她就不该给他开。<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这是我家,不是陌小雪的家,在你没跟我离婚之前,我就是这里的女主人,或者,你跟我离婚呀?那我就再也不会来吵你了,更不会动这套房子的一分一毫了。”她低吼着,想杀人。

    陆文涛一步一步的逼近她,却是突的一笑,“呵呵,长本事了,是不?好,我就放你走,从现在开始,你出了这个门,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她才不出去呢,穿着睡衣出去是傻蛋,“陆文涛,除非你跟我离了婚,否则,我不会出去的。”她走进卧室,还没睡饱呢,陆文涛你去生气吧,反正,她是要继续睡觉觉了。

    不值得的人她不会再生气了。

    他曾对她说过的爱情就象是随手抓住的一把空气,根本就是虚无,那是不存在的,只有她这个傻瓜当时才会相信他。

    可,当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才发现她根本没办法睡了,所有的磕睡虫都被陆文涛给赶走了。

    陆文涛,你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的,我会给你戴一个大大的绝对引人眼球惹人关注的绿帽子,我要让你以后在t市进出都甩不掉那顶绿帽子。

    气恨的嘟囔着,门铃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她想起自己一直等着的秘密武器,快步的就走到了门前,开门,果然是快递员,“小姐,你的快递,签收一下。”

    蓝景伊拿起笔就签字,签好了正要接过那秘密武器,身后,一只男人的手倏的递过来,随即,那秘密武器就落在了陆文涛的手上。

    蓝景伊看着那只手上的东西,傻了。

    蓝景伊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伸手去抢,“还给我。”

    可,陆文涛的动作很快,手倏的一移,目光随意的瞥向快递单,“情趣用品?蓝景伊,你买情趣用品了?”他的声音高昂了起来。

    蓝景伊这才瞟到那快递单上寄件人的单位上居然写着情趣用品专卖,她恨死了,那家淘宝的售货人员怎么素质这么差劲呢,这个写在上面干什么,这是隐私好不好,现在看来,不止是陆文涛看到了,刚刚送快递的那个男人也一定看到了,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这房子里没有地缝,只有陆文涛讨厌的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的在打量着她,“蓝景伊,你是想诱`惑我?”

    鬼才要诱`惑他,伸手一把抢了下来,“才没有。”撒腿就跑进卧室,她不想解释了,不然是越描越黑,随便陆文涛去怎么想吧。

    “蓝景伊,我警惕你,别在外面给我惹上什么不三不四的男人,若是让我知道你养小白脸,我断了你所有的生活费。”

    “嘭”,蓝景伊猛的一关门,呼呼的喘息着,她哪来钱养小白脸呀,总不能拿着他陆文涛的信用卡养吧,一骨碌就倒在床上,这一个上午可真倒霉,所以,她还是赶紧祈祷晚上一切顺利吧,打了个电话给律师,说是已经安排妥当,让她一切放心。

    蓝景伊这才舒了口气,柜子里衣服翻了一个遍,最后选中了一件淡紫色的裙装,再束一个马尾,青春而亮丽,很适合骚动那样的地方。

    骚动,一想起那名字她的心就忍不住的骚动了起来,陆文涛今天不知为什么,特别的好,后来居然很快就离开了,当然没忘记要训斥她不许出去胡作非为,其实她很想说是他不要出去胡作非为才是,她一直都很乖很乖的。

    夜,悄然而来,蓝景伊准备好了一切,手中的秘密武器已经拆开,网购说只要这东西一沾上男人的唇,只要被他吞下去,那么,这一夜他就会乖乖的任她摆布。

    迷晕了呀。

    嗯,晕了就睡觉,她想干吗就干吗,被他黑去了二万块,今晚,她要摸一个够本回来。

    打了车直奔骚动,霓虹闪烁中,蓝景伊徐徐踏进了骚动酒吧,一眼扫过去,就在吧台前,她再一次看到了戴着超墨的小倾倾。

    嗯,还是够帅,够劲,够——男人。 百度嫂索#>笔>阁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不对,他是男女通吃的,也够——女人吧,他是男人的受。

    蓝景伊朝他款款而去,“嗨,上次欠你的青蓝紫,姐今天给你再露一手。”说着,她抢下了他手中的酒壶,手痒了,就算是行动前的准备活动吧。

    刷刷的摇晃着,酒液在酒杯里迅速的旋转再旋转,想不到她几天没碰这东西,这会儿动作依然这样的利落。

    “嘭嘭嘭……”三个高脚杯迅速的摆放整齐,随即,酒壶连着三次的倾倒,高脚杯里便被注入了三种不同颜色的酒液,蓝景伊深嗅了一口那酒的味道,无限陶醉的道:“嗯,还不错,小倾倾,姐够帅气吧,今晚你继续归我好了,哈哈哈。”盛着紫色酒液的酒杯被她举起而递到了江君越的面前,“敢不敢喝?”

    江君越冷冷一笑,超墨下的黑眸凌厉的扫过蓝景伊,她那手法,若是下药,早就被他看出来了,接过,一仰而尽,“干了。”随即,手一扬一顿一松,手中杯子“咔”的落地,碎成了一片片溅得周遭才围着他看的女人一片尖叫闪躲。

    但是刚刚,不得不说小倾倾那动作实在是帅到了极致,太有个性了。

    蓝景伊眨了眨眼,也吞了一口口水,不得不说这男人是有资本的,不过真可惜是个吃软饭的,还是个男女通吃的吃软饭的,这一想,一下子就没了胃口,算了,今晚就只摸摸他看起来很有肉感很有男人味的皮肤好了,嗯,不错,惹眼的古铜色。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