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2章她的狡黠

    眼见着江君越的手臂见了红,那边几个小混混立刻一哄而散,道上混着的,见红了就跑就散,这是规矩,他们不怕惹上事儿,就是不想跟警察打交道。

    “喂,都给我站住,站住。”手攥着那个钥匙链,这个虽然得手了,可是,那些人还欠她三千多块呢,有那三千多块,就够付律师的费用了。

    可,那些人真真是训练有素,不过是眨眼间就跑得一个精光,让蓝景伊只能急得直跺脚却没有任何办法了。

    “喂,你没事儿吧?”一旁,那个猛男两步就冲了过来,脸上微微的透着些关切。

    切,最恶心的就是男男了,只要一想到有两个男人搂抱在一起亲亲热热,蓝景伊就真的想吐。

    “没事儿,真倒楣。”

    “我看,今晚的赌约取消吧,改天再说,咱们还是先回去吧。”猛男扶上了江君越,那姿势真的有够暧昧的了。

    眼看着两个男人搂搂抱抱的要走,蓝景伊急了,“小倾倾,我找你还有事儿呢。”

    “找我有事儿?”江君越眉头一皱,深幽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蓝景伊的身上。

    “嗯,有事儿,你看,明晚就在这里,我们见个面,怎么样?”她的计划,一定要实施了,她真的受不了陆文涛和陌小雪了,才不要侍候陌小雪的小月子呢,她要是侍候陌小雪,她就真的是脑袋秀逗了。

    眼看着蓝景伊一脸的认真,江君越冷笑道:“让我答应也行,不过,你那钥匙链先寄放在我这里。”他可不想被这女人当鸽子放着玩,若是明天他来她不来,他岂不是面子丢大了。

    “呵呵,行呀。”钥匙链带着她的温度就被放在了他的手心里,“喏,有这个,你尽管放心吧,我一准会来取的,这可是我的宝贝从不离身的。”

    手掌狠狠的一握,便将那钥匙链握得紧紧的,“启江,走吧。”转身扶着猛男就走,直接无视了蓝景伊的目光,明晚,他得小心些这小妮子,因为,他刚刚转身的刹那分明看到了她眼底里的狡黠。

    连果岛片都敢用的女人,江君越一点都不怀疑这女人明天要见他是有阴谋的,上了车,自然是洛启江开车,他呲着牙,这一刻手臂疼的更厉害了。

    “君越,你居然为了那个女人光荣负伤了,哈哈,是不是说你从此要蝶从花丛过,只沾那一个女人的身了?”

    江君越眉头一皱,“少跟我提她,下次咱们赌大的,输了的要坐台。”<div id="ad_250_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好呀,坐台也是玩女人,大不了换个丑的老的,可,熄了灯女人还不是都一样,哈哈,来吧,哪天再来玩?”洛启江哈哈笑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次,换男人。”

    洛启江的车一下子在马路上划了一个优美的s型曲线,然后,“咔嚓”一声停在了路边,一点也不管后面紧随其后的车的狂摁喇叭和怒叫,“江君越,你小子该不会是一不小心被男人捅了后门,然后成了gay了吧,你有那嗜好,小爷我可没有。”

    江君越慵懒的往椅背上舒服的一靠,也不催洛启江开车,唇一抿,讥笑的道,“输不起了,是不是?”

    “靠,谁输不起了,小爷我就跟你玩一次,说吧,哪天?”

    “明天。”江君越微微一笑,明天,反正蓝景伊要来找他办事,索性就一起办了,以后骚动那地方,他就再不想去了,怎么也不是个好地方。

    “ok,就这样说定了,只是到时候谁要是耍赖皮谁就要支付罚金,嗯,你说多少呢?”

    “一千万。”

    洛启江回头瞄了一眼江君越,“你小子这样大的赌注其实应该去澳门,一把一千万玩他一夜,管保你舒服。”

    “嗯,值得考虑,不过现在你最好乖乖的给我开车,送我去公寓,我睡了,一会儿叫我。”

    说睡就睡,江君越真的就在车上补起了眠,他是一个从不浪费任何时间的男人,昨晚加班差点通宵,这会儿,他不想亏待自己。

    蓝景伊跳上了计程车赶回了家里,虽然三千块没要回来,可她决定先欠着律师的,大不了打个欠条,以后总会还上的。

    约上了小倾倾真的让她很兴奋,陆文涛,她一定要甩了他,不惜任何代价的甩了。

    门开,蓝景伊一踢高跟鞋,正要回去自己的房间,突然间觉得这大房子里的静有些诡异了些。

    陌小雪,她滚了?

    蓝景伊光着脚丫蹑手蹑脚的蜇到了门前,手,慢慢的缓缓的推着门,卧室里淡弱的光线悠然的洒满了一室的清幽,就在蓝景伊松了一口气以为陆文涛放过了她带走了陌小雪之际,紧接着的就是她的一声尖叫,“啊……”

    满地的血,一只小狗僵硬的瘫在地板上,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小乖……”她大叫着,整个人摇摇欲坠,陆文涛,快去死吧,早死才能早超生,他居然,居然干出了这样残忍的事情,小乖不过是对他吼了几嗓而已就成了现在这样,蓝景伊站在那里,手捂着胸口,泪水,噼叭噼叭的掉落,湿了脸颊,湿了衣襟。

    身体,不住的后退再后退,当颤抖的抵在客厅冰冷的墙壁上的时候,蓝景伊再也控制不住了自己,随手掏出,原本的,因着陆文涛去骚动带回自己还对他残存的那一点点的好感,此刻已经荡然无存,她按下了他的,听着里那未接通前的音乐,恨不得他此刻就在她面前,让她可以一刀杀了他。

    “有事儿?”冷冽的男声,他对她,从来都是这样不带一丝温度的。

    “陆文涛,你去死,我恨你,恨你,恨死你了。”连珠炮的吼完,也不等他回应,蓝景伊直接就关了,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再看到他那个人,若是真离了,她跟他,一定老死也不相往来。

    抽噎着,重新又走回卧室,不管怎么心疼,不管怎么不忍,她都不能让小乖就这样的鲜血淋漓的躺在这里,她跟小乖真的算不上很熟悉,更算不上很亲密,一共才在一起多少时间呀,可是,因着它如自己一样的孤单,因着它如自己一样的无依无靠,它没了,她就是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戴着手套整理完了小乖的尸身,再用大袋子包好,蓝景伊抱着袋子就离开了这个曾经以为是家的地方,这里再也不是了,这里是屠宰场,是他陆文涛作案的现场。

    那个刽子手,杀千刀的,她一边下着楼梯一边恨恨的骂着,脑子里却是在盘算着要把小乖埋在哪里。

    夜,真的很深了,蓝景伊站在楼门前深吸了一口室外清新的空气,她决定了,就把小乖埋在楼前的花坛里,让它在以后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都变成鬼来折磨陆文涛,折磨死他。

    没有锹,拿了一把刀挖着坑,一边挖一边哭,若不是她,小乖还能多活几天,现在倒好,是她害死了它。

    蓝景伊挖的认真,挖得抽抽噎噎,之前离开的时候还想着等她境况好些了会给它买好吃的,让它长点肉,让它跟着自己不愁吃来着,但是现在,小乖没有了。

    “汪……汪汪……”她好象听到了狗叫声,好象还是小乖的,一定是她的幻觉吧,不可能的,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蓝景伊继续挖坑,突的,手上就有了毛绒绒的感觉,“汪汪……”连着两声狗叫,而且,近在耳边,蓝景伊这才正视起来,微微的转首朝着手侧看下去,乖乖,一只小狗正温柔的在她的身上轻蹭着,“小乖……”她欣喜的大叫,手里的刀具一扔,一把抱起了小乖,这一刻的她发誓,以后一定善待小乖。

    “蓝景伊,你再缠着文涛,下次,卧室里被肢解的就真的是它了。”头顶,忽而传来一记女子冰冷的声音,让蓝景伊下意识的就抬起了头,陌小雪不是在坐小月子吗?居然,敢这样出来?她不怕做病?抑或,她根本就没有小产?

    蓝景伊迷惑了起来。

    若真是这样,对陌小雪她真是要刮目相看了,鄙视的从上到下扫过陌小雪的全身,现在的小三都是这样的嚣张吗?

    小乖真乖,小小的身子乖乖的贴在她的怀里,让她的心也感觉到了温暖。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象陌小雪和陆文涛那样无情的,她坚信,她蓝景伊也不是谁人都可以打败的,微微的一笑,“陌小雪,是你自己没本事让我男人跟我离婚,呵呵,这可怪不得我了,所以,你也就是一做小三的命,永远也扶不了正。”

    不忍了,干吗忍呢,讥笑的骂过去,心里顿时舒服多了,抱着小乖就走,才不要理陌小雪那个疯女人呢。

    “蓝景伊,你……你……”

    “我什么?”优雅的一个转身,蓝景伊依然微笑着,“不管怎么样,我是陆文涛的妻子,而你是什么呢?情人?情妇?床上伴侣……”

    陌小雪要七窍生烟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